伴侶

|共50篇|

【烏克蘭結婚潮】愛在戰火蔓延時

俄羅斯入侵後,烏克蘭出現了結婚潮。在戰前,烏國伴侶若要結婚,需要早一個月提出申請,而戰時戒嚴令,則允許士兵及平民可在同一天申請及結婚。據美聯社報道,特例之下,僅在基輔就有逾 4,000 對情侶註冊結婚,當中有士兵趕緊在出發前成婚,有些人則希望在戰火中捉緊當下,給予伴侶承諾,以免留下遺憾。

數據科學顯示:人們都揀錯了約會對象

選擇結婚對象,可能是人生最重要的決定,但至今人們也很少為此求助於科學。在人際關係學中,要招募大量夫妻作研究,既困難又昂貴,大多只憑有限的數據分析。直至近年,科學家 Samantha Joel 嘗試以新方法預測夫妻關係成功的要素,得出有趣又令人沮喪的見解。

小別勝新婚?夫妻的「休婚年」

日久可以生情,兩看也可相厭。歐美一些婚姻顧問及感情治療師發現,愈來愈多夫妻選擇來個「休婚年」(gap-year),雙方協議分開生活一段日子,給彼此探索興趣、經歷甚至性伴侶的空間。作家 Katie Bishop 近日為英國廣播公司(BBC)撰文,探討這種反傳統的相處模式,會是鞏固感情抑或加速離異。

【Soul Monday】合攝影與插畫之力,與逝者補拍「全家福」

「父親過身後,連張可供回憶的全家福也沒有。我們家也不是會去影樓拍照,那實在遺憾。」攝影師渡邊力斗年僅 29 歲,卻因早年喪親而常有此感觸,並希望為其他來不及與至愛留影的人,抹去這種悔恨。直至去年,他與相熟插畫家把照片結合繪圖,讓遺屬與缺席一方「補拍」合照,背後契機,是前輩的死訊。

【Soul Monday】疫症下的心碎療傷

疫症改變了全人類的生活,感情也不例外。可能因為長時間居家抗疫,多了磨擦和衝突,又或是因封鎖令而分隔異地,少了互動和交流,以致很多情侶終需分手。即使疫情現已放緩,但在這高壓的時代,失戀之痛似乎分外刻骨。要如何修補心碎?關鍵始終在人,包括你自己,以及你求助的人。

冷靜熱線:要根絕家暴,先給男人示弱的空間

疫下的不安及焦躁,加上長留家中「困獸鬥」,全球均見家暴問題急劇惡化,而受害者多為女性。政府往往只依循舊制,出錢出力保護婦女遠離辱罵和拳頭。但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當局反為男士成立求助熱線,讓他們透過對話學習控制情緒和行動,以及正視暴力的根本原因 —— 認定男人必需強勢的「男子氣慨」。

紐西蘭青年擇偶條件:能一起供樓

香港樓市連續 11 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的房地產市場,市民要不吃不喝近 21 年方能成功置業,就算近日可靠打疫苗參加樓盤抽獎,成功機會也似乎微乎其微。據「衛報」報道,紐西蘭人也面對置業難題,不少年青人因此用交友程式尋找另一半,以「夾錢」圓買樓夢。Tinder 發言人指出,紐國用戶在自我介紹中提及「買屋」一詞的次數,一年內增加 2.6 倍,有些人純粹出於幽默,有些人則是認真尋找可共付房貸的伴侶。

刻意的邂逅(下)—— 南韓豪門婚介公司

南韓近年除了出現專為專業人士而設的婚介服務外,更有婚介公司只招募年收入過億韓元的上流社會男士,並會為他們嚴選合適的女性,及為這些女性提供奢華約會需要的一切準備。做法雖具有爭議,但公司卻認為這可以讓男女參與者各取所需,更可節省尋覓伴侶的時間。

【Soul Monday】認知障礙丈夫再次向妻子求婚

中年早發認知障礙症(Alzheimer’s disease)患者開始失去記憶,忘記自己已結婚,但兜兜轉轉又再向妻子求婚,像浪漫電影般的情節,現實中就發生在美國康涅狄格州。56 歲的 Peter Marshall 在 3 年前確診患病,他 54 歲的妻子 Lisa 坦言:「這令人心碎。雖然我們創造出更多新的回憶,但這很痛苦,因我總是想說:『還記得那一次嗎?』我想與他一起懷緬往事,但 Peter 現在甚麼都不記得了,更別提 20 年前發生的事情。」

「小氣男協會」成立,抗女尊男卑?

約會費用,該由誰付?現時在尼日利亞,不只理所當然讓男方全包,部分女性更會索要現金及昂貴禮物。今年初,有人在社交平台成立名為「小氣男協會」(Stingy Men Association)的群組,供同路人大吐苦水。各方「兄弟」隨即一呼百應,甚至揚言要改變這種約會文化。但對於這場另類平權運動,當地女士不以為然,甚至提出反駁。

「嬰兒潮」美夢落空,抗疫令人性冷感?

普遍以為,疫下全人類被困家中,閒來無事便只能「做人」,造就一波嬰兒潮。只是任誰也沒想到,居家抗疫令人更忙更累更受壓,很多年青夫妻及單身男女因此性慾大減,對親密行為興趣缺缺。多國出生率再創新低,鬧起了嬰兒荒。如何重拾床第間的熱情,成為兩性關係乃至生育繁殖的難題。

千禧世代:無錢才要簽婚前協議書

近日有女士在網上控訴,長期遭受夫家冷待,包括被要求簽婚前協議書。部分網民批評,此舉對事主及婚姻缺乏信任,甚至認為既非富豪也非貴族,搞這一套未免誇張。但美國「華爾街日報」指出,愈來愈多千禧世代主動訂立婚前協議,以防萬一離異要跟對方分「身家」—— 包括寵物、債務、社交媒體帳號甚至是胚胎。

「武肺觀」不同,愛情友情決裂在即?

人人心裡都有一把尺,當量度事物的標準不一,感情再好也會產生裂痕。日本醫科大學特別教授、心理內科醫生海原純子早前撰文,指武漢肺炎爆發,對一些年青男女的人際關係產生龐大壓力。由於防疫意識及生活環境有別,令昔日親密非常的摰友、戀人,因為「武肺觀」差異而決裂在即。

工作狂會毀掉婚姻?

近日,在「南華早報」的訪問中,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自言是「工作狂」,花盡每一分鐘在工作上,沒有休息時間,更遑論花時間與丈夫交談。的確,有些人會選擇獻身於工作,但對於他們身邊的人而言,卻有機會成為大問題。早年有研究相關問題的專家已提出,夫婦之間若有一方工作過多,或會對婚姻產生莫大影響。

「夫妻相」真的存在?

我們時不時都會聽到有人稱讚夫妻們愈來愈有「夫妻相」,可能會令人聯想到美滿、和諧的婚後生活,令兩人長相變得相似。過去亦有研究提出,夫妻婚後一段時間,可能會出現外表趨同的現象。但日前發表於科學期刊「自然」的研究則顯示,所謂的夫妻相不是後天趨同形成,而是早在選擇伴侶的階段便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