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共85篇|

紅眼:「請勿轉台」—— 笨蛋錄用法則,愛護你的豬隊友

作為北海道電視台開局 50 周年紀念作,「請勿轉台」改編自佐佐木倫子同名漫畫,故事講述北海道札幌的某個小型電視台新聞部,在今年剛入職的幾名新人之中,有個百年一遇的奇葩,俗稱「撞板多過食飯」的豬隊友雪丸花子(芳根京子飾演)。同年入職的一眾新聞部初哥,都想爭取資深同事認同,脫離實習階段。但他們更不明白,為何像女主角這種報道離題、錯字連篇,「4」字和「千」字都會混淆,面試時甚至連電視台會不會開拍電視劇都未搞清楚的笨蛋,反而會被錄用。每年無數待職畢業生,千挑萬選,偏偏揀著一個爛茶渣,卻有資深員工提點職場新丁,這是基於「笨蛋錄用法則」。豬隊友是否真有存在的需要?團隊之中,可能真的需要 1% 的笨蛋,但一個真的已經足夠。

林喜兒:「後補人生」—— 我活著卻不快樂

雖然近日很多人談論 Netflix 的「愛.死.機械人」,不過「後補人生」似乎更引起我的注視。除了題材合心水外,單看名字也有一定期望。由「我們的辦公室」的 David Brent,即是 Ricky Gervais 自編自導自演。6 集,每集半小時的黑色喜劇,只消一晚火速完成。

文學遊囈:我愛 KonMari

近藤麻理惠之所以好,好在夠簡單。所謂「麻理惠心法」,雖然有個註冊商標,其實任何人都做得到,她自己就寫過「整理有九成靠精神」。有人批評節目「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製作差劣,設定古怪、對白重複、配樂老套,只是一套適合摺衫時瞄幾眼的「無腦節目」—— 基本上無講錯,但可能前提錯了。以娛樂為標準,用綜藝眼光評分,當然不合格;然而純粹見證一個人意志改變,然後自己也躍躍欲試,不就已經達成 self-help 的目的?只要你願意,就改變得到自己。簡單而振奮。

方俊傑: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Netflix 的進取之作

如果,「黑鏡:潘達奈斯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屬於「黑鏡」系列的第五季,如此比較好像還稱得上有意義,但「黑鏡:潘達奈斯基」獨立成章,我也抽離地看待,只當作 Charlie Brooker 的另一項創作。原來,也不是 Charlie Brooker 的主意,是 Netflix 建議。劇情怎樣不再是重點,給觀眾權力去選擇劇情發展走向才是靈魂所在。在未來成為主流的話,盜版再無用武之地,一家大細圍埋睇電視也恐怕成絕唱,你說這是「互動電影」還是「電子遊戲」?

江皓昕: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上帝也是坐在電腦前按滑鼠

沒有比這件事情更具宗教意味,霎時間,我們都變成了上帝,坐在電腦前按滑鼠,恣意地操控著故事世界裡主角的每一個選擇 —— 主角並沒有自由意志,他無法控制自己向左還是向右,要揮拳毆打還是要把熱茶倒在電腦上洩憤。我們因為他的舉手投足而娛樂,因為他有更悲慘的結局而歡笑,充分地體現到那句猶太諺語:「人一思考,上帝就笑了。」

Netflix 攻亞之道:沒靠中國,靠硬技術

早前 Netflix 在新加坡舉辦亞洲大會「See What’s Next: Asia」,發佈 17 部與台灣、日本、南韓、印度及泰國等地製作團隊合作的原創作品,以表對亞洲市場的重視。不過,部分國家人均收入偏低,網絡發展亦明顯落後,上網速度緩慢之餘亦未必穩定。Netflix 要在亞洲進一步大展拳腳 ,從節目內容到串流技術,不乏精密的計算和考量。

Netflix 致勝之道:做你心裡的蛔蟲

10 年前追劇,尚要每晚準時趕回家中,等電視台逐集播給你看。但現在有了自選影像服務(Video On Demand,VOD),看甚麼、何時看、哪裡看、怎樣看,全由觀眾自己決定。然而 VOD 服務這麼多,專注於影視娛樂的 Netflix,如何在全球吸引過億訂戶,並跟業務多元化的 Amazon 和迪士尼分庭伉禮?除了節目質量,其實數據也是關鍵。怎樣從中揣摩訂戶喜好,成為他們心裡的蛔蟲,成為 Netflix 的致勝之道。

Netflix 改變了電視形式,更改變了使用數據習慣

Netflix 改變了電視生態,令影片可以無縫銜接地在不同電子產品上播放,而且沒有廣告,觀眾由公司回到家中可以一氣呵成看完影片,再加上懂得利用大數據,掌握觀眾喜好,其用戶數由 2011 年的 2,300 萬,到現在已超過 1.3 億。不過,觀賞或下載影片,不免會用到大量數據,最近有研究指出,單是串流影片已佔超過一半的數據用量。而在影片變成數據使用主流的同時,電玩遊戲也成為新趨勢。

包大人:有線「翻身」的啟示

今次有線、中移動合作是否「染紅」,此等憂慮其實很自然,但今次中移動香港不是有線獨家合作伙伴,意味著未來將會與其他電訊商合作,倘若有線提供的內容水平下跌,基本上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有線新聞是台柱王牌,正努力翻身的有線理應不會把自己辛苦建立的品牌拆掉吧?

林喜兒:Money Heist —— 機關算盡卻忘了愛情

來歷不明的「Professor」策劃了一場史上最大的劫案,招攬了 8 名在打家劫舍方面各具才能的奇兵。他們的目標是佔領印鈔廠然後自行印鈔,過程中與警方、人質三方對峙,原則是不流一滴血。西班牙劇集「紙鈔屋」(La Casa de Papel,英文譯名為 Money Heist) 去年尾被 Netflix 購入,火速成為 Netflix 非英語劇中最多人觀看的劇集。

當「億萬少年」遇上「瘋狂土豪」時

「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故事改編自新加坡裔美國作家關凱文的同名小說,講述新加坡「超豪男友」從美國帶著他的華裔女友返回新加坡參加婚禮,女友這才大開眼界見識到這群比上帝還要有錢的「瘋狂亞裔土豪」是如何揮金如土。電影以喜劇手法,諷刺當下美國亞裔新富二代所過著的跑車豪宅式奢侈生活,但又正好道出了這 30 年來,風水輪流轉,全球經濟大局的改變。而且,「我的超豪男友」將是荷里活過去 25 年來首部由全亞裔演員演出的作品。

Netflix 橫掃英國,傳統電視如何應對?

雖然 ViuTV 在世界盃過後,收視打回原形,但總算創下開台以來最高收視紀錄,亦證明電視行業需要競爭,才能吸引觀眾。在英國,一場「電視大戰」亦開始上演,因為包括 Netflix 在內的串流媒體,於本年首季訂戶總數量高達 1,540 萬,首次超越傳統收費電視的 1,510 萬。英國四個傳統電視台,包括 BBC、ITV、第四台(Channel 4)遂商討合作,欲以「合縱」策略,與 Netflix 一爭長短。

為何我們喜歡幻想世界末日(後)?

從聖經開始,人們便對末日有著不同幻想,及至現今各影視和遊戲,我們已預測過種種末日到來的原因:天災、喪屍、外星生物和人工智能等,還想過末日降臨後一切文明都崩潰的景象。好好活著不好嗎?為甚麼很多人都對末日如此著迷?末日(後)幻想又有甚麼意義?

Disney 世紀收購遭「搶親」,鷸蚌相爭 Netflix 得利?

在去年底,Disney 已表示有意將荷里活最大製片廠之一 21st Century Fox 收歸旗下。但這宗潛在收購現時出現變數,因為兩家娛樂王國的商業婚姻之間,突然冒出第三者。Disney 的競爭對手,美國影視及電信巨頭 Comcast 近日發出聲明,指公司正考慮對 21st Century Fox 開出一個新收購方案,條款比 Disney 所提出的收購方案和價錢更為優厚。當這場備受矚目的收購戰纏繞著三家影視巨人之際,有一家公司顯然毫無興趣,並輕鬆地超越了他們 —— Netf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