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共136篇|

廖康宇:「獵魔士:狼之惡夢」—— 重新認識狼派一代宗師

所以,一個像獵魔士般,甚麼妖魔鬼怪都不怕的人,究竟會害怕甚麼?「狼之惡夢」最成功的地方,就是透過描寫維瑟米爾的遺憾,刻劃出獵魔士人性化的一面;而為了避免再有遺憾,他由一個只追求利益的賞金獵人,漸漸變成在其他作品中,粉絲所認識、愛戴的獵魔大師。

Disney+ 為何是 Netflix 最大敵人?

這凸顯的是「市場無邊界」。市場競爭從不只限於看得見的對手,那些表面上八竿子打不著的業者,隨時可能會跳進來分一杯羹。當電玩大廠任天堂也要拍電影、手機龍頭蘋果也涉足串流,意味著遊戲、影視、電商與科技間的界線,將會愈來愈模糊。

太空真人騷,陸續有來

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 SpaceX,今年秋天將首次發射民航火箭「靈感 4 號」(Inspiration4)進入太空。火箭上的四個載客名額已滿,大眾可以在 9 月 6 日開始,觀看 Netflix 與 SpaceX 合作的獨家紀錄片,一同經歷靈感 4 號的發射準備與太空之旅。未來,在不同平台,也許還有不同的太空真人騷推陳出新。

沉迷真實犯罪節目,是否心理扭曲的表現?

真實罪案影集熱潮在疫下風頭更盛,紀錄片「山姆之子:黑暗深渊」,甫上架就登上 Netflix 美國區 10 大熱門的榜首,圍繞藍可兒離奇命案的「犯罪現場:賽西爾酒店失蹤事件」,亦在華人社會掀起討論。惟不少人怕被認為心理扭曲,不敢公開承認沉迷此道。但請放心,這種嗜好並非甚麼病,多名專家甚至肯定其正面力量。

串流平台「以本傷人」,扼殺全球本地製作?

全球影視串流服務的訂閱量,在去年已經超過 11 億。眼見北美市場已經飽和,Netflix、迪士尼、亞馬遜及 HBO Max 等主流平台,均把目光放在海外地區,花費數十億美元製作當地節目及電影。但龐大的投資背後,卻是一場台前幕後的人材爭奪戰。財力薄弱得多的本土電視台及發行商,還有一眾獨立製作人,又能如何招架?

Neo:怪盜羅蘋 —— 被盜的不是珠寶,而是公義和法治

雖說主人公保留了亞森.羅蘋聰明、瀟灑及紳士的一面,能夠赤手空拳擊退敵人,又會單手摺花逗愛人歡心,即使身陷困境也可逃出生天,但此劇加入的「父仇」元素,讓他在憤恨之下也會失去冷靜,在傷心之時也會沮喪失落,令人物更加有血有肉。而在不知不覺之間,觀眾也成了亞森的夥伴,急著想看他大仇得報的痛快模樣,讓自己也像出了口氣般爽。

【柏捷頓家族】夏洛特王后真的有非洲血統?

Netflix 新劇「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Bridgerton),根據美國作家 Julia Quinn 的暢銷小說改編而成。這齣以英國攝政時代為背景的虛構劇集,有真實歷史人物,喬治三世的王后夏洛特(Queen Charlotte)出場。Netflix 起用黑人女演員 Golda Rosheuvel 扮演該角色,惹起爭議 —— 王后本身是否有具黑人血統?「泰晤士報」報道就形容,這是 Netflix 另一套以富有想像力的詮釋,拍成的英國歷史題材劇集。

「后翼棄兵」與棋手現實

改編自同名小說的劇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開播以來連續兩週成為 Netflix 收視率最高節目。三屆英國國際象棋冠軍 David Howell 及英國女子國際象棋冠軍 Jovanka Houska,均讚賞製作團隊對此運動精心而逼真的考究與編排。不過,作品終歸是虛構,這兩位擁有大師(Grandmaster)及女子大師(Woman Grandmaster)名銜的棋手,於接受「泰晤士報」訪問時,便闡述劇集與現實的異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