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

|共4篇|

慘痛經驗:剛果對抗伊波拉病毒

伊波拉病毒一再出現,剛果已有多宗死亡個案,情況嚴峻,若其成為流行病,全世界都難以獨善其身。不過,惠康信託基金會的疫苗主任 Charlie Weller 在英國廣播公司網站上撰文指:雖無法準確預測下一次疫情將在何時何地發生,猶幸現時已掌握更多關於預防病毒爆發的線索。

戰勝愛滋病還遠嗎?

美國早前有研究表示,成功將愛滋病毒 HIV-1 的 DNA,從人類的免疫細胞上移除,為人類可治癒愛滋病再燃希望。今年聯合國亦訂定於 2030 年前消滅該病的目標,新目標信誓旦旦,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總監 Peter Piot 卻向衛報記者表示,「2030年消滅愛滋病」的口號不設實際,甚至可能幫倒忙,因其過於樂觀,或使人忽視仍然嚴峻的情況,特別在非洲,愛滋病仍是大患。

無國界醫生:西非與中非 被忽視的愛滋病危機

最近美國科學家宣布,成功利用基因改造技術,將愛滋病感染者細胞內 HIV 病毒剔除並永久消滅,愛滋病或有望於不久將來得到治癒。橫跨西非與中非的 25 個國家當中,每 4 名愛滋病人就有 3 人無法獲得抗病毒治療,總人數高達 500 萬,更甚的是,每 10 名需要服藥的愛滋病童之中有 9 人無藥。全球防治愛滋病的工作,嚴重忽視西非和中非感染率較低的非「熱點」國家,不僅令多年以來的努力有機會功虧一簣,病人更要繼續承受毫無必要的痛苦,無聲無息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