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

|共14篇|

尼日利亞母親的 WhatsApp 病

從地理到文化,香港與尼日利亞相距十萬八千里。不過,當智能手機及平價上網服務在數年前於當地普及,尼國男女開始與我們面對同一種煩惱 —— 母親們從科技盲變成低頭族,看 WhatsApp 比看電視還多,更熱衷轉發各樣假新聞。成年子女不勝其煩,勸過罵過無視過,媽媽卻始終如一,不少人掙扎甚久,最終決定「愛你所以封鎖你」。

中國醫療外交:非洲人吃這一套嗎?

武漢肺炎差不多傳遍世界每個角落,而在醫療系統極為脆弱的非洲,確診人數早已超過 15,000人,情況令人擔憂。在疫情爆發初期還未波及到非洲時,中國商人在當地四處搶購醫療物資;中國疫情高峰期過去後,就向非洲開展醫療外交,透過協助當地對抗疫情,試圖增加影響力。可是,中國的醫療外交,在非洲卻不是人人受落。

歷劫生死的她:不要遺忘被擄走的人

博科聖地(Boko Haram)是尼日利亞的伊斯蘭極端組織,他們常把綁架回來的女子訓練成「死士」,以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Balaraba Mohammed 便是其中一人,她曾被三度強制參與自殺式任務,但智慧、運氣和命硬使她最終都能全身而退,甚至重獲自由。

人在武漢:難以回國的非洲人

武漢至今仍未解封,最近數週,不同國家陸續展開撤僑行動。但對依在武漢的非洲人而言,要離開並不容易。據「德國之聲」報道,武漢有近 5 千名來自非洲的留學生;目前不少人在缺乏現金、食物的情況下,希望母國出手撤僑,可惜大部分非洲國家均排除此計劃。

南非排外襲擊,譴責暴力於事無補?

南非是非洲最先進的經濟體之一,吸引了來自整個非洲大陸的移民,外國工人與本地人爭奪同樣的工作。有指目前一系列的暴力事件,乃在嚴重的經濟困難下出現。南非金山大學非洲移民與社會中心教授 Loren B. Landau 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文章提出,這些排外事件,並不是非理性的暴力或突然而生的民眾反抗,也不是單純的「犯罪」事件,「相反,它是一種植根於南非轉型失敗的行為。」

昔日黑暗大陸非洲,將成世界下一個新創搖籃?(上)

作為非洲最大的產油國之一,尼日利亞原本經濟狀況不差,前首都拉哥斯(Lagos)人口約 1,300 萬,更是西非第一大城。2014 年至 2016 年間,原油價格暴跌,導致經濟陷入停滯。現在雖逐漸復甦,但失業率仍居高不下,近半數人口找不到全職工作。但這樣一個落魄的國家,現在竟然成了全非洲培養最多工程師的搖籃。

方俊傑:世盃 C、D 組 —— 法國陣容無得輸 阿根廷吊命靠美斯

C 組的形勢跟‌ B 組及 G 組的形勢相若,又是兩支牌面上較強的歐洲球隊,碰上兩支看似無得打的非歐洲球隊。計人腳,法國應該是今屆最強的三隊之一。出線十六強沒有難度,想再進一步,就好睇有沒有一個人走出來團結士氣。D 組某程度上的死亡之組。阿根廷看似穩操勝券,話晒有球王美斯,不過球隊向來慢熱,而且青黃不接的情況都幾嚴重。要買一隊熱門提早出局,我買阿根廷。

最大殺傷力的非洲恐怖組織

近來埃及連月爆發恐怖襲擊,釀成數十人死亡,伊斯蘭國(ISIS)承認策劃恐襲。ISIS 自稱分部佈及非洲七國,但非洲最具殺傷力的恐怖組織並非 ISIS,而是肆虐索馬里的青年黨(Al Shabaab)。據美國智庫非洲戰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統計,2016 年青年黨恐襲造成 4,000 多人死亡,超越盤踞尼日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成為非洲最大的治安威脅。

非洲正靜默變天

12 月 9 日,當梁振英宣佈不尋求連任的同時,西非國家加納(Ghana)選舉剛過,主要反對黨領袖 Nana Akufo-Addo 揚言「對勝選有信心」,後來果不其然。近年大宗商品價格大跌,嚴重打擊如加納和委內瑞拉一類原材料出口國經濟,反對黨的勝利或許是社會變革的先兆。非洲其他地區同樣面臨變革挑戰,除了經濟問題,還有民主與獨裁的拉鋸。

余以謙:油價低迷 產油國財窮民困

自 2014 年開始,石油價格不斷下跌,中東產油國家財政困難,嚴重波及國民生活。4 月 17 日,海灣產油國石油部長在卡塔爾首都多哈開會,商討凍結石油增產。眼見油價低迷已呈現長期化,各油國紛紛實施財政改革,削減社會福利,大幅加稅,企業大批裁員,原本依靠石油出口財政富裕的產油國開始過苦日子了。

油價跌成渣,產油國如何應對危機?

在美國近年差不多雙倍增加的石油產出,以及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下,石油供過於求。國際油價兩年以來大幅下跌,近月價格低於每桶 28 美元,對比兩年前每桶 100 美元的高位,於產油國而言,自然是莫大打擊,且看看以下五個產油國所受的影響和應對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