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

|共67篇|

兒童不明肝炎與 COVID 的關係

歐美各地和日本等 20 個國家,近期出現原因不明的兒童嚴重急性肝炎病例,截至上週二,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全球至少有 348 宗相關懷疑病例,英國官方指當地有 176 宗。早期證據顯示,兒童不明肝炎可能與腺病毒感染有關,但同時也有研究人員指出病例可能與 COVID 有聯繫。月刊「大西洋」報道則指,兩種觀點未必彼此排斥。

唐明:生而為人,務要遵守地球定律

只要生活在地球上,生為一個地球人,有些定律是不能挑戰的。譬如地心引力,但凡有人走在地面上卻飄起來,他一定是在月球。譬如一畝稻米的產量,最多是一千多斤,不會更多了,如果說甚麼過萬斤,十幾萬,都是瘋人的囈語。生為地球人都知道,做生意要打開門,關起門來卻想要錢從天上掉下來,繼續發大財,那也是發神經。

自我傳播疫苗,是場變革還是毀滅?

傳染病會在人群中傳播,甚至由野生動物跨物種感染人類,偏偏患者只能逐個接受治療,或事前逐個接種疫苗。假如有一種疫苗,接種後可以像傳播病原體一樣,在宿主體內複製抗病能力再傳播,甚至有機會在傳染病爆發前先行阻截動物傳人。不過,要研發這類自我傳播疫苗(self-spreading vaccine),目前仍有不少爭議。

新年抗疫新希望:口服藥

疫情嚴峻,然而若不幸中招,現在已有藥可食 —— 當然香港目前還未有。美國、歐盟、加拿大、澳洲、以色列等部分國家及地區,已先後批准使用新研發的口服抗病毒藥物治療特定患者。雖說代表治療的口服藥物不能替代預防的疫苗,但西方媒體認為,口服藥面世將改變疫情大流行的境況,科學期刊「自然」就有報道解釋,為何科學家將研發新藥視為抗疫希望之一。

快速分辨病毒與細菌感染,為何是重大醫學突破?

以色列生物科技公司 MeMed 研發出快速分辨細菌與病毒感染的儀器,以人體免疫反應作基礎,為全球首創的突破科技,昨日成功取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管局(FDA)授權。在疫情肆虐超過一年後,愈來愈多人知道病毒與細菌感染有別,但其實兩者在臨床上素來難以快速分辨,導致抗生素濫用的危機,並加劇「超級細菌」的威脅。

唐明:「愛好自由的代價」

他舉開車為例,全球每年的車禍不知凡幾,但是只要把車速限制在 5 英里,幾乎能解決 99% 車禍傷亡問題,可是真的會有人以「絕對安全,萬無一失」為理由,採納這個建議嗎?他認為,同樣邏輯也適用於防疫,某程度的感染率以及死亡率是可以接受的,「清零」則是不現實的。

重溫 2004 年北京實驗室沙士病毒洩漏事故

在 2020 年以前,最令香港人膽顫心驚的傳染疾病,當數 2003 年爆發的沙士病毒(SARS)。疫情持續約四個月,由當年 3 月到 6 月,香港有 1,755 人確診,299 人死亡。很多港人都記得,那場沙士疫情到 2003 年 7 月時已經大致平息,但其實到 2004 年,沙士病毒曾經一度在中國大陸死灰復燃,事件起因是實驗室意外洩漏。

陶傑:追究病毒責任的變局

過去一年,美國「攘外必先安內」,民主黨和自由派視杜林普為唯一的人類公敵。結果就是當杜林普的內閣官員如經濟事務顧問納瓦羅聲稱病毒來自中國的實驗室,「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美國主流傳媒與社交媒體全部視之為種族主義陰謀論。今日輪到這些人轉軚。但是要中國賠償,有重重的技術和法理困難。

堅持不排除武肺源於實驗室的科學家

3 月 30 日,世界衛生組織發表有關武肺病毒的溯源報告。報告沒有指明病毒源頭,只列出四個潛在的傳播途徑,並表示實驗室洩漏屬「極不可能」。可是,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卻在記者會表示,要進一步調查才可否定實驗室洩漏的假設,而研究團隊在獲取數據時遇上困難。在過去,就有一班科學家力排眾議,堅持不能排除武肺病毒源於實驗室洩漏的說法,為尋找真相努力。

太空總署的難題:如何避免污染火星?

1960 年代初,當太空總署著手執行無人探測船「遊騎兵號」登月計劃時,曾試圖以高溫烘烤太空船,雖然可以徹底消毒,但有意見認為,高溫對電子儀器非常有害。雖然事後無法證明,很多人依然認為「遊騎兵」計劃表現失準,正是因為這個烘烤消毒的方法。

由閱讀文字到剖析病毒基因:自然語言處理程式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的生活被各式各樣的文字所淹沒,例如各大媒體的文章、廣告傳銷,又或者朋友在社交平台的閒話家常。有些社會科學家會利用嶄新數碼工具,嘗析分析海量的文字訊息,當中最常用的有「自然語言處理」程式。在全民抗疫時期中,這些程式就被改為分析病毒基因,效果良好。

【專訪】諾貝爾獎遺落之人 —— 病毒學家朱桂林

華裔病毒學家朱桂林教授(Qui-Lim Choo),是最早找出丙型肝炎病毒的三大關鍵人物之一,但今年獲頒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人,卻只有率領團隊的 Michael Houghton 教授。朱桂林成了遺珠,卻未糾結於此。相比起個人得失,這位傑出科學家更重視團隊合作,而且他笑說:「我就喜歡找東西。」

全民檢測:西方醫學家為何反對?

特首林鄭月娥聲稱,有「所謂專家、醫生」不斷抹黑全民檢測計劃、阻止市民參與檢測,是出於「政治計算的目的」,意在抹黑中央、破壞香港與中央關係。另一方面,有醫護公會及民主派人士呼籲杯葛檢測計劃。姑勿論人文醫學家早就指出公共衛生是政治問題,又有本地的國情因素,而在外國醫學家層面,全民檢測背後的醫學理據為何?

電子鼻靠「嗅覺」檢測武漢肺炎

有輿論質疑,香港政府推出的武漢肺炎「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動機不純。亦分別有專家指出成效難以預計、需要在較短時間內完成檢測、配合居家令才能實現全面篩查感染者的目標等等,要成功推行經實驗室分析的大規模檢測計劃,可能困難重重。以色列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正開發針對武肺病毒、分析呼氣的電子檢測器。縱使不能取代準確度較高的檢測方式,卻可能為日常出入公共場所,提供相對穩妥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