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

|共35篇|

【*CUPodcast】疫下常識:甚麼是基本傳染數 R0?

冠狀病毒可謂已傳遍歐美,但外國人對疫症的反應跟香港人有明顯分別。即使 3 月 11 日,世界衛生組織終於正式宣佈新型冠狀病毒為「全球大流行」,外國部分民眾的防疫態度仍相對鬆懈。新冠病毒的危害,目前尚未有公論,當中,要判斷一種病毒有多危險,其中一項指標就是表示傳染性的 R0 值。

【*CUPodcast】史上首被發現的病毒

當大家以為瘟疫只會在舊時代發生,冠狀病毒引發全球大流行卻是發生在 2020 年的事實。目前人類已發現超過 5,000 種病毒,多虧前人努力征服多種病毒,現在我們才能有更完備的知識應付未知威脅。今天為大家介紹醫學史上第一隻病毒:它並不是肆虐逾千年,人人聞之生畏的天花病毒,而是專門感染植物的煙草花葉病毒(Tobacco Mosaic Virus)。

中國煽動疫情陰謀論?

儘管目前正帶領團隊研發對抗武漢肺炎病毒藥物的何大一教授認為,病毒「毫不懷疑源於中國」,駁斥鍾南山「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病毒不一定發源於中國」的說法,但中國民眾似乎更相信後者,甚至有人認為病毒源於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便指,中國官方正鼓勵散播針對外國的陰謀論。

生物恐怖主義:全球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

這次武漢肺炎危機,讓我們意識到各國的社會、經濟、醫療體系,其實脆弱不堪。即使武漢肺炎或許比過往疫症的死亡率要低,但也奪去超過 3,000 人的性命,重創全球經濟。試想像,若果有恐怖分子故意洩漏傳染性強的致命病毒,對全球影響將難以估計。2001 年美國炭疽恐襲事件後,很多專家就視生物恐怖主義(bioterrorism)為全球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然而各國政府看來還沒有準備好接受挑戰。

流行病的起源:密集定居、農耕、畜牧

由公元前 1 萬年的新石器時代起,人類生活方式逐步由遊居狩獵採集演變為定居農耕畜牧。當時全球估算約有 400 萬人,其後 5,000 年來增加僅僅 100 萬人,相較之下,再 5,000 年後人口急增 20 倍。前期人類的繁殖力近乎停滯,「如何解釋人類維生技術進步與人口總量長期停滯之間的矛盾」?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斯科特在著作「反穀」中指出,其時可能正值流行病最初亦是最致命的時期,而各種古老疾病之所以橫行無忌直至今日,大可歸咎於新石器時代三大革命因素:密集定居、農耕、畜牧。

1977 年俄羅斯流感:因中國實驗室洩漏而引發的災難?

到今天,武漢肺炎的起源依然眾說紛紜,初時人們以為是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更指與中國人吃蝙蝠有關。後來人們發現第一位確診者根本沒有到過批發市場,進而把矛頭指向批發市場附近的武漢市疾控中心,懷疑實驗時洩漏病毒。在醫學史上,也有一場經典懸案「1977 年俄羅斯流感」,最終奪去了大約 70 萬人性命,有指這次全球災難,就源於中國實驗室洩毒。

不禁止野生動物買賣,將有下一場疫症

人類總是犯同樣錯誤。由冠狀病毒引起的傳染病,像非典型肺炎(SARS)由食用果子狸而起;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出現始於中東駱駝,是次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則懷疑源頭來自武漢出售野生動物的街市。據「紐約時報」報道,從過往致命經驗,環保人士學到的公共衛生教訓是:若要預防來自動物的流行病,就必須停止全球野生動物貿易。

從無關痛癢到急速致命:冠狀病毒進化史

這次武漢肺炎,傳播力極強,兩個多月就令數以萬計的人受感染,背後的元凶就是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學術全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 2 型」,縮寫為 SARS-CoV-2。經此一「疫」,相信大家對冠狀病毒的大名略有所聞,卻未必了解其來龍去脈。

【*CUPodcast】自然界的大毒梟:為何蝙蝠渾身病毒?

病毒來襲,全城搶口罩搶糧搶紙巾,惶惶不可終日。是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由蝙蝠再次榮膺天然宿主一席位。究竟蝙蝠為何渾身是毒卻健康無恙?牠又是如何將病毒傳播到其他動物以致人類身上?既然蝙蝠是病毒源頭,人類應該將蝙蝠徹底根除嗎?

1957 年亞洲流感:一場由中國蔓延到世界的瘟疫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勾起無數港人對 2003 年沙士疫情的記憶。這兩場大疫症,都是經中國內地傳播到香港,以至全世界,而且政府於初期有隱瞞疫情之嫌。沙士病毒共奪去 774 人的性命;武漢肺炎的「官方」死亡數字則已迫近一千人。其實在 1957 年,中國曾爆發一場亞洲流感,最終經由香港傳遍世界,殺掉約 200 萬人。

暗黑料理:蝙蝠烹飪史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不少人懷疑病毒由蝙蝠傳染給人。很多人就歸咎於當地人吃野味所致,其中一名內地女網紅吃蝙蝠的影片,就在全球瘋傳,後來證實該影片是在太平洋島國帛琉拍攝,但影片已經加深了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其實,蝙蝠料理比人們想像中來得普及,讓我們梳理一下蝙蝠烹飪史。

從免疫力檢出細菌還是病毒感染

當病人發燒時,診症其中一項任務是判斷其屬於細菌感染還是病毒感染,再決定是否使用抗生素治療。但臨床上常常無法區分細菌和病毒感染,診斷具挑戰性。如果能夠快速分辨致病的種類,就可以在患者不需要時停止給他們使用抗生素。總部位於以色列的公司 MeMed,就研發出基於免疫的蛋白質特徵的檢測方法。

【武漢肺炎】東南亞佛系抗疫原因:中國

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宣佈武漢肺炎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既然疫情值得國際關注,加上鄰近中國,東南亞國家理應以積極態度處理。然而,「紐約時報」報道指,印尼、泰國及柬埔寨等依賴中國經濟及旅遊業務的國家,似乎未有特別提高警剔。

與病人同機,如何避免感染?

一名來自武漢的中國遊客,在芬蘭確診患上武漢肺炎,成為當地首宗病例。航空交通發達,除了方便人們出走,亦成為了傳染病「向世界出發」的途徑。對乘客而言,看不見的病毒,加上密閉的機艙環境,自然令人憂慮:一旦感染者成功登機,自己會否被傳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