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

|共89篇|

為何荷蘭監獄少?

荷蘭有著一個不尋常的現象,該國即使將部分監獄租予挪威及比利時,仍沒有足夠的囚犯來填補監獄空間。因為在非必要的情況下,荷蘭會避免將罪犯關進監獄,並將他們轉向參與社區中針對精神病患者的護理計劃。然而,著眼於罪犯的人道權益,而不是懲罰,能否令犯人改過自新?

司法抗爭:當獨裁者被判謀殺罪

在獨裁國家,很多時所謂法治,就是「依法治國」(Rule by Law),政府以法律作為管治工具,而不是自由主義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Rule of Law)。可是,有人依然會寸土必爭,在法律體制內嘗試進行周旋。在南美洲小國蘇里南,奇蹟就發生了。該國現任總統鮑特瑟,被控 1982 年專政期間,非法殺害 15 名異見人士,終裁定罪名成立,判囚 20 年。判刑時,這名殺人犯總統還身在北京,被中南海奉以上賓之禮。

紐約客跳閘反警暴的政治意涵

自大都會運輸署(MTA)宣佈紐約地鐵加價及增聘警力巡邏以來,警方執法屢遭質疑不公,近月最終示威爆發,數以百計紐約客集體跳閘以示抗議,「貧窮無罪,地鐵免費」、「制止警暴」乃至「解散警隊」一類標語口號湧現街頭,連場示威多人被捕。一切源於 MTA 以「生活質素問題」為名的政策,美國歷史學家 Andy Battle 認為要理解示威背後的政治意涵,就要從頭質問「誰的生活,甚麼質素?」

陶傑:所謂「埋地雷」

香港「六月風暴」持續半年,反送中修例演變為大學生與警方的武裝對抗。許多社會學人士研究是何原因、往何處去。以親中愛國人士的思維,除了「外國勢力」在唆擺,另一因素當然是所謂前殖民地政府「埋地雷」。前殖民地政府有沒有埋地雷呢?確實有。地雷在哪裡?看看泰國就知道。

為何他們下得手?施暴者扭曲卻又合理的心態

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死亡、暴力與香港這國際城市愈走愈近。美籍作家 Dave Grossman 的經典作品「論殺戮(On Killing)」,系統地探討人類的殺戮行為,其中一章仔細分析與殺戮如影隨形的「暴行」。Grossman 在書中以「針對非戰鬥員的殺戮行為」定義「暴行」,以這標準或不完全適合於香港套用,但作者對施暴者的分析,對了解其心理、邏輯,值得時人借鏡。

巴拉圭 38 年獨裁政權的哀歌:屍骨會有重光一天嗎?

在香港,駭人傳聞滿天飛,一宗又一宗離奇「自殺」命案接連發生,標誌這個城市已進入全面威權時代。在太平洋彼岸,南美洲的巴拉圭,1954 年至 1989 年在獨裁者斯特羅斯納的鐵腕統治下,經歷了長達 35 年的恐怖時代,無數國民被殺、失蹤和遭受嚴重性暴力。今年 9 月,人們在斯特羅斯納的故居發現了部分遇害人的屍骨。

有錢也要偷:富人高買的扭曲心理

偷呃拐騙之人,皆是低下階層?其實一個人會否觸犯法例,與其財富多寡並無關係。英國「衛報」翻查紀錄,發現一個「驚人」事實 —— 做賊者無分身家多少,即使已為百萬富翁有權有勢,同樣會在店舖盜竊。現時更有證據顯示,他們比窮人偷得更多,而高買只是扭曲心理的表徵。

抗爭者縱火,是淨化社區的行為?

近日,有香港示威者以縱火為抗爭手段,由初期燃點路障,到後來以汽油彈襲擊警隊,再到近日焚燒親共商店和港鐵。以縱火進行抗爭的例子,世界各地比比皆是,包括烏克蘭著名的「凜冬烈火」;智利反通脹示威,人們亦火燒地鐵站。在各國,縱火都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例如在香港,最高懲罰是判處終身監禁,遠比其他罪行如非法集結等高。有研究便分析,為甚麼示威者選擇縱火,而縱火在抗爭中扮演甚麼角色。

倫敦:智能城市變監控城市之路

如果你覺得世界上只有像中國這樣的專制集權政府,才會用臉部辨識技術監控人民,那恐怕是這世紀最大的誤解。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一份報告顯示,英國首都倫敦設有 42 萬部攝影機,僅次於北京 47 萬部,全球第二多。

社會感染理論:警暴問題如何像疾病般蔓延

要解釋警暴問題,有些人會從心理學角度看,有部分警員把自己的濫暴行為,視為執行公義的方式;有些心理學家則從社會學的角度,分析這類行徑如何在警隊內部像疾病一樣蔓延。今年,一班美國學者便在社會科學學術期刊 Criminology & Public Policy 撰文,從人際網絡,分析警暴問題。

正義是「死罪」?羅馬尼亞護林者的悲歌

羅馬尼亞是擁有最大原始森林面積的歐洲國家,珍貴的原木資源吸引不法分子前來伐木換金,他們既謀財,也害命。日前,護林員 Liviu Pop 在匯報非法伐木時遭槍殺身亡,成為近月第二宗護林員執勤時被殺的個案。守護者魂歸天國,奪命者逍遙法外,正義招致悲劇,難道漸成常態?英國廣播公司(BBC)就此作專訪報道。

消滅人權捍衛者,我們只能袖手旁觀?

一個正常社會,即使容不下政權所斥責的激進示威者乃至暴徒,但理應容得下反對聲音。偏偏至今,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經常遭受襲擊。早於 2017 年,國際特赦組織便發出警號,指各地的社區領袖、律師、新聞工作者及其他人權捍衛者,面臨前所未有的迫害、恐嚇及暴力威脅。

紅眼:繼續做個過了時(效)的刑警

在今日這個圖片、影像甚至閉路電視片段都可以輕易造假的後真相年代,在法律(制度)和真相之間,站在真相一方這種逐漸過時的堅持,珍罕老派的「刑警魂」,顯得滑稽而又天真可愛。今日還會用上天真可愛來形容警察的地方,應該就只有這種過了時效的刑警喜劇。

罪惡之都:小孩在槍口下的生活方式

自今年 4 月起,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市(St. Louis)連續發生 13 宗槍殺案,受害者全是黑人小孩,年齡介乎 2 至 16 歲。槍火陰霾不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導致人心惶惶、驚恐不斷。夏天過去了,區內小孩被迫「成長」,他們的生活方式到底如何改變?英國「衛報」為此作出專訪報道。

數碼世界的性騷擾:Airdrop 痴漢

托影視產業的福,「痴漢」成為一個不需要翻譯的日語單詞,然後又有不同的衍生概念。例如去年有女性投訴電車上身邊男乘客的呼吸太大聲、甚至覺得是在嗅自己的味道,認為對方是痴漢,於是出現了「非碰觸痴漢」 這個新字。近年又有新型的痴漢冒起,名為「Airdrop 痴漢」。

社會信用體系蔓延美國,矽谷推波助瀾?

中國推行社會信用系統,說要讓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美其名推動公民改善操守,但評分標準全由政府制定,變相藉監控及分數操縱人民。這套「專制主義」的體系令很多西方人也感不安,資深科技專欄作家兼記者 Mike Elgan 近日更指,類似系統正在美國發展,而且官商兩邊均有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