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

|共174篇|

佛教國家泰國,有違教義的賭波可以合法化嗎?

泰國人若懂廣東話,相信也會把「睇波不賭波,睇來幹什麼?」掛在嘴邊。隨著卡塔爾世界盃開鑼,即使這個東南亞國家未能躋身決賽周,但賭博熱潮異常熾熱,助長地下博彩。有研究預計,全國將為此賭上 16 億美元(約 125 億港元),不少人更因此足壇盛事墮進賭海。那麼開放賭權,又能否抑制賭風?

北韓憲法下,國內人人都是罪犯

北韓治安,可能是計劃前往當地者的共同疑問。在必須隨團旅遊、所有行程受控制下,遊客不太可能遇上搶劫、扒手等罪案,不過始終難以看到官方論述以外的北韓。化名 Joshua Kim 的脫北者就在美國專門報道北韓新聞的 NK News 撰文,透露北韓社會有甚麼常見罪案,又有甚麼罰與不罰。

失落一代:經濟倒退如何引致暴力罪案叢生

日前,親中媒體「東方日報」政論炮轟香港政府施政表現,形容「上任百日未維新,社會依舊亂紛紛」。誠然,近來香港治安問題受到廣泛關注,短短一個月之間,堅尼地城、九龍城、元朗、旺角皆出現斬人案件。其實,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經常指出,一個地方的治安水平背後存在結構性因素,包括當地的經濟發展。

夾在血腥政權與販毒軍閥間的緬甸人

2021 年 1 月,緬甸軍方發動政變,拘押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和總統溫敏,事件震驚全球。政變激發當地人民群起反抗,而軍政府則以高壓手段回應,國家陷入全面分裂狀態。盤踞緬甸北部的少數民族軍閥一度被視為民眾推翻軍政府的希望,但「美國之音」就批評他們涉嫌販毒走私。另外,近日被指進行器官販賣的 KK 園區,就被指是克倫民族解放軍的勢力範圍。

全球不法分子的生財門路:器官販賣的歷史

東南亞的跨國綁架詐騙案件持續受華文媒體關注,保安局自 1 月起至少收到 20 名港人求助。在詐騙園區被扣押的人,據指會受到各種不人道的待遇,其中最嚴重者被活摘器官。過去二十年,器官販賣成為一門大規模的跨國地下生意,甚至被指涉及一些國家部門。就讓我們看看器官販賣,如何成為全球不法分子的生財門路。

在泰國落網的華人賭場大亨:佘智江與一帶一路倡議

近日,東南亞多國的詐騙和人口販運活動,受各地華文媒體關注,其中有關台灣人被困柬埔寨的新聞更是鋪天蓋地。日前,泰國警方拘捕一位名叫佘智江的柬埔寨公民,他被指是緬甸人口販運黑點「KK 園區」的物主之一。被捕之前,佘智江涉獵多個大型賭場和地產發展活動,是東南亞其中一位舉足輕重的華商。

中資退場,柬埔寨如何引致猖獗的人口販賣?

柬埔寨西港,正式名稱為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在近日突然成為兩岸三地華文媒體的焦點,原因是有大量台灣人被指墮入求職騙案,抵達柬埔寨後被限制人身由由、恐嚇勒索,甚至虐打性侵,西港更加被媒體形容為「黑社會大本營」。其實,在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之下,西港曾經被塑造為區域經濟中心,但隨著中資慢慢離場,當地淪為鬼城,甚至成為不法分子的基地。

林喜兒:Black Bird —— 與囚為友

「暗黑信使」的創作人是美國作家 Dennis Lehane,他的小說作品很多也被改編成電影,像 Mystic River、Shutter Island,亦參與電影與電視編劇,包括經典的警匪劇集 The Wire。這次把這個真人真事拍成 6 集故事,拿手的題材,原來最初是有點抗拒,不想再拍罪犯、監獄。後來想到這案件可以從男性如何看待女性的角度出發,雖然也是充滿黑暗,卻找到新的切入點。

柬埔寨詐騙手法可怕,人口販運更恐怖

柬埔寨人口販運問題嚴重,台灣網紅 Bump 早前親赴當地救出多名受害者,並揭露當地警察與人口販運集團合作。然而,整個柬埔寨的人口販運網絡以及受害者,恐怕牽涉範圍更廣。被拐賣者可能來自泰國、越南、印尼、馬來西亞、中國;而據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節目 101 East 上月中的報道,人口販運集團成員更與柬埔寨政界高層人物有密切關係。

單車沉沒為甚麼會是「全球習俗」?

過去,曾有本地共享單車公司指旗下多架單車疑遭惡意破壞並拋入水中。共享單車沉落河堤或海濱,不只令本地相關企業頭痛,更是全球現象。巴黎、阿姆斯特丹、墨爾本、聖地亞哥、西雅圖、馬爾默等眾多城市,都有單車沉沒的問題。即將出版新書 Two Wheels Good 的新聞工作者 Jody Rosen 就在英國「衛報」指出,隨著共享單車項目增加,相關情況變得更嚴重。

北韓警察腐敗,成就市場活動

北韓實行計劃經濟,理論上所有財產都屬於國家。北韓警察如到市場巡邏,大可拘捕當中每一個人,因為全在進行私人買賣活動。然而,本屬非法的私營經濟,實際上卻是一股重要經濟力量。警員不會執法,以免牽連甚廣,更何況他們本人亦一直從這些「違法」經濟活動獲利。

鴻若遠:「消失的劫機者」—— 對未知的執迷

如果你是那種非要得到答案的人,在看畢這套紀錄片後,恐怕只會讓你更心癢癢。因為到最後,它並沒有增加到對某一個嫌疑犯的肯定,反而增加了各種可能性的聯想,讓你糾纏上一段長時間。但這個不正是我們喜歡懸案的原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