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

|共74篇|

罪惡之都:小孩在槍口下的生活方式

自今年 4 月起,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市(St. Louis)連續發生 13 宗槍殺案,受害者全是黑人小孩,年齡介乎 2 至 16 歲。槍火陰霾不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導致人心惶惶、驚恐不斷。夏天過去了,區內小孩被迫「成長」,他們的生活方式到底如何改變?英國「衛報」為此作出專訪報道。

數碼世界的性騷擾:Airdrop 痴漢

托影視產業的福,「痴漢」成為一個不需要翻譯的日語單詞,然後又有不同的衍生概念。例如去年有女性投訴電車上身邊男乘客的呼吸太大聲、甚至覺得是在嗅自己的味道,認為對方是痴漢,於是出現了「非碰觸痴漢」 這個新字。近年又有新型的痴漢冒起,名為「Airdrop 痴漢」。

社會信用體系蔓延美國,矽谷推波助瀾?

中國推行社會信用系統,說要讓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美其名推動公民改善操守,但評分標準全由政府制定,變相藉監控及分數操縱人民。這套「專制主義」的體系令很多西方人也感不安,資深科技專欄作家兼記者 Mike Elgan 近日更指,類似系統正在美國發展,而且官商兩邊均有參與。

Moyashi:尋找御宅族的犯罪理由

一味歸咎於個人精神的異常性,結果是令人忽略社會與外部環境的關係性,也無助疏理事件的因由。「京都動畫」縱火的犯人是不是御宅族,或者是不是某個角色的愛好者,不是重點 —— 起碼沒有證據證明存在直接關連。在御宅族之前,他是一個縱火犯,消費喜好不能視為犯案的唯一原因。

鎮壓烏克蘭示威:政府僱用犯罪分子鬥人民

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持續兩個月之時,示威者仍未得到任何成果。一方面群眾嘗試更激進的衝擊,另一方面警察繼續鎮壓和暴打示威者。一些烏克蘭人更指出,當時政府還有額外僱用「打手」,執行更暴力的行動,烏克蘭人稱他們做 Titushki。

與外國條例相比,「逃犯條例」保障足夠嗎?

中國目前與 30 多個國家簽訂引渡條約,當中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及葡萄牙等歐洲民主國家,亦赫然榜上。有意見質疑,既然中國能與多個西方國家簽訂引渡協議,何解不能與香港達成移交疑犯安排。若要審視香港是否適合與中國達成移交安排,不妨理解部分西方國家與中國簽訂條約中,加入甚麼對人權保障、拒絕引渡準則的條文。

厄瓜多爾謀殺率暴跌,歸功於黑幫合法化?

在世界任何地方,極少有政府承認黑幫是合法的。例如在香港,假如隸屬或自稱是三合會社團的成員,均屬違法;在美國,雖然參加幫派並非犯法,但不少幫派成員會參與違法行為,因此政府亦建立資料庫作監視。厄瓜多爾本是個犯罪率較高的國家,在 2007 年,政府頒佈把黑幫合法化,令人震驚,但更意想不到的是,在十多年後的今天,謀殺率暴跌了。

就性侵事件「向撒旦宣戰」,宗教意義何在?

世界各地的天主教會頻頻爆出性虐醜聞,教宗方濟各為應對全球輿論壓力,終於在本月 21 日於梵蒂岡首度召開一連 4 日針對兒童性侵事件的教廷會議。會議上,方濟各承諾將一改過去的教會慣例,對神職人員所犯罪行採取果斷行動,甚至形容教會如今將積極與「撒旦的工具」作出「全面戰爭」。其簡短而措辭強烈的發言,備受外界關注。

留日之後,轉賣戶口予不法者

「西日本新聞」報道,部分在日留學生及技能實習生在回國前夕,把銀行戶口賣予他人,被用作電話詐騙等不法行為。光是九州的地方銀行,涉及犯罪而被凍結的外國人戶口,在 2017 年度就有約 70 宗。金融機構怕被誤會,把此事視為歧視,僅作呼籲而不敢直擊核心。但日本從 4 月開始擴大輸入外勞,令人憂慮情況將會惡化。

申領槍牌難關重重,為何歐洲持槍率仍然急升?

撇除黑幫電影,歐洲與槍支的關係並不算深,相關的暴力及罪案遠比大部分國家少。直到不久之前,多數英國警察甚至沒有佩槍。但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連番恐襲令歐洲人日漸不安,部分人遂把槍支看作護身符。即使申領槍牌難關重重,持槍率仍持續上升。

真實罪案何以成為風靡全球的娛樂節目?

以真實罪案為基礎的影視作品,近年層出不窮。無論是劇集「美國犯罪故事」,抑或紀錄片「謀殺犯的形成」,花一個季度只闡述一宗案件,卻能引人入勝,贏盡口碑及獎項。 Death in Ice Valley、S-Town 和 In the Dark 等解構現實奇案的播客節目,亦廣受聽眾歡迎。但我們這些與惡罪沾不上邊的普通人,為何如此著迷於真實的駭人血案?英國廣播公司請來多名專家作出分析。

日產的沉痛教訓 —— 再能幹的人,也需要監督

當初日產陷入破產邊緣,Carlos Ghosn 接過這爛攤子,憑其「日產重生計劃」,包括大幅裁員及關閉部分廠房,令業績谷底反彈,日產得以起死回生。但這位日產「國王」如今被內部告密,揭發他多年來在集團邊「搶救」邊「吸血」。分析指出,Ghosn 的倒台給予沉痛教訓:即便是業內最具權力領袖,也需要一位監督他的上司。因為當行政總裁擁有太多權力,有時便會失去問責及負責機制。

悉尼禁酒令:禁酒同時禁活力

大城市大多是不夜城,但悉尼中心的深夜,卻是杳無人煙,這並非當地人「深閨」,而是近 5 年前,州政府實施宵禁及限制酒精銷售。一些居民及商家表示,是時候要有所改變,因為危險消除的同時,城市的活力及魅力也因此被消去。近日澳洲記者 Besha Rodell 及 Isabella Kwai 就在 「紐約時報」撰文,深入探討禁酒如何影響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