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西非與中非 被忽視的愛滋病危機

A+A-
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 Nadine 今年 28 歲,是一名愛滋病感染者。該國約有 100 萬人感染愛滋病,但只有 4.4 萬人正接受抗病毒治療。 圖片來源:Travaini/MSF

最近美國科學家宣布,成功利用基因改造技術,將愛滋病感染者細胞內 HIV 病毒剔除並永久消滅,愛滋病或有望於不久將來得到治癒。

愛滋病是近代史上最致命的疫症,死亡人數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兩倍。可幸的是,全球協力對抗愛滋病,死亡人數由 2005 年至今大幅減少 35%。至去年年中,全球近 1,600 萬人接受抗病毒治療,原本讓人聞之色變的不治之症成為可以控制的慢性病。

在科學取得更多進展之前,防治愛滋病的最有效方法,是確保帶菌者盡早接受測試,並開始抗病毒治療。可是,全球防治愛滋病的工作,嚴重忽視西非和中非感染率較低的非「熱點」國家,不僅令多年以來的努力有機會功虧一簣,病人更要繼續承受毫無必要的痛苦,無聲無息地死去。

「我父母離世時我很年幼,不知道他們是否死於愛滋病。自上小學開始,我就常常生病,15 歲那一年更曾陷入昏迷。住院期間,我確診感染愛滋病,這是個令人撕心裂肺的消息。每次祖母看著我,都禁不住哭倒地上⋯⋯」來自西非國家畿內亞的青年愛滋病人說。

伊波拉病毒令畿內亞備受國際關注,但該國的愛滋病疫情,則一直被人忽略。該國直至去年底共錄得 2,500 多宗伊波拉死亡個案,但 2014 年死於愛滋病的人數,是前者的 1.5 倍。

無國界醫生最近發表報告,揭示西非與中非的愛滋病問題備受嚴重忽視,呼籲國際社會為有需要的病人加快提供抗病毒治療。© Manon Brulé/MSF
無國界醫生最近發表報告,揭示西非與中非的愛滋病問題備受嚴重忽視,呼籲國際社會為有需要的病人加快提供抗病毒治療。 圖片來源:Manon Brulé/MSF

橫跨西非與中非的 25 個國家當中,每 4 名愛滋病人就有 3 人無法獲得抗病毒治療,總人數高達 500 萬,更甚的是,每 10 名需要服藥的愛滋病童之中有 9 人無藥。此外,全球逾五分之一的新感染病例都來自這些國家,每 2 名初生嬰兒當中,幾乎有一人感染愛滋病。

中非國家剛果民主共和國漫長而複雜的武裝衝突,拖垮該國的醫療系統,也掩蓋愛滋病問題的嚴重性。2014 年,需要抗病毒治療的病人當中只有 23% 有藥,比率為全球最低之一。該國經常出現藥物低庫存甚至缺藥的情況,令病人無法開始或繼續療程,對病人和醫護人員而言,同樣沮喪。

「基於歧視,我們已很難說服愛滋病人接受抗病毒治療。他們一旦開始療程依時服藥,我們又告訴他們無藥,病人會怎麽想?我感到憤怒不已。」首都金沙薩負責管理一家藥房的護士說。

「西非與中非病人的需求巨大,持續忽視這個地區,是悲劇性、策略性的失誤,危害全球遏制愛滋病這個目標。」負責於 1999 年在南非為無國界醫生開展首個愛滋病治療項目的戈梅爾醫生說。無國界醫生發表報告「失去焦點:西非和中非百萬計的人被排除在全球防治愛滋病工作以外」(英文版),呼籲國際社會加快將救命的抗病毒藥物送到受忽視社群的手中。

自上世紀 90 年代後期開始,無國界醫生致力防治愛滋病,現時在全球 19 個國家為超過 20 萬名患者提供治療,組織在西非和中非的愛滋病項目位於剛果民主共和國、畿內亞、中非共和國、乍得、尼日爾和馬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無國界醫生

無國界醫生是一個獨立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在全球逾 60 個國家,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組織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工作,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

http://ms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