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共228篇|

護瞳行動:培訓醫生外,下一步防盲醫療該怎麼走?

儘管全球大部分的失明都是可以治療和避免的,技術亦不複雜,但對發展中國家而言,資源不足令應對可治療的視障仍然相當棘手。「綜合以人為本眼健康服務」正好回應偏遠地區醫療服務不足、尤其是眼健康不受重視的狀況。身體的毛病只能自己負責,但許多時公眾都無法參與制定醫療政策。

另一個抗疫戰場 —— 醫院洗衣工場

武漢肺炎對全球醫療系統造成沉重負荷,日以繼夜與疫症搏鬥的卻不只有前線醫護。以法國為例,現時平均每日新增逾 20,000 宗感染個案,醫院的洗衣場亦成為抗疫戰場。工人每天「全副武裝」,洗滌及烘乾數量驚人的髒衣和床具,危險而繁重的工作為他們帶來莫大壓力,外界卻對這些所知甚少。

腦白質切除術

從 1975 年的「飛越瘋人院」,到 2010 年的「不赦島」,健康的人與精神病患之間的判斷及謎團,總是引人入勝的題材。而兩齣電影均提到的腦白質切除術(lobotomy),在今天看來,則似是逼害病人的酷刑多於外科手術。不過,曾改良過該手術的英國著名退休神經外科醫生 Henry Marsh 認為,不能就此以好壞判斷施術醫生。

抗疫的公共行政學:訴諸恐懼已不合時宜?

公共衛生是一門跨領域的學問,除了醫學和微生物學外,也涉及公共行政的知識。政府要透過各種工具,調節大眾的集體行為。例如政府會透過訴諸恐懼,令市民遵從衛生指引。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Amy Lauren Fairchild 和哥倫比亞大學社會醫學教授 Ronald Bayer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認為這種方式已不合時宜,而且會有反效果,醫學討論應回歸實證。

由閱讀文字到剖析病毒基因:自然語言處理程式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的生活被各式各樣的文字所淹沒,例如各大媒體的文章、廣告傳銷,又或者朋友在社交平台的閒話家常。有些社會科學家會利用嶄新數碼工具,嘗析分析海量的文字訊息,當中最常用的有「自然語言處理」程式。在全民抗疫時期中,這些程式就被改為分析病毒基因,效果良好。

全球多國「缺氧」,武肺病患命危

氧氣雖無形,如今卻有價。部分研究顯示,若武漢肺炎患者較早開始氧氣療法,死亡率較低,病情亦會較輕。但在全球疫情再度惡化之際,很多醫院卻面臨「缺氧」,被迫向患者進行配給,推高死亡人數。這個致命問題不但困擾發展中國家,社交媒體上出現「氧氣黑市」,倫敦及洛杉磯等大城市,竟也為氧氣不足所苦。

東京武肺患者:等候入院,或等著餓死

距離東京奧運開幕不足 200 日,武漢肺炎卻在主辦城市急速擴散。都政府公佈,截至週日,確診後卻仍「等候安排入院.療養」者多達 6,930 名,較 1 個月前飆升 9.2 倍。必須住院卻要在家輪候的個案相繼出現,獨居者憂慮「不是病死就是餓死」。都內床位緊張兼人手不足,若再有全國性爆發,長等送院的問題恐會波及其他病人。

【心明大義】病童的遊戲科醫生

醫院遊戲師這個服務病童的職業在歐美已算普及,但對香港人來說或許仍覺陌生,甚至可能認為遊戲無益。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廿年來就在本地致力發展這項服務,希望保障病童玩樂的權益。只是,去年疫情來襲,他們的處境變得尷尬。疫情未見盡頭,無法陪伴病童身邊,這班醫院遊戲師又有何應變方法?

武肺疫苗來了,但日本人有信心嗎?

隨著輝瑞、莫德納、阿斯利康等武漢肺炎疫苗相繼推出,多國亦馬上採購。日本政府便已訂購以上三款疫苗共 2.9 億劑,足夠全國 1.26 億人口注射。政府希望於明年中讓所有國民完成接種,為延期至來年 7 月的奧運會做好防疫措施,本月國會就通過「預防接種法」修正案,免費向民眾提供武肺疫苗,更承諾如出現嚴重副作用,將承擔醫療費及傷殘津貼、代疫苗供應商提供賠償。但社會中對疫苗由來已久的不信任態度,為達成接種目標增添難度。

文在寅自豪的「K 防疫」,反成第三波疫情推手?

上週六起,南韓單日確診感染武漢肺炎患者徘徊千宗,到了本週一,單日死亡人數為破紀錄的 13 名,危殆及嚴重患者激增 20 人。若情況持續,研究預測到明年 3 月,或會單日新增 5,000 新症。多份報章砲轟,總統文在寅自豪的「K 防疫」模式,如今反成醫療系統重擔,他卻繼續吹噓,禍害全國人民。

抗疫物流學:如何把疫苗傳遍世界

今年 12 月 8 日是人類醫學史重要的一天,英國一名 90 歲的婆婆基南(Margaret Keenan)接種了輝瑞疫苗,標誌著全球武肺疫苗接種計劃的開始。加拿大和美國都先後批准使用輝瑞疫苗,預料牛津和莫德納研發的疫苗也會在不久的將來獲准面世。疫苗面世了,還有一個重要問題需要處理 —— 究竟如何把疫苗傳遍世界?

【專訪】諾貝爾獎遺落之人 —— 病毒學家朱桂林

華裔病毒學家朱桂林教授(Qui-Lim Choo),是最早找出丙型肝炎病毒的三大關鍵人物之一,但今年獲頒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人,卻只有率領團隊的 Michael Houghton 教授。朱桂林成了遺珠,卻未糾結於此。相比起個人得失,這位傑出科學家更重視團隊合作,而且他笑說:「我就喜歡找東西。」

病毒變種會影響疫苗效用嗎?

武漢肺炎肆虐近一年,在全球奪去超過 140 萬人的性命。經過漫長等待,人們終於看到疫苗誕生的曙光。美國藥廠輝瑞、莫德納和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團隊經過嚴格臨床實驗,先後宣佈疫苗研發有突破性進展。然而有人憂慮,病毒會否變種,變種後又會不會影響疫苗效用?兩名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的生物學家 Andrew Read 和 David Kennedy 就嘗試解答這個關鍵問題。

搶先接種中國疫苗,一勞永逸了?

全球各地加緊研發各款武漢肺炎疫苗,據報中國境內,已有多人率先接種早期疫苗。為搶佔先機,各國競相研開第一款有效疫苗,但使用未經完全驗證的的疫苗,會帶來甚麼風險?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道提出,現階段讓人接種仍處於測試階段的疫苗,會讓人誤以為自己「百病不侵」,更壞情況可能反助病毒傳播。

有效無效?先批准就有效的武肺藥

以確診數目計,印度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疫情國家,迫切需要有效的治療方法。當地藥物管制總局首次批准幾種重新指定用途的藥物,用於「限制緊急使用」治療,然而有科學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批准的依據是甚麼,他們批評到目前為止,有關製造商就該藥效用提供的數據,尚無說服力。

護瞳行動︰新型肺炎下 眼科發展的下個十年

新型肺炎在全球仍然風風火火,但各種疾病同時影響著病人每天的生活,眾多議程仍然需要推動。世界衛生組織在 8 月的世界衛生大會,通過了推動國家地區的醫療系統必須包括「以人為中心的眼科服務」的議程,為下個十年減少視障和失明人口做好準備。

【圖解】武漢肺炎疫苗競賽

為釋除武漢肺炎威脅,全球正指望疫苗盡快面世。據估計,研發中的疫苗超過 150 種,除了跟時間競賽,國際間的競爭同樣愈趨激烈。中俄兩國未待臨床試驗完成,已有限度授權採用疫苗,與外國商討疫苗供應協議;美國總統杜林普亟待疫苗於 11 月大選前問世,監管部門卻堅持安全底線,近日再有疫苗被叫停臨床測試。究竟哪國研發的疫苗,能夠率先為全球解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