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共200篇|

幻覺、迷失、抑鬱,武肺病人的「醫院譫妄症」

一旦感染武漢肺炎,病情較輕者留院數天便能康復,但被送進深切治療部(ICU)的重症者,除了呼吸困難、高燒不退,原來還會瘋言瘋語。有人說被貓襲擊,有人聲稱看見魔鬼,甚至有人受驚到要求家人槍殺自己。這種「醫院譫妄症」(hospital delirium)以往常見於住院長者,現在卻是 ICU 內武肺病人荒誕且恐怖的共同經歷。專家更警告,譫妄症比人們所意識到的更具破壞性。

【Soul Monday】巴西「社會媽媽」助新手母親育兒

巴西東北部鄉鎮 Sobral 的嬰兒死亡率曾屬全國之冠。以 2011 年為例,當地每 1,000 名新生兒之中,就有 56 名夭折。但亦是從那一年開始,地方政府推出一項破天荒的健康計劃,以最低工資聘請婦女成為「社會媽媽」(mãe social),協助基層的新手母親育兒,成功令幼兒死亡個案大減逾半。

【短片】專訪抗疫專家:病毒最怕的「武器」

經歷長時間停課和遙距工作後,香港人正陸續回歸正常生活。然而,未有特效藥或疫苗前,這仍是一場不能鬆懈的仗。港大內科學系傳染病科主任孔繁毅,就接受 *Cup 專訪,為我們剖析此病毒的蠱惑之處,以及到目前為止的治療方式。近日,學生開始復課,又有甚麼要注意的地方?

從人工呼吸到鐵肺:呼吸機的百年進化

呼吸機在這場抗疫戰中,扮演著關鍵角色,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由於武漢病毒可能會攻擊患者的下呼吸道系統,引發肺炎,令很多重症者需要接駁呼吸機,好讓受損肺部得以回復。全球大流行中,多國疫情嚴重,呼吸機亦隨之短缺。雖然,製作呼吸機十分困難,但它的歷史卻很長,至今已過百歲。

武肺大流行,美國醫護卻在放無薪假

醫療系統的出現,是救急扶危,還是數字遊戲?當世界醫護人手極度短缺時,香港有兼職護士面臨失業,美國有護士被迫放無薪假,醫生則被削減工時,只因武肺來襲期間,非緊急醫療服務停頓,醫療保健公司收入銳減,為節省成本,只好向醫護開刀。

前線護士自白:對不起,我辭職

當武漢肺炎侵襲逾 100 萬名美國人,當地護士卻要在防護裝備不足之下,站在前線對抗病毒。當中一些人批評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發出的新指引,令他們像被即用即棄,安全毫無保障,為了個人及家人的健康著想,唯有辭職保命。但告退以後,這些護士失去心愛的工作,更要承受逃兵的罪名。

假若沒有疫苗和解藥,該怎麼辦?

相信全球民眾都在等待武漢病毒疫苗和特效藥誕生,而各國專家也在研究各種可行方案,例如特效藥瑞德西韋。可是,在 4 月 24 日,世衛報告的草稿流出,指出中國進行的臨牀試驗顯示,瑞德西韋未能改善患者症狀。許樹昌等專家認為該研究數據樣本不足,參考價值成疑。不過,研發疫苗和藥物向來十分困難,即使研發成功也未必能大量生產,假若真的沒有疫苗和解藥,該怎麼辦?

武漢肺炎之可怕,叫反疫苗人士也轉軚?

武漢肺炎幾乎至擴散世界每個角落,全球人士熱切盼望疫苗早日面世,讓生活再無限制。網球壇一哥祖高域卻率先 say no,表示若有選擇的話自己不欲接種,但似乎並非人人都像他那麼「堅定」。隨著武肺的禍害廣為人知,部分反疫苗運動參與者開始動搖甚至轉軚,一改過去拒絕到底的態度。

武肺藥能網購?資訊瘟疫中的不法商機

武漢肺炎症狀與感冒相若,令不少人在咳嗽流鼻水時心裡患得患失 —— 不知應否前往或有風險的診所,又擔心若真患病會傳染親友。美國媒體 Vox 日前報道指,雖然當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清單上並無任何註冊武漢肺炎藥物及家用試劑,不少不法商人還是抓住大眾的恐慌情緒,在網上販售未經科學實證的醫療產品牟利。

中國醫療外交:非洲人吃這一套嗎?

武漢肺炎差不多傳遍世界每個角落,而在醫療系統極為脆弱的非洲,確診人數早已超過 15,000人,情況令人擔憂。在疫情爆發初期還未波及到非洲時,中國商人在當地四處搶購醫療物資;中國疫情高峰期過去後,就向非洲開展醫療外交,透過協助當地對抗疫情,試圖增加影響力。可是,中國的醫療外交,在非洲卻不是人人受落。

【歷經苦難】「科學先於政治」:希臘疫情曲線變平原因

儘管希臘負債 10 年,醫院資源屢遭扣減,卻能遏制武漢肺炎急速擴散,「衛報」指原因之一在於當地「科學比政治經濟優先」。希臘不認為禁止他人入境是歧視,即便經濟十分依賴旅遊業,也選擇聽專家意見馬上封關,甚至比起歐洲各國更先推行各種封閉政策。當地政府明白,若爆發類似意大利的疫情,國家醫療根本不敷應付,所以要在醫療系統「爆煲」前,先阻截源頭。

何謂從武漢肺炎康復過來?

武漢肺炎的確診和死亡數字,每日都節節上升,每天新聞都看得人膽戰心驚。唯一可幸的是,即使沒有特效藥,也愈來愈多病人康復,當中包括英國王儲查理斯、影星湯漢斯、爵士中鋒高拔等。媒體一般較少報道患者康復情況,究竟如何定義一個感染者已從武漢肺炎康復過來?

了解武漢肺炎重症患者的情況

武漢肺炎的確診個案每日攀升,截止 4 月 7 日,全球已超過 130 萬人染病,超過 7 萬人死亡。英國首相約翰遜宣稱隔離後多天,竟突然情況惡化被送入加護病房,到底得了武肺的情況如何?澳洲紐卡素大學醫學教授 Peter W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講述醫院如何治療重症者,而他們又會有甚麼後遺症。

【抗疫旗手】古巴「醫療外交」的由來

古巴公共衛生部負責執行外國任務的代表 Delgado Bustillo 向半島電視台透露,有數十個國家正請求醫療援助,衛生部將根據自身能力回應。一直遭美國實施貿易禁運的古巴,在國際被邊緣化,但原來古巴派遣國際醫療救援的做法,由來已久。

武肺大軍壓境,醫科生應否上「戰場」?

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感染人數以幾何級增長,病患不斷湧入醫院待救,多國形容現況形同「戰爭狀態」。前線醫護長時間於高危環境中工作,不只過勞心累,更有人受感染甚至死亡。人手嚴重不足之下,醫科生應否提前「上陣」,協助前輩抗疫救人?在美國和法國,各有顧慮和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