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共181篇|

武肺大軍壓境,醫科生應否上「戰場」?

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感染人數以幾何級增長,病患不斷湧入醫院待救,多國形容現況形同「戰爭狀態」。前線醫護長時間於高危環境中工作,不只過勞心累,更有人受感染甚至死亡。人手嚴重不足之下,醫科生應否提前「上陣」,協助前輩抗疫救人?在美國和法國,各有顧慮和安排。

呼吸器嚴重短缺時,如何決定誰生誰死?

美國現為全球感染武肺個案最多的國家,雖然總統杜林普已經下令車廠生產人工呼吸器,但速度未必趕得上大爆發。一旦重病者太多而呼吸器不足,前線醫生將要面臨一個艱難局面 —— 決定誰能得救而誰被放棄。本以救急扶危為己任,卻被迫主宰他人生死,專業判斷以及道德良心,同樣備受考驗。

試劑早就出現,為何確診仍有難度?

愈早檢測出病毒,就愈早阻截傳播鏈,看似簡單的一個做法,卻不是每個地方能成功做到。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早在肺炎病毒消息在中國武漢傳出之時,德國已有科學家洞悉先機,開始以沙士病毒作參考,在病毒序列公佈前,研發出病毒試劑盒,而香港專家更緊隨其後,但為何到現在,有些國家在確診上仍面對重重困難?

沒火神山的南韓,如何應對病床短缺?

武漢肺炎在內地爆發之際,醫院病床供不應求,中國政府因而用 10 天速建火神山醫院,接收大量病人。如今疫症蔓延海外,南韓確診個案在上月底連續出現單日破百的情況。同樣面對病床短缺,南韓沒有光速建設,而是應用醫院裡常見的做法:分流。

委國醫護零裝備,救人等同送死?

疫症肆虐全球,從巴黎到紐約,超市貨架幾乎全被掃光。但在委內瑞拉,連搶物資的機會也沒有 —— 當地經濟早就崩潰,缺糧缺藥已好幾年。近日武漢肺炎開始殺入委國,口罩、手套、防護衣卻統統欠奉。抗疫資源嚴重不足,令前線醫護危在旦夕。長此下去,救人恐會等同送命。

用「清肺排毒湯」抗疫,是被民族主義蒙蔽?

武漢肺炎發展成全球大流行,世界各地確診及死亡個案不斷上升,醫學家為研發抗體及疫苗焦頭爛額。此時,中國積極推廣「中西藥療法」,混合中藥配方「清肺排毒湯」及主流抗毒藥物,聲稱能令症狀較輕微患者的康復率提高 33%,重症患者住院天數縮短至少兩日。究竟中藥是否真有如此功效?西方醫學家有所疑慮。

生物恐怖主義:全球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

這次武漢肺炎危機,讓我們意識到各國的社會、經濟、醫療體系,其實脆弱不堪。即使武漢肺炎或許比過往疫症的死亡率要低,但也奪去超過 3,000 人的性命,重創全球經濟。試想像,若果有恐怖分子故意洩漏傳染性強的致命病毒,對全球影響將難以估計。2001 年美國炭疽恐襲事件後,很多專家就視生物恐怖主義(bioterrorism)為全球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然而各國政府看來還沒有準備好接受挑戰。

區塊鏈杜絕非洲假藥黨?

假藥氾濫長年困擾非洲,科特迪瓦尤其嚴重,從政府 2018 年向假藥黨宣戰,可見問題之猖獗以及公共健康危機之嚴峻。「世界報」報道,法國一間初創科技企業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為藥物標上數碼身份以確保貨源純正,現已為科特迪瓦全國近 3 分 1 藥房採納,假以時日有望杜絕假藥問題。

可以食、可以住?3D 打印的未來

3D 打印於 20 年前初現,當時推動者希望為不同行業帶來革命性的轉變。直到今天,3D 打印經機械設計後,再利用不同的材料,像塑膠、金屬、樹脂、食物等,即可如工匠巧手般製作出工藝品,甚至機械零件、建材及美食;用於醫療上,更可救人一命。根據美國市場研究公司 Grand View Research 的數據,2018 年全球售出 140 萬台 3D 打印機,預計到 2027 年將增長到 800 萬台,終有一天會包攬所有領域。

肺炎疫情至今,環球醫學專家有甚麼研究進展?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邁入全球大流行的階段,全球接近 9 萬人受感染,蔓延四十多個國家,南韓、意大利、伊朗成為重災區。武漢肺炎殺傷力雖然比過往沙士病毒低,但由於傳播力高,全球醫學專家們未敢鬆懈,日以繼夜尋求抗疫良方,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百年期刊「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在 2 月 25 日總結了目前為止專家們的研究進展。

疾病行為學:透過調節人們行為來控制疫情

這次武漢肺炎危機蔓延全球,世衛警告各國要為「全球大流行」作好準備。在學界,不單單是醫學和公共衛生領域,不同範疇的專家都運用自己的知識,嘗試分析疫情和找出應對方法。我們知道疾病不只是醫學問題,也是政治學、經濟學和心理學的問題。除了上述學科,行為科學也可以在抗疫戰上扮演重要角色,只要改變人們的一些小動作,就可以幫助控制疫情。

意大利:歐洲最健康國家卻陷入肺炎危機

武漢肺炎疫情,已經由中國大陸擴散到全球,連南美和非洲都失守了,世衛也提醒各國要為「全球大流行」作好準備。在 2 月,意大利的疫情突然變得嚴峻,成為亞洲以外最多確診個案的國家,而各國正憂慮武漢肺炎會由意大利蔓延到整個歐洲。然而,這場武漢肺炎危機之前,意大利卻一直被喻為歐洲最健康的國家。

為甚麼醫院改革總是困難重重?

這次武漢肺炎爆發,也再次喚醒市民大眾對香港公營醫療體系的關注。過去十年,政府大幅增加對醫管局的撥款,由 2010 至 11年度的 327 億,急增至 2019 至 20 年度的 699 億,增幅超過一倍。可是無論政府如何加大醫療投資,多年以來,一直改善不了香港公立醫院壓力爆煲、人手不足、醫生工時過長等問題。而除了香港,很多發達地區如美國和英國的醫院體系,都要面對各種問題。

【疫情擴散】PwC:4 種數碼健康產業將成大勢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至今,對各國的醫療體系造成嚴峻的壓力與挑戰。對一般民眾來說,最大的難題,莫過於在出現感冒症狀時應否前往醫院:不去醫院就無法知道病情,但去醫院又可能面臨更大的感染風險。羅兵咸永道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認為,武漢肺炎一方面對傳統面對面的醫療診治方式帶來負面衝擊,另一方面加速了數碼健康產業的崛起。

鄭立:怪醫黑傑克 —— 人血饅頭?唔醫你咪唔醫你,家陣老奉㗎?

在黑傑克的觀念裡,醫人與否是醫生的自由。公眾認為他貪錢,也只是一廂情願,這世界上一堆庸人對於道德的判斷,就只有「收錢」或「免費」:免費就是道德,收錢就是吃人血饅頭,了解不到甚麼錢可以收,甚麼不能;甚麼應該免費,甚麼不能。

【奧斯卡紀錄片】戰場上的地下醫院

今屆奧斯卡賽果揭曉,全球目光聚焦於大贏家「上流寄生族」之上。劇情片固然為人津津樂道,角逐最佳紀錄片的多套作品,亦同樣發人深省。以敍利亞女醫生 Amani Ballour 為主角的 The Cave,雖然未能奪獎而歸,但這部記述她在戰火中於地底搭建臨時醫院的影片,在此時此刻,格外深刻動人。

武漢肺炎或會變成季節性病毒?

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亦強調要判斷現時疫情是否已到達高峰,仍「為時尚早」。武漢肺炎在一段時間內,也許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少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更趨嚴重,為中國醫療衛生系統再添負擔,並在衛生系統較差的國家中蔓延,令更多人失去生命。亦有人認為情況可能會有所好轉,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穩步下降。儘管疫情高峰往往難以準確預測,但從合理角度思考未來發展,以求未雨綢繆或保持警剔,並非壞事。

武漢肺炎與千瘡百孔的醫療系統

截至 2 月 5 日,中國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死亡個案已上升至 420 多宗、2 萬多人證實受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與沙士相似,而當年疫症致使 8,000 多人受感染,774 人喪生。沉痛教訓在前,面對今次疫情,中國當局能否扭轉當年命運?「商業內幕」報道指出,中國於沙士爆發後改革醫療體系,但隨著新疫情爆發,系統卻顯得千瘡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