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

|共69篇|

芬蘭式教育,在印度可行嗎?

測驗考試是大多數地區教育系統的主軸,成績也自然成為莘莘學子學習歷程上最重要的事,但一味追求成績,學童容易陷於壓力之中,亦易忽略應有生活技能。所以上課時間少、作業少、考試少,學生學習能力卻相對高的芬蘭,近年頓成各地倣效對象。不過據「德國之聲」報道,「以考試定生死」的印度雖嘗試採用芬蘭教育系統,但目前仍面對不少困難。

廢除成績表,師生家長都安樂?

「暑假」結束,香港學生又再回校上課,為分數好好打拚。但在日本神奈川縣,一間公共小學卻打破傳統,由 2020 年度開始廢除成績表,希望把孩子從評級中解放,從此不再互相比較。這個破格之舉至今實施兩年,當中有何成效和得著?共同通訊社早前對該校進行專訪,探討師生和家長的感受。

學校復課,有些學生卻長期失蹤

全港中小學恢復面授課堂,但經歷長期停課及網課,難保學生會喪失學習興趣。美國大部分學校去年秋季全面復課,但公立學校卻有多達百萬名學生長期缺席,意味著他們整個學年缺席率達 10% 或以上,究竟這些學生都到了哪裡?疫情如何推使他們放棄學業?

美國禁書潮「推手」:自我審查的學校圖書館

美國學校禁書激增,光在去年 9 至 11 月便錄得 330 宗爭議,更多個案未有呈報。受家長質疑而下架的作品,多是討論種族、性別及 LGBTQ 身份。就連獲得普立茲獎、講述納粹大屠殺的圖文小說「鼠」(Maus),亦成為移除對象。兒童的閱讀自由已見縮窄,部分學校圖書館卻為免麻煩,暗中收起「可疑」書籍,圖書館員亦自我審查,刻意迴避「敏感」讀物,以求明哲保身。

【俄式洗腦】戰爭政治宣傳,由學童做起

俄羅斯久攻烏克蘭不下,還要面對國內外的反戰浪潮,日益孤立下,普京不只全面鎮壓、頒佈新法嚴懲異議,還選擇向「未來棟樑」下手,強推毫無疑問的愛國主義。美國「華盛頓郵報」發現,克里姆林宮已將其反烏宣傳擴展到所有年級,連幼稚園學生也受到「洗禮」,學會支持出兵、擁護總統。

日本電競專校湧現,培育職業選手

遊戲市場研究及分析公司 Newzoo 估計,全球電競市場規模在去年突破 10 億美元,2024 年更會超越 16 億美元。作為遊戲大國的日本,發展卻相對落後。想要急起直追,系統性培訓不可或缺。近年東北地區便陸續開設專門學校,全國首間電競高中亦於今春開課,從中孕育職業選手,以及相關人才。

東大隨機傷人案背後,是對學歷社會的報復?

作為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多年來菁英輩出,而日劇「龍櫻」及問答節目「東大王」大收旺場,更讓人倍加憧憬。但日前一名立志報考東大的高二生,偏在大學入學共通考試當天,於該校考場外隨機刺傷 3 人,事後說是學業受挫而犯案。大眾為此震驚、難過及憤怒,一些專家則分析釀成此案的社會因素,對升學壓力同樣高企的香港等地,不無反思。

【促進溝通?】英國私立學校暗黑史:與納粹德國的密切交流

戰時英國在邱吉爾領導下,對納粹德國負隅頑抗,但戰前英德關係可謂超乎尋常。杜咸大學現代歐洲文化史副教授 Helen Roche 新書指出,英國有數百名私立學校師生,曾經遠赴培育納粹領袖的精英學校交流。從私人日記與公開文章可見,不少參與者都變得認同納粹主義,部分校長卻一廂情願以為,交流可促進國際合作而繼續支持計劃。

【Soul Monday】退休 FBI 探員:開校巴也可服務社會

Mike Mason 曾經位高權重,在美國邦調查局(FBI)工作 23 年,晉升至執行助理局長,負責監督所有刑事調查。但退休後,他未有養尊處優,反而去當校巴司機,每天清晨便開工,接送孩子上學下課。Mason 此舉並非消遣,也不為賺錢,純粹得悉這行缺人,便自告奮勇幫忙。「我一發動引擎,自然就會微笑。」

【刷個臉,買個麵】校內人臉辨識,以私隱換方便?

過去一年半,多國利用最新科技作為監控手段,引起公眾對此反思及提防。由週一開始,蘇格蘭北艾爾郡(North Ayrshire)共有 9 間學校於飯堂引入人臉辨識系統,僅為在午餐時段加快收錢速度。以幼童的私隱,換校方的便利,是物有所值抑或得不償失?從家長到專家,各有各憂慮。

救世軍:以人為本 全人教育澤社群

學校不僅是一幢建築物,更是教育學生、支援老師及啟發家長的搖籃。在學校工作上,除了知識的教導外,以人為本才至為重要。從事教育工作達三十五年之久、現任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皇后山學校(下稱皇后山學校)校長的勞耀基一直堅信關愛與尊重師生及家長,培育學生發展及學懂愛人愛己,才是學校應該做的工作,這些信念可從他於救世軍學校的工作略見一斑。

英國在華私立學校 —— 教育改革降臨

中國政府近期大幅改革教育制度,包括推行減輕學生功課 、校外培訓負擔的「雙減」政策等。公立學校自然要緊貼改革,在華英國私學似乎亦面臨其他教育政策的壓力。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有地方政府正嘗試將接受私校教育的學童數目減半。

【Soul Monday】來自監獄的獎學金

Sy Newson Green 在美國加州就讀的天主教男校,一年學費要 12,900 美元,但他讀高中二年級時,雙親卻各有重病並失去工作,更為治療而花光積蓄。前路茫茫之際,他獲發一筆獎學金,得以順利畢業並升讀大學。這批出錢相助的善長仁翁,正是在附近監獄服刑的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