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

|共34篇|

學校午餐太難吃?市長回應訴求,推行給食改革

作為一市之長,首要工作自然是為民服務,不管你是達官貴人,抑或是年青學生。早前在日本大阪府寢屋川市,有中學生去信市長廣瀨慶輔,表示學校提供的營養午餐太過難吃,希望能夠作出改善。結果?他隨即回應訴求,以「零剩菜」為目標,積極推行改革,並且將見成效。

拒跟黨走,在家自學的中國學生

在家自學(home school)是一種非主流的教育模式,在西方較為普遍,放眼中國則鮮有聽聞。不過,「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2017 年,北京有智庫組織估計,全國約有 5.6 萬名學生接受在家教育,比 2013 年的數字增加 3 倍。英國「經濟學人」記者走訪內地多個城市,報道在家自學者在中國的掙扎。

延遲中學返校時間,是福是禍?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上週初通過一條史無前例的法案,將初中和高中學校的上學時間,分別定為早上 8 時和 8 時半後,並在 2022 年 7 月 1 日起試行 1 年,觀察成效。近年有不少研究指,延遲上學時間可改善青少年的健康和學習質素,甚至能節省國家開支,但這個以學生利益出發的「善舉」,仍有隱憂。

元素週期表應反轉來展示?

今年是俄羅斯化學家門捷列夫提出元素週期表的 150 週年。元素週期表理順了化學元素的各種屬性,使人容易理解。不過,最近就有化學家,對這個每位理科生都熟悉的元素表提出大膽想法,表示如果把元素週期表上下反轉(橫軸旋轉 180°)展示,或能更有效傳遞圖表的信息。期刊「自然化學」日前刊登了兩名化學家及兩名心理學者共同撰寫的評論文章,提出「顛覆」這個傳統、行之有效的工具。

Yondr 手機袋,專心上課的尤物?

現代生活人人手機不離手,尤其是從小就電話旁身的學生。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更發現,95% 的青年擁有手機,45% 的青年長時間上網,手機也因此成為學校教師頭痛的根源。最近,美國有幾所教育機構開始使用「Yondr」手機袋,在校園裡將手機密封,讓學生與手機分離。「衛報」就刊文分析使用這種手機袋的好壞。

澳洲另類教育潮流:在家學習,成績更好?

在家工作的模式日漸普遍,令一些上班族可以不受辦公室束縛。但如果學童想擺脫傳統教育的枷鎖,在家中學習,又是否可行?昆士蘭科技大學教育系講師 Rebecca English 近日就撰文,分析愈來愈多澳洲學童在家接受教育的現象。她發現在家自學的孩子,在各方面的表現反而更好,或可成為日後教育的新方向。

禁上堂去廁所,是甚麼原因?

老師上課時不讓學生上洗手間,大多是怕學生耽誤學習,或恐防他們不是真的「人有三急」,只是藉口去「放風」。雖然校方有其道理,但如果學童當下真的有需要,強忍只會令其難以專注,更可能影響健康。近年已有不少家長對這些洗手間規則有微言,「大西洋」雜誌近日就專題報道美國學校洗手間政策的問題。

日本高中的骷髏頭發現案

日本高中的理科教室中,通常都有教學用途的人體模型和骨骼模型。間中美術室也有差不多的東西,用作人體素描的對象。誰都以為全是純粹塑膠或纖維製,幾年前開始卻陸續發現,有些原來是真正的人類遺骨。在日本校園七不思議中,經常有一項是「會走動的人體模型」。都市傳說半真半假,流言竟也是七分假三分真,先不管夜裡會不會動,起碼骨頭本身可能是真貨。

日本校園欺凌史

有香港中學男生被同學剝褲凌辱,數名男生在旁嬉笑,校方指這並非欺凌,只是同學玩得過火。但有該校的學生指,該校的欺凌情況普遍,屢次投訴不果後因而轉校了事。日本的校園欺凌問題嚴重,未成年者的自殺案中,其中 3 成的原因是源自學校問題。校園欺凌除了直接毆打、還有集體無視、強迫盜竊、強迫在女同學面前自瀆,曾有將受害者迫到自殺的案例,更有部分事件是加害者親手把受害者殺死。

救世軍:學業以外的成功感

「求學不是求分數」,我們聽得多,也了解學生應多方面發展。可是,在判斷一個學生的成功時,我們還是不自覺的先去關注他的分數。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學校卻有不一樣的理念,該校鼓勵一班小學生從花式跳繩及雜耍中找到成功感。他們輕鬆地完成一個個動作,遊刃有餘,臉上流露出來的,是對自己的驕傲與滿滿的自信。

學校排名代表一切?

學校排名是多數家長為子女選擇學校的指標,但排名是否代表一切?近日「衛報」澳洲編輯 Josephine Tovey 撰文直指,澳洲新南威爾士州高中會考(HSC)排名只是數字遊戲,不能確實顯示哪些學校「最差」或「最好」,家長不應只迷信排名,忽略學校應有的功能。

【陶傑遊波蘭】圍牆中的一扇窗 訪世界級導演搖籃

「藍白紅三部曲」導演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鋼琴戰曲」導演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和「鐵人」導演華意達(Andrzej Wajda)皆出師自世界級電影搖籃 —— 波蘭活茲電影學院(National Film School in Łódź)。適逢學院成立 70 周年,今集「陶傑動世界」,陶傑就走訪這所經歷冷戰時期,到現今依然堅持培育一代代藝術電影大師的學院。

奏國歌請起立

1999 年,日本「國旗國歌法」成立,同年文部省給予公立學校的指引中,加上「國歌奏起時,師生全體起立合唱」的義務,在公立學校甚至社會中激起千重浪,有不少教師表示反對,更曾發生人命悲劇。雖然日本政府聲稱該指示非強制性,但事實是教育委員會對拒絕執行的教師下達處分指示、甚至要將之解僱,由此便開展了一連串教師與國家對立的法律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