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共78篇|

被遺忘的二手滾軸溜冰鞋,如何改變肯亞新生代

在 8、90 年代,包括香港在內,不少生活於摩登都市的年輕人,都曾經流行一種競速玩意:滾軸溜冰。然而,隨著熱潮已退,愛好者人數逐年減少,當年香港因應流行而興建的眾多滾軸溜冰場,亦面臨著日久失修的問題,形同虛設。賣不出去或被丟棄的滾軸溜冰鞋,幸運地並非全部送到堆填區埋葬。在地球另一端,人棄我取的二手滾軸溜冰鞋,成為東非青年的熱潮之一。

奧比斯:「眼睛之母」改寫人生的故事

有否想過,奧比斯的出現,不單只能改扭轉受助者的生命,同時也為醫療人員帶來改變的希望?當奧比斯正在慶祝過去 20 年在埃塞俄比亞的工作,我們也很希望能為你介紹 Tsehay,奧比斯的眼科護理員。這位「眼睛之母」改變了超過 600 名受可致盲的砂眼影響的病人命運。她對於自己的工作非常有熱誠,而她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眼科護士。

為何仍有人被毒蛇咬死?

毒蛇咬人似乎只是老掉牙的電視情節,現實中不太注意到有人被咬而中毒身亡。但其實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有 540 萬人被蛇咬傷,當中 270 萬次為毒蛇所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便是蛇毒重災區。因為缺乏適當治療甚至藥物錯配等原因,原本可以預防的咬傷個案,卻以死亡告終。

烏干達模式:80 歲才可領長者援助金

香港政府下月起,將申領長者綜援年齡資格,由原本的 60 歲上調至 65 歲。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解釋新政策時稱,「長者」的定義遲早要改,指有國家計劃將退休年齡由 65 歲調至 68 歲,香港已然落後。既然要追上其他國家的步伐,不妨參考非洲國家烏干達,因為烏干達政府計劃把「社會援助金」的最低領取年齡,由普遍 65 歲上調至 80 歲。

Hakuna Matata!屬於迪士尼還是津巴布韋?

即將於 2019 年上映的動畫電影之中,矚目之最,莫過於迪士尼公司重拍的「獅子王」。但可能需要先解決另一個問題:有津巴布韋維權人士認為,迪士尼藉著美國商標法,霸佔了 Hakuna Matata 的使用權。「我們雖然認同迪士尼是一個創造了童年記憶的影視公司,但 Hakuna Matata 的商標化,完全是貪婪之舉,對斯華希里語使用者以至整個非洲來說,是精神上的侮辱。」

【剛果特輯】被上天厚待的待救國度

剛果民主共和國,以至整個非洲問題的複雜,包含無數原因,並且相互牽動,所以,救援協助雖已花上二、三十年,對於問題還只是彈指一瞬,國際社會難免氣餒。但依賴熱情,的確難以長久,唯對人類未來的遠見及承諾足以支持,能在無數希望與失望之間,慢慢看見曙光。

奧比斯:成立眼科護理學會打擊砂眼

在埃塞俄比亞 Gamo Gofa 這個區域的中學,奧比斯特設了眼科護理學會,同學可以學習如何保護眼睛、了解在視力衰退時的應對方法,以及認識衛生對眼睛健康的重要性。生物科老師 Banchi 接受了奧比斯支援的初階眼科護理教育,現在為當地帶來了許多影響。她已經可以診斷出病症的初步病癥,並懂得轉介有砂眼或者屈光不正、白内障等問題的學生作治療。

失落的金犀牛:重構非洲中世紀歷史

鹽造的城鎮、珊瑚造的清真寺、玻璃造的宮殿,這不是天方夜譚,而是來自中世紀非洲的璀璨文明。法國歷史學兼考古學家 François-Xavier Fauvelle 專研鮮為人知的 8 至 15 世紀非洲,主張此時的非洲文明正值「黃金時代」,可與世界其他文明鼎足而立,成果最近翻譯成英文新書 The Golden Rhinoceros: Histories of the African Middle Ages。

「自願殖民主義」能使非洲人不再奔向歐洲?

難民潮問題近年困擾歐洲。除了從中東一帶進入的難民,亦有非洲人跨越地中海,到歐洲尋找理想國。德國聯邦經濟合作及發展部非洲專員 Gunter Nooke,近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就如何阻止移民湧入歐洲時提到:「歐盟、世界銀行這些組織,應在非洲建立並經營城市,以促進非洲大陸的就業及發展機會。」其爭議性的主張,受到反對者形容為殖民主義,但亦有非洲國家的知識分子表示支持。

Google 如何在非洲低成本鋪設網絡?

據彭博社引述 Internet World Stats 數據指,世界人口平均能接觸互聯網的比例為 54.4%,在歐洲發達國家,比例更高達 85.7%,相對而言,非洲的互聯網普及率僅 35.2%。歷年來,許多科技公司為開拓新市場,都嘗試發展非洲落後農村社會的互聯網技術,可惜大多數鎩羽而歸。從近年新興的無人機技術,以至人造衛星,都面對著技術問題,難以付諸實行。要在非洲鋪設快速而範圍廣闊的互聯網,實際上並不容易,但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似乎已找到一個既簡單而可靠,相對低成本和低技術的解決方案:利用氣球。

中國投資的副產品:新殖民主義與種族歧視?

非洲人民,中國領導人稱之為「非洲兄弟」。乍眼看,中國政府對這片大陸上的兄弟相當照顧,除了近十年來不斷的投資、貸款、甚至免債,近日再宣佈向非洲提供 600 億美元援助和投資。不過,在東非國家肯雅,中國企業及中國人不單為當地人帶來資金技術,同時亦帶來歧視。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打擊砂眼

砂眼是全球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一種會透過細菌感染,但可以預防的疾病。如果不及時治療,砂眼就會發展成砂眼性倒睫,使眼瞼向內翻,這意味著睫毛會刮傷眼球,導致角膜永久受損。這種疾病在衛生條件差和水資源有限的地方蓬勃發展,由於水資源有限,所以影響了個人衛生,砂眼透過接觸感染者眼睛分泌的細菌快速傳播。

柏林街道改名,不要殖民者?

德國推行非納粹化及反思的努力有目共睹。但對居於在柏林市內非洲區,一條名為 Petersalle 街道附近的人來說,納粹、殖民、屠殺的事蹟似乎仍縈繞不斷。納粹於 1939 年將街道命名為 Petersallee,以紀念德意志帝國時代,建立殖民地「德屬東非」的領軍人物 Carl Peters。當區一直有不同意見,爭論應否為街道重新命名。

樂施會:在旱地與高地 —— 小農求生記

許多小農辛勞栽種,礙於氣候變化和供應鏈層層剝削等問題,卻長期在朝不保夕的漩渦中掙扎,無法脫貧。據世界銀行 2016 年的統計,在全球 8 億極端貧窮人口中,便有 8 成居住在農村地區,以糧食生產為生,當中 95% 居住在南亞、東亞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即是說,為我們提供糧食的人,卻是最貧窮的人群,甚至要每晚餓著入睡,公平嗎?

全球斷水危機:開普敦困局 旱災恐成新常態

香港一連多日天氣酷熱,重現 1963 年制水的旱情,多個水塘乾涸龜裂。在全球暖化效應下,其實世界各地近年都現旱情,南非開普敦一度瀕臨斷水邊緣,令專家擔心開普敦會成為全球首座斷水的大城市。雖然當地供水問題已暫時紓緩,但南非氣候專家 Jasper Knight 坦言:「開普敦的旱情已經預示全球大城市將要面臨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