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共112篇|

突然的政權轉型:重溫 80 年代共產陣營劇變

很多人認為專制政權變得愈來愈聰明,不單擁有龐大的資源,又有無孔不入的監控技巧;而一些民主地區的政府卻愈來愈不堪,部分甚至走向專制,使很多人感嘆民主已死。香港經歷了一年的反送中民主運動,看似未爭取到甚麼東西,加上「國安法」殺到,更使人感到絕望,但歷史告訴我們,只要不放棄,政權亦有機會產生劇變。

抓黑人是門好生意:公安如何加深種族歧視

美國非裔男子 George Floyd 因警員暴力執法致死,事件掀起美國全國各地暴動,也讓各地人民更關注警暴和種族歧視問題。很多中國網民如獲至寶,然而中國人對非洲人的歧視問題同樣根深柢固,非但自 60 年代起民間衝突不斷,公安亦參與建構黑人的「三非」形象,暴力執法更令多名廣州黑人喪生。

對抗全國四代人抑鬱良方:老太太

津巴布韋人熬過了羅德西亞叢林戰爭、80 年代的連串屠殺,但政經環境到今天仍然不穩。當地流行這樣的黑色幽默:「我們歷經整整四代心理創傷」。國內抑鬱病患甚多,但這個人口逾 1,600 萬的國度,只有 12 個註冊精神科醫生,許多人求助無門。當地一名心理學家想出了一個自救妙法:積極訓練當地老太太,讓社群療癒社群。

疫後新常態:暴力對待記者

13 歲記者被警察帶走、多名記者在採訪期間被要求跪低搜身,甚至有記者被箍頸使其一度休克……都是香港記者最近遭受的對待。在非洲,傳媒業亦正經歷寒冬:警察借抗疫之名干預採訪甚至毒打記者;而在環球經濟受創的情況下,獨立媒體亦痛失資金來源,面臨隨時倒閉的命運。

研究獅子「族譜」,可以拯救大貓們?

作為超級掠食者的獅子,多年來野生數目一直令人憂慮。以非洲獅子為例,現時僅餘 25 年前的一半,約  25,000 頭。本週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研究,探討不同獅子種群之間的遺傳關係。報告提及,重新認識獅子的演化,可能有助科學家將來重新安置獅子種群。

致在華非洲人:息事寧人才是常識吧

本月,在中國廣州生活的非洲黑人聲稱受中國人歧視,在民間層面,遭房東趕走、酒店餐廳拒絕接待;到被警察監視、驅趕甚至沒收護照。同月 10 日,尼日利亞眾議院議長 Femi Gbajabiamila 就事件召見中國駐當地大使周平劍,讓人以為非洲領袖們為一眾僑民挺身而出。但非政府組織 Appreciate Africa Network 創辦人 Samantha Sibanda 坦言,對非洲領袖們其後退縮感到失望。

販毒、盜竊、種族、性,促成現代奴隸制

「奴隸制」的定義,乃指一個人為他人所擁有、法律視之為財產,並遭剝奪了自由人所擁有的大多數權利。現代是否已擺脫奴隸?又或奴隸制隨時代變遷,已換了形式?1839 年由廢奴主義者 William Wilberforce 成立的反奴隸國際組織(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迄今運作超過 180 年。組織的存在,也許便是現代奴隸制的註腳。

抖音將成非洲最具影響力平台?

在看似飽和的社交媒體競爭中,抖音國外版 TikTok 於非洲突圍而出,尤其在尼日利亞、肯亞和南非三地,成為增長最快速的社交應用程式。網媒「石英財經網」(Quartz)分析 TikTok 搶佔非洲網絡的市場策略,指出其優勢在於「內容在地化」、「充足配套支援」以及「善用網絡名人」。

全球口罩荒:中國商人在非洲的口罩爭奪戰

武漢肺炎爆發後,全球口罩需求急增,市場供應還未回復穩定,不單在香港和大陸一罩難求,連帶美國、南韓等國家都鬧口罩荒。在香港,近日就有商人開設口罩生產線,有民主派政黨甚至遠赴洪都拉斯搶購口罩。這場口罩爭奪戰,更蔓延到非洲,不少中國商人在非洲大量掃貨,有專家就憂慮會威脅非洲脆弱的醫療體系。

第二波蝗蟲將至,東非如何防控?

2020 年初,東非面臨嚴重蝗災,數十億隻蝗蟲啃食上千萬英畝農地,為肯亞 70 年來首次、亦是埃塞俄比亞及索馬里 25 年來最嚴重的一次蝗禍。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發出警告,由於當地進入種植季節,蝗蟲的第二次孵化將對當地 2,500 萬人口的糧食安全造成威脅。為防止第二波蝗蟲出現,非洲國家正借助科技,希望趕在蝗蟲到來之前將其撲滅。

區塊鏈杜絕非洲假藥黨?

假藥氾濫長年困擾非洲,科特迪瓦尤其嚴重,從政府 2018 年向假藥黨宣戰,可見問題之猖獗以及公共健康危機之嚴峻。「世界報」報道,法國一間初創科技企業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為藥物標上數碼身份以確保貨源純正,現已為科特迪瓦全國近 3 分 1 藥房採納,假以時日有望杜絕假藥問題。

兩個颱風,讓蝗蟲由東非進軍南亞?

自東非非洲之角 (Horn of Africa)地區而來的蝗災,已橫掃巴基斯坦,劍指印度,至今約 30 個國家的農作物遭蝗蟲破壞。據報是次蝗災的嚴重程度,是非洲之角數十年來之首。小小蝗蟲之所以影響東非 7 個國家,罪魁禍首可能又是氣候變化 —— 人類活動干擾海洋環流模式,引發連串異常事件。

【武漢肺炎】以抗疫力及脆弱度,推算非洲高危地區

新型冠狀病毒持續擴散,遠至歐美均見案例日增,非洲本月中亦發現首宗感染個案。鑑於中國已成為非洲的主要貿易夥伴,過百萬中國人在當地生活,加上近年航路往來中、非兩地頻繁,有世衛人員就非洲或將大規模爆發疫情表達憂慮。一項國際研究按風險模型推算,顯示埃及、阿爾及利亞與南非為非洲最高危地帶。

人在武漢:難以回國的非洲人

武漢至今仍未解封,最近數週,不同國家陸續展開撤僑行動。但對依在武漢的非洲人而言,要離開並不容易。據「德國之聲」報道,武漢有近 5 千名來自非洲的留學生;目前不少人在缺乏現金、食物的情況下,希望母國出手撤僑,可惜大部分非洲國家均排除此計劃。

充滿意外的民主化之後,岡比亞正面臨浩大的回流潮

一個地方要達致民主化,通常要透過人民發起革命,如今年 30 周年的捷克天鵝絨革命,又或者要當權者主動進行改革,如台灣的李登輝;要不然就要由外國勢力干預,如美國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岡比亞的民主化路程,則十分另類,充滿驚喜,而這場意外的民主化過後,岡比亞正面臨著一個始料不及的問題 —— 一場浩大的回流潮。

選舉式威權政體:近年有甚麼國家押後了選舉?

反送中運動一日比一日激烈,親北京陣營就曾放風可能延遲原定 11 月 24 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而一班和理非政黨和市民則希望力保如期選舉,並稱之為「官方公投」;亦有人認為,DQ 過後,區選已無認受性可言,可有可無。其實過去數年,國際社會也有不少延續選舉例子,媒體間也有很多文章討論押後選舉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