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共103篇|

歐美國家陸續復課,卻怕學生一去不返

為對抗武漢肺炎大流行,大部分國家均實施停課。聯合國統計,直至 4 月中逾 15 億名學童留在家中,佔全球學生人口高達 90%。現時隨著疫情放緩,西方國家陸續復課,但多個政府憂慮孩子們被迫離開校園,便會自此一去不返。各地校方及教育機構費煞思量,如何阻止兒童永久輟學。

肆虐墨國女校的離奇疫症:是邪靈,還是心病?

2006 至 2007 年間,一種令人幾近半身不遂的不知名怪病,在墨西哥偏鄉一所為貧窮孩子開設的天主教女校 Villa de las Niñas 中傳播開去。專家檢驗食物水土卻一無所獲,患者對布鲁氏杆菌、鈎端螺旋體症、斑疹傷寒通通呈陰性反應,校內更流傳鬧鬼與黑魔法等傳聞 —— 政府最後不得不派出心理學家 Loa Zavala 前往調查。及後,連 Zavala 與其醫療團隊都開始發惡夢,雙腿亦感痛楚。令數百人頭暈嘔吐、下身動彈不得的,到底是身病、心病、還是邪靈?

武肺大軍壓境,醫科生應否上「戰場」?

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感染人數以幾何級增長,病患不斷湧入醫院待救,多國形容現況形同「戰爭狀態」。前線醫護長時間於高危環境中工作,不只過勞心累,更有人受感染甚至死亡。人手嚴重不足之下,醫科生應否提前「上陣」,協助前輩抗疫救人?在美國和法國,各有顧慮和安排。

【似曾相識】一代年輕人前途,換一個平等社會

去年 10 月,智利地鐵加價約 4 %,一群高中學生因而發起「跳閘」運動表達不滿,不少民眾隨即群起響應,大規模示威浪潮由此爆發,國家陷入僵局。眾多未成年學生加入抗議行列,即使明知有入獄風險,仍決定上街遊行,只為爭取完整的民主制度和社會平等。

救世軍:舞出自信與成就

下課後,一班小學生在救世軍田家炳學校的舞蹈室排練。他們分成兩組 —— 低年級舞蹈組(低舞組)及高年級舞蹈組(高舞組),穿著華麗的衣服,跳著喜氣洋洋的中國舞。細心留意,會發現這班舞蹈組成員有男有女,與一般學校傳統的全女班不同。

美國最大校區,准學生攞假示威?

美國維珍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縣校區宣佈,從本月底開始,將允許 7 至 12 年級的學生在每個學年缺席一次,出席「公民參與活動」,當中可能包括遊行、靜坐甚至赴列治文遊說議員等。換言之,在全美其中一個最大型校區,近 19 萬名學生「攞正牌」示威。但政策尚未實施,便已引發爭議。

陶傑:所謂「埋地雷」

香港「六月風暴」持續半年,反送中修例演變為大學生與警方的武裝對抗。許多社會學人士研究是何原因、往何處去。以親中愛國人士的思維,除了「外國勢力」在唆擺,另一因素當然是所謂前殖民地政府「埋地雷」。前殖民地政府有沒有埋地雷呢?確實有。地雷在哪裡?看看泰國就知道。

學校午餐太難吃?市長回應訴求,推行給食改革

作為一市之長,首要工作自然是為民服務,不管你是達官貴人,抑或是年青學生。早前在日本大阪府寢屋川市,有中學生去信市長廣瀨慶輔,表示學校提供的營養午餐太過難吃,希望能夠作出改善。結果?他隨即回應訴求,以「零剩菜」為目標,積極推行改革,並且將見成效。

拒跟黨走,在家自學的中國學生

在家自學(home school)是一種非主流的教育模式,在西方較為普遍,放眼中國則鮮有聽聞。不過,「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2017 年,北京有智庫組織估計,全國約有 5.6 萬名學生接受在家教育,比 2013 年的數字增加 3 倍。英國「經濟學人」記者走訪內地多個城市,報道在家自學者在中國的掙扎。

延遲中學返校時間,是福是禍?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上週初通過一條史無前例的法案,將初中和高中學校的上學時間,分別定為早上 8 時和 8 時半後,並在 2022 年 7 月 1 日起試行 1 年,觀察成效。近年有不少研究指,延遲上學時間可改善青少年的健康和學習質素,甚至能節省國家開支,但這個以學生利益出發的「善舉」,仍有隱憂。

【Soul Monday】高中女生免費教同學仔游水

16 歲的 Sylvie Goldner 既是女高中生,也是紐約市的泳手。自幼愛水、小二便學游泳的她,沒想過很多同學都是「旱鴨子」。於是在今年初,她展開名為 First Strokes 的課後計劃,向鄰近學校的體育中心租用水道,向紐約市的高中生 —— 至今絕大部分是其同窗 —— 免費教授游泳。

CASIO 最暢銷商品:不是 G-SHOCK,而是計數機

說到 CASIO 這個品牌,電子錶 G-SHOCK 絕對是其招牌貨。耐摔兼型格的設計令其聞名於世,銷量及利潤分別佔全公司的 30% 及 20%。不過,CASIO 的重大支柱,其實是科學計數機及電子辭典等教育相關產品。在少子化的時代,何以面向學生的產品反而暢銷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