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共139篇|

不想和誰吃飯:日本人的「聚餐恐懼症」

婉拒飯局邀約,多是因為懶得交際應酬。但對少數日本人來說,這其實是「聚餐恐懼症」(会食恐怖症)作祟。患者在人前進食就會緊張不安,開始作嘔、暈眩、胃痛甚至難以吞嚥。無奈大眾缺乏認識,令他們長期受到誤解。這種心理疾病的成因,比想像中普遍 —— 小時候被迫進食,要把「盤中餐」吃光。

美版支聯會:全美學自聯

香港政府連續兩年以疫情為由,禁止支聯會舉辦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直言,支聯會要求「結束一黨專政」乃屬「顛覆綱領」,在國安法時代必須作調整,否則該予以取締。往後或許只能在境外公開悼念六四,而在美國,確實也有華人一直承傳六四記憶,「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簡稱「全美學自聯」)就是其中之一。

【國民教育】讓學生訂校規的日本中學

日本近年有不少學校被指校規過嚴,從強迫天生啡髮的少女染黑,到禁止在嚴寒加穿褲襪和外套,甚至指定內衣褲的顏色,引起社會嘩然及反思 —— 由學生與師長商議,以民主方式修改校規,會否更有教育意義?廣島縣一間傳統女校身先士卒,嘗試讓「用家們」審議及重訂校規,結果反應良好,甚至有意外收獲。

215 具遺骸出土 再次挖掘加拿大黑暗學校史

加拿大卑詩省甘露市(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學校遺址發現 215 具兒童遺骸,震驚全國。長達一個多世紀、藏著各種虐待和壓迫的原住民寄宿學校系統,是加拿大歷史上黑暗的一章。為呈現並傳授寄宿學校系統歷史而建立的國家真相與和解中心(NCTR),至今亦未能完整還原這段過去。

英式公開試始祖: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

一年一度的香港文憑試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但在疫情和政治因素下,今年考試變得不一樣,例如通識科並無有關政治民生的題目。香港公開試制度始於 1935 年的香港中學會考,以往一直承襲英式制度。而在 1858 年創立的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便確立了往後的英式公開考試制度,成為現代教育史的里程碑。

在中國,政府和學者為何同流共生?

在不少地方,學者和學生都是推動社會改革的重要力量,例如韓國的光州民主化運動。中國現代化初期,也曾出現過浩瀚的五四運動。愛國學生打著德先生、賽先生旗號,要求改革,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等進步學者也一直沿途相伴。可是,五四運動和 80 年代的六四運動均一瞬即逝,在漫長歷史中,中國政府和學者都保持著一套互利共生的關係。

籃球結合數學,得分更容易?

一理通百理明的數學,對莘莘學子來說絕非簡單,有時即使耗盡心力,也未必能計出正確答案,學習意欲難免因此減低。最近,哥本哈根大學(UCPH)營養、運動及體育系研究人員,便嘗試讓丹麥小學生上籃球數學課,以了解另類教學方式能否幫助學童掌握數學計算,增加學習動機。

未成年照顧者:老化日本的代罪羔羊

日本政府首次就未成年照顧者(Young Carer)進行全國調查,近日發表的結果顯示,大約平均每 20 名中學生,就有 1 人要擔起本該由成人所負的責任,恆常操持家務、看護病患或照料幼兒。不少人因此身心疲憊,盼能多點睡眠及溫習時間,但直言「再怎樣求助也無人關注」,倍感孤立無援。隨著人口持續老化,新世代恐成「代罪羔羊」。

【一國一制】停課兩年後,印度愛國教育降臨克什米爾

2019 年克什米爾被印度撤銷「高度自治」,再歷經武肺蹂躪,學校停課接近兩年,更糟是當地長期斷網,令學生喪失網上上課機會,被迫「停課又停學」。今個月學校好不容易復課,政府關心的卻不是學生學習進度,反而把握機會強推愛國教育。

不論宗教 —— 印尼校園強迫女學生戴頭巾

印尼的國家格言「異中求同」(Bhinneka Tunggal Ika),反映了她多元的一面 —— 號稱「千島之國」的印尼,以爪哇人、伊斯蘭教為主要人口及宗教,另外還有數百個種族與宗教團體。不過近年有報告指,印尼的宗教少數群體正面臨歧視。卡塔爾半島電視台報道指,當地有女學生在校受壓,被迫穿上伊斯蘭教服飾。

【Soul Monday】疫下老人想聊天,年青人想學語文,一拍即合

武肺之下,線上計劃 ShareAmi 令老人得到慰藉,又令學生得到學習語言的機會。計劃現已安排全球 107 名學生與法國高齡人士配對聊天,目的是在當地實行嚴格封鎖措施期間,消除老人的孤獨感,同時為無法出國旅行的語言學生提供練習法語的機會。

首爾外的大學城,還有生存空間嗎?

只要首爾疫情稍為放緩,在弘大、梨花等知名學府附近,又能再次看見年青人身影。但在首都圈外,多個大學城本已受為收生不足所困擾,疫情又使多數院校轉向網上授課,人流進一步減少。許多依靠學生光顧的商店或租房,生意一落千丈,甚至接二連三倒閉。本該朝氣勃發的街道,現在卻靜如死城。

衛生巾也買不起 —— 日本少女的「月經貧窮」問題

武漢肺炎折騰日本上下,並進一步擴大貧富差距,不只青年人要流落街頭,少女們也買不起衛生用品。最近一項調查發現,兩成受訪學生曾為籌措這筆費用而苦。當中很多人家境清寒,疫下更難找兼職幫補,為了確保伙食費和房租,只好犧牲衛生巾的開銷,這種為人忽略的「月經貧窮」正悄然惡化。

宵禁之下:留學生渴望工作,更渴望回校見人

法國的大學學費及宿費相宜,很多課程每年註冊費亦少於 300 美元,因而吸引很多出身微寒的外國青年入讀,追求知識並交朋結友,開闊自己眼界。這些留學生仰賴咖啡師、侍應及店員等服務業兼職,以支付學費、房租及生活開銷,但疫症大流行重挫經濟,各間院校亦改為網上授課,留學生沒了收入亦沒了社交,承受著經濟及心理的雙重打擊。他們不只渴望工作,還渴望回校見人。

【Soul Monday】舊報紙變環保袋

福島縣的只見町遠離海岸,町內一班中學生卻心繫海洋,不忍塑膠廢料污染美景。年紀輕輕的他們,非但想到以舊報紙摺出環保袋,減少塑膠袋的使用量,甚至親身走訪區內商戶,讓其他居民加入減廢行列。這些孩子希望以熱誠及活力,感染全町一同身體力行,實踐「自己未來自己救」這句話。

不讀商科選理科的年代

疫症出現 1 年以來,流行病學家不斷追蹤並預測病毒進程、生物化學家積極開發疫苗、醫護人員長期留守崗位,為病人作診斷、治療及護理。若論武肺大流行尚能為人們帶來甚麼好處,定必是疫情期間辛勤工作,且貢獻良多的科學家正影響著一眾學子未來的職業取向。著名物理學家 Brian Cox 甚至預測,流行病將創造出「新一代科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