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

|共39篇|

【*CUPodcast】自然界的大毒梟:為何蝙蝠渾身病毒?

病毒來襲,全城搶口罩搶糧搶紙巾,惶惶不可終日。是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由蝙蝠再次榮膺天然宿主一席位。究竟蝙蝠為何渾身是毒卻健康無恙?牠又是如何將病毒傳播到其他動物以致人類身上?既然蝙蝠是病毒源頭,人類應該將蝙蝠徹底根除嗎?

因「西班牙流感」而發達的人們

發國難財未必犯法,但往往受社會批評,儘管如此,對黑心商販、道德敗壞的人來說,天災人禍就是商機處處。1918 年西班牙流感全球大流行期間,便是抬價、詐騙以牟取暴利的「好時機」。即使因病撒手人寰,喪盡天良的人總有方法賺「死人錢」。

1957 年亞洲流感:一場由中國蔓延到世界的瘟疫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勾起無數港人對 2003 年沙士疫情的記憶。這兩場大疫症,都是經中國內地傳播到香港,以至全世界,而且政府於初期有隱瞞疫情之嫌。沙士病毒共奪去 774 人的性命;武漢肺炎的「官方」死亡數字則已迫近一千人。其實在 1957 年,中國曾爆發一場亞洲流感,最終經由香港傳遍世界,殺掉約 200 萬人。

北韓有武漢肺炎?

北韓接壤中國,面對武漢肺炎疫情威脅,金正恩果斷於上月 22 日封關。然而,亦有報道指,早在 1 月下旬,北韓可能已有人「中招」,近日亦有傳出其他北韓國民受感染的消息。剛過去的週六為北韓人民軍建軍 72 週年,卻無往常的閱兵活動。長年報道北韓新聞的記者兼作家 Donald Kirk 認為,當地有爆發肺炎的可能;假如屬實,則是一場災難。

認識疫症關鍵之一:「超級傳播者」

疫情持續,一名英國商人近來遊歷新加坡、法國和瑞士後確診武漢肺炎,有報道指他回國前後或已傳染至少 11 人,是「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回顧沙士時期,來自中山的「超級帶菌者」亦令港人度過畢生難忘的一年。每當爆發傳染病,這個名稱便會被人提及,但究竟何為「超級傳播者」?英國廣播公司解答箇中疑問。

武漢肺炎或會變成季節性病毒?

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亦強調要判斷現時疫情是否已到達高峰,仍「為時尚早」。武漢肺炎在一段時間內,也許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少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更趨嚴重,為中國醫療衛生系統再添負擔,並在衛生系統較差的國家中蔓延,令更多人失去生命。亦有人認為情況可能會有所好轉,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穩步下降。儘管疫情高峰往往難以準確預測,但從合理角度思考未來發展,以求未雨綢繆或保持警剔,並非壞事。

與病人同機,如何避免感染?

一名來自武漢的中國遊客,在芬蘭確診患上武漢肺炎,成為當地首宗病例。航空交通發達,除了方便人們出走,亦成為了傳染病「向世界出發」的途徑。對乘客而言,看不見的病毒,加上密閉的機艙環境,自然令人憂慮:一旦感染者成功登機,自己會否被傳染?

在街上真的不用戴口罩?

1 月 28 日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一眾高官終於在疫情爆發後首次在記者會上戴上口罩。事實上,擔心肺炎疫症的香港市民早已四出搶購口罩,市面上一罩難求,口罩供不應求,遠至歐美城市亦出現搶購潮。即使疫情有全球擴散的跡象,一些西方國家的衛生專家卻認為,他們的國民沒必要戴口罩防疫。

Netflix 紀錄片:我們能預防大傳染病嗎?

「流感來襲」是一個由六集組成的紀錄片系列,日前在 Netflix 新上架。節目討論可能導致下一次大流行的流感病毒來源、全球醫療體系應對疾病的能力如何不足,以及指出醫學研究的當下關鍵,是要爭分奪秒推出疫苗,以應對現在和將來這些迅速變異的病原體。片中提出,畢竟自上次大流行以來已經有 100 多年的歷史,相隔多年,我們能預防下一次大流行病所造成的廣泛破壞嗎?

大數據預測傳染病傳播

截至本月 21 日,中國官方公佈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內地確診人數增至 318 宗,美國亦剛發現有確診個案。而英國專家甚至估計,至少有 1,700 人受感染。傳染病專家 Kamran Khan 博士早於 2014 年便建立公司 BlueDot,使用包括 AI 運算在內的各類型數據,以研究傳染病如何傳播。目前,BlueDot 正追蹤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

山火後遺症:大批動物死亡的生化危機

正常情況下,這些腐肉會吸引成群的腐食動物,但是由於這次大火造成的死亡數量,遠超腐食動物的數量,來不及清理,於是變成細菌和昆蟲繁殖的溫床,情況令人憂慮。腐屍分解時,釋放出大量氣體,以及液化的殘骸、屍體的酸液和微生物的混合物,這一切都將為土壤所吸收。

回首初代沙士:何以中國隱瞞疫情?

就在除夕,中國武漢傳出 27 宗肺炎疫情。此外,武漢市公安局在元旦日指:有 8 人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散佈、轉發謠言」,「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已被公安機關傳喚處理。所謂「謠言」如何,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尚未可知。但若回顧 2003 年沙士事件,要待官方公佈「真實」情況也許太遲。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延中教授,曾在 2004 年於美國國家學院出版社期刊上刊文分析,中國地方及中央政府面對沙士擴散初期及爆發階段,何以選擇扭曲、隱瞞疫情。

鼠疫非最可怕,可怕的是不公開消息的國度

正值豬年,中國豬瘟疫情持續至今,而鼠年未至,鼠疫已先到中國。早前,兩名來自內蒙古西北部人士,於北京確診肺鼠疫(pneumonic plague)。昔日在中世紀肆虐歐洲、俗稱黑死病的鼠疫,其實尚未絕跡於世界。直至今日,包括美國在內,鼠疫仍在許多國家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