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

|共51篇|

武漢肺炎正將全球化逆轉?

美國、加拿大、歐洲多國先後封關鎖國,不惜犧牲豐厚商貿利潤抗疫,相信短短 1 個月前,沒有多少人料到世界會陷入如此困境。究竟這些非常措施,有多少會在瘟疫退卻後保留下來?全球化榮景會否就此斷送在武漢肺炎手上?智庫組織 OPEN 創辦人 Philippe Legrain 分析,全球化正在面對甚麼不可逆轉的改變,後武肺時代的世界注定不再一樣。

對抗武漢肺炎變相遏止流感擴散?

疫情發展至今,依然很多人拿武漢肺炎跟流感比較,認為人們這次反應過度恐慌。誠然,流感雖看來普通但足以致命,2019 年,香港冬季流感便有 357 宗死亡個案,數字遠超今天的武漢肺炎。可是,這種比較沒有很大意思,武漢肺炎和流感同樣是人類大敵,而抗疫工作根本不是互相排斥:武漢肺炎爆發後,多個地區的流感個案便大幅減少。

【武肺重災區】死時孤獨,葬也孤獨

意大利北部省份貝加莫(Bergamo)淪為武漢肺炎重災區,病逝者在幾天之內以倍數飆升。棺木堆滿兩個醫院的停屍間;火葬場 24 小時運作;墓園內的教堂可見人龍;本地日報訃聞版從 2 頁增至 10 頁。但更令人痛心的是,在親朋至愛離世一刻,家屬卻無法在旁送別,連舉殯也被迫假手於人。

防疫關鍵指標:速度與規模

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繼南韓、伊朗、意大利淪陷後,西方多個國家隨時成為下一個大爆發疫區,各地醫療專家預估最壞情況:英國 8 成國民或將受感染,逾 50 萬人病歿;美國則隨時有近 2 億人染病,過百萬人死亡。世衛近來批評多國抗疫不力,究竟防疫措施有何準則?有兩大因素必須考慮在內:減緩疫症傳播速度以及控制感染規模。

1918 年西班牙流感:中國起源說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牽連全球過百國家和地區,逾十萬人受感染,絕對是 21 世紀至今最大的疾病災難。而在 20 世紀,最可怕的流行病當數 1918 年西班牙流感,死亡人數約 5,000 萬至 1 億,比整場第一次世界大戰還要多。西班牙流感的源頭一直不明,但很確定並非源於西班牙,而最新、最有力的說法指出,中國才是當年整場全球大流行的源頭。

【*CUPodcast】疫下常識:甚麼是基本傳染數 R0?

冠狀病毒可謂已傳遍歐美,但外國人對疫症的反應跟香港人有明顯分別。即使 3 月 11 日,世界衛生組織終於正式宣佈新型冠狀病毒為「全球大流行」,外國部分民眾的防疫態度仍相對鬆懈。新冠病毒的危害,目前尚未有公論,當中,要判斷一種病毒有多危險,其中一項指標就是表示傳染性的 R0 值。

【*CUPodcast】史上首被發現的病毒

當大家以為瘟疫只會在舊時代發生,冠狀病毒引發全球大流行卻是發生在 2020 年的事實。目前人類已發現超過 5,000 種病毒,多虧前人努力征服多種病毒,現在我們才能有更完備的知識應付未知威脅。今天為大家介紹醫學史上第一隻病毒:它並不是肆虐逾千年,人人聞之生畏的天花病毒,而是專門感染植物的煙草花葉病毒(Tobacco Mosaic Virus)。

流行病的起源:密集定居、農耕、畜牧

由公元前 1 萬年的新石器時代起,人類生活方式逐步由遊居狩獵採集演變為定居農耕畜牧。當時全球估算約有 400 萬人,其後 5,000 年來增加僅僅 100 萬人,相較之下,再 5,000 年後人口急增 20 倍。前期人類的繁殖力近乎停滯,「如何解釋人類維生技術進步與人口總量長期停滯之間的矛盾」?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斯科特在著作「反穀」中指出,其時可能正值流行病最初亦是最致命的時期,而各種古老疾病之所以橫行無忌直至今日,大可歸咎於新石器時代三大革命因素:密集定居、農耕、畜牧。

南韓疫情四問

南韓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急速惡化,感染人數現已破千,短短一星期內激增 30 倍,政府宣佈將疫況警戒提升至嚴重級別,但其抗疫措施卻遭各界質疑成效不彰。其中美國病毒學家、南韓巴斯德研究所前行政總裁賈巴拉(Hakim Djaballah)便就南韓疫情向抗疫當局提出幾項質疑。

無視疫情乃獨裁者本質?

柬埔寨政府於本月 13 日同意郵輪「威士特丹」號停靠施漢諾市(Sihanouk)港口,翌日首相洪森再親自登船歡迎所有乘客,但其中一名乘客後來驗出對冠狀病毒呈陽性反應。有衛生官員擔心,柬埔寨已敞開家門迎來疫情。更有學者批評,洪森對疫情所作的輕率決定,反映獨裁者本質。

【武漢肺炎】以抗疫力及脆弱度,推算非洲高危地區

新型冠狀病毒持續擴散,遠至歐美均見案例日增,非洲本月中亦發現首宗感染個案。鑑於中國已成為非洲的主要貿易夥伴,過百萬中國人在當地生活,加上近年航路往來中、非兩地頻繁,有世衛人員就非洲或將大規模爆發疫情表達憂慮。一項國際研究按風險模型推算,顯示埃及、阿爾及利亞與南非為非洲最高危地帶。

【*CUPodcast】自然界的大毒梟:為何蝙蝠渾身病毒?

病毒來襲,全城搶口罩搶糧搶紙巾,惶惶不可終日。是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由蝙蝠再次榮膺天然宿主一席位。究竟蝙蝠為何渾身是毒卻健康無恙?牠又是如何將病毒傳播到其他動物以致人類身上?既然蝙蝠是病毒源頭,人類應該將蝙蝠徹底根除嗎?

因「西班牙流感」而發達的人們

發國難財未必犯法,但往往受社會批評,儘管如此,對黑心商販、道德敗壞的人來說,天災人禍就是商機處處。1918 年西班牙流感全球大流行期間,便是抬價、詐騙以牟取暴利的「好時機」。即使因病撒手人寰,喪盡天良的人總有方法賺「死人錢」。

1957 年亞洲流感:一場由中國蔓延到世界的瘟疫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勾起無數港人對 2003 年沙士疫情的記憶。這兩場大疫症,都是經中國內地傳播到香港,以至全世界,而且政府於初期有隱瞞疫情之嫌。沙士病毒共奪去 774 人的性命;武漢肺炎的「官方」死亡數字則已迫近一千人。其實在 1957 年,中國曾爆發一場亞洲流感,最終經由香港傳遍世界,殺掉約 200 萬人。

北韓有武漢肺炎?

北韓接壤中國,面對武漢肺炎疫情威脅,金正恩果斷於上月 22 日封關。然而,亦有報道指,早在 1 月下旬,北韓可能已有人「中招」,近日亦有傳出其他北韓國民受感染的消息。剛過去的週六為北韓人民軍建軍 72 週年,卻無往常的閱兵活動。長年報道北韓新聞的記者兼作家 Donald Kirk 認為,當地有爆發肺炎的可能;假如屬實,則是一場災難。

認識疫症關鍵之一:「超級傳播者」

疫情持續,一名英國商人近來遊歷新加坡、法國和瑞士後確診武漢肺炎,有報道指他回國前後或已傳染至少 11 人,是「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回顧沙士時期,來自中山的「超級帶菌者」亦令港人度過畢生難忘的一年。每當爆發傳染病,這個名稱便會被人提及,但究竟何為「超級傳播者」?英國廣播公司解答箇中疑問。

武漢肺炎或會變成季節性病毒?

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亦強調要判斷現時疫情是否已到達高峰,仍「為時尚早」。武漢肺炎在一段時間內,也許仍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少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更趨嚴重,為中國醫療衛生系統再添負擔,並在衛生系統較差的國家中蔓延,令更多人失去生命。亦有人認為情況可能會有所好轉,新增病例及死亡人數穩步下降。儘管疫情高峰往往難以準確預測,但從合理角度思考未來發展,以求未雨綢繆或保持警剔,並非壞事。

與病人同機,如何避免感染?

一名來自武漢的中國遊客,在芬蘭確診患上武漢肺炎,成為當地首宗病例。航空交通發達,除了方便人們出走,亦成為了傳染病「向世界出發」的途徑。對乘客而言,看不見的病毒,加上密閉的機艙環境,自然令人憂慮:一旦感染者成功登機,自己會否被傳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