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

|共72篇|

第二波疫情下,東京都的「檢測難民」

過去一週,東京都爆發第二波疫情,每日新增逾 200 至 300 多宗確診感染個案。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解釋,確診數飆升與 PCR 檢測數目大幅增加有關。但東京都政府數據顯示,近日陽性率變化不大。更諷刺的是,不少都民投訴,明明已有病徵,卻遲遲未獲檢測。這些「檢測難民」要承受身體不適及心理壓力,同時增加社區傳播風險。

控制武肺傳播,如同打地鼠?

疫情爆發半年以來,南韓積極進行測試及追蹤接觸者,並嚴格執行社交距離措施。正當疫情有所放緩,當局開始逐步放寬限制之際,卻又爆發群組感染,更有學校復課不久就必須再度停課。「華爾街日報」報道分析,南韓一放寬措施,病毒又馬上重來,情況猶如沒完沒了的「打地鼠」。

武肺正滅絕巴西土著

繼美國後,巴西日前成為第二個武漢肺炎死亡人數超過 5 萬人的國家,國內疫情之嚴竣自不待言。其中,據巴西土著人民協會截至  6 月 21 日的數字,全國人數不到 90 萬、百多個土著部落社區中,已出現 7 千多宗武肺病例,造成 330 人死亡;近日更有著名土著領袖死於武肺。武肺危及土著部落乃至領袖們的生命,將對部落的歷史、文化與醫術傳承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

【短片】專訪抗疫專家:病毒最怕的「武器」

經歷長時間停課和遙距工作後,香港人正陸續回歸正常生活。然而,未有特效藥或疫苗前,這仍是一場不能鬆懈的仗。港大內科學系傳染病科主任孔繁毅,就接受 *Cup 專訪,為我們剖析此病毒的蠱惑之處,以及到目前為止的治療方式。近日,學生開始復課,又有甚麼要注意的地方?

疫情下示威,專家怎麼說?

美國黑人 George Floyd 被警員制服期間死亡,觸發反種族主義及警察暴力示威。正值疫情下的示威活動,令專家陷入兩難。科學之於政治,本應中立,但公共衛生專家擔心,若警告示威者群集或會加速病毒傳播,領導者就可能會引用專家之言,阻止示威。反之,專家也知道警暴同樣會造成健康損害,所以不應阻礙示威者表達訴求,而且很多地方已解封,此時要求他們留在家中,似乎無補於事。

專家也無所適從的隱形傳播者

繼上月中梨木樹邨出現本地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後,日前再新增數宗本地感染個案;兩個感染群組現時仍未找到源頭。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香港社區明顯有源頭不明的隱形傳播鏈。不僅香港,隱形傳播鏈亦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但感染者既為隱形,要找出源頭自然不容易。新加坡衛生部傳染病司司長李堅明,早前便與專家們嘗試揪出當地 1 月時的隱形傳播鏈。

防疫建築學:武肺過後的室內設計想像

防疫是一門跨學科的學問,包括建築學。都市人很多活動,無論休閒抑或工作,都在室內進行,室內空間設計直接影響人與環境的關係。一個好的室內設計師,不單會考慮美學和舒適度,也會考慮衛生問題。隨著更多有關武漢肺炎的研究誕生,或會慢慢影響往後的室內設計。

肆虐墨國女校的離奇疫症:是邪靈,還是心病?

2006 至 2007 年間,一種令人幾近半身不遂的不知名怪病,在墨西哥偏鄉一所為貧窮孩子開設的天主教女校 Villa de las Niñas 中傳播開去。專家檢驗食物水土卻一無所獲,患者對布鲁氏杆菌、鈎端螺旋體症、斑疹傷寒通通呈陰性反應,校內更流傳鬧鬼與黑魔法等傳聞 —— 政府最後不得不派出心理學家 Loa Zavala 前往調查。及後,連 Zavala 與其醫療團隊都開始發惡夢,雙腿亦感痛楚。令數百人頭暈嘔吐、下身動彈不得的,到底是身病、心病、還是邪靈?

流感與戰爭下,美國音樂界如何再出發

表演場地關閉、人人不願外出,武漢肺炎重創各地藝文界已是不爭事實。以史為鑑,西班牙流感在 1918 年肆虐的日子,業界如何應對?回顧當時美國音樂圈的情況,疫情對音樂界日常運作的影響出奇地小。雖然死亡陰霾觸手可及,業界發展卻依舊蓬勃。

假若沒有疫苗和解藥,該怎麼辦?

相信全球民眾都在等待武漢病毒疫苗和特效藥誕生,而各國專家也在研究各種可行方案,例如特效藥瑞德西韋。可是,在 4 月 24 日,世衛報告的草稿流出,指出中國進行的臨牀試驗顯示,瑞德西韋未能改善患者症狀。許樹昌等專家認為該研究數據樣本不足,參考價值成疑。不過,研發疫苗和藥物向來十分困難,即使研發成功也未必能大量生產,假若真的沒有疫苗和解藥,該怎麼辦?

你為甚麼不洗手?

沙士過後,用梘液洗手,保持手部衛生以防病毒感染,港人已不陌生。17 年過去,武漢肺炎在世界大流行,專家對洗手一事更為著緊,但有多少人能堅持洗手的習慣?英國廣播公司引述研究指,2015 年,只有 26.2% 接觸過糞便的人會使用肥皂洗手。原來,並非人人都有良好洗手習慣,而這可能是心理因素使然。

1894 年香港鼠疫:來自鄰近地區的大災難

這場武漢肺炎,一定會在香港歷史留下重要一頁。香港開埠至今接近 180 年,經歷過大小風浪,最後都成功捱過去。第一次重大考驗,當數 1894 年的鼠疫大流行,令香港一下子變成死城,及後更蔓延全球,並且持續多年,殺死超過 2,000 萬人。這次鼠疫大流行的源頭,正是雲南。

美帝向中國播毒?50 年代中共的反細菌戰

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中國先後有官員指控,武肺病毒源於美國。同類陰謀論其實早有先例,50 年代初中共抗美援朝,便曾經指責美國使用細菌武器,以昆蟲向中國播菌。縱然交不出確鑿證據,中共卻據此發動鋪天蓋地的「愛國衛生運動」,動員各階層以滅蟲滅蝨殲滅「敵人」。有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者指出,消滅細菌無異於捕風捉影,使人民草木皆兵,但中共卻可借「衛生」名義,首次把權力滲透到個人生活,甚至實現共產黨理想的現代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