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

|共23篇|

那些年,曾經爭議的世衛親善大使

近日,知名歌手 Lady Gaga 發起抗疫慈善騷「同一個世界:共同在家」,並大讚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才是真正的「超級巨星」。這番「超級巨星」論,令很多香港、台灣人大為不解。及後,「蘋果日報」等媒體就爆出,原來 Lady Gaga 的母親辛西亞,去年就被譚德塞欽點為世衛的親善大使。其實,世衛親善大使已不止一次鬧出風波。

Moyashi:地球防衛軍 —— 當世界還沒有左膠

在 1957 年之際,左膠還不成氣侯。不管米斯提利安人如何派遣宣傳飛碟,也沒有人跑出來問「How dare you?」爭取外星人的權益。米斯提利安人無疑是太先進,他們走前了差不多半個世紀。這一招「受害者身法」來侵略地球其實是可行的,但他們忽略了首先要增加左膠的數目。

世衛成員一定是主權國?

世界衛生組織近年腐敗不堪,在今次疫情更被指醜態百出。世衛助理總幹事艾爾活,接受香港電台英語節目「脈搏」訪問時,更加「cut 線」迴避台灣成員資格問題。事件一再發酵,先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指港台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再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世衛成員是以主權國為單位。但事實上,世衛成員也包括一些非主權國。

武漢肺炎正將全球化逆轉?

美國、加拿大、歐洲多國先後封關鎖國,不惜犧牲豐厚商貿利潤抗疫,相信短短 1 個月前,沒有多少人料到世界會陷入如此困境。究竟這些非常措施,有多少會在瘟疫退卻後保留下來?全球化榮景會否就此斷送在武漢肺炎手上?智庫組織 OPEN 創辦人 Philippe Legrain 分析,全球化正在面對甚麼不可逆轉的改變,後武肺時代的世界注定不再一樣。

中國直接操控了哪些國際組織?

在今次武漢肺炎危機中,世界衛生組織的表現強差人意,反應遲緩,而且譚德塞一面倒親中的態度,更被網民戲謔世衛應改稱「中國衛生組織」。現時聯合國共有 15 個專門機構,最出名是世衛、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尚且不計算譚德塞一類的中國老朋友,中國代表已經直接進佔了當中 4 個專門機構的主席之位。

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終結?

「自由主義國際秩序」(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一直以來由美國主導。然而,這個在多邊主義準則下,植根於聯合國等機構,以開放及法則為本的國際秩序,近年卻因美中兩國在不同範疇的衝突,以及其他原因而受動搖。假如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步向終結,取而代之的國際秩序會是甚麼?

Moyashi:把你的電波斷掉

聯合國言論自由權特別報告員 David Kaye 就 2016 年的日本言論與人權調查發表跟進報告。該報告中表示,日本政府在當時 11 項建議中,其中 9 項沒有履行。Kaye 指出:「政府無論於任何情況,也不應該批判新聞媒體工作者。」是次報告將提交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惟報告即使通過會議審批,其勸告亦無法律約束力。

甚麼是反人類罪?

在不同國家的示威行動中,當有組織或人員對平民濫用暴力、逼害甚至出現種族滅絕的情況,國際法庭往往擔任著重要的監察與審判角色。除了戰爭罪外,反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亦是國際社會經常掛在口邊的條款。究竟反人類罪何時出現?定義為何?又是否具有充夠的阻嚇作用?

【和平紀念日】波羅的海三國獨立之路(下)

波海三國的獨立之路,根植於民族文化的認同,堅定的民族意識成為獨立運動的厚實基礎。再加上善用內外環境的情勢變化,審時度勢,掌握契機,藉由公投的行動展現獨立決心,積極尋求國際支持,最終實現獨立的目標。適逢波海三國建國一百週年,三國紛紛舉辦各式各樣的慶祝活動,歡慶國家重獲獨立,並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與繁榮。

委內瑞拉有望脫苦海?

苦了幾年的委內瑞拉人,最近似乎翻身有望。誠然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在委國近 3,200 萬人口,約 12% 營養不良,傳染病亦迅速蔓延。一項針對 40 間醫院進行的全國性調查更發現,3 分 1 病床未能運作,半數急症室欠缺重要藥物,95% 的電腦斷層掃描和 51% 的 X 光機失靈。幸而,近日終見一絲曙光。過去「誓不低頭」的總統馬杜羅終於軟化,承認委國深陷人道危機,願意接受一部分經濟援助。

武器偷運網絡,支持南蘇丹內戰?

非洲國家南蘇丹自 2013 年起爆發內戰,至今未平。南蘇丹於 2011 年脫離蘇丹共和國獨立以來,歐盟即對其採取武器禁運措施,但內戰仍造成近 40 萬人喪生,成為人道災難。總部設於倫敦的「衝突武器研究組織」近日發表歷時 4 年調查的報告,揭露南蘇丹鄰國烏干達是如何迴避禁令,輾轉將不少武器,經歐盟國家輸入南蘇丹境內。

盧旺達大屠殺的烙印,如何模塑安南的世界觀?

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於 8 月 18 日離世,享年 80 歲,舉世哀悼。後世會記住,他是聯合國史上首位黑人秘書長,溫文儒雅外表酷似 Morgan Freeman;他任內對抗愛滋病、捍衛人權的不遺餘力,2001 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但安南的傳奇,應當由他鑄成的大錯說起 —— 盧旺達和波斯尼亞爆發種族滅絕暴行期間,其麾下的維和部隊竟然袖手旁觀。究竟這場人道災難的教訓,如何模塑日後安南的世界觀?

限期將至,海洋保育不達標,各國如何報大數?

多國於 2010 年簽訂聯合國環境署訂下的「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2020 年要達到保護地球 10% 海洋的目標。限期在即,但恐怕只是紙上談兵,企圖以「語言偽術」蒙混過關。最新研究發現,聯合國這目標迄今連一半也未達到,經濟利益固然是各國的一大考量,但科學家均認為應該將目光放遠,因為海洋保護區對環境健康至關重要,既能防止資源用盡,確保漁獲健康,又可以保護瀕危物種,並使生態系統對氣候變化更具抵抗力,而且保持生物多樣性。

緬甸難民問題,昂山素姬為何袖手旁觀?

在緬甸的羅興亞人。緬甸西南部的若開邦,聚居了約 100 萬的羅興亞人,他們被形容為「世界上最受迫害的難民」。外界批評,昂山素姬漠視羅興亞人受迫害和歧視的問題。她近日更表示,國際社會過份關注羅興亞人問題,或為緬甸回教徒和佛教徒的緊張關係火上加油,到底昂山是否變了?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戰勝愛滋病還遠嗎?

美國早前有研究表示,成功將愛滋病毒 HIV-1 的 DNA,從人類的免疫細胞上移除,為人類可治癒愛滋病再燃希望。今年聯合國亦訂定於 2030 年前消滅該病的目標,新目標信誓旦旦,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總監 Peter Piot 卻向衛報記者表示,「2030年消滅愛滋病」的口號不設實際,甚至可能幫倒忙,因其過於樂觀,或使人忽視仍然嚴峻的情況,特別在非洲,愛滋病仍是大患。

無國界醫生:空襲就此畫上句號?

敍利亞北部城巿阿勒頗的聖城醫院遭空襲,55 人遇害,包括其中一位在阿勒頗留守到最後的兒科醫生。一星期後,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決議,要求保障武裝衝突中的醫療服務、醫護人員和人道工作者。我們應否滿足於這個積極信號,以為連串針對醫療設施和平民的轟炸事件就此畫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