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愛滋病還遠嗎?

A+A-
March on Aids in Washington DC
消滅愛滋病,除了是醫學問題,亦是社會問題,關乎有多少資源投放在預防和治療工作。

美國早前有研究表示,成功將愛滋病毒 HIV-1 的 DNA,從人類的免疫細胞上移除,為人類可治癒愛滋病再燃希望。今年聯合國亦訂定於 2030 年前消滅該病的目標,新目標信誓旦旦,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總監 Peter Piot 卻向衛報記者表示,「2030年消滅愛滋病」的口號不設實際,甚至可能幫倒忙,因其過於樂觀,或使人忽視仍然嚴峻的情況,特別在非洲,愛滋病仍是大患

目前對抗愛滋病的情況仍未樂觀,據 UNAIDS 數據,2015 年約有 3,700 萬人為愛滋病毒(HIV)感染者,只有 1,700 萬人正接受「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ntiretroviral Therapy)。去年約 200 萬名為新 HIV 感染者,對比 5 年前也是 200 多萬的新感染人數,對抗愛滋病可謂頓足不前。

在目前醫療技術,HIV 感染者若及早接受治療,已近乎可避免性伴侶受到傳染。  圖片來源:路透社

其一必須急切解決的問題是,HIV 感染者若及早接受治療,可大大減低傳染性,但為數不少的患者,即使診斷出帶有病毒,仍不願意立即治療,直至真正病發才就醫。例如研究組織 Africa Centre for Population Health(ACPH)指出,在南非 KwaZulu-Natal 省只有一半的患者在診斷出帶病後會立即接受醫治。Piot 認為,單靠藥物是不能阻止愛滋病傳播,更重要的是改變延後就醫的觀念。

在非洲南部,女性受害更深,女性佔成人新感染個案的 56%,當中的 46% 為 15-24 歲的年輕女性。在非洲,有所謂 Sugar Daddy 或「祝福者」(blesser),較年長和富有的男士會向貧窮家庭的少女贈送禮物或金錢,以換取與其性交,甚至有母親對此不以為意,認為只有窮人才會感染 HIV。倫敦大學病理學教授 Deenan Pillay 就表示,當地的產前檢查中心,近一半的孕婦便為 HIV 感染者。

另一問題亦在非洲,病毒開始帶有抗藥性。據無國界醫生資料,他們的個案中有  10 % 出現抗藥情況。而 ACPH 的數據亦發現,有約 30-40 % 的病人曾出現病毒復增的情況,而須轉用新一組藥物。此外,不正確治療,如減用藥物也有機會增加病毒的抗藥性。然而,不同藥物組合的價格可相差 14 倍,意味着由通常藥組轉換成較少用的藥組的負擔可謂十分巨大。無國界醫生又指出,西非與中非的 25 個國家藥物資源缺乏,當中每 4 名愛滋病人就有 3 人無法獲得抗病毒治療,總人數高達 500 萬。

自 1981 年首度證實愛滋病案例,愛滋病由不治之症,現成為可以控制的慢性病,但對於資源匱乏的發展中國家,愛滋病仍是兇悍的殺人病毒。現代醫學花了數世紀的努力才完全消滅天花病毒,除了因為有疫苗存在,還是全球驚人的同心協力才能撲滅;目前醫學技術既未有真正嶄新突破可根治愛滋病,這不單是醫學問題,還是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