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共23篇|

透過影視作品的改編,重新認識故事的可能性 —— 吳曉樂、楊富閔對談

「2018 Openbook 好書獎」揭曉 4 大類別 40 本得獎好書之前夕,暖身系列講座的壓軸場,由兩部近年熱播電視劇的原著作者精彩對談。他們分別是公共電視的話題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原著作者吳曉樂,以及「花甲男孩轉大人」電視劇、「花甲大人轉男孩」電影作者、今年推出新作「故事書」的楊富閔。兩人與現場讀者分享紙本書影視化的過程,暢談其中的艱難、樂趣以及後續影響。

「假新聞」文學:子虛烏有的藝術家

「突發消息!克林頓基金會的船隻在巴爾的摩港口被撿獲毒品、槍械和性奴隸……」像這樣隨意堆砌關鍵詞的假新聞,卻總是充斥在社交網絡,不斷被人盲目分享傳播。假新聞之戰,早已影響整個網絡媒體生態,BBC 近日便訪問了一位名叫 Christopher Blair,猶如「始祖」般的人物。

侵權世代:但「知識產權」只是辯證術語

侵權世代之下,一部電影,一件衣服以至一杯一碟,事事都講究知識產權。儘管大部分人都說不出哪些東西屬於知識產權的哪個部分,細節如何分類,權利怎樣辯證,但無以名狀的風險已成陰霾。怕越界,惹官司,凡事一不小心就會受到法律訴訟,甚至被劣質商人反咬。知識產權無處不在,有人認為是維護創作者利益的後盾,有人質疑是奸商的法律利劍,紐約城市大學哲學系教授 Samir Chopra 則形容:「知識產權這個詞語,有時只顯得荒謬和有害。」

李安的創作哲學:興奮與危機共生,求生與求死並存

綜觀李安的創作歷程,可以發現他的作品風格相當多變,從早期「父親三部曲」的中國傳統家庭倫理劇,逐漸探討西方社會文明,從非主流的藝術電影,到後來執導大成本的荷里活科幻巨片,橫跨的範圍之大,與他溫吞和緩的外表頗不相符。他也坦承:「我是跳躍比較大,整個片型都要給他換過來。」

文學放得開:圖畫小說首次打入英國曼布克獎

英國文壇極具權威和指標性的曼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日前公佈了 2018 年度的入圍書單。今屆的一大話題,是首次有作家憑著圖畫小說角逐這項文學殊榮。由美國作家 Nick Drnaso 創作的 Sabrina,講述一名年輕少女離奇失蹤後的 24 小時所發生的事情,以簡單的繪圖手法,揭露了暴力和假新聞文化的陰暗面。作品甫面世便得到同行及書評人的廣泛支持,更改寫了曼布克獎過去一直將這類創作視為「漫畫書」的傳統觀點。

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Moyashi:連載漫畫的食用方法

甚麼是一套漫畫的完結?日本漫畫與歐美最大的分別是雜誌制度,當歐美(包括港漫)以作品為單位出版獨立期刊之際,日本是以雜誌為單位,將十幾套作品包裝成合集出版。然後每套漫畫連載的壽命是以受歡迎程度而決定,即暢銷漫畫長畫長有,相對上不受讀者歡迎的,就會被要求特定期數內完結,即所謂的「腰斬」。

藝術家們的迷信:收藏指甲、戴帽抗腦閉塞、劃火柴靜思

靈感與創意說得玄乎,以此維生的藝術家們要如何保證一直思如泉湧?美國插畫家 Ellen Weinstein 個人則熱衷利用迷信儀式保持創意,她的新書 Recipes for Good Luck: The Superstitions, Rituals, and Practices of Extraordinary People 就披露 65 位著名藝術家、設計師、音樂家、科學家等的迷信習慣。以下是其中 5 名藝術家的私房習慣。

專訪華研國際:如何把 Like 數化為產業?

台灣 S.H.E 所屬的華研音樂國際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2014 年跨足文創經紀(Licensing)領域,一舉簽下多名插畫創作者,公司文創經紀部副理吳昭瑩(Joy)最近更帶着爽爽貓及馬來貘的產品來港參加「香港國際授權展 2018」。以為他們打着文創旗號?事實他們最希望脫離的,是文創這個稱呼。

為何地獄總是好故事的常客?

現實磨人,人們唯有從故事中逃避片刻,尋覓快樂 —— 這是許多人對「故事」作用的解釋。然而,如果故事真的是只求歡愉,讓人逃避現實,為何數之不盡的幻想小說、電影電視劇都以「苦難」為主題?為何大部分好故事都總是有位飽歷風霜的主人翁,要碰上種種生活危機、難關重重?在「故事如何改變你的大腦」中,作者哥德夏(Jonathan Gottschall)深入探討「為何地獄總是故事的常客」。

宇澄:誰受得起無綫黃金時段播十年前倉底劇?

究竟是慣性收視太穩陣,還是對手實在太不具威脅?大台竟然有勇氣拿出一套 10 年前拍落的「蘭花劫」於 9 點半黃金時間播放。當全世界進入高清時代,黃黃、朦朦的宣傳片在電視畫面播放,畫質已格格不入,最初以為是加了後期製作的效果,原來是倉底貨!

美劇愈紅,編劇愈窮?

美劇不久前仍然被嘲不入流,直至近年進入黃金時代,「絕命毒師」、「紙牌屋」、「權力遊戲」等劇集接連風靡全球,與此同時,編劇待遇卻每況愈下,日前更因工會意圖縮短合約年份而幾乎釀成罷工。何解美劇之大幸是編劇之不幸?商業評論員 John Gapper 在金融時報撰文分析箇中弔詭。

專訪夏永康:變遷的時代是美麗的

在即將舉辦首個慈善攝影展前,夏永康在工作室忙得抖不過氣,應付一個接一個的記者。「Wing Shya(夏永康),沒人不認識他吧。」從雜誌攝影師,到為王家衛拍電影,夏永康是這樣為人所熟悉的。人們常問夏永康的轉捩點是如何發生,但其實,他的人生充滿轉變。

阿嬋:設計師齊齊出招 惡搞諷刺杜林普

由參選時的墨西哥圍牆論、女性「下體論」,到近日針對多個伊斯蘭國家的入境禁令,杜林普彷彿以挑戰人類底線為己任。曾經以為的痴人說夢,如今已變成事實擺在眼前。這般瘋狂的現實,自不然引起人們的反抗,設計界也有不少設計師們,忍不住以創意作為發聲和抗爭手段,諷刺、惡搞,甚至擺明車馬杯葛這「犯眾憎」的狂人。

鄭立:「返校」為其他遊戲創作者帶來的幫助

「返校」是一個以台灣 60 年代作為主題的生存歷險遊戲,也就是所謂的恐怖遊戲,當中涉了當年的社會情況,特別是一些社會與時代的陰暗面,因此得到了很大的共鳴。不僅自己爆紅,也引起很多人再一次拿出來自己和親人在那時代的記憶出來討論。編輯邀請我以創業的角度去談這作品,其實我覺得其文化性質更重要,但是認真的話,也能用很理性的角度,去看這個作品除了文化層面外,為市場與日後創業者帶來的良好影響。

你的紋身不是你的?

從前紋身多是爛仔象徵,如今赫然成為潮流。有人以紋身紀念生命中特別的時刻,也有人視之為美學。青龍白虎觀音關公等圖騰或早已過時,今天選擇多的是:文青風彩繪、插畫、人像、名人字句、品牌商標……捱過幾小時痛楚,紋身便跟你一世。但可知這件藝術品紋(痛)在你身,擁有者卻不一定是你?

AI 論小說

古今小說之中,最受歡迎的是哪種劇情模式?A.I. 可能有答案。外國有研究將預設人物發展模式輸入人工智能,然後餵入大量小說,藉分析人物心理變化,推斷出故事結構及統計其流行程度。原來最常見的故事模式,大概只有六種。

愈美麗愈醜惡:當代污染下的「藝術」

一幀幀色彩斑斕的「風景相」,揭露了人類最自私、醜惡的一面。攝影師 J. Henry Fair 過去 10 年走訪世界各地,坐在小型飛機內,透過小小的窗口,拍出一系列工業污染下的抽象照。在 Fair 的鏡頭下,廢氣、油污、排泄物、化學物料,長年累月流入江河潮泊,又或是釋放半空之中,通通化作有毒的「顏料」,為地球添上美得恐怖、美得噁心的色彩,但這些構圖精美、對比強烈的相片背後,卻是人類對能源苛索無度、急速改變的飲食習慣和失控的消費主義,而對這座星球造成的傷害和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