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

|共17篇|

李安的創作哲學:興奮與危機共生,求生與求死並存

綜觀李安的創作歷程,可以發現他的作品風格相當多變,從早期「父親三部曲」的中國傳統家庭倫理劇,逐漸探討西方社會文明,從非主流的藝術電影,到後來執導大成本的荷里活科幻巨片,橫跨的範圍之大,與他溫吞和緩的外表頗不相符。他也坦承:「我是跳躍比較大,整個片型都要給他換過來。」

「變形俠醫」的失敗,造就華人世界第一名導

要說漫威史上票房與評價皆慘的電影,由李安執導的「變形俠醫(The Hulk)」肯定是其中之一。但正如所有超級英雄都必須經歷過從蛻變到重生的歷程,這個慘敗,反倒孕育了日後華人世界第一位足以與史提芬史匹堡、馬田史高西斯等並駕齊驅的世界級名導。

「神奇女俠」如何改變荷里活?

首部以女性為主角的英雄電影「神奇女俠」(Wonder Woman)近日上映,口碑載道。雖然本質上「神奇女俠」還是和「蝙蝠俠」一樣同屬超級英雄系列,但短短一個星期,它便在多方面衝擊荷里活——不但創下了女導演的開畫票房歷史,更為對荷里活電影業界的男女生態有重大影響。

江皓昕:「一念無明」——精準導引,精彩演出

作為一位新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念無明」顯示出的導演造詣高得驚人。好的導演的職責,顧名思義就是引導演員去演,把作為一個人的演員在鏡頭前徹底轉化成另一個人。乍聽簡單,卻似蒸豆腐反而是最難掌握的道理,想到扭盡六壬的極端點子並不困難,困難是把平平無奇的 common people 寫得讓人信服,把日常感情真實而濃烈地呈現在畫面上。要拍人,你先要對做人這回事非常清晰。說到底,電影就是說人的藝術。

方俊傑:金球獎前瞻——改朝換代的一屆

說句實話,金球獎是有點雞肋。頂多只似奧斯卡的前哨戰。先不計電視劇的界別,只針對電影的界別。(P.S. 又電視又電影,可能已是被輕視的原因。)首先,公布日期在年頭,提名日期在之前的年底,大部分獲提名的電影都未上畫,代入感大減。另外,分戲劇類、音樂及喜劇類,產生兩套最佳電影、兩個影帝、兩個影后,但男女配角、導演編劇,又將兩類合二為一,擺明大細超,同時又削弱認受性。

陶傑:欣賞藝術不要涉及政治

山田洋次的「給兒子的安魂曲」,如黑澤明的「亂」,是大師在夕陽滿眼、獨立幽默谷的另一立碑之作。山田洋次 85 歲,到了這個年紀,而且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國寶級的日本老導演看破生死,超越古今,對戰爭的反省,對亡靈的讚頌,一切都凝聚在這齣拍給自己看 、也拍給日本下一代看的傑作。繁花滿眼,雲彩漫天,山田洋次這部電影,確實是為自己預先立下封碑。

雷米諾雅:日本實驗電影先鋒寺山修司

上世紀 70 年代已故導演寺山修司曾訂立他的「天井棧敷」劇團信念:「我們認為劇場是罪惡。我們並不致力劇場的革命,但是我們將用無限的想像力擊敗世界,將革命劇場化。」1935 年出生於日本青森縣弘前市的前衛劇團「天井棧敷」創辦人、實驗電影先鋒導演寺山修司一直都是我年輕時代學習電影理論的啟蒙老師之一。

江皓昕:The Hire——十五年後,繼續頭搖又尾擺

一輛 BMW,一個司機,付錢,約定時間內,司機總能夠把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不論你是普通乘客,抑或是被警察追捕的銀行劫匪,上車前,下車後,司機都不會理會——這乍聽是洛比桑的 The Transporter,洛比桑卻曾在不止一次的訪問中指出,這意念實際上來自曾幾何時 BMW 所拍攝的一系列行銷短片 The Hire。

江皓昕:「三人行」,未必有師(二)

不喜歡電影,仍喜歡裡面的六分鐘槍戰。杜琪峯很坦白說,他在一開始,甚至沒有角色、沒有故事、沒有劇本的時候,就想到了這場戲,而這部電影就是為著這六分鐘的高潮而拍。他都說成這樣了,作為觀眾當然也無可否認,出來的成品很好看,居然把一場槍拍成華爾滋舞會般,簡直是厲害得過份。

雷米諾雅:拳怕少壯的新生代導演

六四前夕,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 2016 年畢業作品放映展以日間主題「燎原」開始,至夜間主題「Filmanic」(電影狂熱)結束。作品明顯地較去年的畢業作品更加充滿野心、激情、另類及反叛。整體在拍攝技巧及創意的表現手法上,則令人有意外驚喜。

雷米諾雅:新世代女導演

被譽為全球大學生奧斯卡的「第十三屆全球華語大學生影視獎」頒獎典禮今年重返香港浸會大學內舉行。今年已踏入第 13 屆,參賽的大專院校超過 60 間,參展作品超過 100 部。部分參賽電影的拍攝手法新穎,題材別具創意。今年特別的地方是大部分參賽者都是女性導演。

雷米諾雅:十大名導

我挑選了十位世界各地具代表性的導演名單如下:
第十位是台灣人導演侯孝賢,憑電影「悲情城市」於 1989 年獲得威尼斯金獅獎及 2015 年憑「刺客聶隱娘」獲康城的最佳導演獎等。代表作包括:1966 年的「戀戀風塵」、1993 年的「戲夢人生」等。侯孝賢的長鏡頭美學、固定鏡位、忽略敍事因果關係,寫實風格更是侯導的個人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