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共65篇|

實測 AI 記者:電腦代勞,更快更好?

報新聞講求快而準,還需要中立持平。但人有七情六慾,身心更有極限。若以電腦代勞,質素會否更好?日本一名科技記者早前進行實驗,把自己過去所寫的大量報道,輸入載有文章生成程式的人工智能系統,讓其從中學習,看它能否以網上的龐大文章庫為基礎,如真人般寫出報道。

茶里:身為一個二次元宅,我很高興能居住在台灣

居住在台灣的我,偶爾飆車到東港吃海鮮刺身時,會看見絢櫻在迎接我;有時候懶得騎車坐捷運時,會看見高捷少女在入口歡迎我。即使不外出躲在家裡上網,也會看見一大堆跟台灣總統有關的奇怪(?)同人漫畫創作,這是在香港幾乎絕對不會看見,大家也不想看見的景象。

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科技改善人類生活,也協助我們探索未知領域,其中人工智能技術大力推進社會發展,例如協助學者進行大數據分析,產生更多理論,同時應用於機械科技,便利工商業活動。過去人們認為,文藝創作要運用人類獨有的想像力,會是人工智能較難攻破的一環。不過,今年一間初創企業就成功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人工智能寫作,是人類創意開端?

人工智能令我們生活更便利,如糾正文法、自動翻譯、建議文字輸入內容等,但倘若以 AI 公式化行文參與文學創作,相信很多人都無法接受。康涅狄格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Yohei Igarashi 撰文分析,古時人類的寫作風格,其實像當前 AI 般充滿陳腔濫調,經歷 19 世紀浪漫主義的文學革新浪潮,我們才會推崇作家的原創性;如今 AI 挑戰不必然扼殺創意,反倒激勵人類啟動更大膽的寫作實驗。

愈是審查愈堪玩味 —— 浮世繪師歌川國芳

「機智且不可預測」是太田紀念美術館首席策展人渡邊晃,對日本 19 世紀一位別具天賦的浮世繪藝術家 —— 歌川國芳的形容。渡邊指他是非常幽默的人,且從不灰心,「即使其作品因江戶幕府的限制而不能再印刷販賣,或是當他被奉行所(地方管理機關)調查時,國芳也從未放棄」。他在畫作中幽默地將動物擬人化以避開審查,因此創造出別樣的風格,其筆下的貓浮世繪就最為人所熟知。

毀於一旦前,阿富汗電影的最後一瞥

有阿富汗女導演日前發表公開信,警告塔利班將要禁絕任何藝術創作,阿富汗電影業行將消失,請求國際同業聲援。事實上,20 年前美國推翻塔利班政權後,阿富汗電影一度如雨後春筍,作品陸續躋身國際電影節,近月更有首部全阿富汗班底電影打入康城影展,方興未艾,如今卻似要戛然而止。

有史以來的「愚蠢」審查制度

1930 年,反戰名著「西線無戰事」改編電影上演。電影同年來到德國放映時,觀眾只能在大量警察在場下觀影,12 月更遭最高審查委員會撤銷放映許可證。翌年,電影經大量刪節及審查才得以在「特定群體與非公開活動中放映」;1933 年希特拉上台後,該片便遭全面禁播。今天,不少國家對發行電影均有一套審查制度,雖然不能與昔日德國的審查制度相比,但美國德魯大學歷史系教授 Jonathan Rose 認為,人們亦應注意審查制度愚蠢而令人無法接受的一面。

政治審查下,伊朗電影人如何一路走來?

港版國安法對電影進行嚴格審查,叫很多電影人無所適從。環顧全球,政治審查其實從不罕見,但無數電影人仍然堅持不懈,在縫隙間繼續用光影說話,伊朗電影人可說是佼佼者。在嚴苛的政治宗教審查機制下,有人運用有限空間發展別樹一格的電影語言,亦有人無懼刑責堅持拍攝禁片,為伊朗電影在世界爭得一席之地。

電子遊戲的虛擬攝影是藝術嗎?

打戲最著重遊戲性(gameplay)、音樂、劇情,抑或全部?畫面,可能是一部分人的終極追求。今天很多電子遊戲都具有完善而自由度大的截圖系統,遊玩過程看到心儀的畫面,可用不同角度、濾鏡截圖。機能、畫面技術不斷精進的遊戲世界,即使玩家進入同一場景,每次都可能會找到微細的變化。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虛擬攝影師」們正藉這些遊戲截圖,提倡新藝術形式。

串流平台「以本傷人」,扼殺全球本地製作?

全球影視串流服務的訂閱量,在去年已經超過 11 億。眼見北美市場已經飽和,Netflix、迪士尼、亞馬遜及 HBO Max 等主流平台,均把目光放在海外地區,花費數十億美元製作當地節目及電影。但龐大的投資背後,卻是一場台前幕後的人材爭奪戰。財力薄弱得多的本土電視台及發行商,還有一眾獨立製作人,又能如何招架?

鄭立:空牙 —— 真懷念那個為機械賦予自己個性的 80 年代

在 7、80 年代,大家都偏好為機械賦予自己的個性,有錢的大人改裝汽車機車,青少年自己塗裝模型,小孩則自行改裝四驅車。只要能加入自己的個性,明明性能沒有分別,就是特別滿足。而「空牙」正正抓到那個年代的精髓。

文藝復興時代,畫作沒有單一作者?

假如一幅畫作標明出自某藝術家之手,人們想必認為,從構思到作畫,都由該名藝術家獨力完成。不過,英國「藝術新聞」(The Art Newspaper)文章指,在文藝復興時代,事情往往並非如此;而在重視收益的藝術品市場,即使有誤導成分,也傾向將過去名作歸功於一位大師。

NFT 熱潮,藝術市場出現鬥快標記遊戲?

在 Copy and Paste 的網絡世界,人們能輕易獲取一幅網上發佈的數碼作品或照片,複製或下載,便可以生成無數一式一樣的畫像。通過區塊鏈技術,則能賦予 NFT(Non Fungible Tokens,不可代替代幣)加密數碼藝術作品獨一無二的標記,確保其稀缺的特質。不過迎接 NFT 熱潮的同時,藝術家們也許要開始擔心有沒有人會搶先取用自己的心血,轉化為 NFT 作品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