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共29篇|

Moyashi:讓 AI 畫漫畫?

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邪道。但對消費者而言,說不定沒有所謂。起碼這在廣告業已經成為潮流,不會有人堅持執字粒印廣告。「爆漫」的故事中,這種做法也得到市場成功,在商業上無法否定其可行性。只不過是劇情上的安排,在精神毅力論下被強迫自爆。

鄭立:紀念六四 30 周年前,先紀念港產三國卡牌遊戲 20 周年?

在介紹卡牌時,有一部分說將領的格子,描述它的用處時,就直接寫「用途是提升樂趣」,作為香港的遊戲,也用了很多粵語的字詞,例如「過檔」。它的說明書其實寫得很生動有趣,有看的價值,玩遊戲就不了,看說明書倒是不錯。畢竟說明書不僅是為了教規則,也是商品的一部分,在這部分有下苦功,當然值得加分。

Gloria Chung:創意是如何組成的

可是總是有些人都想要箝制 Creatives,「佢又掛住發白日夢啦!」「都唔知去咗邊度玩!」,甚至有些公司發明,Creatives 都要返九至五。好在我沒有返過那些工,而好老實,在香港叫自己做 Creative,其實有時心裡有愧,不過也是打工仔,寫字的時候就是文字機器;當食物造型師的時候,就是客戶經理;大部分時間,也不過是個銷售員,推銷自己的鬼主意、眼界、時間,不敢想像自己是如何有「創意」,怕被人冠上藝術家之名。

手寫、打字機、電腦,如何影響作者思路?

作家以往用紙筆寫作,到近代開始使用打字機,直到現在,相信大多已轉為用電腦寫作。盛載文字的器具不同了,對寫作會否出現巨大影響?英國小說家、翻譯家 Tim Parks 正是橫跨這 3 個階段的寫作人,近日他在雜誌「紐約客」撰文,分享寫作路上,面對轉變的心路歷程。

透過影視作品的改編,重新認識故事的可能性 —— 吳曉樂、楊富閔對談

「2018 Openbook 好書獎」揭曉 4 大類別 40 本得獎好書之前夕,暖身系列講座的壓軸場,由兩部近年熱播電視劇的原著作者精彩對談。他們分別是公共電視的話題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原著作者吳曉樂,以及「花甲男孩轉大人」電視劇、「花甲大人轉男孩」電影作者、今年推出新作「故事書」的楊富閔。兩人與現場讀者分享紙本書影視化的過程,暢談其中的艱難、樂趣以及後續影響。

「假新聞」文學:子虛烏有的藝術家

「突發消息!克林頓基金會的船隻在巴爾的摩港口被撿獲毒品、槍械和性奴隸……」像這樣隨意堆砌關鍵詞的假新聞,卻總是充斥在社交網絡,不斷被人盲目分享傳播。假新聞之戰,早已影響整個網絡媒體生態,BBC 近日便訪問了一位名叫 Christopher Blair,猶如「始祖」般的人物。

侵權世代:但「知識產權」只是辯證術語

侵權世代之下,一部電影,一件衣服以至一杯一碟,事事都講究知識產權。儘管大部分人都說不出哪些東西屬於知識產權的哪個部分,細節如何分類,權利怎樣辯證,但無以名狀的風險已成陰霾。怕越界,惹官司,凡事一不小心就會受到法律訴訟,甚至被劣質商人反咬。知識產權無處不在,有人認為是維護創作者利益的後盾,有人質疑是奸商的法律利劍,紐約城市大學哲學系教授 Samir Chopra 則形容:「知識產權這個詞語,有時只顯得荒謬和有害。」

李安的創作哲學:興奮與危機共生,求生與求死並存

綜觀李安的創作歷程,可以發現他的作品風格相當多變,從早期「父親三部曲」的中國傳統家庭倫理劇,逐漸探討西方社會文明,從非主流的藝術電影,到後來執導大成本的荷里活科幻巨片,橫跨的範圍之大,與他溫吞和緩的外表頗不相符。他也坦承:「我是跳躍比較大,整個片型都要給他換過來。」

文學放得開:圖畫小說首次打入英國曼布克獎

英國文壇極具權威和指標性的曼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日前公佈了 2018 年度的入圍書單。今屆的一大話題,是首次有作家憑著圖畫小說角逐這項文學殊榮。由美國作家 Nick Drnaso 創作的 Sabrina,講述一名年輕少女離奇失蹤後的 24 小時所發生的事情,以簡單的繪圖手法,揭露了暴力和假新聞文化的陰暗面。作品甫面世便得到同行及書評人的廣泛支持,更改寫了曼布克獎過去一直將這類創作視為「漫畫書」的傳統觀點。

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Moyashi:連載漫畫的食用方法

甚麼是一套漫畫的完結?日本漫畫與歐美最大的分別是雜誌制度,當歐美(包括港漫)以作品為單位出版獨立期刊之際,日本是以雜誌為單位,將十幾套作品包裝成合集出版。然後每套漫畫連載的壽命是以受歡迎程度而決定,即暢銷漫畫長畫長有,相對上不受讀者歡迎的,就會被要求特定期數內完結,即所謂的「腰斬」。

藝術家們的迷信:收藏指甲、戴帽抗腦閉塞、劃火柴靜思

靈感與創意說得玄乎,以此維生的藝術家們要如何保證一直思如泉湧?美國插畫家 Ellen Weinstein 個人則熱衷利用迷信儀式保持創意,她的新書 Recipes for Good Luck: The Superstitions, Rituals, and Practices of Extraordinary People 就披露 65 位著名藝術家、設計師、音樂家、科學家等的迷信習慣。以下是其中 5 名藝術家的私房習慣。

專訪華研國際:如何把 Like 數化為產業?

台灣 S.H.E 所屬的華研音樂國際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2014 年跨足文創經紀(Licensing)領域,一舉簽下多名插畫創作者,公司文創經紀部副理吳昭瑩(Joy)最近更帶着爽爽貓及馬來貘的產品來港參加「香港國際授權展 2018」。以為他們打着文創旗號?事實他們最希望脫離的,是文創這個稱呼。

為何地獄總是好故事的常客?

現實磨人,人們唯有從故事中逃避片刻,尋覓快樂 —— 這是許多人對「故事」作用的解釋。然而,如果故事真的是只求歡愉,讓人逃避現實,為何數之不盡的幻想小說、電影電視劇都以「苦難」為主題?為何大部分好故事都總是有位飽歷風霜的主人翁,要碰上種種生活危機、難關重重?在「故事如何改變你的大腦」中,作者哥德夏(Jonathan Gottschall)深入探討「為何地獄總是故事的常客」。

宇澄:誰受得起無綫黃金時段播十年前倉底劇?

究竟是慣性收視太穩陣,還是對手實在太不具威脅?大台竟然有勇氣拿出一套 10 年前拍落的「蘭花劫」於 9 點半黃金時間播放。當全世界進入高清時代,黃黃、朦朦的宣傳片在電視畫面播放,畫質已格格不入,最初以為是加了後期製作的效果,原來是倉底貨!

美劇愈紅,編劇愈窮?

美劇不久前仍然被嘲不入流,直至近年進入黃金時代,「絕命毒師」、「紙牌屋」、「權力遊戲」等劇集接連風靡全球,與此同時,編劇待遇卻每況愈下,日前更因工會意圖縮短合約年份而幾乎釀成罷工。何解美劇之大幸是編劇之不幸?商業評論員 John Gapper 在金融時報撰文分析箇中弔詭。

專訪夏永康:變遷的時代是美麗的

在即將舉辦首個慈善攝影展前,夏永康在工作室忙得抖不過氣,應付一個接一個的記者。「Wing Shya(夏永康),沒人不認識他吧。」從雜誌攝影師,到為王家衛拍電影,夏永康是這樣為人所熟悉的。人們常問夏永康的轉捩點是如何發生,但其實,他的人生充滿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