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共30篇|

專訪夏永康:變遷的時代是美麗的

在即將舉辦首個慈善攝影展前,夏永康在工作室忙得抖不過氣,應付一個接一個的記者。「Wing Shya(夏永康),沒人不認識他吧。」從雜誌攝影師,到為王家衛拍電影,夏永康是這樣為人所熟悉的。人們常問夏永康的轉捩點是如何發生,但其實,他的人生充滿轉變。

阿嬋:設計師齊齊出招 惡搞諷刺杜林普

由參選時的墨西哥圍牆論、女性「下體論」,到近日針對多個伊斯蘭國家的入境禁令,杜林普彷彿以挑戰人類底線為己任。曾經以為的痴人說夢,如今已變成事實擺在眼前。這般瘋狂的現實,自不然引起人們的反抗,設計界也有不少設計師們,忍不住以創意作為發聲和抗爭手段,諷刺、惡搞,甚至擺明車馬杯葛這「犯眾憎」的狂人。

鄭立:「返校」為其他遊戲創作者帶來的幫助

「返校」是一個以台灣 60 年代作為主題的生存歷險遊戲,也就是所謂的恐怖遊戲,當中涉了當年的社會情況,特別是一些社會與時代的陰暗面,因此得到了很大的共鳴。不僅自己爆紅,也引起很多人再一次拿出來自己和親人在那時代的記憶出來討論。編輯邀請我以創業的角度去談這作品,其實我覺得其文化性質更重要,但是認真的話,也能用很理性的角度,去看這個作品除了文化層面外,為市場與日後創業者帶來的良好影響。

你的紋身不是你的?

從前紋身多是爛仔象徵,如今赫然成為潮流。有人以紋身紀念生命中特別的時刻,也有人視之為美學。青龍白虎觀音關公等圖騰或早已過時,今天選擇多的是:文青風彩繪、插畫、人像、名人字句、品牌商標……捱過幾小時痛楚,紋身便跟你一世。但可知這件藝術品紋(痛)在你身,擁有者卻不一定是你?

AI 論小說

古今小說之中,最受歡迎的是哪種劇情模式?A.I. 可能有答案。外國有研究將預設人物發展模式輸入人工智能,然後餵入大量小說,藉分析人物心理變化,推斷出故事結構及統計其流行程度。原來最常見的故事模式,大概只有六種。

愈美麗愈醜惡:當代污染下的「藝術」

一幀幀色彩斑斕的「風景相」,揭露了人類最自私、醜惡的一面。攝影師 J. Henry Fair 過去 10 年走訪世界各地,坐在小型飛機內,透過小小的窗口,拍出一系列工業污染下的抽象照。在 Fair 的鏡頭下,廢氣、油污、排泄物、化學物料,長年累月流入江河潮泊,又或是釋放半空之中,通通化作有毒的「顏料」,為地球添上美得恐怖、美得噁心的色彩,但這些構圖精美、對比強烈的相片背後,卻是人類對能源苛索無度、急速改變的飲食習慣和失控的消費主義,而對這座星球造成的傷害和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