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共123篇|

下一代的哈利波特命名潮

自首部「哈利波特」電影上映以來,距今已超過 20 年。由當時起,該電影系列及作家 JK 羅琳筆下的奇幻魔法小說也正式紅遍世界。電影早於 2011 年已落幕,一眾主角近日在特備節目 Harry Potter 20th Anniversary: Return to Hogwarts 重聚,以慰戲迷思念之情。事實上,哈利波特不僅是一代人的集體回憶,角色更成為書迷及影迷為下一代改名的靈感。

人類群星閃耀時:動盪時抱持甚麼

歌曲「人類群星閃耀時」,歌名來自已故奧地利猶太裔作家史提芬茨威格(Stefan Zweig)同名小說。小說結集 14 個不同人物生命中的重要時刻,當中有成功,也有失敗。然而,失敗者的時刻,怎算得上「閃耀」?從不同的「星光時刻」,人們能收獲甚麼?

殖民者不是你的情人:以愛情喻政治有何問題?

不論時事評論、政治漫畫還是文藝創作,我們經常用愛情比喻複雜的政治,把兩國元首會談理解為拍拖、把英國脫歐類比為離婚之類。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文化史學者 Alison Garden 文章指出,上世紀北愛爾蘭衝突期間,大量愛情小說與電視劇誕生,讓觀眾梳理糾纏不清的族群矛盾,但陳腐的愛情故事公式,也限制了大眾對政治問題的想像。

【語文陶話廊】好小說之重要開頭:由射落一隻雁講起

一部小說之所以引人入勝,是因為作者能夠掌握讀者心理,金庸的武俠小說便是如此。「雪山飛狐」沒有結局的結局,一直為人津津樂道,但其實故事開場同樣巧妙。今集「好小說之重要開頭」,陶傑將由「雪山飛狐」首段一隻雁的死亡講起,分析金庸筆下的金字塔式開篇。

廉價怪談:鬼怪故事如何提高維多利亞時期識字率

一年一度的萬聖節又到了,除了參加化妝派對,有人會選擇與朋友一起看驚慄片、講鬼故應節。從古到今,鬼魅傳說為無數藝術家、文學家提供了創作靈感,但卻總被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通俗文化,甚至覺得情節會教壞兒童。文化網站 Atlas Obscura 就為維多利亞時期英國的廉價怪談(Penny Dreadfuls)平反,指其能夠激發小孩的閱讀興趣,推高識字率。

得獎「女」作家竟是三位男編劇 —— 文學惡作劇可以接受嗎?

西班牙「行星文學獎」上週五頒發,獲獎作品是該國犯罪小說家 Carmen Mola 的小說「野獸」。據報 Carmen Mola 是一位大學女教授的的筆名,然而頒獎典禮上卻有三名男子上台領獎,並表示他們是合著作家 —— Carmen Mola 本人。「自爆」身份後,包括該國政治人物、LGBT 運動人士 Beatriz Gimeno 在內,部分人批評三人男扮女發表作品的「騙子」行為。不過,文學惡作劇(literary hoax)當真不可接受嗎?

數十年來,為福爾摩斯回信的人

倫敦貝克街 221 號 B(221B Baker Street)—— 福爾摩斯推理小說迷必然認得的地址。柯南道爾創作的人物福爾摩斯,與其拍擋華生所居住的這個地方本不存在,但世界各地的名偵探支持者卻一直投寄到上址,終於自 1932 年起,有了專責為福爾摩斯回信的人。

「沙丘」:半世紀的神作,為何是科幻小說聖經?

小說改編電影「沙丘瀚戰」(Dune)今日正式公映,叫很多影迷和書迷期待,皆因這部半世紀前的史詩式神作,不但是「星戰」等科幻經典的靈感來源,其刻劃的生態危機與宗教衝突,更呼應當前的全球困局。英國小說家 Hari Kunzru 在「衛報」撰文,從作家赫伯特(Frank Herbert)的創作歷程,分析小說如何承載 60 年代美國叛逆精神、與我們當下的現實扣連。

三大反烏托邦小說家,唯獨他來自現實中的反烏托邦

「一九八四」、「我們」和「美麗新世界」三大反烏托邦小說,如預言書般映照當下的高科技極權統治,近年一度重登暢銷書榜。英國著名哲學家 John Gray 最近卻在文化雜誌「新政治家」撰文分析,創作於一個世紀前的「我們」,不但是三部經典中最早成書,作家薩米爾欽(Yevgeny Zamyatin)更在蘇聯飽受批鬥和牢獄之苦,是當中唯一來自反烏托邦現實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