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共96篇|

《理想國》小說連載:〈苟延殘喘〉(一)開心果

不少研究都指出開心果有助增強記憶力,於是穎欣一口氣從超級市場購入了幾罐,但實仔從來都不喜歡吃,結果經過一番爭持後,她只好把一罐罐尚未開封的開心果暫存櫃頂。也許當初是不應該買的…… 不知怎的,在這種時候,開心果的事竟然徘徊在穎欣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專訪】湊佳苗 —— 第十三年的「告白」

湊佳苗憑「告白」一鳴驚人,由日本紅至港台,往後幾乎每年一本新書,大部分作品被改編為戲劇,至今卻仍「身兼兩職」,日間操持家務,晚上提筆創作,如是者寫了 12 年。上月,這位暢銷作家首度來港,應邀於香港書展分享,並接受 *CUP 專訪。只見她笑容可掬,毫無陰沉之氣,與其被喻為「嫌惡系懸疑小說」的作品,感覺相距甚遠。

Mr. Pizza:把砒霜留給自己

當初說要把唱盤機帶上船的人是我,可我卻想不起我有在訂購表上寫下「陳昇」兩個字。這可奇怪了,船上就得我一個華人,我可不認為來自舊金山的詹姆斯,或是斯德哥爾摩的朱麗葉,會對華語音樂有如此濃厚的興趣,竟暗暗把悲傷留給自己。無論如何,每當我看見船艙內的血腥,我就知道,已經再也問不了他們。

Moyashi:讓 AI 畫漫畫?

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邪道。但對消費者而言,說不定沒有所謂。起碼這在廣告業已經成為潮流,不會有人堅持執字粒印廣告。「爆漫」的故事中,這種做法也得到市場成功,在商業上無法否定其可行性。只不過是劇情上的安排,在精神毅力論下被強迫自爆。

【Soul Monday】故事販賣機:短暫離線的機會

不論是正在上班或下班,要疲憊不堪的上班族,拿起書細細拜讀,只會更疲累。如果一本書是重擔,那麼短短一個文字故事又如何?倫敦最近出現一種閱讀新方式,首個出現在英國的故事自動販賣機,已安裝在金絲雀碼頭。從此,在上班族的車程中,有極短篇故事相伴。

Moyashi:其實「異世界」指的是甚麼?

在 2000 年代後期開始的流行小說中,有一個頗受歡迎的類型是「異世界」,講述主人公跑到另一個世界中大殺四方。前往異世界的方法主要有兩個:「穿越」與「轉生」。前者維持原來身體樣貌轉移到異世界;後者則砍掉重練,僅維持原有記憶下,在異世界出生。關於「異世界」小說如何開展,網上有不少評論,筆者也曾經約略寫過。但有一個問題始終很少有人觸及的是:到底「異世界」指的是甚麼?

「追憶似水年華」何以是編輯的噩夢?

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巨著「追憶似水年華」,為享譽盛名的意識流文學代表作,但原來作品出版至今,依然是編輯界的一場噩夢。普魯斯特經常會把故事重寫,把不同段落拼貼,導致手稿雜亂無章,更出現有悖常理的情節,以致作品首印的大半個世紀後,仍然有不同的編輯版本面世。

透過影視作品的改編,重新認識故事的可能性 —— 吳曉樂、楊富閔對談

「2018 Openbook 好書獎」揭曉 4 大類別 40 本得獎好書之前夕,暖身系列講座的壓軸場,由兩部近年熱播電視劇的原著作者精彩對談。他們分別是公共電視的話題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原著作者吳曉樂,以及「花甲男孩轉大人」電視劇、「花甲大人轉男孩」電影作者、今年推出新作「故事書」的楊富閔。兩人與現場讀者分享紙本書影視化的過程,暢談其中的艱難、樂趣以及後續影響。

Moyashi:異世界的語法

如果「穿越/異世界轉生」足以稱為一種文學類型,最近這 10 年應該是其興盛期。相信有閱讀流行文學習慣,尤其日本輕小說的讀者都體驗到。由 2000 年中期開始,這種類型在中國和日本零星冒起,由小說、動漫、到劇集,到今天幾乎佔了流行文化一大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