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

|共5篇|

文學遊囈:「燒失樂園」—— Barn Burning,納屋を焼く,버닝

村上春樹向來有擴寫短篇成長篇的習慣,就「納屋を焼く」(燒掉柴房)一篇卻表明「故事太冷」,無法加筆。導演李滄東似乎抱有同感,改編作「버닝」(燒失樂園)於是激化原著的潛在衝突,再借用福克納短篇 Barn Burning 的元素,將小說升溫成兩個半鐘的電影。

江皓昕:「燒失樂園」—— 世界的爛攤子,年輕人執屎

今天,不止是韓國,世界各地的年輕人還不一樣,手機上的新聞訊息日日新鮮日日甘,光怪陸離的世界叫人無法詮釋。不論是房屋、就業、抑或任何其他的社會問題,都是一個無解的僵局,未來不見得會好轉,面對缺乏希望的將來,年輕人都是束手無策,不是無力,而是無感。上帝拋出了謎題,上一輩交出了爛攤子,年輕人唯有執屎。

教主伏法,再讀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

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早在 2004 年被判死刑,終在上週五被處決,距離由他發動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亦已相隔 23 年。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曾在事發翌年年初(1996 年),走訪 62 名涉事受害者,寫成「地下鐵事件」及「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 II」。事過境遷,重讀這兩部作品,日本文化中的某些特質是否已改變,還是種種的「惡」仍在肆意發酵?

最差性愛描寫獎:村上春樹也有份

「拙劣性愛描寫獎」(Bad Sex in Fiction Award)由著名雜誌「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自 1993 年起舉辦,專門授予那些「小說寫得不錯,尤其在拙劣性愛描寫方面貢獻突出」的作者。該獎項要求兩個入圍條件:第一是「不錯的小說」,第二是「拙劣的性愛描寫」,因此,只有「嚴肅」作家(通俗作家不在此列)才有資格入圍。該獎頒發至今,獲獎者遍及全球,漸有影響力的同時也遭到作家和批評家的反對,他們認為這個獎已經對許多作家的自尊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最惹是非文學獎

當年莫言獲獎,難道是瑞典人表示認同共產政權?還是他們理解一個作家身在言論管制嚴苛的國度,創作的困境?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發,似乎主旨不在於讚揚得主,而是意在挑起爭議,激起民眾對文學的關注,探討價值觀,調節世道潮流的方向,超越文學本身,正因為此,諾貝爾文學獎才成為最有影響力,聲望最隆,最受關注的文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