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

|共36篇|

鄭立:流浪地球 —— 阻住地球轉的電影

「流浪地球」是一套災難片,故事與小說並沒有太多關係,只是借用了作品的設定與背景,創作出另一個荷里活式的救難故事。整套電影可說扎實穩健,沒有多餘的文戲和悶場,沒有太狗血的對白,沒有太令人反感的置入式行銷。平心而論,這已經很自控,至少沒有淪為「太空戰狼」這種一聽就想讓人射去木星的餿主意。

文學遊囈:「燒失樂園」—— Barn Burning,納屋を焼く,버닝

村上春樹向來有擴寫短篇成長篇的習慣,就「納屋を焼く」(燒掉柴房)一篇卻表明「故事太冷」,無法加筆。導演李滄東似乎抱有同感,改編作「버닝」(燒失樂園)於是激化原著的潛在衝突,再借用福克納短篇 Barn Burning 的元素,將小說升溫成兩個半鐘的電影。

林喜兒:Brexit: The Uncivil War —— 最熱門的話題,最紅的演員

今個月初在 Channel 4 播出的 Brexit: The Uncivil War,不是脫歐懶人包,也不是紀錄片。這齣 90 分鐘的電視劇,以英國在 2016 年 6 月 23 日舉行脫歐公投前,去與留兩大陣型的部署為焦點,特別是以脫歐陣營主帥 Dominic Cummings 的視角出發,講述他如何領導脫歐派,在公投中打勝仗。

林喜兒:My Brilliant Friend —— 一個時代,兩個女孩

看罷 8 集的 My Brilliant Friend(「我的天才女友」),急不及待找回原著小說來看,能夠勾畫出時代的氣氛,並能細緻地描寫兩個女生的生長,好奇這會否是一個改編自真實人物的故事,甚至是作者的自傳,怎知作者原來是極度低調的意大利小說家。

江皓昕:「燒失樂園」—— 世界的爛攤子,年輕人執屎

今天,不止是韓國,世界各地的年輕人還不一樣,手機上的新聞訊息日日新鮮日日甘,光怪陸離的世界叫人無法詮釋。不論是房屋、就業、抑或任何其他的社會問題,都是一個無解的僵局,未來不見得會好轉,面對缺乏希望的將來,年輕人都是束手無策,不是無力,而是無感。上帝拋出了謎題,上一輩交出了爛攤子,年輕人唯有執屎。

透過影視作品的改編,重新認識故事的可能性 —— 吳曉樂、楊富閔對談

「2018 Openbook 好書獎」揭曉 4 大類別 40 本得獎好書之前夕,暖身系列講座的壓軸場,由兩部近年熱播電視劇的原著作者精彩對談。他們分別是公共電視的話題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原著作者吳曉樂,以及「花甲男孩轉大人」電視劇、「花甲大人轉男孩」電影作者、今年推出新作「故事書」的楊富閔。兩人與現場讀者分享紙本書影視化的過程,暢談其中的艱難、樂趣以及後續影響。

改編很難,但改編可以不爛 —— 專訪導演李相日

近年的日本電影,大多改編自小說或漫畫,而眾所周知,沒多少人能把原著故事拍好。李相日卻是少數的例外,甚至可謂最成功的導演之一。他先憑改編村上龍的同名小說「69 sixty nine」,在主流市場嶄露頭角,兩年後再以改編自真實事件的「草裙娃娃呼啦啦」,橫掃國內各大電影獎項。兩部改編自吉田修一同名小說的電影「惡人」及「怒」,亦為他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多項殊榮。上週李相日受到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與導演陳果對談交流心得,並在留港期間接受 *Cup 專訪。

紅眼:「犬屋敷」—— 偽善與惡的天人交戰

片約不斷,產量穩定的佐藤健,在「浪客劍心」和「爆漫王」之後,幾乎已成為新一代電影票房和質素的保證。與高橋一生合演的「億男」上映在即,相當令人期待。其實在這之前,還有一部精彩的科幻作品「犬屋敷」。兩個素未謀面,活在不同世界的男人,被突如其來出現的外星人擄走,一覺醒來,已成為兩部足以毀滅地球的超科技兵器。

方俊傑:「聖哥傳」—— 有綽頭,無膽

不是「聖哥傳」漫畫的支持者,就不要嘗試入場觀看電影版了。電影基本上就是漫畫的移植。佛祖與耶穌在人間渡假,在東京的公寓共同生活,兩條友吹水閒聊,吹幾分鐘便一個單元,集合幾個互不相連的單元便成為一齣電影。其實有幾分似昔日「歡樂今宵」的短篇趣劇。如果你以為電影版是一個比較有故事性的長篇,必定失望,就似以為「阿飛正傳」是另一齣「旺角卡門」,或者以為「東邪西毒」真的是「射鵰英雄傳」。

紅眼:「今日我至叻」—— 熱血最低點,新派純情昭和風

故事講述在一個連「中二病」這說法都未有的日子裡,兩名轉校生三橋和伊藤,都不約而同想趁著轉校的大好機會,把底子故意洗黑,將薯頭薯腦的自己改造成校園裡最酷的不良少年。一如福田雄一過去幾部代表作如「女子戰隊」和「勇者義彥」,三橋既有一腔熱血,實際上賴皮弱氣,插科打諢般重現了所謂男子漢的約定、公平決鬥和壞人底線等不良少年的荒腔教條。完全過時的誇張演出,連同 80 年代的鮮明角色造型,翻唱那一首「男人的勳章」作主題曲,意外帶起了一種不曾存在過的昭和青春狂想。

紅眼:「Bleach 漂靈」—— 最好始終都是第一集

「Bleach 漂靈」真人版,算是從二次元跨越到三次元之中,拍得比較得體的例子。僅 110 分鐘不到的篇幅,其實只佔「Bleach 漂靈」這部連載期達 15 年的史詩式「巨著」十分之一或者更少。原著稱得上是漫畫史上最多專有名詞的跨界亂鬥,讓一眾讀者花多眼亂。電影回歸原點,講述擁有靈異體質的男主角黑崎一護,在日常校園生活中,遇到來歷不明的死神和妖怪一樣的虛。這個清簡的世界,是「Bleach 漂靈」連載最初期的版本。感謝電影讓我們回到原著漫畫最有趣的舊貌。

紅眼:「動物世界」—— 中國改造的日本電影

爛片通常都有些相似之處,例如十居其九都是佈局簡陋,情節平白,顯示編劇功力淺拙。但如果是個峰迴路轉的故事,電影元素悅目豐富,又是否一定好?中國製造的「日本」電影「動物世界」就是一個出色的反面教材。近年很多日本電影和電視劇,都會被中國片商買下版權重拍,「動物世界」確實不惜一切地擺脫原著,展現了跟日版電影完全不同的敘事風格。問題就是補筆太多,嚴重超載。

包大人:廣告橋唔怕舊,最緊要……

做公關、marketing 不一定要事事舍舊謀新,有時將經典舊橋段「翻炒」或改編 ,不但可以製造話題,亦可以喚起公眾的懷舊情結,例如重拍經典廣告就是常用的策略。但重拍廣告都要有一定的策略,要懂得將舊橋重新包裝,才算是成功的復刻,否則只會徒勞無功,甚至帶來反效果。

江皓昕:「當祈禱落幕時」—— 電影比原著佳

小說不好看嗎?也不這麼說,水平中上,東野大大出品本來就是有點保證的,只是略嫌保守。所以即使是明知會有電影改編版,當初也沒有太大衝勁要去看,機緣巧合下看到,電影居然比想像中的好許多。阿部寬和松嶋菜菜子的演出自然不在話下,特別想點讚是畫面呈現的質感,現實得來保留著一種美學。

紅眼:「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 低收視、高水準的經典文學移植

陣容沒那麼閃耀的「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是同季較少人提到的文學改編作品,儘管收視不佳,其實相當不錯。如果熟讀原著並記得細節,會明白編劇花了很多心思去「接枝」,人設和佈局雖沿襲經典,卻將一個發生在拿破崙時期帝都巴黎的王子復仇記,甚為工整地移植到日本鎌倉,成為當代跨國財主的華麗秀。唯一可惜的是,文學往往不入屋,文學改編的電視劇也難逃宿命。

林喜兒: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 世上只有你和我

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改編自 Charles Forsman 的同名漫畫,去年 10 月 Channel 4 播出,今個月登陸 Netflix。James 與 Alyssa 兩位 17 歲青年離家出走的故事。James 自認心理變態,喜歡殺害動物,與父親同住,小時候將手伸進滾油中,只為了讓自己有一點感覺。相比起沉默寡言的 James,Alyssa 則喜歡宣之出口,兼且附加粗口,對世事看不順眼。兩個在現實社會中看似不正常的人走在一起,一天決定離家遠去。

紅眼:「深海魚男」——鄰家少女怎可能迷戀中年大叔呢?

古谷實後期作品隨著他本人的年紀增長,漸漸收起搞笑漫畫的形象,同時剝去以往的青春物語格局,鎖定在更為成熟的 30 歲視點。畢竟,一個人在青春期的耍廢和荒廢到中年是兩種層次。今季被改編成深夜劇的「深海魚男」,有田哲平飾演的主人公富岡,就是一個這樣的絕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