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

|共161篇|

曾經冒死逃離極權,如今卻冒死回家的「歸北者」

金氏王朝治下的北韓,是全球最封閉獨裁的國度。在自我孤立和國際制裁下,北韓經濟長期崩潰,飢荒問題嚴重,加上政府以極權高壓管治,很多北韓人都希望逃離家園,尋找一線生機。可是,2022 年元旦卻出現一宗罕有案件,有「脫北者」冒死跨越非軍事區重返北韓。巴拉福特大學國際關係教授 Christoph Bluth 就在學術平台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歸北者」的心理。

另類韓流:侵佔 YouTube 的「國吹」文化

韓國文化風靡全球,已是無庸置疑的事。不過,如今 YouTube 正受到另一股「韓流」侵襲。這些附以誇張標題及縮圖的影片,內容不盡不實,只求抬高本國、詆譭他國,旨在煽動極端的民族主義。即使很多南韓人亦看過不眼,但仍難阻止這種「國吹」(국뽕)文化在網上蓬勃發展。

昆蟲將成為寵物食品主流?

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把昆蟲放進口中,但由寵物充當勇者嘗試蟲食又是否可行?事實上,傳統寵物食品以肉類為主,同樣需要付昂貴氣候成本,所以一些具環保意識的主人已開始選擇由蟋蟀、麵包蟲及黑水虻製成的食品餵養寵物。有初步研究顯示,商業養殖昆蟲的排放量、水及土地使用量都低於飼養牲畜。在環保之餘,蟲食更可為寵物提供豐富營養。

2022 年大事展望:新冷戰下,南韓怎樣應對東亞威脅?

在中美新冷戰的格局下,2022 年的東亞政局或會風起雲湧;而區內一眾區域強國,例如日本、俄羅斯的取態,亦很可能左右形勢發展。在過去 20 年,南韓已經成功晉升為東亞的軟實力大國,並且是全球第十大的經濟體。該國將於 3 月 9 日迎來民主化後第八屆總統選舉。學術網站「東亞論壇」就以「韓式路線」(The Korean Way)進行大選前瞻。

蓬勃的韓國電影圈,冒起的女性從業員

過去 10 年,韓國電影不只在國際更受注目,贏得全球觀眾和影評人喜愛,最近香港也有關注其崛起的電影節。這個一直近乎「全男班」的世界,愈來愈多女性參與製作、主演及執導,當中不乏賣座作品。日本「朝日新聞」網媒 GLOBE+ 就此探討,當地影壇「重男輕女」式微的原因,而這又如何令韓片更加出色。

戰火中的香港:韓戰篇

二戰結束後,世界隨即陷入冷戰之中。共產中國在 1949 年成立後,很快就與西方資本主義陣營發生一場正面軍事衝突,1950 年以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名義「抗美援朝」,在韓戰中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對壘。當時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當英國也參戰,香港就扮演重要角色,而韓戰也改寫了香港戰後的發展軌跡。

韓國觀眾:戲院可以不去,爆谷不可不吃

是要「與病毒共存」,還是繼續「清零」政策,各國自有決定。南韓嚴格防疫日久,近日亦終於放寬措施,包括戲院恢復場內飲食。但即使過去一段長時間,只准在院內呷汽水,而不得吃爆谷也好,韓國人也沒疏遠這種小食,並沒看視它為「看戲附屬品」。在他們心中,電影可以不看,爆谷不可不吃。

回家即離家:俄羅斯庫頁島韓僑的兩難

一批韓國人滯留在俄羅斯東部邊界的庫頁島(Sakhalin)上數十年,他們除了擁有原來的韓文名字外,大多也有日文及俄文名字,這些名字代表著不同的歷史篇章,包括他們被迫遷徙、戰爭、無國籍的慘痛經歷。近日因南韓政府修例,擴大歸國許可範圍,讓更多庫頁島韓僑可回到祖國。據「紐約時報」報道,許多離散已久的人正準備歸國,但由於新措施仍存在限制,回國的話,也意味著要與仍在島上家人分別。

南韓防自殺妙方:銀齡交友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數據,南韓的老年人貧困率及自殺率一直都是發達國家中最高。經過國家計劃、公民社會倡議以及公眾意識提高,南韓的青、中年開始決心幫助父母享受「新生活」。為讓父母柏齡過得快樂,子女們正利用交友程式,幫助父母找尋對象,助他們排遣寂寞。

南韓徵兵制會否走向終結?

自韓戰以來,服兵役一直是南韓年輕男性的成人禮。但有批評者詬病,徵兵制度下,新兵 18 個月的兵役生涯,往往要在一個充斥虐待及歧視的集體環境中渡過,而強徵亦使處於青壯年時期的男性被迫遠離勞動市場。鑑於當地徵兵制愈來愈不受大眾歡迎,「紐約時報」近日就有專文討論南韓的兵役制度,有沒有可能變成募兵制。

一碟日式咖哩飯,何以燃起日韓獨島主權爭議?

日韓之間經常就獨島(日稱竹島)的領土主權爭執,東京奧運網站把該島劃為日本領土,就曾引發外交風波,而最新爭端卻竟然是來自一碟日式咖哩飯:白飯以獨島造型倒模,並插有日本國旗,引來南北韓傳媒統一口徑齊聲譴責,爭議背後,還牽涉利潤可觀的旅遊收益。

國際化兩難:韓式英語當道,韓文地位不保?

文化交流往往是雙向進行,當歐美觀眾狂追韓劇「魷魚遊戲」時,南韓年青人亦愛用韓式英語(Konglish)。有分析指,受全球化及國際媒體的影響,加上渴望與世界接軌,常用外來語乃自然發展。但不少韓人及專家憂慮,這對象徵國族身份認同的韓文(한글)構成日益嚴重的威脅,甚至批評其「損害文化自豪感」。對於帶領世界流行文化的韓國而言,如斯指控是否過時?

和平統一共識,正在南韓社會淡化?

從近期電影「絕路狂逃」,講述南北韓外交官放下猜疑合力逃出索馬里,到大熱劇集「魷魚遊戲」裡拚命求存的脫北少女,韓國影視作品不乏觸及兩韓的情節或題材。而自朝鮮半島分裂以來,統一意識亦一直存在。不過,2018 年韓國國際交流財團研究生獎學金得主、專門研究南韓政治的 Dylan Stent 認為,在過去幾年間,南韓政界與民間的和平統一共識,其實正在減弱。

現實中的「絕路狂逃」:遁走摩加迪沙的南韓外交官

今夏上映的「絕路狂逃」,在韓入場人次超過 356 萬,力壓荷里活大片「黑寡婦」,以 334 億韓元成為當地年度票房冠軍。作品改編自 1991 年索馬里內戰期間,南北韓外交人員聯手逃出首都摩加迪沙的真實事件。這段歷史的主人公、時任駐索馬里大使姜信成,亦在電影上映後現身受訪,道出當年被孤立於戰亂之中、與北韓人同生共死的經歷。

南韓學生為何不再學主流外語?

南韓學生數十年來基於政治、經濟等因素,都傾向在英文以外,學習德文、日文或普通話,作為第三種語言學習,但據德國之聲(DW)報道,這些「大路」選擇似乎已經過時。有學生轉而學習非傳統科目,例如阿拉伯語、電腦程式語言或編碼,為的是更輕易入讀名牌大學。

老闆也兼職:疫下南韓的「Two Jobs 族」

好不容易求職成功,過著薪水少工時長的苦日子,卻逢疫下收入減少,不得不再另找副業。韓國統計廳的資料顯示,這類「Two Jobs 族」估計多達 57 萬人。更出人意表的是,愈來愈多「老闆」也加入日做兩份工的行列。此類小商戶本來就要「一腳踢」,如今生意難做,還得抽空打工以維持生計。

刻意的邂逅(下)—— 南韓豪門婚介公司

南韓近年除了出現專為專業人士而設的婚介服務外,更有婚介公司只招募年收入過億韓元的上流社會男士,並會為他們嚴選合適的女性,及為這些女性提供奢華約會需要的一切準備。做法雖具有爭議,但公司卻認為這可以讓男女參與者各取所需,更可節省尋覓伴侶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