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

|共112篇|

地獄朝鮮不再?慢改的韓國職場文化

韓國職場以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著稱。要求定期免費加班、上司下班前沒有人敢離開辦公室、前輩對後輩刻薄粗魯等等,或是人們長期以來對當地辦公室文化的印象。不過,曾著書探討韓國社會及職場文化的記者 Frank Ahrens 認為,隨著 X 世代以至千禧一代嶄露頭角,甚至成為公司管理層,他們正認真看待這些僵化的企業體制。今天,韓國不同財閥家族中,已有約 130 名 50 歲以下的子女晉身高層,當中更有 3 人成為會長。新一代企業領袖開始接掌公司,為固有職場文化帶來改變。

首間海上酒店,為何金正恩下令炸掉?

曾停駐澳洲大堡礁附近的海上酒店,以往是五星級度假勝地、旅遊熱點,亦曾是南北韓和平建交的希望。時移世易,過去 10 年,酒店已被放逐到北韓非軍事區海域,任由其老化生鏽。金正恩近日更指斥該建築破爛不堪,下令拆除,再加上全球核局勢緊張,又有疫症肆虐,酒店的未來可謂堪虞。

人民幣和玻璃心,韓流如何取得平衡?

隨著韓國娛樂事業向外擴張,它亦成為亞洲國家的「火藥庫」,一張照片、一件 T 裇甚至一句說話,都足以引爆國仇家恨。 加上近代史中,經歷過外強侵略、殖民統治的歲月,宗教的影響力較在歐美社會為大。為免惹禍上身,大型藝能事務所均有一套行事「指南」,有關係者形容,當中「歸納了不同國家的工作團隊,在政治、宗教、歷史等敏感話題的對應方式」。

為白菜、廚具鋌而走險的韓國長者

南韓疫情反覆,經濟持續惡化。失業率高企之下,愈來愈多人選擇鋌而走險,以盜竊或欺詐的手段,但求有兩餐溫飽。根據「中央日報」,這類「生計型犯罪」近月急增,包括潛入田地偷白菜、在網吧使用偽鈔,甚至有人爬燈柱進入食肆,只為順走總值僅 1 萬韓元(約 67 港元)的廚具。

香港沒落?首爾能成金融中心嗎?

「國安法」實施,影響香港投資環境,有評論指香港不再是外資天堂,部分外國企業亦開始把業務遷出,例如香港美國商會有四成會員表示希望離開。一些亞太區大都會正磨拳擦掌,矢志挑戰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其中常常被提及的,是南韓首爾。

【南韓新常態】大學網上授課,質素差強人意?

南韓教育部上週發表「建基於數碼的高等教育革新支援政策」,遙距授課將成為今後大學辦學的「新常態」。根據統計,第二學期暫時繼續全面「非面授」的大學共有 144 間。但「韓民族日報」指,學生們對於網上授課的質素愈發不滿,批評「比起教學,更像是模仿授課」,甚至「不知能否稱得上是教育」。

法外懲罰「網絡監獄」

韓國近年爆出多宗令人髮指的性罪行,但犯人未獲重判,造成全國共憤。7 月初,有匿名人士開設喻為「網絡監獄」的網站,公開被指涉及性罪行、謀殺及虐兒等案件卻獲輕罰的惡犯身分,聲言要代法庭伸張正義。但隨著一名大學生被曝露個人資料後自殺身亡,「網絡監獄」的存在再度引起爭議。

【抵制日貨】口說堅決罷買,實則選擇性抵制?

去年日本對韓國限制半導體材料出口,韓國網民遂發起抵制日貨運動反擊。日本製?不買;日本菜?不吃;遊日本?不去。一年過去,有民調指 75% 受訪韓人表示仍然「No Japan」,愛國情操之高似乎無庸置疑。但是「中央日報」發現,部分日本品牌在韓盈利不減反增,揭露罷買運動僅針對特定商品或企業,亦即是「選擇性抵制」而已。

選舉延期:是打壓民主還是保持社交距離?

選舉應否如期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下舉行,是今年不少國家要面對的問題。有國家選擇延期,亦有國家如期。要參考民主國家的決定,又是一道難題 —— 韓國的國會大選、英格蘭地方選舉,即分別如期及延期一年。如期選舉與否,或許因各國疫情嚴重程度而各有理據;在捍衛民主的前提下,有學者便強調,假如推遲選舉,應按照明確的跨黨派協議及時間表執行。

「地獄朝鮮」再進化:青年比長者更難就業

南韓青年要就業向來不易,就算工時長壓力大也好,有份工已謝天謝地。當時生活再苦,還能花些「他媽的錢」,不為未來投資,只求今天快樂。可是,當武漢肺炎來襲,重創全國經濟,年青男女首當其衝成為犧牲品,大約每 4 人當中,就有 1 人沒有工作,就業率甚至比高齡人士還低。

亞洲新難題一:還能倚靠一個生鏽的美國?

隨著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居高不下、境內種族議題造成社會動盪不安、總統杜林普的反覆無常,加上中國在地緣政治上強勢且頻繁的軍力展現 —— 美國,這個後冷戰時期以來的單一霸權,對其亞洲盟友來說,是否依然是個可靠的老大呢?

控制武肺傳播,如同打地鼠?

疫情爆發半年以來,南韓積極進行測試及追蹤接觸者,並嚴格執行社交距離措施。正當疫情有所放緩,當局開始逐步放寬限制之際,卻又爆發群組感染,更有學校復課不久就必須再度停課。「華爾街日報」報道分析,南韓一放寬措施,病毒又馬上重來,情況猶如沒完沒了的「打地鼠」。

【北韓發威】和風之下,南韓其實早已預備?

6 月 13 日,金正恩胞妹金與正發聲明,指北韓與南韓已到了一刀兩斷的時刻;6 月 16 日,北韓當局突然炸毀位於邊境開城工業園區的兩韓聯絡辦公室,局勢急速惡化,各界擔憂會爆發軍事衝突。但其實早在北韓作出行動之前,南韓已厲兵秣馬,打算大搞「國防經濟」,同時應對武肺後的經濟危機。

派錢注定「慢」?且看韓式速度

2 月 26 日,香港政府於「財政預算案」中公佈將向成年居民發放現金一萬元;千呼萬喚,本週終於再有新消息,據報最快 6 月 21 日起開放登記,大部分市民有望在 8 月底收到款項。因應武肺疫情,美國、日本等國家均推出派錢措施紓解民困。對大眾來說,錢當然愈快到手愈好,為紓一時之困卻要苦等多時,是否合理?到底有沒有更快捷的派錢方法?假如回答問題的是日韓兩國政府,答案或會不同。

「若確診,等同被出櫃」:梨泰院群組揭韓兩抗疫漏洞

好不容易「解禁」的南韓,不到一星期就出事。1 名男性月初於首爾梨泰院消遣後,確診感染武漢肺炎,隨後陸續有同晚於該區夜遊及其密切接觸者「中招」。直至週一傍晚,全國相關確診個案達 94 宗,更有傳媒報道女團 KARA 的前隊長朴奎利亦牽涉其中,狠摑自喻抗疫榜樣的青瓦台一巴掌。當局急於堵截,但有些人不便現身檢測,更多人繼續夜夜笙歌。這是否意味著,第二波疫情已迫在眉睫?

金正恩「病危」?媒體為何總是收錯風

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率先引述消息,報道北韓領袖金正恩手術後「病危」,引發眾多跟進及相關報道,探討不同可能性,甚至分析假如金正恩真的死亡,北韓最高權力落入何人手中。但其出席五一勞動節活動的照片及影片,粉碎了多日來的「病危」傳聞。何以媒體會「收錯風」、在報道北韓內幕時「擺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