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共119篇|

理察三世:莎士比亞論暴政

「自 1950 年代早期起,從莎士比亞創作生涯的開始一直到終結,他不遺餘力反覆探索一個讓人深深困惑的問題:怎麼可能會有一整個國家落入一個暴君手中的情形出現?」開宗明義發此斷論,「暴君:莎士比亞論政治」一書的說服力並非源自新歷史主義的理論,亦無涉作者文評家葛林布萊的莎士比亞研究權威,而是對莎劇暴君的生動描述,梳理出其特質及上位條件 —— 譬如「理察三世」。

【短片】老是常出現 「史詩」到底是甚麼?

「Epic」,2016 年在社交媒體 Reddit 獲選為最令人煩厭用語之一。現代人對「史詩」的定義似乎頗寬鬆,令這個字從廣告到新聞標題皆無處不在。然而,作為西方文學之源,原始史詩吟唱的是整個民族的榮光與命運,是一種古老和特定的文本。就讓我們看看古希臘和中世紀的兩部經典,發掘所謂「史詩」的本義。

【星 CUP 人物】被遺忘的詩人 —— 賞黃景仁「綺懷」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這些詩句很多人讀過,但又有多少人記得它們的作者 —— 黃景仁?這位清朝詩人生前仕途愛情兩失意,就連身後也被世人遺忘。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邀來信報專欄作者盧安迪,談談這位「紅詩不紅人」的可憐詩人。

【專訪】湊佳苗 —— 第十三年的「告白」

湊佳苗憑「告白」一鳴驚人,由日本紅至港台,往後幾乎每年一本新書,大部分作品被改編為戲劇,至今卻仍「身兼兩職」,日間操持家務,晚上提筆創作,如是者寫了 12 年。上月,這位暢銷作家首度來港,應邀於香港書展分享,並接受 *CUP 專訪。只見她笑容可掬,毫無陰沉之氣,與其被喻為「嫌惡系懸疑小說」的作品,感覺相距甚遠。

何處才是安身立命之所?—— 香港文學季「卑躬屈室」

家,理應是最溫暖的「避風港」,能遮風擋雨。但我們身在一個連續幾年蟬聯「全球樓價最高城市」,及屬於「嚴重超出負擔」程度的地方,我們又該如何自處?第五屆香港文學季主題「字立門戶」,而其中一個講座就是以「卑躬屈室」為討論內容,邀請了前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影像藝術團體影行者藝術總監李維怡及本地獨立電影導演黃飛鵬,以社會理論、文學及電影角度切入,分享對居住的看法及想像。一個美好的「家」、居住環境、甚至社區可由文學或藝術層面引發思考,從而帶動實際的改變,邁向更理想的安身立命之所嗎?

「美麗新世界」比「1984」更有先見之明?

今年是名著「1984」出版 70 週年,書中的深刻寓意,為現代社會帶來強而有力的警告。小說面世以來從未停止印刷,作者奧威爾從此成為恐懼的代名詞。但在 20 世紀,具先見之明的反烏托邦小說作家,不只他一人。小說「美麗新世界」和電影「電視台風雲」同為具前瞻性的經典,甚至更切合當前的社會和政治狀況。

奇幻文學與古劍迷戀

熱愛「權力遊戲」這齣劇集的劇迷,對最後一季即將開播,相信既盼望又不捨。「權力遊戲」其中一個引人入勝之處,在於中世紀式奇幻元素,而劇中各把具名的寶劍,正好添上傳奇、神秘的色彩。專欄作家 Quinn Hargitai 於英國廣播公司撰文,解釋人們之所以對劇中寶劍深感興趣,原因在「古」。從 8 世紀的古老史詩「貝奧武夫(Beowulf)」,到今天的「權力遊戲」,人們在文學作品中,迷戀古劍的特點一直延續。

【Soul Monday】故事販賣機:短暫離線的機會

不論是正在上班或下班,要疲憊不堪的上班族,拿起書細細拜讀,只會更疲累。如果一本書是重擔,那麼短短一個文字故事又如何?倫敦最近出現一種閱讀新方式,首個出現在英國的故事自動販賣機,已安裝在金絲雀碼頭。從此,在上班族的車程中,有極短篇故事相伴。

Moyashi:其實「異世界」指的是甚麼?

在 2000 年代後期開始的流行小說中,有一個頗受歡迎的類型是「異世界」,講述主人公跑到另一個世界中大殺四方。前往異世界的方法主要有兩個:「穿越」與「轉生」。前者維持原來身體樣貌轉移到異世界;後者則砍掉重練,僅維持原有記憶下,在異世界出生。關於「異世界」小說如何開展,網上有不少評論,筆者也曾經約略寫過。但有一個問題始終很少有人觸及的是:到底「異世界」指的是甚麼?

英國人也開始不讀英文?

讀中文系的人,大抵都曾被問及「中文也需要讀?」或是「讀中文有何出路?」,修讀母語似乎甚易被視作不切實際,撇除中國語文是必修科目,2018 年中學文憑試只有 1,767 人報考中國文學科。無獨有偶,在英國,高級程度會考及大學選修英文相關科目的學生愈來愈少,社論作家 Susanna Rustin 就在英國「衛報」撰文分析現象。

【短片】語文陶話廊:蘇軾也寫不出的傲氣 清代狂士龔自珍

相對唐宋詩詞,世人較少談及清代的作品。這個末代王朝其實出過不少著名詞家,作品豐盛,其中,陶傑最欣賞的是才子龔自珍。龔自珍生於乾隆年間,經歷嘉慶、道光三代,見證國運由盛轉衰,以其精妙的文辭刻畫感時憂國之情。今集「陶話廊」,陶傑就與大家品味這位奇才早年的詞作,看看他筆下的西湖如何有別於歷代文人,展露蘇東坡也寫不出的少年傲氣。

「追憶似水年華」何以是編輯的噩夢?

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巨著「追憶似水年華」,為享譽盛名的意識流文學代表作,但原來作品出版至今,依然是編輯界的一場噩夢。普魯斯特經常會把故事重寫,把不同段落拼貼,導致手稿雜亂無章,更出現有悖常理的情節,以致作品首印的大半個世紀後,仍然有不同的編輯版本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