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

|共5篇|

文學遊囈:齊澤克變保守了嗎?

所謂「世紀辯論」過後,齊澤克招致各方批評:「衛報」評論指摘齊澤克誇大學院左派影響力、自居受害者以製造敵人、一味懷舊而無任何建設性意見;連社會主義陣營「雅各賓」亦嘲諷齊澤克的哲學體系與其左翼思想並不相容,是個悲觀「傻人」。前者將齊氏歸類為「老派馬克思主義」,後者則意見相反,認為他背棄馬克思,陷入「一種辯證無解的黑格爾主義」,暴露出「自由派技術官僚」身份。

氣候災難當前,叛國是挽救全人類的辦法?

近年國際間衝突此起彼落,世界徘徊在戰爭邊緣,與此同時,科學家接連不斷發表報告,警告不可逆轉的氣候災難將至,可挽救的時日無多。斯洛文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便主張,國家利益和地球生態已是不可兼顧,假如我們還想繼續生存於地球,便必須放棄以國家為先的觀念 —— 氣候災難當前,我們是非叛國不可。

【法國大選】Slavoj Žižek:惡性循環開始

中間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 65% 選票擊敗極右陣營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膺選法國總統,自由派媒體對此反應正面,普遍認為 the Centre holds,制止了 things fall apart;斯洛汶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則不表認同,認為兩者之間純屬虛假選擇,在恐懼選戰策略下,法國選民只會不斷被自由派勒索,陷入惡性政治循環。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Alain Badiou 篇)

「彷似置身一夜漫長的恐怖」(”C’était pendant l’horreur d’une pro­fonde nuit.”)--這是法國哲學家巴迪歐(Alain Badiou)對美國大選結果的感想。作為激進左翼,巴迪歐與齊澤克一樣,支持桑德斯而不信任希拉莉。他認為在全球資本主義操縱之下,希拉莉與杜林普「相當不同,但又屬於同一世界」,唯有桑德斯終於提出新方案,還美國人民真正的選擇。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Slavoj Žižek 篇)

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右翼席捲歐洲之後再下一城,左翼學者如何理解左派全球撤退?斯洛文尼亞哲學家、文化評論學者齊澤克(Slavoj Žižek)在美國大選前夕接受訪問時表示,如果要投,他會投杜林普,因為希拉莉才是「真正的危險」。作為激進左派,為甚麼齊澤克會由支持桑德斯變成背書杜林普,背後又有何理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