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

|共5篇|

匈牙利如何成為極右溫床?

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曾揚言自由民主模式已死,要代之以「非自由主義基督教民主」(Illiberal Christian Democracy)。保守右派政黨 Fidesz(青民盟)自 2010 年壓倒性勝出選舉執政至今,極右政黨 Jobbik(更好的匈牙利運動)於 2014 年一舉成為第三大黨,一度執政的社會黨與其他自由派政黨的支持度則不足三成,匈牙利的政治光譜愈來愈向極右傾斜,有其宏觀政治因素,民間宣傳網絡進駐亦是主因。

【法國大選】Slavoj Žižek:惡性循環開始

中間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 65% 選票擊敗極右陣營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膺選法國總統,自由派媒體對此反應正面,普遍認為 the Centre holds,制止了 things fall apart;斯洛汶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則不表認同,認為兩者之間純屬虛假選擇,在恐懼選戰策略下,法國選民只會不斷被自由派勒索,陷入惡性政治循環。

最後樂土:加拿大

狂人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世界各地的自由派無不叫苦連天,質疑西方往日高舉的開放、多元及包容等價值,在今日已名存實亡。先是英國人民恐懼移民、全球化,遂支持脫歐;德國默克爾開關接受難民,引來極大反響;法國民粹領袖勒龐,也甚大機會勝出來年總統大選;現在,新任美國總統更聲言將在邊境築起高牆——在一片右翼保守風潮底下,自由派何處容身?答案是:加拿大。

【概觀大選】杜林普是尼克遜翻版?

在 1968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尼克遜的選舉活動與 2016 年杜林普的宣傳手段出乎意料地相似:兩者都扼中了美國人的要害——一種出於種族上的恐懼。當時尼克遜當選美國總統的結果揭示了社會由自由派主導只是幻象,今日的杜林普亦然。左翼似乎已走到另一個盡頭,精英也失卻了光環。難道說右翼和反政治正確的年代已然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