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

|共24篇|

唐明:這一套正常人都不要吃

何況,Nike 這種品牌,在他們的政治願景裡,隱約在顛覆美醜標準、性別之分,不顧上帝創世的倫理,目標是建造一個由他們這等「精英」話事的美麗新世界,不抵制 Nike 才是沒天理呢。既然喊出了「不吃這一套」,就要做到底,對於甚麼 Nike、H&M 的那一套:臭烘烘的膠味,皺巴巴的料子,任何懂得審美的人,都不應該吃。

【*CUPodcast】「取消文化」危害言論自由?

在摩西律法中,若有女子犯了姦淫之罪,鎮上的人會一同向女子扔石頭,將她處死。石刑是以公權力進行的刑罰,沒有一個人會直接造成該名「罪犯」死亡。2019 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就將這種「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與古代石刑相提並論。

Moyashi:我不是說你歧視,而是說在座各位都是歧視

文化表象可以涉及歧視,但不能忽略語境,更不能無窮無盡的追溯式審判。無視結構性因素,完全抽空社會與歷史語境解讀符號,就會成為「飲管代表父權壓迫」之流,也會將所有人歸類成「潛意識」的歧視者。更荒謬的,是用今天的標準「禁言」過去的人,有如穿越式故事中,用當代道德價值批判中世紀文明異世界的情節。

鄭立:大惡司 —— 政治正確丟出街的法西斯遊戲

混黑道混到成功後,還要浮上枱面當白道,自然是參與社運,進而參選,打壓對手,到處賄選,選到當政治花瓶也不夠,要直接攻入政府奪取政權,最後直接挑戰佔領軍,攻入軍營搗亂、搶掠強姦。父權法西斯極度狂放,政治正確?完全不存在。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20 世紀南非(下)

「曼德拉 A 到 Z :馬迪巴的多面人生」一書作者謝克特,將南非的民主運動成果歸功於 4 個策略奏效:煽動城鎮動亂、尋求國際社會對南非採取經濟制裁及外交孤立、反種族隔離運動全球化,以及發動武裝抗爭。

「不冒犯任何人」的年代,喜劇創作將被扼殺?

公認世界上最成功的電視喜劇之一、90 年代的「宋飛正傳」曾經有一句格言:「No hugging,no learning(不和解,不學乖)」。無論發生甚麼事,經歷甚麼考驗,這齣劇播出多年來,劇中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自戀、小器、短視,但是很受觀眾歡迎。今天的觀眾是不是覺醒過頭,無法被逗笑了?

唐明:不經同意,不成童話

然而,有情人不自禁的身體觸碰,事前都問一句「我可以徵求你的同意嗎」,煞不煞風景一點呢?戀愛中的情慾悸動,最關鍵是意會,在一語道破之前的朦朧和曖昧,才是最精華的部分。所以浪漫文藝作品裡,從來沒有事先徵求同意這回事,永遠都是突如其來的一吻最叫人難忘。

唐明:奧斯卡也偉大光榮正確了

現在願意老老實實講好一個故事的電影已經不多了,因為老老實實演一個男人不行:這個男人最好內心壓抑,要綻放另一個自我,如果不是身殘志堅,至少也要童年受創;老老實實演一個女人也不行:這個女人一定要拳掃世俗定型,腳踢中老直男,「不愛紅裝愛武裝」,「欲與天公試比高」,

陶傑:Fat 和 Obese

西方的政治正確已經將這兩個字列為禁忌。評論一個「肥」會被指為法西斯,至少也叫做「Fat-Shamer」。是醫學界將 Obesity 列為病症,而不是專欄作家或電台名嘴。寫作人和播音人只是為醫學專家向平民用生動通俗的方式講述癡肥的壞處。但往往醫生不會被辱罵為「法西斯」,在前台的寫作人卻會。

陶傑:成績也有通貨膨脹

英國高考 GCE 放榜,考生得到成績,今年許多批改員因應前教育大臣的改革,將試題調得艱深,給分故意「鬆章」放水。今年英國高中生高考得到 3 個 A 的,不要很得意,因為與 30 年前的成績比較,只相當於 2 個 B 和 1 個 C。20 年來西方政治正確之風,不但欺騙自己、欺騙小孩、欺騙僱員、欺騙大學,而且欺騙了整個教育制度和時代。

唐明:女權叛徒的懺悔

唐頓莊園有一集講到伯爵的男侍偷吻新來的男僕,結果吃了一記耳光,但伯爵聽說之後大不以為然:「要是我讀書的時候每一次被人偷吻都尖叫的話,我嗓子早就啞了。」 我想這位單車女郎肯定沒看過這一幕,否則她可以說:「要是每個開車的男人都問我拿電話號碼的話,倫敦要比現在塞車一百倍了。」果然,英國人雲淡風輕,笑看這個愚蠢世界的年代,都過去了。

政治正確獻新猷:為瑞士卷和香港腳平反?

「政治正確」的風波幾乎無日無之,最近劍橋大學的彭布羅學院(Pembroke College)又有新作,有外國學生指控學生餐廳的餐牌「政治不正確」,甚麼「牙買加燉肉」、「突尼斯蒸飯」等名目,屬簡單粗率的片面描述,對這些國家的文化傳統缺乏真正了解,以致外國學生的感情受到傷害。有關指控出現在劍橋大學專門為投訴開設的 Facebook 網站 Grudgebridge,原文是:「親愛的彭布羅餐廳職員,請不要亂將芒果和牛肉混為一團後就稱之為牙買加燉肉,這樣非常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