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

|共15篇|

西班牙大選:極右政黨進入主流?

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束,除了誰主政局,極右政黨聲音黨(Vox)在大選期間亦極受關注。該黨取得超過 1 成選票,預計取得 24 個國會議席,是軍政府年代結束以來,首次有極右政黨進入國會。英國「衛報」報道指,聲音黨在是次大選的崛起,代表「西班牙例外論」經已結束 —— 近年席捲歐洲的極右政治風潮,終於來到西班牙。

為何有德國猶太人加入反猶傾向政黨?

德國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在短短幾年間迅速冒起,雖然被批評立場反猶,但卻依然有猶太人主動加入,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更成立猶太人分支團體 Jews in the AfD,期望長遠吸納更多猶太黨員。事件引發德國猶太社群強烈反響,有組織在法蘭克福發動示威譴責 AfD。究竟是甚麼原因驅使部分猶太人加入有反猶傾向的政黨?這對理解歐洲政治趨勢又有何啟示?

意大利再掀反疫苗潮,跟右翼抬頭有關?

意大利排球員 Ivan Zaytsev 曾為國爭光,在奧運會上贏得獎牌,理應是受人敬仰的體壇明星。但上週在 Instagram 張貼與愛女的合照,卻令他頓成眾矢之的。曬曬溫情而已,試問何罪之有?原來只因 Zaytsev 隨相寫道,7 個月大的女兒剛接受疫苗注射,特意發帖表揚她的勇敢。網民隨即群起攻之,指控他被藥廠收買,甚至咀咒他的孩子得病。這些意國人對疫苗的強烈排斥,某程度上與當地的政治風氣有關。

反猶太主義何以在德國死灰復燃?

在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反猶太主義一度式微,但近年卻有死灰復燃之勢,去年德國警方就接報有 1,453 宗反猶事件。有猶太人組織警告,近年崛起的德國極右勢力固然是反猶成因,但部分問題亦源自中東的移民家庭,他們或因以巴衝突而痛恨猶太人,這股仇恨情緒感染下一代,成為反猶問題在校園滋長的成因之一。

極右分子也愛看的「難民色情片」

德國「明鏡在線」的青年網站 Bento 報道,過去兩年「難民色情片」及「頭巾色情片」在歐洲愈趨流行,作品均以難民掛帥,「來自敍利亞的年輕難民母親」、「在我酒店房內的 21 歲阿拉伯女子」、「真.敍利亞難民少女收錢賣身」等充斥成人網站,更有片商專找貌似阿拉伯人的女演員擔綱演出。性學專家分析,部分觀眾偏是仇外的極右分子。

現時法國人愛看甚麼書?

前法國總統候選人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的父親、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創辦人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是極端右翼,否認大屠殺,將納粹毒氣室慘痛的章節說成只是「歷史小節」,更曾口出狂言說過愛滋病患者應被放在集中營,但人們對其厭惡始終不及好奇心大,他的回憶錄最近出版,迅即就成為暢銷書。

另類選擇黨躋身議會,能為德國和歐洲吹起甚麼風?

德國大選結果出爐,觀眾最關心的不是誰人能黨選總理,而是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以 12.6% 得票率躋身國會,為戰後首個能進入國會的極右政黨。許多觀察者因此憂心忡忡,尤其是當 AfD 掌握了聯邦議會的資源和影響力,極端民粹會否因此抬頭。到底 AfD 在今次選舉的成果,對德國和歐洲有何啟示?於民粹主義研究極具分量,美國佐治亞大學政治學的副教授 Cas Mudde 日前在衛報的分析,值得參詳。

匈牙利如何成為極右溫床?

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曾揚言自由民主模式已死,要代之以「非自由主義基督教民主」(Illiberal Christian Democracy)。保守右派政黨 Fidesz(青民盟)自 2010 年壓倒性勝出選舉執政至今,極右政黨 Jobbik(更好的匈牙利運動)於 2014 年一舉成為第三大黨,一度執政的社會黨與其他自由派政黨的支持度則不足三成,匈牙利的政治光譜愈來愈向極右傾斜,有其宏觀政治因素,民間宣傳網絡進駐亦是主因。

【法國大選】Slavoj Žižek:惡性循環開始

中間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 65% 選票擊敗極右陣營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膺選法國總統,自由派媒體對此反應正面,普遍認為 the Centre holds,制止了 things fall apart;斯洛汶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則不表認同,認為兩者之間純屬虛假選擇,在恐懼選戰策略下,法國選民只會不斷被自由派勒索,陷入惡性政治循環。

【法國大選】100% 入息稅:梅朗雄是誰?

法國大選第一輪投票在即,日前 11 名候選人同台辯論之後,民調顯示極左派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表現最佳(25%滿意度),「最具說服力」,對比極右派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的表現滿意度只有 11%。法國大選由各初選以來一直是局外人之爭,在首輪選舉前夕趨勢依然持續,梅朗雄近日民意支持度急升,甚至超越執政黨的哈蒙(Benoît Hamon),人氣高漲背後,難道是源於 100% 入息稅的倡議?

法國戴卓爾的挑戰

來年法國總統大選由右派初選揭開序幕,前總理菲永(François Fillon)大敗另一前總理朱佩(Alain Juppé)及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代表共和黨明年對陣左派的社會黨及極右勢力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菲永立場保守右傾,曾公開讚揚戴卓爾,其施政方針亦如出一轍,包括大市場小政府、重商主義及愛國民族主義,然而不少政綱甚難實踐,而且面對左派與極右夾擊,保守右翼能夠突圍而出嗎?

【美國大選】政治潮語 Alt-Right,即是哪一種右?

直至 8 月為止,Alt- (Alternative 的簡寫)Right 一詞一直無引起太多注意,不過發生了兩件事之後,這詞瞬即爆紅,在美國大選成為關鍵字詞,現在 Google 出現成千上萬的搜尋次數。一時間,討論 Alt-Right 成為潮流。但甚麼是 Alt-Right?為何如此重要(假如這種思潮成真)?

為甚麼 2016 不是 1936?

歐洲陷入難民危機,極右勢力崛起,即使奧地利「自由黨」(FPÖ)險敗,也是二戰以來極右政黨最彪炳的選情;新納粹組織「我們的斯洛伐克黨」曾自組衛隊迫害吉卜賽人,於國會奪得 14 議席;波蘭、匈牙利右翼政府已出現高壓政治;即使在英、法、德等富裕國家,極右政黨如獨立黨(UKIP)、國民陣線(FN)、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亦在冒起。意大利前總理 Mario Monti 更警告歐洲即將解體。不少評論將今日右翼與 1930 年代法西斯政權比較,結論黯然,然而 2016 是否 1936 的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