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共76篇|

「批鬥」、「道歉」之風吹到美國

隨著政治正確、社會公義的政治運動深入歐美各國,動輒上綱上線對個人進行批鬥和公審的現象亦趨普及,有識之士不難發現此一社會風氣和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相似之處。「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 Peggy Noonan 最近撰文,指出美國的網絡生態,和中國文革時期的批鬥異曲同工。

文翠珊何以未被拉下台?

文翠珊甫上台執政,便因宣告要將脫歐進行到底,獲封「新.鐵娘子」之稱。兩年過後,她拋出一個個脫歐協議,然後一次次被國會否決。議會爭拗不斷、大臣接連請辭、民望急速下跌、內閣密謀叛變…… 政治災難接二連三,但文翠珊總能化險為夷,至今屹立不倒。是她果真「刀槍不入」?還是保守黨人另有打算?

藝評:「後戲劇」的浮淺性 —— 論劇場演出「平庸的邪惡」

單單把政治議題搬入劇場,並不就是「政治劇場」。由香港的「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和台灣的「楊景翔演劇團」聯合製作的劇場作品「平庸的邪惡」,正是試圖把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這一同名概念,作為創作的起點。而終點 —— 即演出成果 —— 到底能到達哪裡?那就得看看他們把鄂蘭的「banality of evil」改造成怎樣的劇場呈現。

脫歐協議鬧劇,如何動搖英國政黨制根基?

英國國會否決首相文翠珊的脫歐協議草案,令脫歐再次引起國際關注,但此結果不過是英國輿論的意料中事。真正讓人意外的,其實是表決過程亂象叢生 —— 文翠珊內閣軟弱無力,控制不了保守黨議員的投票取向,黨鞭失去綑綁投票的能力,令執政黨議案的贊成票創下歷史新低,動搖行之有效的傳統英國政黨制。

2018:無政變年

過去一年,國際政治風雲變色,杜林普反傳統外交動搖國際秩序,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遭殺害觸發連鎖外交風波,右翼政治抬頭叫輿論聞風色變,但原來動盪背後有著風平浪靜的一面 —— 自 1950 年以後,2018 年將成為第二個無政變年。

包大人:深水埗明哥 —— 草根茶記的公關奇跡

「若我倒向任何一方,都會減低賙濟窮人的力量」、「我不理會捐錢的人是建制還是反建制」,明哥的這些說法,開始令人們覺得,明哥成為一隻了好用的白手套,各界都在「有麻煩、找明哥」。面對這些狀況,明哥未來是否還能用「政治中立」來界定自己的形象,確實是不小的挑戰。畢竟任何事都離不開政治,助人之事尤其如此。

只有 2% 中國公民繳個稅,稅改能扭轉局面?

繳稅是公民責任。但早前中國國內傳出范冰冰逃稅上億,於演藝界激起千層浪,不少藝人均被指涉及逃稅,包括自稱「愛國無罪」的「戰狼 2」導演兼主角吳京。然而,即使在大眾層面,在中國逃稅的公民亦大有人在。「經濟學人」訪問化名劉先生的北京司機,探討政府稅改措施及國民逃稅的關係。

氣候災難當前,叛國是挽救全人類的辦法?

近年國際間衝突此起彼落,世界徘徊在戰爭邊緣,與此同時,科學家接連不斷發表報告,警告不可逆轉的氣候災難將至,可挽救的時日無多。斯洛文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便主張,國家利益和地球生態已是不可兼顧,假如我們還想繼續生存於地球,便必須放棄以國家為先的觀念 —— 氣候災難當前,我們是非叛國不可。

民主黨外交政策,與老布殊同歸殊途?

美國前總統老布殊日前離世,民主共和兩黨成員紛紛致辭悼念,對他生前貢獻讚譽有加,尤其是合縱連橫的外交手腕,使冷戰結束未有釀成國際重盪。有前奧巴馬政府官員撰文指,雖然老布殊是共和黨人,但其國際主義的外交方針,早就成為民主黨的嚮導,甚至形容奧巴馬是老布殊外交的真正繼承人。

從血肉戰場到示威現場:催淚彈的演化歷程

催淚彈早自 1920 年代便派來鎮壓示威,縱然至今造成數百人死、數千人傷,但依然被國際認可為「人道」鎮壓工具。英國學者 Anna Feigenbaum 為此梳爬史料,研究催淚彈是如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化武,搖身一變成為鎮壓示威的「人道」工具,而生產商又如何鑽研示威者戰術,與示威者暗中對奕,以改良催淚彈設計。

文學遊囈:三十年為一世

最近讀錢鍾書《宋詩選注》。第一個感覺是,竟然有那麼多農事詩。題材之所以勞歌憫農村居田家為主,春思秋聲野望郊遊為輔,選目被批「迎合風氣」,當然與出版年份 1958 年「學術界的大氣壓力」有關。「由於種種緣因,我以為可選的詩往往不能選進去,而我以為不必選的詩倒選進去了。」88 年港版序錢鍾書歎詩集過時,不免淪為當時學術風氣「半間不架」的文獻。三十年為一世。如果說 1958 年政治主宰文學,前後一世則見證了泛政治化的興起與衰落。

為何公投不似預期般民主?

近年國際上的公投愈來愈頻繁,由英國脫歐到加泰隆尼亞獨立,事無大小都交予全民公決,理應最是民主。但原來早有政治學家質疑公投制度,將錯綜複雜的政策議題,簡化為「同意」和「不同意」的選項,要求公民在短時間內表決,不但無法化解爭端,更可能埋下禍根,違反基本的民主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