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共136篇|

【英國大選】「洗樓」能助工黨翻身?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此話放到大英帝國,同樣行得通。英國國會大選在即, 保守黨固然出盡法寶,務求守住執政地位。不過「經濟學人」報道,工黨有機會搶佔部分地盤,靠的卻是至為傳統的「洗樓」大法。在這個連種票都用社交媒體的年代,黨員仍用拍門方式,與遊離選民促膝長談,或在支持者的門窗貼海報。

顛覆權力的網絡

知名歷史學者 Niall Ferguson 所著的「廣場與塔樓」,嘗試重建歷史網絡,點出「網絡」對歷史發展的影響力不下於階級結構。書名所指稱的廣場和塔樓,可理解為作者全書兩大權力運作方式的象徵。百年過後,回首今天,或許歷史記述的不是杜林普與習近平的較量、中美爭雄角力,而是底下小城百萬人民的騷動,怎樣透過網絡互相連結、壯大,與追求自由的不懈渴望。

植樹的政治

氣候變化日益加劇生態危機,應對方式依國而別,其中植樹可能是最常見的做法:聯合國著手在亞非籌劃 50 萬公頃城市森林;非洲多國聯手種建 8,000 公里「綠牆」;巴基斯坦「樹海」計劃承諾 5 年內種 100 億棵樹,印度則是 2017 年一次造林活動半日內就植下 6,600 萬棵;緬甸用無人機植林;中國聲稱造林計劃「綠色長城」40 年內植樹量超過 660 億;等等。植林可能普遍,但並非毫無爭議。不少論者指出,此類環保政策有時成效有限,有時更具政治目的。

美國外交政策有何錯誤?

延宕多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終獲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在國際政治的大棋局中,香港的地緣政治角色將產生怎樣的變化?會否走向論者所謂的「中美共治」新格局?值此之際,一讀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 Michael Mandelbaum 的舊著「美國如何丟掉世界」,分析後冷戰時期的美國外交政策成敗,對了解時局或有啟示。

鄭立:航空霸業 —— 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當然不可能

所以你也明白為何「因航」這麼愛跪了,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只是逃避現實而已,政治影響法律和使用權利,當然影響誰能賺錢吧?連玩遊戲都逃不掉政治的影響,卻還是有很多人妄想在現實中可以逃得掉,真的是不可思議。

馬來西亞「候任」首相安華:準備改革

2018 年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夥同身在牢中的昔日政敵安華組成希望聯盟,成功推翻前首相納吉的國民陣線。據傳二人達成協議,馬哈迪將在兩年內,向安華移交政權。日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公開確認,前副首相安華將會成為其繼任人。假如繼任成功,他會為馬來西亞帶來甚麼改變?安華在 10 月接受「日經亞洲」訪問時透露,其首要任務將是「經濟改革及遏制不平等」。

「黃藍是政見」還是世界觀?

「黃藍是政見」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常見的口號。可是,細看兩方支持者,黃藍不單是政見,在美學、待人接物態度等方面亦有不少差異,歸根究底可能是人民世界觀的分歧。美國政治學學者 Marc Hetherington 和 Jonathan Weiler 合著的「極端政治的誕生」指出,「世界觀」是現今政治分歧的關鍵。此書雖以分析美國政壇為主,有其獨特的社會政治脈絡,但對了解極端政治如何出現亦不失借鑑作用。

黎巴嫩抗爭,宗派 We connect

經過連日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早前宣佈將辭去總理職位。假如剖析智利近日的示威浪潮,乃源於積累 30 年的社會不平等問題,黎巴嫩由 WhatsApp 通話徵稅引發的抗爭背後,亦有著多年未解的深層次矛盾 —— 宗派主義(Sectarianism)導致國民分裂。是次抗爭,正好令人民跨越宗教信仰,克服一直以來的分歧。

抗爭者縱火,是淨化社區的行為?

近日,有香港示威者以縱火為抗爭手段,由初期燃點路障,到後來以汽油彈襲擊警隊,再到近日焚燒親共商店和港鐵。以縱火進行抗爭的例子,世界各地比比皆是,包括烏克蘭著名的「凜冬烈火」;智利反通脹示威,人們亦火燒地鐵站。在各國,縱火都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例如在香港,最高懲罰是判處終身監禁,遠比其他罪行如非法集結等高。有研究便分析,為甚麼示威者選擇縱火,而縱火在抗爭中扮演甚麼角色。

天安門廣場擴建的政治考量

北京的天安門作為中國的一個重要政治符號,勞動節慶典、國慶閱兵等儀式均在此舉辦,其建設考量自然離不開政治。洪長泰所著的「毛澤東的新世界: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的政治文化」,講述了中共建政後,天安門廣場擴建的一段歷史及背後的政治計算,分析中共如何利用空間規劃創造新的共產主義政治文化。

消滅人權捍衛者,我們只能袖手旁觀?

一個正常社會,即使容不下政權所斥責的激進示威者乃至暴徒,但理應容得下反對聲音。偏偏至今,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經常遭受襲擊。早於 2017 年,國際特赦組織便發出警號,指各地的社區領袖、律師、新聞工作者及其他人權捍衛者,面臨前所未有的迫害、恐嚇及暴力威脅。

諾貝爾文學獎為波蘭帶來榮耀,得主卻是「賣國賊」?

贏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通常會成為祖國之光,但在波蘭,文學獎卻引起當地「何謂波蘭?」的爭拗。當波蘭作家 Olga Tokarczuk 獲獎時,她的祖國並非所有人都為她感到光榮。一些人覺得她有理有哲,著作描寫了波蘭 20 世紀的悲慘過去,令讀者正視波蘭曾為屠殺幫兇的歷史,但在另一些人看來,她就是叛徒。

陶傑:為何香港必然出事?

中國欽點了一位女特首,在 21 世紀國際城市的香港,這個人選本來有罕有的機會,可以結合西方賦權意識和現代的領袖管理學,在中國歷史傳統之外,別樹一幟。可惜她是前殖民地政務官出身,不是領袖的材料。若真有武則天的胸懷,香港不會淪於今日。

政局動盪,如何調節個人情緒?

看現場直播、追蹤新聞報道、寫評論、響應大小活動…… 無間斷的政治運動、一條又一條沉重的消息,有否令你感到焦慮、失落和不安?美國有大學調查發現,部分人的身心健康會因為政治因素而變差,甚至在社會間形成「集體病態」。我們要如何調整自己,以走得更遠?

紅眼:「飛翔吧!埼玉」—— 埼玉獨立運動的政治宣言(下)

故事雖然瘋狂超現實,但對照現實社會,明白的人,會接收到它的奮鬥訊息,不明白的人,都無所謂,就當光復埼玉是一場華麗的鬧劇吧。任何一個不甘受暴政壓迫、踐踏尊嚴的城市,都是埼玉。對抗暴政,光復埼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