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共58篇|

抗疫人權:強制隔離如何做到合乎人權價值

要阻止武漢肺炎繼續肆虐,首要任務是堵截社區傳播鏈,其中一個法寶就是把高危群組作強制隔離檢疫。無疑,強制隔離會令一些受影響的人不滿,同時,別有用心的政府會以抗疫為名,進一步壓迫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加強社會監控。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法學院 Morgan Shimwell,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闡明強制隔離政策應如何遵守人權界線。

唐明:「偉人幾乎總是壞人」

中國老百姓崇拜偉人的心態,至今根深蒂固,因此認為政府是超越常人的,必然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似乎從來也沒有想過組成政府的人,無非都是凡人,絕大多數時候也和老百姓一樣,大多數時間都自私懦弱糊塗無能,得過且過,常常犯錯,不願意負責任。因為缺乏對「人」的認識和理解:一面是不把普通人當人,另一面則是把偉人當神。

言行不一?再審奴隸主華盛頓

華盛頓的蓄奴史較少受學者注意,美國歷史學者 Mary Thompson 長年在其故居維農山莊從事研究,近作 The Only Unavoidable Subject of Regret 詳細披露美國國父的種種不便真相。她認為,獨立戰爭令華盛頓改觀,自由信念促使其批評蓄奴。不過美國史家方納認為,華盛頓言行不一,其廢奴意願值得質疑

【Soul Monday】教育制度失敗,學生自然逃學

日本除了有老人問題之外,後生一輩的教育同樣存在危機 ──「不登校」,即不願上學,或缺席課堂超過 30 天。過往「不登校」的多數為中學生,但該現象近年有年輕化趨勢,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日本在 2018 年約有 16.4 萬名小學及初中學生拒絕上學,情況為歷年來最嚴重。為擺脫傳統枷鎖,退學的學生紛紛轉讀無校規的自由學校(free school)。

偽民主的國度,人民將「奉陪到底」

今年 4 月,高齡 82 歲的阿爾及利亞時任總統布特弗利卡在輿論壓力下正式辭任,結束 20 年領導者身分。12 月 12 日將為新一屆大選投票日,23 名候選人當中最終只有 5 人「入閘」,而且均為布特弗利卡的舊下屬或支持者,民眾質疑他們是前總統的傀儡,所謂的民主選舉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於是再度上街抗議,要求他們全數退選,否則罷絕投票。

鄭立:「炸彈人」這遊戲是否從香港六七暴動中取得靈感?

雖然聽起來很像影射香港的六七暴動,但炸彈人並非因為某大國指使而協助侵略者前置入侵,進行恐怖活動的暴徒,而是為了自由而戰,脫離專制統治者,追求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人的自由戰士。我們並不能因為炸彈人也是放炸彈,就把他們看成跟六七暴動的左派相提並論。

自由之堡壘 —— 因圍城而生的荷蘭萊頓大學

成立於 1575 年的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為荷蘭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萊頓大學的成立,時代背景正值荷蘭與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1568-1648)」。在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的帶領下,拒絕西班牙統治的荷蘭人,開始與西班牙軍隊作戰。其中,不少荷蘭城鎮飽受西班牙圍城之苦。然而,萊頓卻能成功堅守一年。作為獎勵,以「自由之堡壘(Libertatis Praesidium)」為校訓的萊頓大學,在威廉支持下成立。

恐怖分子曼德拉

香港示威浪潮歷經四月不息,反而愈演愈烈,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近日表示,以暴易暴無法解決問題,只會滋長仇恨,並以甘地和曼德拉為例,認為兩人堅持以和平方式反抗暴政,因而稱譽世界。仇恨固然不應鼓吹,然而湯漢所舉例子值得商榷。例如曼德拉,則不單主張以暴易暴,更曾成立武裝組織「民族之矛」,以破壞公物向政權施壓,長年被英美政府視為恐怖分子。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20 世紀南非(下)

「曼德拉 A 到 Z :馬迪巴的多面人生」一書作者謝克特,將南非的民主運動成果歸功於 4 個策略奏效:煽動城鎮動亂、尋求國際社會對南非採取經濟制裁及外交孤立、反種族隔離運動全球化,以及發動武裝抗爭。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20 世紀南非(中)

回顧 20 世紀的南非解放運動,起初和理非與勇武分流,一邊廂有以非洲民族議會為代表的中產甘地式示威,另一邊廂則是諸如倫比德的排外非洲民族主義者,而黑人、印度人及白人示威者之間又存在種族隔閡,阻礙各政治組織團結一致。後來經歷血腥鎮壓洗禮,抗爭一方汲取教訓,一次又一次聯合發動大型不合作運動。政權以政治迫害及濫權警暴回應,將抗爭運動逼向地下,同時著力爭取外國勢力支援。當反種族隔離運動全球開花之時,亦是南非國民黨沒落之日。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20 世紀南非(上)

由殖民時代起,「南非」的歷史就是一部抗爭史。由 17 世紀荷蘭殖民者圈地開始,到英國建立世上第一座集中營,再到南非白人政權的種族隔離政策,甚或延續至今的種族貧富差距,逐步見證抗爭者的身影由邊緣邁向舞台中央。

厄立特里亞:極權下的窘況

東非國家厄立特里亞(Eritrea),1993 年自埃塞俄比亞分裂而出,獨立成國。開國元首、現任總統阿費沃基(Isaias Afwerki)行一黨統治,禁止成立任何反對黨和獨立媒體,並囚禁所有滋事分子。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 Jibat Tamirat 在當地官方人員的「陪伴」下,走訪厄立特里亞,探索極權國度的窘況。

歐美反中聯盟,捍衛數碼世界的自由秩序?

在 21 世紀,電子數據已是珍貴的社會資產,如何監管全球數據流通,成為了大國間的角力戰場。有學者撰文分析,中國正試圖利用其監控技術的優勢,把世界導向專制主義的未來,建議歐美雙方通力合作組成大西洋聯盟,以捍衛數碼世界的自由開放價值。

美國有必要幫助爭取民主、自由?

美國國會復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為首要審議法案。本地支持該法案的意見認為,國際社會出手,有助挽救香港正瀕臨崩潰邊緣的人權和自由。史丹福大學政治及社會學教授 Larry Diamond 日前撰文指,今天美國若選擇對全球各地崛起的獨裁勢力沉默,只會養虎為患,最終令全球的民主力量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