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共98篇|

唐明:「愛好自由的代價」

他舉開車為例,全球每年的車禍不知凡幾,但是只要把車速限制在 5 英里,幾乎能解決 99% 車禍傷亡問題,可是真的會有人以「絕對安全,萬無一失」為理由,採納這個建議嗎?他認為,同樣邏輯也適用於防疫,某程度的感染率以及死亡率是可以接受的,「清零」則是不現實的。

Moyashi:美丽新世界 —— 快乐无罪,极权有理

(編按:文章語言為作者要求)当年笔者在付钱时,顺便买了硬皮精装版的「美丽新世界」和「我们」。简体字的反乌托邦作品莫名地增加了说服力,仿佛书本出版自身就成了一件行为艺术品。至于剩下的「1984」,旁边有个牌子说下个月才出版,不过没有所谓,反正那种极权都差不多过期了。

紐西蘭「反起底法」的平衡世界

據「華爾街日報」在 7 月 5 日報道,由 Google、Facebook、Twitter 等科技巨企組成的「亞洲互聯網聯盟」(AIC),於 6 月去信香港政府,警告當局若繼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修訂(民間又稱「反起底法」),該聯盟憂慮或會停止在香港提供服務,以免令員工墮入法網。誠言,有些西方民主國家都設有類似的「反起底法案」,關鍵是如何在資訊權與個人私隱間取得平衡。

未竟的民主路:厄立特里亞獨立30年

今年 5 月,厄立特里亞迎來了獨立 30 周年。厄立特里亞被喻為「非洲北韓」,是世界最封閉的國家,政府血腥鎮壓異見聲音,人民連電話卡和護照也難以取得。有當年的革命義士就在英國廣播公司(BBC)自白,回首當初的革命熱情,也講述厄立特里亞未竟的民主路。

唐明:自由港即是避難所

這份公告發佈之際,香港還是一片荒蕪,但已迅速預告了日後香港的興起,而九龍只在咫尺之遙,難道不想加入這個自由港的範圍嗎?即使當時兩國剛打完仗,即使島上連住宿的地方也極少,許多人只能留在船上過夜,但是海港裡的船隻與日俱增,入夜後漁火點點,倒映在水上,予人安全、自由的氛圍,這個還未建起的海港,儼然已是很多人的 refuge。

唐明:民主衰亡的不祥跡象

他觀察到的「不祥」跡象包括:政客只顧追逐私利,為討好選民而被牽著鼻子走,法治被侵蝕、家庭遭解體、職業標準敗壞、營商環境的欺詐、學術粗劣和極端化、宗教的膚淺和濫情、藝術娛樂的惡俗、個人的自我放縱、整體生活趨於粗俗,凡此種種並非個別現象,而是表明整個文明在解體。

人權不可或缺一環:出入境自由的歷史

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入境條例」修訂,政府可授權入境處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不可運載某人」。大律師公會憂慮入境處處長的權力難以受到約束,修例會威脅香港人的出境自由。後來,保安局回應指修例只是針對來港航機,港人出入境自由依然受到基本法保障,但已令不少港人忐忑不安。出入境自由被視為現代人權理念很基本而且古老的一環,不容剝奪。

納粹黨是如何批鬥現代藝術?

顛覆叛逆的現代藝術,向來為獨裁政權所厭惡。曾立志當畫家的希特拉,對形式抽象的現代藝術亦毫不留情,納粹黨清理博物館館藏後,曾舉辦所謂的「頹廢藝術展」(Degenerate Art Exhibition)加以批鬥,視之為荼毒德國的猶太人陰謀,又把這些藝術家誣蔑為精神病患者。

在政治化世代,憑良心說話的科學家:愛因斯坦

過去一年多,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很多科學家從象牙塔走進公共領域的同時,科學專業也變得極度政治化。有些政府會以抗疫之命,打壓異見人士為實;疫苗研發,也成為推廣民族主義的工具。在政治化的氣氛中,科學家應該如何應對?大家或者可從愛因斯坦生平中找到答案,憑良心,不平則鳴。

被北韓綁架的日本人:瞭解失去日常生活是怎樣

上世紀 70 至 80 年代,北韓多次綁架日本國民,日本官方確認有 17 名國民受害,只有 5 人成功回國。這些事件中,以 1977 年只有 13 歲的橫田惠懷疑被擄一事,最震驚當時的社會。近日,眾籌電影「向惠發誓」(めぐみへの誓い)在日本上映,主力北韓新聞的 NK News 就訪問導演野伏翔,了解這段綁架歷史。

長達 15 年的衰退期:正在萎縮的自由世界

伴隨著中俄崛起,冷戰結束以來,由西方民主國家主導的世界秩序受到嚴峻挑戰。2014 年,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出版著作「民主在退潮」,警告民主正在衰落,希望讀者思考民主制度的出路。6 年過去,情況未有好轉,很多本來民主的社會變得專制,同時很多專制國家走向更獨裁。「自由之家」最新報告就顯示,全球民主已經連續 15 年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