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共90篇|

唐明:民主衰亡的不祥跡象

他觀察到的「不祥」跡象包括:政客只顧追逐私利,為討好選民而被牽著鼻子走,法治被侵蝕、家庭遭解體、職業標準敗壞、營商環境的欺詐、學術粗劣和極端化、宗教的膚淺和濫情、藝術娛樂的惡俗、個人的自我放縱、整體生活趨於粗俗,凡此種種並非個別現象,而是表明整個文明在解體。

人權不可或缺一環:出入境自由的歷史

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入境條例」修訂,政府可授權入境處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不可運載某人」。大律師公會憂慮入境處處長的權力難以受到約束,修例會威脅香港人的出境自由。後來,保安局回應指修例只是針對來港航機,港人出入境自由依然受到基本法保障,但已令不少港人忐忑不安。出入境自由被視為現代人權理念很基本而且古老的一環,不容剝奪。

納粹黨是如何批鬥現代藝術?

顛覆叛逆的現代藝術,向來為獨裁政權所厭惡。曾立志當畫家的希特拉,對形式抽象的現代藝術亦毫不留情,納粹黨清理博物館館藏後,曾舉辦所謂的「頹廢藝術展」(Degenerate Art Exhibition)加以批鬥,視之為荼毒德國的猶太人陰謀,又把這些藝術家誣蔑為精神病患者。

在政治化世代,憑良心說話的科學家:愛因斯坦

過去一年多,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很多科學家從象牙塔走進公共領域的同時,科學專業也變得極度政治化。有些政府會以抗疫之命,打壓異見人士為實;疫苗研發,也成為推廣民族主義的工具。在政治化的氣氛中,科學家應該如何應對?大家或者可從愛因斯坦生平中找到答案,憑良心,不平則鳴。

被北韓綁架的日本人:瞭解失去日常生活是怎樣

上世紀 70 至 80 年代,北韓多次綁架日本國民,日本官方確認有 17 名國民受害,只有 5 人成功回國。這些事件中,以 1977 年只有 13 歲的橫田惠懷疑被擄一事,最震驚當時的社會。近日,眾籌電影「向惠發誓」(めぐみへの誓い)在日本上映,主力北韓新聞的 NK News 就訪問導演野伏翔,了解這段綁架歷史。

長達 15 年的衰退期:正在萎縮的自由世界

伴隨著中俄崛起,冷戰結束以來,由西方民主國家主導的世界秩序受到嚴峻挑戰。2014 年,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出版著作「民主在退潮」,警告民主正在衰落,希望讀者思考民主制度的出路。6 年過去,情況未有好轉,很多本來民主的社會變得專制,同時很多專制國家走向更獨裁。「自由之家」最新報告就顯示,全球民主已經連續 15 年倒退。

唐明:「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責任在誰?

財富、名氣、威風八面,早在當上總統之前他就擁有了,但是讓美國「再次偉大」,並不是一位總統可以做到的事情,偉大的力量在更廣大的範圍,在更深刻的核心,需要人心普遍的覺醒、信心的復甦,是價值觀的重塑,恢復立國之初山巔之城的榮光 —— 這樣的歷史重擔,怎能壓在他一人身上,指望在四年內就做到呢?

鄭立:Carrion —— 與人類戰鬥的怪物,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人類

雖然設施裡的敵人,全都是有老豆老母生的無辜打工仔,但是如果他們的職責是妨礙主角的自由,那就只有將他們消滅了。不僅要消滅,還要把其資源吸收,吃其血肉,令自己壯大。你深知道,若不選擇生存壯大,消滅一切妨礙自己生存的人,輕則失去自由,重則失去生命。

Neo:春與蒼的便當盒 —— 在獨處的時候,與室友的交換情書

軟稔適中的飯糰、鬆軟滑溜的煎蛋卷、咸度適中的脆皮香腸…… 一口又一口吃下的,不只是美味可口的飯菜,還有對方準備便當時,念著自己的心思,想這個你會愛吃嗎、那個你會怕甜嗎、顏色夠繽紛嗎、營養夠均衡嗎。這樣的關懷貼心而溫和,就像是給離群獨處的春寄一封信,讓她知道有人正在顧念自己,卻又不會感到被人貿然闖進心裡。

克什米爾雙重抗爭:自由和環保,如何兩者兼得?

克什米爾被印度取消自治地位,並遭血腥鎮壓及切斷網絡。而在人民失去自由之際,當地的森林亦因非法建築及走私木材,遭到嚴重破壞。面對暴力衝突及氣候變化的重創,克什米爾人卻未舉手投降。他們現時加緊行動,從政治及環保兩方面入手,致力保護家園。

唐明:美國鄉民美國的心

在一些歐洲國家,「其居民認為自己是外來移民,毫不關心當地命運。他們也不參與當地的重大變化,甚至並不了解,只是偶然聽到而已,更有甚者,他們對自己村莊的遭遇、街道的治安、教堂的處境,都無動於衷……如果一個國家,每個人都軟弱無權,又缺乏任何共同利益,無法聯合起來,怎能抵抗暴政呢?」

唐明:切掉多少雞屁股,也關自由事?

中國的魔幻日常,表現在這種不分官民,都樂於挖空心思,以求令其他人,或者其他生命(譬如麻雀等動物)受到最大限制的傾向,簡單而言,就是要和自由作對,要限制其他人的意志自由、行動自由,或者生命自由,包括吃得下多少飯菜,以及雞屁股可以切掉多少的自由。然而,愈是不自由,不但吃多少飯會受管制,也愈有吃不飽飯的危機。

在美國,人們有不信奉憲法的自由

近年,香港親共陣營要求政府大力推廣基本法,吹捧基本法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堅固基石」。7 月,政府宣告逾十名民主派候選人提名無效後,指參選人需支持、推廣及信奉基本法。在法治社會如美國,憲法是最高的法律文獻,保障人民基本權利,規範國家的權力;可是人們依然有不信奉憲法的自由,甚至被鼓勵去質疑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