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共129篇|

鄭立:從「拳願阿修羅」看和平怎樣建立在暴力之上

既然百姓就只屈服於不可對抗的暴力,那議會就是展現暴力的場地,故此,拳願會就是讓大家派出一個自己認為最強的鬥技者,要通過誰的議案就看誰打贏。德川家把這概念稱之為「和平的暴力」,和平與暴力互不相斥,只要暴力本身是公正的。

陶傑:西方民主水土不服

議會民主是否要視乎每一個國家的民族性?百分之百要。印度的宗教就是窒礙,但印度沒有國家洗腦機器;中國人無信仰,卻有洗腦工程培養出來的大面積腦殘。兩皆出了幾代力竭聲嘶的知識分子,但西方的民主與中印本國的國情,均各有無法配合而難以成功之處。

疫情衝擊下,該擁抱還是放手?馬克龍的全球化難題(下)

儘管對民主制度的前景充滿憂心,但當法國總統馬克龍聽到西方國家遏阻疫情手忙腳亂,似乎暴露民主弱點時,這位迥異於歐洲傳統成熟穩重政治菁英的年輕總統仍大為惱怒,立即表明:不要把訊息透明公開、人民能公開批評政府的自由國家,與真相被壓抑的集權國家拿來相提並論。

【書摘】鄭南榕:解散警總才算解嚴

警備總部的勢力確實是無孔不入。他們像一群沒有臉孔的人,既不是我們的鄰居,也沒有人交過這種朋友。然而假使你在沙灘上走得遠一點,冷不防從岸邊的林子裡殺出兩條狗來,嚇得你沒命的跑,那狗就是警總的海防部隊養的,放狗咬你的就是警備總部。

唐明:BLM 是怎樣的一潭政治渾水?

公民權受到保障,民意的冤屈和不平,都可以訴諸正當途徑,譬如示威,譬如司法,譬如選舉和政治改革,幾百年下來,民意已有充分的代表,政府權力有非常充分的監督,香港有嗎?香港有六成人給林鄭評 0 分,但她也不會下台,這樣的事情,會在英國、美國發生嗎?

酒吧打架也列為恐怖分子的「反恐法案」

「港版國安法」尚未正式出台,已為國際社會所關注。最近菲律賓國會亦通過「反恐法案」(Anti-Terror Bill),只待總統杜特爾特簽署成立。「亞洲時報在線」報道形容,菲律賓「反恐法案」比「港版國安法」更為嚴厲,卻未能引起國際媒體同樣的關注。

民主化的推手,關鍵在四類人

民主化可以是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例如由二戰後計起,台灣、南韓和東歐便花了接近半個世紀,才達到民主化;而不少國家的人民,至今依然活在專制政權之中。民主化的原因和必要條件到底是甚麼?為何某些國家會更難達成?70 年代起,有學者就研究民主化的政治過程,認為民主化是不同政治派系互動的過程;而在民主化中,往往有四類不同的人。

武肺橫行,有助拉倒歐洲最後獨裁者?

白俄羅斯公民社會發展未臻完善,加上國會或總統選舉一直被指受到操縱;素有「歐洲最後獨裁者」之稱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1994 年至今依然在位。然而,武漢肺炎肆虐白俄,似乎為這個國家帶來一點改變。雙月刊「新東歐」刊登的評論文章指,從是次大選可見,白俄羅斯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公民參與浪潮。

【強人思維】武漢肺炎擴散,普京樂見其成?

俄羅斯修憲,能令總統任期「清零」,普京能否再續總統之路,只待 4 月全民公投決定。不過,俄羅斯境內武漢肺炎病例尚未「清零」,甚至在近日創下最大單日確診數字。普京一貫的強硬手段能否控制疫情,便成為其突如其來的執政考驗。

民主化令人更健康?

去年 6 月至今,從反送中到武漢肺炎,香港人經歷畢生難忘的大半年。自疫情爆發,香港政府反應遲緩,令不少港人上了一門疾病政治學。五大訴求與防疫,民主與健康,其實息息相關。以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全球衛生計劃總監 Thomas Bollyky 為首的研究團隊,去年於著名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撰文指出,民主化會令人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