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共219篇|

清算鎮壓暴行:伊朗領袖被控反人類罪

2019 年伊朗爆發大規模示威,多達 1,500 名示威者被殺。事後有海外異見人士成立伊朗暴行法庭(Iran Atrocities Tribunal),指控 160 名官員干犯反人類罪,早前在倫敦舉行審訊,今年稍後發表報告。幕後的伊朗裔流亡律師,近日就接受訪問,講述審訊過程。

唐明:最不壞的政治選項已足夠好

很有可能,由於中國的政治有這種口號式的理想主義傳統,反過來的一面,便是容易走極端,幾乎沒有協商的空間,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或者統治階層内部的衝突,都很難化解,通常是魚死網破,玉石俱焚,永遠都是在玩零和遊戲。在這種走極端的政治鬥爭中,暴君是最不怕攬炒的,因為他有無數的別人可以作為代價,最後才輪到他,按照無產階級暴民的邏輯,寧教我負天下人,當然夠本有餘了。

陶傑:俄國人的民主艱辛探索失敗了

1991 年的蘇共失敗政變,民主領袖葉利欽站在坦克頂,呼籲俄國人民群起抵制,此一畫面,令人印象深刻,也令人一度以為俄羅斯人民熱愛民主自由,將會與東歐和西歐走上健康正常的議會民主之路。然而對於俄羅斯民族文化傳統,缺乏民主基因,自由世界當初的估計是否太樂觀?

民主秩序瀕臨崩解?不是第一次

不少學者分析,普京開戰前似乎斷定西方民主是強弩之末,威權主義勢不可擋。事實上,西方民主秩序已不只一次瀕臨崩解,1930 年代法西斯主義亦似乎勢不可擋,歐美各國都有法西斯勢力抬頭,報章無不憂慮「民主還有將來嗎」,但危機感也同時喚醒西方社會,使民眾自發捍衛既有價值,令民主秩序渡過當時危機。

即使普京打勝仗,又管治得到烏克蘭嗎?

2022 年 2 月 24 日清晨,俄羅斯以把烏克蘭「去納粹化」為名,展開大規模軍事侵略行動。烏克蘭人民頑強抵抗,愛國情緒更是高漲,人們空前團結。紐芬蘭紀念大學社會學教授 Anton Oleinik 就表示,即使俄羅斯打勝仗,普京亦難以管治烏克蘭,因為兩地文化截然不同,而且戰爭已造就了民族的重生。

瑞士不信任政府的解決方法:公投

瑞士日前舉行公投。四項議題中除了否決「取締動物實驗」外,通過「禁止煙草廣告」、否決「取消證券發行印花稅」、否決「資助媒體計劃」的結果,均與瑞士聯邦議會及政府立場相左。瑞士資訊(Swissinfo)報道指,公民在四項議題中有三項不支持政府觀點,或許與疫情環境有關。

向中國靠攏之際,日漸脆弱的孟加拉民主

南亞國家孟加拉去年剛迎來獨立五十周年。當地教育水平和人均收入都超越了前宗主國巴基斯坦,是區內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不過,孟加拉人民聯盟自 2008 年成為執政黨後,一直大肆排斥異己,鞏固政權。近年,政府受惠於一帶一路政策,得到更多中國援助,鎮壓行動也愈來愈激烈,令本來已經脆弱的民主體制面臨崩潰。

北京冬奧,開始動搖的贊助商

面對英、美、澳洲等多個西方國家先後宣佈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中國外交部回應「任何國家抵制北京冬奧會的行為都是沒有意義」、「沒有人會在意」。其實,外國官員來或者不來,中國都會照樣舉辦冬奧,但這股抵制北京冬奧的風潮,似乎令不少奧運贊助商在宣傳上變得審慎。

選舉戲一場:專制國家投票率暴跌的成因

香港立法會選舉將在 12 月 19 日舉行,特首林鄭月娥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聲稱「政府工作做得好、公信力高時,投票率反而會降低」,「因為民眾沒有強烈的訴求要選擇一些議員來監督政府」。其實政治學有大量文獻,分析投票率高低的成因。在 2020 年,有論文就分析中亞和高加索國家投票率何以暴跌,關鍵是選舉的競爭大大減少,各方陣營都懶理。

沒有學生會的大學:巴基斯坦的軍政府惡法

如果難以想像大學沒有學生會,我們不妨放眼巴基斯坦,當地軍政府在 37 年前取締所有學生會至今,但凡學生入學都必須宣誓承諾不會在校園內「搞政治」。名義上,禁令是要讓校園遠離政治,實際上卻是放任親政府勢力在校內為所欲為,令校園暴力猖獗,教育質素每況愈下。

唐明:議員佩劍是野蠻遺風嗎?

有意思的是,決鬥的傳統,在今日不少英國人眼中,也被視為來自諾曼征服時代的野蠻遺風,他們卻忘了:如果貴族不是有這樣的力量,和國王平起平坐,國王根本不會和他們坐下來商談,不會有大憲章,也根本不會有國會。至於當查理一世帶兵衝入國會,其他貴族立即成立國會軍,和國王對抗這種事,更是想也不要想。

新一波獨裁化的受害者:薩爾瓦多

中美州小國薩爾瓦多,因為頒令把比特幣成為國家法定貨幣而受全球關注。現任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自 2019 年後走民粹路線,推行多項受爭議的政策,國家亦處於貪污和動盪之中。愛默生學院政治學副教授 Mneesha Gellman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警告,薩爾瓦多人民奮鬥多年的民主制度正在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