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共159篇|

民主第一步:破舊聯合國,立新 D-10

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失敗,促成國際社會在 1945 年成立聯合國取而代之。國聯創辦人之一 Robert Cecil 子爵更在最後國聯閉幕大會上稱:「國聯已死,聯合國萬歲。」不過,全球運動 Now! 創辦人 Andrea Venzon 及 Colombe Cahen-Salvador 認為,現時全球民主持續受打擊,世界必須建立新的全球民主治理體系,應對專制大國的挑戰。

前殖民地的獨裁標誌:煽動罪

9 月 6 日,警方國安處以「刑事罪行條例」200 章第 10 條「發表煽動文字」,拘捕人民力量譚得志,事件引發各界憂慮。人權監察直指煽動罪「基本上是以言入罪」,屢被聯合國批評違反人權準則。這條殖民時期留下來的法律,在多個前英國殖民地都引起廣泛爭議,要求廢除的聲音不絕。

被高估的黑騎士:中共與亞洲的獨裁們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訪台,獲得歐盟多國力撐,德國外相馬斯更揚言歐洲不受中國威脅。有分析指,歐洲各國已調整外交政策,對華態度由過往利益導向,改為價值觀外交。另一方面,中共近年大力籠絡亞洲的專制政府們,務求建立一套能與西方陣營分庭抗禮的國際體系。可是,有研究就指,中共對這些專制國家的影響力,可能被大大高估。

黑夜之後:20 世紀捷克三代人的抗爭

8 月 30 日,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斯特奇爾率團訪問台灣,進行為期 6 天的訪問。9 月 1 日,他到立法院發表演講,更留下一句「我是台灣人」,表達捷克對民主自由的支持。近年,很多人引用哈維爾和天鵝絨革命的故事,但其實在民主化之前,捷克屢屢成為大國政治的犧牲品,最終在 1989 年才成功爭取民主。

不談民主、不談公民權:遭竄改的印度教科書

去年抗爭運動爆發後,建制派多次表明要向通識教育開刀,「港區國安法」更訂明要展開國安教育,對教育界衝擊前所未見。去年同樣爆發抗爭浪潮的印度,政府最近亦利用疫情掩護,刪除教科書中有關民主、公民權利的章節,有分析相信當局想要掃除西方價值,以實現極端印度教民族主義理想。

唐明:反政府可以是直覺,沒有任何意圖

但他對於政府到底甚麼時候該出手調停(裁判或者懲治),是給了一個框架的,譬如防止互相傷害 —— 譬如香港去年發生的 721 暴力事件;防止個人財富被掠奪 —— 譬如以各種各樣的稅收名義;防止個人自由受限制 —— 譬如這種聽起來十分高尚的「政府是為你好」所設計的全民檢疫。

東亞專制主義模式:由普魯士說起?

中國自改革開放後,強勢崛起,一躍成為經濟大國。中國展現了與西方自由主義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證明了經濟發展與民主改革並不必然共存;東南亞的新加坡同樣走上這條非民主的發展道路,而且經濟起飛比中國更早。有學者把這種發展模式稱為專制現代主義,並指其可追溯至 19 世紀的普魯士。

民主也不是請客吃飯

毛主席有句名言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其實民主進程又何嘗輕鬆?說到底,請客吃飯多少有點奢侈,而民主是我日用糧,是生活的必需。從新加坡的歷程看來,不止治權的平穩更替需要民主;民權的伸張、生產的有序、社會的融洽,缺乏民主是無法實現的。

打破宿命論,政治暴力會有終結的一天嗎?

8 月 17 日,菲律賓人權組織成員 Zara Alvarez 在街頭被槍殺,單在 2019 年,菲律賓就有 43 名維權人士遭到殺害。另一邊廂,8 月 20 日,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懷疑被下毒,情況嚴重,而早在蘇聯時代,暗殺事件已屢見不鮮。政治暴力向來是無數學者關注的議題,希望透過分析暴力成因,令世界走向真正的和平。

Moyashi:鐵幕倒下時,一同倒下的人們

人類的精神比想像中脆弱,相較於民主與自由所帶來的正面效果,價值體系的激烈變動反而會對社會帶來負面影響。尤其落後地區的民眾無法受惠於新發展,卻承受著變動所帶來的剝削,例如當國家大興土木準備新時代的開發,弱勢階層只會淪落為用完即棄的低層勞動力。

塞爾維亞杯葛議會,來龍去脈

很多專制國家都會設有民選議會,意在分化在野陣營、訓練執政黨的政治新秀,以及避免國際組織制裁。而這些專制政權會想盡辦法控制選舉,買票、種票、收緊參選資格,必要時就延後選舉。面對選舉不公,有人選擇在議會內寸土必爭,有人則全面杯葛假議會。2020 年 6 月,塞爾維亞就爆發了歐洲近年最大型的議會杯葛行動。

政治合法性或表現 —— 民主、專制的依傍

假如「我討厭政治」是政治冷感者的格言,「我討厭示威」必然是獨裁者心底話,甚至公開詆譭示威者亦有之。按獨裁者的理解,西方民主國家的公民不時上街示威,豈非令國不成國?「外交政策 」專欄作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 Sheri Berman 撰文解釋,示威之所以有利民主政體、威脅獨裁統治,是因為民主制具更大合法性,而獨裁者只能以政治表現維持統治。

白羅斯釋放示威者,不是值得慶祝的事?

白羅斯政府承諾釋放所有示威者、內政部長向示威者道歉,從抗爭陣營看來固然值得慶祝。不過,政府一時立場軟化,是否代表抗爭取得實際成果,抑或只是一種「戰略性撤退」,政治迫害還在後頭?被捕示威者的人身自由,真的是獲釋就能得到保障嗎?

【泰國示威】為何青年堅持「發夢」?

泰國從上月起出現連串大型示威,爭取解散國會、政府停止滋擾反對派、修改由軍方撰寫的憲法這「三大訴求」,進而要求廢除「冒犯君主罪」。到了週日,更有至少 1 萬人身穿黑衣,齊集曼谷的民主紀念碑,無視泰王肖像,高舉雙手爭取自由,力求改變「民主之上,君主為尊」。而在背後推動這股強大的反對浪潮,乃是一股敢作敢為的青年力量。

「白紅白」旗 —— 白羅斯示威者的國旗

白羅斯總統選舉引發的示威仍然持續。示威行列中,不時會發現有白紅白橫條旗飄揚,上面間或有一面盾徽。這面白紅白旗,屬於 1918 至 19 年短暫存在的白羅斯人民共和國(Belarusian People’s Republic),多年來一直與紅綠旗爭奪國家象徵地位。在反對人士心中,更是代表自由的旗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