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

|共49篇|

中國員工勢力,造成 Facebook 內部分裂?

十年前,Facebook 雇用的中國員工都是在美國大學畢業,有留學生活的經驗,對美國文化有所了解。但近年,許多中國員工都是初來乍到,依然看中國政府控制的新聞,使用中國政府控制的社交軟件,對互聯網的觀點和美國人迥異,也不認同言論自由和公開討論。

獨自對抗政權的 NBA 籃球員 —— Enes Kanter

在美國,NBA 籃球員 LeBron James 屢為黑人民權發聲,可無後顧之憂地批評總統杜林普,獨是面對中國,才會批評為香港人權發聲的人。在美國,來自土耳其的 NBA 籃球員 Enes Kanter 為人權發聲,批評祖國總統埃爾多安,換來的是被指控為恐怖主義、與家人失去聯絡、遭政府通輯、不能到美國以外地方、在 NBA 的比賽會被土耳其審查等待遇,即使如此,他也絕不妥協。現效力波士頓塞爾特人隊的 Kanter 接受網媒 Vox 訪問時說:「NBA 為我提供了一個廣闊的平台,這就是為甚麼我要為所有沒有這種平台的無辜者發聲。」

一件「控訴警暴藝術品」的下場

巴基斯坦藝術家 Adeela Suleman 的藝術裝置入選今屆「卡拉奇雙年展」,但她的作品「卡拉奇的殺戮場(The Killing Fields of Karachi)」在上月底先被查封再遭破壞。大批市民及藝術家對此憤怒,他們猜測背後原因只有一個:展覽控訴警察濫殺平民,於是被當局施壓強行滅聲。

全球政府箝網是大勢所趨?

邁入網絡時代,互聯網不只是上網與社交的工具,更是不同領域的平台。網絡看似普遍,但事實上全球只有 57 %的人口能夠連接網絡,等同於仍近一半的人失去透過網絡獲得教育、金融服務、政治參與、言論自由等等的機會。英國廣播公司(BBC)撰文分析,網絡作為人權自由的延伸,目前面臨的危機和未來的發展。

要在 NBA 賽場上表達訴求?關鍵在衣著

NBA 季前熱身賽轉眼結束,美國當地時間 10 月 22 日晚上正式開季,今季亮點之一,是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球迷發起在「開幕之夜」大規模示威,聲援香港及捍衛火箭隊總經理 Daryl Morey 的言論自由,首戰更有令風波升溫的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面對賽場上接下來的示威活動,要確保比賽順利進行,同時令球迷保有言論自由,關鍵似乎落於衣著上。

敢言大帝 LeBron James 的雙重標準

當 NBA 風波正趨向透過冷處理解決時,洛杉磯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 拋出了「震撼彈」,暗指 Morey 不了解事件嚴重性就發聲,連累球員。這與他過往經常就民權事件不平則鳴的正義形象大相徑庭,惹人質疑他為了利益,在對待中國問題上「雙重標準」,激起美國網民不滿,令事件繼續升溫。

NBA 兩難:金錢我所欲也,言論自由我所欲也

成人動畫「衰仔樂園」因最近一集「Band in China」遭中國封殺,該集批評荷里活為了賺錢,審查電影內容以迎合中國檢查員,劇情涉及達賴喇嘛、同性戀、小熊維尼、維吾爾族再改造營等「敏感內容」。在其中一幕裡,NBA 侯斯頓火箭隊(Houston Rockets)球星 James Harden 由美國坐飛機到中國賺錢。無獨有偶,火箭隊總經理 Daryl Morey 上星期五在發推文支持香港民主運動,觸及中國痛處,該隊贊助隨即被撤銷,中方更取消播放 NBA 在中國的季前賽事,令美國國家籃球協會面臨要捍衛中國龐大市場,還是美國核心價值的兩難。

【勇者無懼】學生記者上庭,捍衛新聞自由

初生之犢不懼虎,年青人面對強權壓迫,意志有時比成人還要堅定。在印尼棉蘭市,北蘇門答臘大學一個學生網站刊登「女同性戀愛情故事」,引起巨大迴響。參與網站的學生其後皆被開除,他們遂與校方對簿公堂,質疑此舉的合法性。當地人亦靜觀其變,看當局審查制度對新聞自由和同性戀權利的限制。

言論自由的不自由

鮮為人知的是日韓貿易戰的戰火燒到文藝界,愛知縣「Aichi Triennale 藝術節」的主題展覽之一「言論不自由展・後續」 ,因為其慰安婦像及涉及批評天皇的藝術品,收到大量恐嚇,結果整個展覽要直接取消,展覽自身就成為了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

Moyashi:自焚式言論自由

這也是心靈雞湯類文字的通病,共通點都是充滿了無力感,錯的永遠都是受害者。世界的不合理無法「合理」地處理,所以只能夠處理自己。受害者改變不了世界,因為世界是絕對而不可逆的,唯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如果這算是和平自由,這應該是自焚式的自由,透過閹割權利與倫理價值去達成某種妥協。

哥倫比亞記者警告:我們正在背棄和平

2000 年 5 月,哥倫比亞記者 Jineth Bedoya 前往訪問一名被監禁的民兵領袖途中,被人綁架、下藥、輪姦和虐待。雖然她幾乎傷重致死,但面對有罪不懲的現象,她未有退縮。「當局多年來都沒調查,所以在孤身等了這麼久、也想過要結束生命之後,我唯有親自去查。」

在網上,真誠對話是出路?

我們大都試過,在網上被人問起意見,卻要為防止截圖而婉轉回覆;或在社交媒體上,希望尋求「正確」的言論,不冒犯任何人。這不是個人問題,而是網絡上愈漸普遍的情況。「衛報」就有文章分析,為何人們愈來愈不敢在網上表達意見,及如何拿回網上的個人私隱。

土耳其政府「焚書坑儒」:清算仍未結束?

自 2016 年軍事政變失敗以來,土耳其政府銷毀超過 30 萬本來自學校和圖書館的書籍;首都安卡拉一條名為「居倫」的街道也被重新命名。200 間媒體和出版機構被關閉,其中 29 間出版社的罪名為「散播恐怖主義思想」;另有 80 名作家被調查和起訴。然而,政府的清算行動並未停止。

【人權報告】威權當道,全球自由正在倒退

正當香港人權自由的急劇衰退,全球風險分析機構 Verisk Maplecroft 昨日發表的人權報告亦指出,世界正同時經歷一場人權自由的大倒潮。目前全球近半人口,活於嚴重剝奪言論自由與私隱權的國家,政權利用科技監控人民和拘禁記者,打壓異見以鞏固統治,當中以中國評分最差劣。

【無懼強權】反普京勢力,正在崛起

為保持議會過半席的支持率而「DQ」大量議員,不只香港政府,也是普京愛用手段。俄羅斯將於今年 9 月舉行市議會選舉,但不少獨立和反對黨候選人遭政府「DQ」,因此反對黨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號召民眾上街抗議。連續兩個禮拜,人們在莫斯科舉行「反 DQ」示威,警察先後以「大規模騷亂」及「非法集結」名義,逮捕逾 1,000 名示威者。「衛報」藉此分析,俄羅斯是否為反抗普京政權做好準備。

阿根廷最勇敢記者 —— Andrew Graham-Yooll 與世長辭

阿根廷記者 Andrew Graham-Yooll 在本月 6 日逝世,終年 75 歲,當地各大報章均刊文表示哀悼。他生前曾替「布宜諾斯艾利斯時報」撰寫專欄,該報編輯 James Grainger 慨歎:「所有主要報章的頭版,都刊登一名記者的死訊,在這裡並不常見,他是報業泰斗。」早在數年前,他已登上新聞雜誌 Newsweek 封面,被稱為「70 年代最勇敢的記者之一」。他究竟做了甚麽,讓他贏得這個稱號和傳媒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