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

|共33篇|

土耳其政府「焚書坑儒」:清算仍未結束?

自 2016 年軍事政變失敗以來,土耳其政府銷毀超過 30 萬本來自學校和圖書館的書籍;首都安卡拉一條名為「居倫」的街道也被重新命名。200 間媒體和出版機構被關閉,其中 29 間出版社的罪名為「散播恐怖主義思想」;另有 80 名作家被調查和起訴。然而,政府的清算行動並未停止。

【人權報告】威權當道,全球自由正在倒退

正當香港人權自由的急劇衰退,全球風險分析機構 Verisk Maplecroft 昨日發表的人權報告亦指出,世界正同時經歷一場人權自由的大倒潮。目前全球近半人口,活於嚴重剝奪言論自由與私隱權的國家,政權利用科技監控人民和拘禁記者,打壓異見以鞏固統治,當中以中國評分最差劣。

【無懼強權】反普京勢力,正在崛起

為保持議會過半席的支持率而「DQ」大量議員,不只香港政府,也是普京愛用手段。俄羅斯將於今年 9 月舉行市議會選舉,但不少獨立和反對黨候選人遭政府「DQ」,因此反對黨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號召民眾上街抗議。連續兩個禮拜,人們在莫斯科舉行「反 DQ」示威,警察先後以「大規模騷亂」及「非法集結」名義,逮捕逾 1,000 名示威者。「衛報」藉此分析,俄羅斯是否為反抗普京政權做好準備。

阿根廷最勇敢記者 —— Andrew Graham-Yooll 與世長辭

阿根廷記者 Andrew Graham-Yooll 在本月 6 日逝世,終年 75 歲,當地各大報章均刊文表示哀悼。他生前曾替「布宜諾斯艾利斯時報」撰寫專欄,該報編輯 James Grainger 慨歎:「所有主要報章的頭版,都刊登一名記者的死訊,在這裡並不常見,他是報業泰斗。」早在數年前,他已登上新聞雜誌 Newsweek 封面,被稱為「70 年代最勇敢的記者之一」。他究竟做了甚麽,讓他贏得這個稱號和傳媒的尊重?

「批鬥」、「道歉」之風吹到美國

隨著政治正確、社會公義的政治運動深入歐美各國,動輒上綱上線對個人進行批鬥和公審的現象亦趨普及,有識之士不難發現此一社會風氣和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相似之處。「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 Peggy Noonan 最近撰文,指出美國的網絡生態,和中國文革時期的批鬥異曲同工。

網絡鐵幕:俄羅斯會否成為下個北韓?

1946 年,邱吉爾訪問美國期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說,以「鐵幕」一詞形容蘇聯控制的地區與西方隔絕。近日俄國政府在國家杜馬計劃推動一項法案,賦予政府加強控制國內網絡的權力,即有外國媒體形容為「網絡鐵幕」。「莫斯科時報」亦指,是次草案,旨在建立一個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的互聯網,不禁令人擔心,俄國會否成為下一個北韓。

解散「泰愛國黨」後,軍政府下一敵人:社交媒體

泰國大選即將於本月 24 日舉行。除了法院宣佈解散烏汶叻公主的「泰愛國黨」外,軍政府與反對派的媒體宣傳戰亦是另一焦點。軍政府掌握電台、報紙等傳統媒體,反對派的宣傳大本營則是社交媒體。英國「衛報」報道,與上一次 2011 年大選相比,現時泰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已十分普遍。對此,軍政府亦有加強管控社交媒體的舉措。

如何防禦網絡攻擊,又不會犧牲網絡自由?

全球網絡攻防戰近年愈趨白熱,民主國家逐漸意識到完全自由放任的市場,根本無法保護其公民與企業安全,但對網絡活動草木皆兵,又恐怕扼殺網絡開放自由,淪為監控網絡的極權國家。究竟要如何避免顧此失彼?有智庫組織研究員撰文,建議大家向英國取經。

鄭立:從「還願」看防火長城的數碼文字獄

讓創作者人人自危的世界,是由硬性擋住你的防火長城與審查,隨機爆發的炎上文字獄,以及接受這兩者去勸受害者讓步的鄉愿者組成的。真的能分開經濟政治的人,本來就能超脫立場地欣賞別人的東西。但只是少數人如此,熱衷於製造文字獄的人恐怕是更多。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就要明白分開兩者需要的修養,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中國禁書何其多,「一九八四」為何例外?

被中國查禁的書籍之中,部分原因呼之欲出,包括涉及宣揚或描述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內容,亦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堅定批評共產黨的劉曉波的任何作品。然而,這一張禁書目錄不如外界想像般嚴密全面,譬如說,批評極權政治的百年經典小說,George Orwell 的「一九八四」,則沒有被中國政府列為黑名單。記者 Amy Hawkins 指出:「針對作品和書單的不同處理方式,正好反映了中國在執行審查制度時的複雜現實。」

石 Sir:黃秋生的英國緣

上星期一,到英國一個旅遊網站,搜索「香港」的數字,竟然升了 125%!原來當日,英國其中一個電視台,剛推出全新劇集 Strangers。Strangers 故事主要關於一單英國女子在香港被殺,其丈夫來港卻竟發現事不簡單的奇案。故事據說一半場景都在香港,而故事第一集更幾乎全部取景香港。但更讓石 Sir 嚷著要追看此劇,卻是因為黃秋生有份演出。

陶傑:第三線強人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南非演說,警告世界強人政治正在崛起,危害民主自由。此說是以當前美國強人總統杜林普為楷模,指出世界其他國家爭相仿效。「強人政治」是針對自由民主價值觀的一大反動:普京、習近平、金正恩,是世界強人政治的第二線,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是強人政治的第三線。

坐牢、辦報、再坐牢:批評才是平常事的公報

日前,喀什米爾知名記者 Shujaat Bukhari 在其辦公室門外遭槍殺。他經營著 3 份日報,並為包括 BBC 在內不同的國際媒體撰文,可見在印度經營媒體的危險性。此事亦讓人想起從前印度報紙的起源:「孟加拉公報」從創辦到結束,都是與腐化權力的一場又一場交戰。美國研究員 Andrew Otis 最近出版著作,講述印度新聞自由的先導者 —— James Hicky 和「孟加拉公報(Hicky’s Bengal Gazette)」的故事。

飛機上,為何不可拍空姐?

當你在機艙之內拿出手機,無論想拍照還是做其他事情,都一定會有空中服務員前來制止,讓你顯得十惡不赦,並好像輕輕一動指頭,都會危害全機乘客的人身安全。任何乘客,拿著手機做任何動作,在空中服務員眼中都一概不允許。但他們憑甚麼?事實上,根本沒有聯邦法例禁止乘客在機艙內拍照。

陶傑:波蘭匈牙利發生了甚麼事?

波蘭在歐盟之內,與匈牙利、捷克,對收容地中海難民政策抗拒最力,同樣是前共黨國家,不接受「政治正確」的歐盟左翼思想,但同時又如普京,波匈兩國對全國廣播傳媒收緊控制。2016 年 7 月之前,波蘭 164 名記者和新聞播音員辭職或被解聘,令歐洲議會、人權組織與法庭深為不安。至於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則更為仰慕獨裁。他曾示很認同中國的習近平個人管治,希望向俄中的管治風格系列吸取「長處」。波蘭和匈牙利發生了甚麼事?

五毛橫行 30 國:「輸出中國模式」又一例證

眾所周知,中國網絡對外那道城牆愈發密不透風,對內和諧維穩則無孔不入,因而在國際非政府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剛出爐的全球網絡自由調查,中國連續 3 年榮登榜首實在意料中事;然而最讓人吃驚的是,原來全球至少有 30 國利用五毛操縱網絡言論。調查顯示,全球處於不自由網絡的網民,比之自由網的,竟還多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