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

|共125篇|

「扭曲歷史」刑事化,只為保護真相,還是監管言論?

1980 年的光州事件,既是韓國民主抗爭路上關鍵一頁,也是死難者家屬以至國民的傷痛。今天韓國教科書都將這場血腥鎮壓事件稱為「光州民主化運動」,不過「紐約時報」報道,光州事件的定性,近日成為當地政壇爭論的對象。文在寅所屬的執政共同民主黨推動法案,將涉及光州事件的「虛假敘述」視為犯罪;保守派則批評總統,將審查制度及歷史用作政治武器。

新聞沙漠:失去可靠傳媒是怎樣的世界?

無處不在的紅線令報章停刊、傳媒倒閉,究竟對公共生活有何危害?有美國研究稱,喪失可靠新聞傳媒的地方為「新聞沙漠」(News Desert),有學者調查美國鄉郊案例,發現此現象會動搖地方身份認同,令居民視野萎縮到鄰里事務,更難參與公共討論,直接削弱民主的基礎。

紐西蘭「反起底法」的平衡世界

據「華爾街日報」在 7 月 5 日報道,由 Google、Facebook、Twitter 等科技巨企組成的「亞洲互聯網聯盟」(AIC),於 6 月去信香港政府,警告當局若繼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修訂(民間又稱「反起底法」),該聯盟憂慮或會停止在香港提供服務,以免令員工墮入法網。誠言,有些西方民主國家都設有類似的「反起底法案」,關鍵是如何在資訊權與個人私隱間取得平衡。

採訪到最後:獨裁統治下的最後新聞工作者

新聞自由從不是理所當然,尤其是缺乏民主的第三世界。新聞工作者桑達拉姆(Anjan Sundaram)數年前推出著作 Bad News: Last Journalists in a Dictatorship,記錄了盧旺達獨裁者如何查封傳媒集團,殺害及拘捕無數新聞工作者,多人要到處匿藏或流亡海外,部分人委曲求全而充當官方喉舌,以致當地幾乎不存在獨立新聞報道。

【編輯之前】現代審查制的開端:15 世紀教廷

香港「蘋果日報」結業,成為第一所因香港新時代而倒閉的媒體機構,有評論認為事件遠超一家媒體被政治打壓的層次,憂慮未來香港的新聞審查只會更加猖獗。中歐大學媒體學家 Marius Dragomir 在 2019 年曾發表研究,爬梳專制國度下的出版審查史,現代資訊審查的歷史甚至來得比新聞報業來得更悠遠。

比北韓更北韓:新聞最不自由的國度

在剝削自由方面,北韓素來被公認為全球之最,但無國界記者(RSF)的新聞自由指數排名榜上,原來有國家的新聞封鎖表現超越北韓,那就是東非小國厄立特里亞。該國政府 20 年前查封所有私營傳媒、未經審訊監禁新聞工作者後,新聞自由從此一蹶不振。

記者:21 世紀最危險的職業之一?

新聞及出版自由令資訊得以流通、當權者受到制衡,是重要的人權基石,傳媒亦被喻為行政、司法、立法機關以外的「第四權」。可是,新聞自由不是自有永有,而是要由人民去捍衛,在獨裁或者戰亂國度,記者的人身安全就時常受威脅。2020 年底,聯合國一份報告指出,在上個 10年,全球平均每 4 天就有 1 名記者被殺。

有史以來的「愚蠢」審查制度

1930 年,反戰名著「西線無戰事」改編電影上演。電影同年來到德國放映時,觀眾只能在大量警察在場下觀影,12 月更遭最高審查委員會撤銷放映許可證。翌年,電影經大量刪節及審查才得以在「特定群體與非公開活動中放映」;1933 年希特拉上台後,該片便遭全面禁播。今天,不少國家對發行電影均有一套審查制度,雖然不能與昔日德國的審查制度相比,但美國德魯大學歷史系教授 Jonathan Rose 認為,人們亦應注意審查制度愚蠢而令人無法接受的一面。

政治審查下,伊朗電影人如何一路走來?

港版國安法對電影進行嚴格審查,叫很多電影人無所適從。環顧全球,政治審查其實從不罕見,但無數電影人仍然堅持不懈,在縫隙間繼續用光影說話,伊朗電影人可說是佼佼者。在嚴苛的政治宗教審查機制下,有人運用有限空間發展別樹一格的電影語言,亦有人無懼刑責堅持拍攝禁片,為伊朗電影在世界爭得一席之地。

「沉默就是敵人」:尼日利亞人以發帖對抗 Twitter 禁令

看不順眼就封鎖,大概是很多極權者的「施政」方針。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疑因自己的帖文被刪,近日一聲令下便封了 Twitter 作為報復,司法部長更揚言會對設法使用者予以檢控。但禁得了平台,禁不住反抗。不少民眾持續發帖抗議,展示拒絕順服於專政之心,即使一字一句或許改變不了甚麼,但他們更加認同一則發帖:「沉默就是敵人。」

【記者真空】愈來愈難說的中國故事

面對西方媒體無端指責,「你了解中國嗎?你去過中國嗎?」,驟聽似是有力反駁。當然,今天也有不少外國媒體進駐中國採訪,這些記者又是否了解中國?曾在「金融時報」、「大西洋」雜誌等媒體評論中國時事的 James Thorpe 表示,近十年來,身在中國的外國記者,獲取信息的渠道和偵查新聞的空間愈趨收窄。

以巴衝突株連克什米爾抗爭者?

5 月份的以巴衝突歷時 11 日,造成超過 240 人死亡,以色列終於與哈馬斯達成停火協議。可是,約旦河西岸依然有零星示威持續,同時世界各地都有人上街聲援巴勒斯坦的人民。2019 年,印度撤銷克什米爾特殊自治地位後,該地區也抗爭不斷。穆斯林為主的克什米爾人與巴勒斯坦人感同身受,有人發起遙遠聲援巴人,最終印度就乘機展開新一輪抓捕。

Moyashi:要在互聯網完全刪除一樣東西是有多困難?

直接把答案寫在開頭,是非常極度困難的。有多困難?你可以問問陳冠希、阿嬌,還有張柏芝。當年在討論區交的「朋友」,許多到今天還是一呼百應。基本上,任何事物只要曾經在網上出現,都可以假定會半永久的存在。為甚麼是「半」永久?始終人類不會永久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