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

|共81篇|

布科夫斯基的故事:19 歲那年,他站出來對抗蘇聯

現年 19 歲,已解散獨派組織「學生動源」的召集人鍾翰林,以及另外三名前成員,被指違反國安法,遭警方國家安全處警員拘捕。在 60 年代蘇聯,也曾經有一名年僅 19 歲的青年走出來,對抗整個蘇聯政權,後來被送進精神病院、流亡海外,然後見證蘇聯倒台。

高官們張弛「有度」的「言論自由」

極權時期,所有言論均受監控,必需經過審查,反而知道言論的限制在何處。約 4 年前,前蘇聯國家烏茲別克首位總統、強人卡里莫夫逝世,逾 25 年的獨裁統治也因此結束。在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帶領下,該國進行政治和經濟改革,在 2019 年獲雜誌「經濟學人」評為「年度國家」。但新政權雖著意於進步,言論自由的界線卻曖昧不明,令公眾人物不清楚自己所說的話,何時會觸及政權神經。

Moyashi:華氏 630 —— 香港燃燒的溫度

2020 年 6 月 30 日,初夏的夜裡熱得有點心寒,下午 11 時 03 分,香港「國安法」正式刊憲。公共圖書館將政治不正確的書下架,白紙也成為顛覆政權的兵器。失去言論自由的世界裡,思想成為原罪 —— 華氏 630 度,城市冒著火光,這就是香港燃燒的溫度。

Instagram 何以淪為伊朗政府的眼中釘?

縱使伊朗與美國的關係惡劣至極,仍不妨礙當地人對美帝社交媒體 Instagram 的熱愛。在這作風保守的回教國家,年青男女樂於透過各種相片和影像,與親朋好友甚至全世界分享生活及想法。不過,有指最近伊朗政府打算對 IG 發出禁令。互聯網力量對此什葉派政權構成了甚麼威脅,讓他們要畏懼一個只是無聊才刷的 app?

【書摘】鄭南榕:解散警總才算解嚴

警備總部的勢力確實是無孔不入。他們像一群沒有臉孔的人,既不是我們的鄰居,也沒有人交過這種朋友。然而假使你在沙灘上走得遠一點,冷不防從岸邊的林子裡殺出兩條狗來,嚇得你沒命的跑,那狗就是警總的海防部隊養的,放狗咬你的就是警備總部。

酒吧打架也列為恐怖分子的「反恐法案」

「港版國安法」尚未正式出台,已為國際社會所關注。最近菲律賓國會亦通過「反恐法案」(Anti-Terror Bill),只待總統杜特爾特簽署成立。「亞洲時報在線」報道形容,菲律賓「反恐法案」比「港版國安法」更為嚴厲,卻未能引起國際媒體同樣的關注。

印度打壓示威活動,無所不用其極

現在公民要表達不同意見,不管是遊行示威、集會,亦要獲批「不反對通知書」,難過登天。加上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實行並無科學根據的「限聚令」,公民可以表達政治訴求的空間就更少。而去年 12 月,印度通過具爭議的新公民法,引發大規模示威遊行,無獨有偶,當地政府亦用上不同手段,包括以控制疫情為由,企圖遏止民間反對聲音。

夕立:「雙層公寓」、武漢肺炎與網絡欺凌

在木村花事件與武漢肺炎所衍生的網絡欺凌行為後,新一輪加強規管網上言論的修法勢在必行。雖然政府並非直接決定言論的性質,而是要求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代勞,但如何在言論自由與保護弱勢之間取得平衡,還是一個難題。

東德時期,言論自由的代價

東西德分裂時期,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沒署名的信」(Letters without Signature)中,主持人大聲讀出來自東德的匿名信件,一字一句的背後,都是沉重的代價。柏林通訊博物館近日推出與節目同名展覽,讓大眾回顧這段言論自由被嚴重收緊的歷史。

文明的「國安法」標準:約翰內斯堡原則

「港版國安法」具體的執行內容和法律原則尚未釐清,卻如無意外會在 5 月 28 日獲全國人大通過,成為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變局。林鄭月娥指西方民主國家也有國安法,有關法例不會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是,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可以制衡行政當局,同時保障法院獨立,而且國安法普遍乎合嚴格的國際標準,包括知名的「約翰內斯堡原則」。

【誰的安全】入獄的作家與知識分子,所犯何事?

倡議言論自由的美國筆會(PEN America)本週發表的報告顯示,去年全球至少 238 名知識分子與作家因其作品而被拘禁,遍佈 34 個國家,大部分來自中國、沙特阿拉伯及土耳其。報告強調,作家及知識分子時常通過作品,提供全新觀點,並「助壓制性社會中的公民設想另一種未來」,而他們也常在「一個國家轉向極權之時」,率先成為攻擊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