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權

|共4篇|

革命過後,烏克蘭漫長的警隊改革之路

烏克蘭示威以亞努科維奇下台作結,親西方政府後來解散當地防暴警察,部份防暴警察更向民眾下跪道歉,成果為不少港人津津樂道。可是,5 年過後,烏克蘭警隊的改革之路依然十分漫長。今年,漢堡大學政治科學家 Cornelius Friesendorf 在學術期刊 Problems of Post-Communism 刊登研究,形容後廣場革命的烏克蘭是一塊制度拼裝(Institutional Bricolage),政府像一個修修補補的工匠,進行改革同時,很多舊元素依然殘存。

克什米爾 —— 印度安全部隊濫暴指控

自 8 月 5 日印度政府取消克什米爾自治地位以來,數萬名安全部隊已進駐當地。據報包括政治領袖、商人、活動家在內,約 3,000 人遭到逮捕。軍方表示,行動是要先發制人,旨在維護當地法律及秩序。然而,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村民聲稱遭毆打甚至電擊虐待。

濫用委員會,與政權同流合污的知識分子

三權分立的體制下,司法是其中德高望重的部門,它不屬於任何政黨派別,力求公平公正。為達司法獨立,危地馬拉使用由高等教育分子出任法官的委任制度。然而當政府濫權時,知識分子卻也與政權同流合污,成為政府剷除對手的利器。雜誌「經濟學人」分析,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法官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