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

|共42篇|

暴力:一種情境互動的結果

「暴力就是暴力」,在過去個多月,由 6 月 12 日警察開槍鎮壓示威者、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7 月 7 日的旺角黑夜,甚至出現九龍灣大漢連揮 13 拳,香港充斥所謂「暴動」、「暴徒」。港人對暴力的意思似乎了然於胸,只是在現實中,暴力的出現並非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美國社會學家 Randall Collins 的「暴力(Violence: A Micro-sociological Theory)」以微觀、社會學的方法,研究暴力如何在社會發生,啟發讀者去了解各種暴力的性質。

美國如何改善執法人員的偏見?

雜誌「大西洋」一篇文章中有專家指,就美國情況而言,即使已得到最有說服力的證據,也得經過一個不公正的刑事司法系統審議,以致受偏見、情緒及失誤所影響,錯誤定罪、種族歧視、被忽略或被駁回證據、濫用權力及無端的警察槍擊等事件,時有發生。唯有政策改革,才能堵塞人為漏洞。

威權時代:便衣警混入示威人群「戰術」

世界各地警隊,都會有組織便衣警員混入群體、逮捕示威者的行動,術語稱為「便衣搜捕隊(Plainclothes snatch squads)」。回顧過去,曾有警察組織濫用「便衣搜捕」行動暴力對待示威者;更有先製造衝突,後藉以鎮壓的事件。同時,應在甚麼情況下運用此策略、是否適用於大型群眾活動,亦具爭議。

靜默革命前:自己人查自己人的黑警年代

修訂逃犯條例弄至滿城風雨,激發 200 萬人上街,連帶引起對警方使用過分武力的質疑。在 50 多年前,也有一個逃犯引發大規模社會運動,促成香港「廉政公署」成立。葛柏案是導致廉政公署成立的直接原因,亦是廉政公署成立後辦理的第一宗案件。

為甚麼警隊改革總是十分困難?

保守派政黨、警方、媒體造成強大的建制聯盟,捕捉市民追求和諧穩定的心理,把強化警權包裝成為支持法治,把削弱警權扭曲成向罪惡低頭。一些短視的政客因為怕影響選情,不敢貿然提出警權的問題。相反,支持限制警權的改革聯盟,可能會因為一些警方濫權事件,成功激起民憤,獲得社會支持。但事件淡化後,民憤消卻,他們的實力很快無以為繼。

警察濫權違紀,乃法律縱容所致?

5 年前,紐約市一名警員 Daniel Pantaleo 制伏 Eric Garner 時施以禁止使用的鎖喉術,導致 Garner 死亡,隨即引來連串針對警員暴行的示威。案件直到 5 年後的今天才開始審訊。然而,拜 70 年代通過的一項州法所賜,Pantaleo 的後果如何,公眾無從稽考。愈來愈多聲音要求廢除此項法例,亦有警員視之為免受報復的護身符,不同意廢除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