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片

|共43篇|

鄭立:回魂夜 —— 捉鬼用保鮮紙?打鬼用朱古力?

看了這電影後,如果懷疑身邊有鬼,與其花時間疑神疑鬼,不如讓自己的精神變得強健。鬼是除之不盡的,如果你意志堅定,不僅可以不受它影響,甚至可以反過來耍弄它。捉了一隻鬼,可以有另一隻鬼補上,可是有一個鬼影響不到的內心,卻是再多鬼也對付不了的。

方俊傑:「掃毒 2:天地對決」—— 當電影畫面變成日常風景

姊妹作「拆彈專家」搭了一個紅隧景來炸爆,「掃毒 2」也搭了一個中環港鐵站來破壞作為結局高潮;「拆彈專家」有很多情節解極也解不通,「掃毒 2」也接近。跟看到警方出動催淚彈一樣,看第一次很震撼,看多幾次就麻木。反而有興趣想想「掃毒 2」在如此關頭上畫,究竟利多還是弊多?

鄭立:上海灘賭聖 —— 也許我們要學習的對象是大軍

面對自己在輸的事實,他選擇了過另一個人生,與其回到失敗的老路去,何不試試另一個可能性?這正是我們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很多時我們明知已走上了錯誤的路,也繼續走下去而不願改變,只因為我們沒有勇氣面對走上另一條路的未知。

鄭立:鹿鼎記 —— 不,反清復明並不只是個口號?

有看過周星馳那套「鹿鼎記」的話,相信多少會記得那個名場面:陳近南把韋小寶抓在一旁,對他說,讀過書和明事理的人,大多在朝廷裡面做事,而天地會要造反,就只能用比較蠢的人。而要用這些人,就要用宗教的方式催眠他們,讓他們認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對的,所以反清復明只是個口號,和阿彌陀佛是一樣。

鄭立:九品芝麻官 —— 不勇敢的人,他的善良也是有限的

他們都是尋常人,不偷不搶,不會主動加害人。可是事件發生後,來福與回春堂卻被收買作了偽證,刑部尚書苦讀有成,出場時頗為瀟灑,一副道德楷模的樣貌,但一發覺報恩是需要挑戰強權,有可能會被 DQ 的時候,即義無反顧地站在強者的一方。去到故事末期,包龍星成為高官,強弱開始逆轉風向一亂時,他更是左搖右擺不知所措,才產生了「尚書大人還真機靈」這千古金句。

江皓昕:「三夫」—— 陳果並非為了滿足你的眼睛

儘管電影裡平均每兩分鐘就出現一場親熱戲,可那不能用親熱來形容,它不是一種要讓你血脈賁張的情慾描寫,而是一種生物上的交配,一種男女肢體上的交合。看完你不會產生慾望,反而是倒胃口地感到厭惡。這恰恰就是這部電影刻意要帶給你的感覺 ——「三夫」是一部交配實錄,陳果並非為了滿足你的眼睛。戲中交配的是小妹、3 個丈夫及一群橫水而來的嫖客。戲外交配的卻是香港、澳門和大陸。小妹因為亂倫而生下相貌怪異的寶寶,香港因為融合而誕下港珠澳大橋、高鐵、蓮塘口岸、邊境購物城……

鄭立:有沒有想過「中國超人」到底哪裡跟中國有關?

「中國超人」的主題,聽名字應該是「中國」吧?但如果你很隨便的看完,會發覺除了角色姓氏都是一個字之外,整個故事跟中國看起來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可以說,除了角色名字外,整個故事拿去給日本人演都不會有任何分別,如果是韓國或越南的話,連角色名字都不用改。

鄭立:小生怕怕 —— 點解有鬼,皆因我講多錯多

「小生怕怕」的故事,講述鄭文雅飾演的女主角是個寡婦,先後有三人當選成為她的丈夫,但他們都慘遭命運輾碎。為了確保自己遺下的資源不要益政府,三隻鬼決定主動欽點一個大家認同的人選替補。那個人就是譚詠麟飾演的節目主持,這三隻鬼只因為他們都喜歡聽他的節目,就小圈子的決定由他當 Plan B 了,十分兒戲。本來萬事俱備,以為可以奪回這關鍵一席,守住鄭文雅平凡的幸福。

江皓昕:「逆向誘拐」—— 初嚐推理的水土不服

片中的中環拍得頗為漂亮,有格調也並不過份吃力地販賣本土,取的角度充滿心思,是一種對城市滿有關懷的感情投射。黃浩然導演的上部作品「點對點」也流露著這種感情,加上「逆向誘拐」有關世代之爭、裝睡的人等現今社會氣氛描繪,姑勿論在片中的描述是否過於片面又兒戲,黃導演還無疑是個用著他的方式,去愛著香港的人。

鄭立:半斤八兩 —— 節儉與刻薄,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半斤八兩」就是一個被刻薄的勞工,怎樣立功解決問題,最終贏過自己老闆,吐氣揚眉,取而代之的故事。站在打工仔的角度來看,實在是很抒壓,這也解釋了這故事為何在當年大受歡迎。只要你細心看的話,這電影不斷強調一件事,許冠文之所以是慣老闆,並不是因為單純的自私,而是這源自他真心相信的價值觀。

鄭立:蛇形刁手 —— 灰姑娘全部角色男體化再變成功夫片

成龍飾演的簡福,一開始是個被收養的孤兒。被師父看不起之餘,又同時被同門的師兄弟們欺負虐待,被人打兼做雜務,雖然很想學功夫但沒資格學,眾多師兄弟在練功時,他在抹地,想偷學武功還要被罵和虐待。後來因為偶然善良幫了一個老人,原來他是蛇形拳的師父,決定要傳授他武功。這根本就是「灰姑娘」的劇情吧?

鄭立:金雞 —— 我們需要的政客只是演員,找演員當特首就是正解

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市民支持政客的標準到底是甚麼呢?因為他的政見,因為他的能力,因為他對香港未來的方向和取態嗎?還是,我們是看他的形象是否正面,是否長得好看,以及我們對他是否有親切感?撫心自問,現實的香港,標準本來就是後者而不是前者。「金雞」只是溫柔地把這個事實寫出來而已。

鄭立:恭喜發財 —— 我們香港人全是孤兒仔,你哋唔自愛,無人救到你哋

最近沙中綫出現沉降,應該會令很多人想起這套 30 多年前的賀歲片,這套賀歲片就叫作「恭喜發財」,台灣叫作「神仙龍虎豹」,這應該是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場景。只是當時這是幻想,今天不會變成事實吧?

江皓昕:請回答 2000 之「逆流大叔」

「逆流大叔」其實是一部穿越電影,帶我們暫且回到了更簡單、更純粹的香港。無邪年代,香港人原來是低處未算低,樂觀真能救世界。4 個大叔其實就是網絡短片「香港海底奇兵」(不是 Pixar 那部)中跌落坑渠的肥仔,即使站在水中央,渾身濕透,連部單車也失去,然後自己爬上來,大叫一聲:「唉唔 L 驚!」,就繼續人生 —— 而現在呢?對不起,水早已浸到天花板,再吸一口氣吧,香港差不多沒頂的了。

鄭立:追龍 —— 權力使人腐敗,正義感與情義何嘗不會?

如果我說,腐敗並不是源自人類的醜惡,而是源自人類的善良與美德,你會作何感想?在「追龍」這電影中,豪哥帶著一群兄弟朋友來到香港,沒甚麼可以謀生,一窮二白,被人欺負,在社會的邊緣浮沉生存。因為被抓,而遇上了雷洛。雷洛與豪哥關係的出發點,是同理心。引領他們腐敗的起點,與其說是單純的貪婪,不如說是同情心,以及因為感性而承擔和想解救別人的不幸。

江皓昕:「阿飛正傳」—— 北上看一部屬於香港黃金年代的黃金電影

看那些屬於香港的黃金年代的電影吧,有點超現實是我們只可以北上去看,然後像個小老頭般地感嘆時不我與。就像活在 8、90 年代的王家衛其實也不太安分,以「阿飛正傳」來致敬那個他感覺是美麗的 60 年代。有一點卻無可否認,再不可能有「阿飛正傳」這種電影了,天皇巨星正值芳華漂亮,在皇后餐室裡拍的海報是缺一不可。巨星在 03 年隕落,誰又還敢否認,香港的黃金年代不是已經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