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片

|共52篇|

鄭立:九品芝麻官 —— 原告變被告,沒有法治只有政治

正義取得勝利,是因為主角得到了比其他角色們更大的權力。沒了。不是因為他有道理,不是因為他找到了甚麼大線索,就是權力大過對方。好人得勝,背後的訊息卻沒有比較理想,勝利只因為幸運地得到權力的眷顧,放在現實,這算是甚麼好結局呢?

鄭立:回魂夜 —— 捉鬼用保鮮紙?打鬼用朱古力?

看了這電影後,如果懷疑身邊有鬼,與其花時間疑神疑鬼,不如讓自己的精神變得強健。鬼是除之不盡的,如果你意志堅定,不僅可以不受它影響,甚至可以反過來耍弄它。捉了一隻鬼,可以有另一隻鬼補上,可是有一個鬼影響不到的內心,卻是再多鬼也對付不了的。

方俊傑:「掃毒 2:天地對決」—— 當電影畫面變成日常風景

姊妹作「拆彈專家」搭了一個紅隧景來炸爆,「掃毒 2」也搭了一個中環港鐵站來破壞作為結局高潮;「拆彈專家」有很多情節解極也解不通,「掃毒 2」也接近。跟看到警方出動催淚彈一樣,看第一次很震撼,看多幾次就麻木。反而有興趣想想「掃毒 2」在如此關頭上畫,究竟利多還是弊多?

鄭立:上海灘賭聖 —— 也許我們要學習的對象是大軍

面對自己在輸的事實,他選擇了過另一個人生,與其回到失敗的老路去,何不試試另一個可能性?這正是我們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很多時我們明知已走上了錯誤的路,也繼續走下去而不願改變,只因為我們沒有勇氣面對走上另一條路的未知。

鄭立:鹿鼎記 —— 不,反清復明並不只是個口號?

有看過周星馳那套「鹿鼎記」的話,相信多少會記得那個名場面:陳近南把韋小寶抓在一旁,對他說,讀過書和明事理的人,大多在朝廷裡面做事,而天地會要造反,就只能用比較蠢的人。而要用這些人,就要用宗教的方式催眠他們,讓他們認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對的,所以反清復明只是個口號,和阿彌陀佛是一樣。

鄭立:九品芝麻官 —— 不勇敢的人,他的善良也是有限的

他們都是尋常人,不偷不搶,不會主動加害人。可是事件發生後,來福與回春堂卻被收買作了偽證,刑部尚書苦讀有成,出場時頗為瀟灑,一副道德楷模的樣貌,但一發覺報恩是需要挑戰強權,有可能會被 DQ 的時候,即義無反顧地站在強者的一方。去到故事末期,包龍星成為高官,強弱開始逆轉風向一亂時,他更是左搖右擺不知所措,才產生了「尚書大人還真機靈」這千古金句。

江皓昕:「三夫」—— 陳果並非為了滿足你的眼睛

儘管電影裡平均每兩分鐘就出現一場親熱戲,可那不能用親熱來形容,它不是一種要讓你血脈賁張的情慾描寫,而是一種生物上的交配,一種男女肢體上的交合。看完你不會產生慾望,反而是倒胃口地感到厭惡。這恰恰就是這部電影刻意要帶給你的感覺 ——「三夫」是一部交配實錄,陳果並非為了滿足你的眼睛。戲中交配的是小妹、3 個丈夫及一群橫水而來的嫖客。戲外交配的卻是香港、澳門和大陸。小妹因為亂倫而生下相貌怪異的寶寶,香港因為融合而誕下港珠澳大橋、高鐵、蓮塘口岸、邊境購物城……

鄭立:有沒有想過「中國超人」到底哪裡跟中國有關?

「中國超人」的主題,聽名字應該是「中國」吧?但如果你很隨便的看完,會發覺除了角色姓氏都是一個字之外,整個故事跟中國看起來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可以說,除了角色名字外,整個故事拿去給日本人演都不會有任何分別,如果是韓國或越南的話,連角色名字都不用改。

鄭立:小生怕怕 —— 點解有鬼,皆因我講多錯多

「小生怕怕」的故事,講述鄭文雅飾演的女主角是個寡婦,先後有三人當選成為她的丈夫,但他們都慘遭命運輾碎。為了確保自己遺下的資源不要益政府,三隻鬼決定主動欽點一個大家認同的人選替補。那個人就是譚詠麟飾演的節目主持,這三隻鬼只因為他們都喜歡聽他的節目,就小圈子的決定由他當 Plan B 了,十分兒戲。本來萬事俱備,以為可以奪回這關鍵一席,守住鄭文雅平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