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共80篇|

李衍蒨:開始尋冤旅程的塔爾薩種族屠殺

約 100 年前,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的塔爾薩發生了一次種族屠殺。此事由一名黑人被誤指於市中心攻擊一名白人女士所引起,後來演變成白人攻擊非裔美國人社區、居民及企業的暴力事件。雖然是次屠殺未有造成國際間的廣泛討論,但當中的傷亡都異常大,更有多名喪生者仍未被尋回。終於,事件於近期有突破性的新進展。

總統大選過後,美國會發生大規模暴力衝突嗎?

近年,很多非民主國家都出現所謂的選舉暴力(Election violence),例如去年的印尼和委內瑞拉,以及今年的白羅斯。當權者會設法操控選舉,落選者則指控選舉不公,然後雙方動員,繼而爆發激烈衝突。美國擁有極深厚的民主傳統,過往鮮有發生選舉暴力,但依然有人擔心,皆因今年美國社會十分兩極化,而且左右派陣營都武裝起來,今年大選過後,或會出現大規模暴力衝突。

不相信的事發生在她身上:新疆教師自白

英國廣播公司(BBC)去年曾到訪新疆的「思想轉化營」時,有老師稱進入營裡的學生,是為了「把自己的極端思想除去」。不過,據另一名曾於新疆拘禁營教授中文的維吾爾族老師 Qelbinur Sedik 近期的自白,營內的學生接受的,只有殘酷、無端暴力、屈辱,酷刑及死亡。

打破宿命論,政治暴力會有終結的一天嗎?

8 月 17 日,菲律賓人權組織成員 Zara Alvarez 在街頭被槍殺,單在 2019 年,菲律賓就有 43 名維權人士遭到殺害。另一邊廂,8 月 20 日,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懷疑被下毒,情況嚴重,而早在蘇聯時代,暗殺事件已屢見不鮮。政治暴力向來是無數學者關注的議題,希望透過分析暴力成因,令世界走向真正的和平。

「國家安全」如何成為極權打壓選舉的工具

很多專制國家都會設有選舉制度,目的是要營造民主假象,建立政權認受性,又可分化反對勢力和避免國際制裁。儘管選舉制度並不公平,但若過程中稍有不慎,當權派系也有下台風險,近例就有岡比亞和馬來西亞。專制政權就不斷研究操控選舉的方法,而「國家安全」就成為了他們的新工具。

當國家走向一人獨裁,鎮壓就愈激烈

近年,學者都擔憂民主在退潮。民主國度的人對選舉失去信心,民粹勢力抬頭,專制國家的政府同時變得更專橫獨斷,也細分出不同的政體模式。美國密芝根州立大學政治學家 Erica Frantz 的研究團隊就發現,近年很多專制國家不單變得更專制,而且更走向一人獨裁的模式;而當一個國家愈獨裁,就會更常訴諸武力鎮壓。

鄭立:從「拳願阿修羅」看和平怎樣建立在暴力之上

既然百姓就只屈服於不可對抗的暴力,那議會就是展現暴力的場地,故此,拳願會就是讓大家派出一個自己認為最強的鬥技者,要通過誰的議案就看誰打贏。德川家把這概念稱之為「和平的暴力」,和平與暴力互不相斥,只要暴力本身是公正的。

唐明:BLM 是怎樣的一潭政治渾水?

公民權受到保障,民意的冤屈和不平,都可以訴諸正當途徑,譬如示威,譬如司法,譬如選舉和政治改革,幾百年下來,民意已有充分的代表,政府權力有非常充分的監督,香港有嗎?香港有六成人給林鄭評 0 分,但她也不會下台,這樣的事情,會在英國、美國發生嗎?

沒有真相,社會難以向前

反送中的五大訴求中,其中一項就是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希望找出衝突的真相,讓涉事者問責。政府則決定以監警會報告取代獨立調查,然而監警會只是無牙老虎,沒有實權,連國際專家組也在去年集體跳船。很多政治學和法律學專家就講過,在一個經歷大型衝突的社會,查找真相往往是建立和平的第一步,沒有真相,又怎會有和解的一天?

警暴:武漢肺炎以外的公共衛生災難

香港已經連續多日錄得武漢肺炎零本地確診,情況令人鼓舞。當大眾以為可以對疫情稍為樂觀的時候,其實另一場公共衛生災難一直遍佈在全球,就是警察濫暴。警暴影響人民的身心健康,而且這不單是一個城市、一個國家的問題,各國政府都應該立即正視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