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共47篇|

南非排外襲擊,譴責暴力於事無補?

南非是非洲最先進的經濟體之一,吸引了來自整個非洲大陸的移民,外國工人與本地人爭奪同樣的工作。有指目前一系列的暴力事件,乃在嚴重的經濟困難下出現。南非金山大學非洲移民與社會中心教授 Loren B. Landau 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文章提出,這些排外事件,並不是非理性的暴力或突然而生的民眾反抗,也不是單純的「犯罪」事件,「相反,它是一種植根於南非轉型失敗的行為。」

【平均每天殺 5 人】警察天堂:殺疑犯可免責?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上月初表示,希望擴充「排除非法」這條刑法,為執行任務時使用致命武力,提供急需的「法律保障」。即是讓警員免責射殺疑犯,無「後顧之憂」執法。雖然在他上任以來,全國死於暴力罪行的人數,確是較去年同期減少 22%。但其鼓吹執法人員以致命武力遏制犯罪的言行,卻令這方面的致死率飆升。

克什米爾 —— 印度安全部隊濫暴指控

自 8 月 5 日印度政府取消克什米爾自治地位以來,數萬名安全部隊已進駐當地。據報包括政治領袖、商人、活動家在內,約 3,000 人遭到逮捕。軍方表示,行動是要先發制人,旨在維護當地法律及秩序。然而,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村民聲稱遭毆打甚至電擊虐待。

鄭立:侏羅紀公園 —— 速龍會趕絕你,所以是你的大敵

暴龍雖然強大但不會迫死你;速龍沒暴龍那麼強大卻會趕絕你,所以暴龍雖然較強,但不是大反派,因為在牠底下你還是有生路。那些會來針對你、找你麻煩,想要將你趕盡殺絕,不留生路的才是危險的敵人。對你來說最危險的並不是最強者,而是對你敵意最強者。

先鋒還是暴徒?該如何判斷激進社運

荷里活曾經將 20 世紀初英國婦女選舉權運動,拍成電影「女權之聲」, 但原文 Suffragette 所指,並非「女權」之籠統,而是選舉權,目標非常明確。Suffragette 這個字,最終無可避免地和女權主義畫上等號,與她們本身具有爭議有極大關係。爭議之處在於她們的抗爭手段,可算「恐怖主義的苗頭」,還是可容忍的激進行為。

「去個性化」是濫用武力的開始?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中,負責鎮暴的香港警察自 6 月 12 日的衝突起,便屢屢在執勤時隱藏身份,及拒絕出示警察委任證,令使市民無法追究警察失職或濫權。隱藏身份更有可能導致個別警察「去個性化」,令其更具攻擊性。去個性化很多時亦用於解釋,為何在示威中,群眾會做出「打擲搶」的暴力行為,進而演變成騷亂。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警察無能不作為,人民喪失免於恐懼的自由

西方國家一旦遭遇恐襲,政府往往會呼籲民眾應如常生活,以示對恐怖主義的無畏。但在本港,元朗襲擊案過後的週一,區內街道杳無人煙、大小商戶紛紛落閘,恐慌情緒甚至蔓延其他地區。何以港人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Gloria Chung:入嚟元朗搵我玩吖

元朗像香港的縮影,荒謬的事天天上演,逐漸變得陌生。星期日的一場鄕黑恐襲,更加將元朗最深沉的問題挖了出來。不過,因為出了事,才更加懂得珍惜。黑勢力又如何?我們一定人更多。只要人多,形勢便比他們強。這些人吸食恐懼而強大,我們不要怕,只要站出來,一樣可以保衛我們所愛的元朗。

鎮壓烏克蘭示威:政府僱用犯罪分子鬥人民

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持續兩個月之時,示威者仍未得到任何成果。一方面群眾嘗試更激進的衝擊,另一方面警察繼續鎮壓和暴打示威者。一些烏克蘭人更指出,當時政府還有額外僱用「打手」,執行更暴力的行動,烏克蘭人稱他們做 Titushki。

暴力:一種情境互動的結果

「暴力就是暴力」,在過去個多月,由 6 月 12 日警察開槍鎮壓示威者、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7 月 7 日的旺角黑夜,甚至出現九龍灣大漢連揮 13 拳,香港充斥所謂「暴動」、「暴徒」。港人對暴力的意思似乎了然於胸,只是在現實中,暴力的出現並非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美國社會學家 Randall Collins 的「暴力(Violence: A Micro-sociological Theory)」以微觀、社會學的方法,研究暴力如何在社會發生,啟發讀者去了解各種暴力的性質。

暴力抗爭與非暴力抗爭:哪個模式更能達到民主化?

政治暴力又或者集體暴力,一直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的重要課題。波士頓學院的伊朗社會學家 Mohammad Ali Kadivar 就提出一個新的觀點,他認為暴力抗爭的種類也十分廣泛,學者應梳理不同種類的暴力抗爭與民主化的關係。他提出一個新的概念:「非武裝集體武力(Unarmed Collective Violence)」。

關於憤怒,你知道多少?

憤怒常在電光火石間出現,遇上無理的長者或胡鬧的小孩,都有可能「激起把火」。不過,發怒除了損害健康和人際關係,原來也為我們帶來好處。英國「衛報」綜合多項科學研究,為讀者解答一系列關於憤怒的迷思,發現人們對於憤怒的反應,取決年齡、身體狀況和童年經歷。

黑群示威:蒙面如何改變全球社會運動模式

在近日的「反送中條例」運動,到佔領立法會,我們常常見到這樣的畫面:示威者身穿全黑色裝束,再以口罩、眼罩和頭盔蒙面來保護自己,免受胡椒噴霧攻擊,也以防被警察辨別出來。示威者會佔領路面、包圍政府建築物,務求向政府施壓。這種示威策略名為「黑群(Black Blocs)」,黑群示威正改變全球社會運動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