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共54篇|

紐約客跳閘反警暴的政治意涵

自大都會運輸署(MTA)宣佈紐約地鐵加價及增聘警力巡邏以來,警方執法屢遭質疑不公,近月最終示威爆發,數以百計紐約客集體跳閘以示抗議,「貧窮無罪,地鐵免費」、「制止警暴」乃至「解散警隊」一類標語口號湧現街頭,連場示威多人被捕。一切源於 MTA 以「生活質素問題」為名的政策,美國歷史學家 Andy Battle 認為要理解示威背後的政治意涵,就要從頭質問「誰的生活,甚麼質素?」

陶傑:所謂「埋地雷」

香港「六月風暴」持續半年,反送中修例演變為大學生與警方的武裝對抗。許多社會學人士研究是何原因、往何處去。以親中愛國人士的思維,除了「外國勢力」在唆擺,另一因素當然是所謂前殖民地政府「埋地雷」。前殖民地政府有沒有埋地雷呢?確實有。地雷在哪裡?看看泰國就知道。

為何他們下得手?施暴者扭曲卻又合理的心態

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死亡、暴力與香港這國際城市愈走愈近。美籍作家 Dave Grossman 的經典作品「論殺戮(On Killing)」,系統地探討人類的殺戮行為,其中一章仔細分析與殺戮如影隨形的「暴行」。Grossman 在書中以「針對非戰鬥員的殺戮行為」定義「暴行」,以這標準或不完全適合於香港套用,但作者對施暴者的分析,對了解其心理、邏輯,值得時人借鏡。

石 Sir:影響一生的電影 ——「因父之名」

「伯明翰六君子」當年被捕於 11 月 22 日,前兩年居於伯明翰期間,每經過案發地點,都讓我所起這冤案的教訓。今星期就是明伯翰六君子事件 45 週年,就讓我在這裡談一下這黑警冤案,告訴讀者,黑警所做的一切,人民不會忘記,早晚會被結算。

社會感染理論:警暴問題如何像疾病般蔓延

要解釋警暴問題,有些人會從心理學角度看,有部分警員把自己的濫暴行為,視為執行公義的方式;有些心理學家則從社會學的角度,分析這類行徑如何在警隊內部像疾病一樣蔓延。今年,一班美國學者便在社會科學學術期刊 Criminology & Public Policy 撰文,從人際網絡,分析警暴問題。

南非排外襲擊,譴責暴力於事無補?

南非是非洲最先進的經濟體之一,吸引了來自整個非洲大陸的移民,外國工人與本地人爭奪同樣的工作。有指目前一系列的暴力事件,乃在嚴重的經濟困難下出現。南非金山大學非洲移民與社會中心教授 Loren B. Landau 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文章提出,這些排外事件,並不是非理性的暴力或突然而生的民眾反抗,也不是單純的「犯罪」事件,「相反,它是一種植根於南非轉型失敗的行為。」

【平均每天殺 5 人】警察天堂:殺疑犯可免責?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上月初表示,希望擴充「排除非法」這條刑法,為執行任務時使用致命武力,提供急需的「法律保障」。即是讓警員免責射殺疑犯,無「後顧之憂」執法。雖然在他上任以來,全國死於暴力罪行的人數,確是較去年同期減少 22%。但其鼓吹執法人員以致命武力遏制犯罪的言行,卻令這方面的致死率飆升。

克什米爾 —— 印度安全部隊濫暴指控

自 8 月 5 日印度政府取消克什米爾自治地位以來,數萬名安全部隊已進駐當地。據報包括政治領袖、商人、活動家在內,約 3,000 人遭到逮捕。軍方表示,行動是要先發制人,旨在維護當地法律及秩序。然而,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村民聲稱遭毆打甚至電擊虐待。

鄭立:侏羅紀公園 —— 速龍會趕絕你,所以是你的大敵

暴龍雖然強大但不會迫死你;速龍沒暴龍那麼強大卻會趕絕你,所以暴龍雖然較強,但不是大反派,因為在牠底下你還是有生路。那些會來針對你、找你麻煩,想要將你趕盡殺絕,不留生路的才是危險的敵人。對你來說最危險的並不是最強者,而是對你敵意最強者。

先鋒還是暴徒?該如何判斷激進社運

荷里活曾經將 20 世紀初英國婦女選舉權運動,拍成電影「女權之聲」, 但原文 Suffragette 所指,並非「女權」之籠統,而是選舉權,目標非常明確。Suffragette 這個字,最終無可避免地和女權主義畫上等號,與她們本身具有爭議有極大關係。爭議之處在於她們的抗爭手段,可算「恐怖主義的苗頭」,還是可容忍的激進行為。

「去個性化」是濫用武力的開始?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中,負責鎮暴的香港警察自 6 月 12 日的衝突起,便屢屢在執勤時隱藏身份,及拒絕出示警察委任證,令使市民無法追究警察失職或濫權。隱藏身份更有可能導致個別警察「去個性化」,令其更具攻擊性。去個性化很多時亦用於解釋,為何在示威中,群眾會做出「打擲搶」的暴力行為,進而演變成騷亂。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警察無能不作為,人民喪失免於恐懼的自由

西方國家一旦遭遇恐襲,政府往往會呼籲民眾應如常生活,以示對恐怖主義的無畏。但在本港,元朗襲擊案過後的週一,區內街道杳無人煙、大小商戶紛紛落閘,恐慌情緒甚至蔓延其他地區。何以港人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Gloria Chung:入嚟元朗搵我玩吖

元朗像香港的縮影,荒謬的事天天上演,逐漸變得陌生。星期日的一場鄕黑恐襲,更加將元朗最深沉的問題挖了出來。不過,因為出了事,才更加懂得珍惜。黑勢力又如何?我們一定人更多。只要人多,形勢便比他們強。這些人吸食恐懼而強大,我們不要怕,只要站出來,一樣可以保衛我們所愛的元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