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共144篇|

【改不了你那……】每天為 TikTok 祈禱的印度用戶

中印關係自 6 月邊境軍事衝突開始不斷惡化,印度在 6 月下旬以安全威脅為由,禁用中國字節跳動公司(ByteDance)創立的 TikTok,而此前印度是該應用程式的最大市場,下載量超過 6.5 億。禁令一出,當地 TikTok 用戶自言頓成最大輸家,因他們痛失的不只是興趣,還有人際網絡及收入來源。

唯一沒有與中國建交的鄰國:不丹

新一輪的中印衝突已持續多時,仍沒有解決的跡象。號稱「快樂之國」的不丹,一向予人與世無爭的形象,卻不幸夾在中國和印度之間,自 2017 年洞朗地區衝突起,中國將邊界線向不丹推前 40 公里。不丹多年奉行獨特的外交模式,由印度督導,至今還沒有和中國建交。

1962年中印戰爭:被送進集中營的印度華人

8 月底,中印邊境再起衝突,據指印軍向中方控制區推進了足足 4 公里,當地藏族士兵也與印軍共同作戰。而在 9 月 2 日,印度政府宣佈禁止 118 款中資應用程式。現時的中印局勢,可說自 1962 年中印戰爭以來最緊張。每逢戰亂,平民百姓都飽受摧殘,在當年的中印戰爭,就有 3,000 名華僑被印度政府關進集中營。

不談民主、不談公民權:遭竄改的印度教科書

去年抗爭運動爆發後,建制派多次表明要向通識教育開刀,「港區國安法」更訂明要展開國安教育,對教育界衝擊前所未見。去年同樣爆發抗爭浪潮的印度,政府最近亦利用疫情掩護,刪除教科書中有關民主、公民權利的章節,有分析相信當局想要掃除西方價值,以實現極端印度教民族主義理想。

從地緣政治打到高科技產業,印度成為中美交鋒新戰場

在印度與中國不斷激化的地緣政治競爭態勢下,矽谷抓住了它的黃金時刻。過去幾年,中國雖然對印度的科技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與資源,然而最近的緊張局勢,卻逐漸將印度推向「美國生態系」,就連總理莫迪也多次公開宣稱:美國和印度是「自然結合的夥伴」。

曾是阿里、騰訊最愛投資地,印度為何選擇與中國企業分離?

但受到印中政治關係緊張的影響,延誤了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年輕企業融資,例如送餐平台 Zomato 等。由於印度新的外國直接投資(FDI)規定,帶來了投資的不確定性,螞蟻科技已有至少 1 億美元被耽擱。而 Zomato 並非個別案例,種種跡象均顯示此資金流正在減緩。

牧業萎縮,駱駝牧民賣奶自救?

或許因為駱駝飼養有地域性,故營養價值高的駱駝奶並不是常見飲料。印度拉賈斯坦邦既是適合駱駝放牧的地方,又有靠駱駝為生的遊牧民族萊卡部落,駱駝奶生意似乎有利可圖。不過,萊卡部落的傳統視出賣駱駝奶為禁忌,現年 35 歲的萊卡牧民 Sumer Bhati,正打破族人傳統,希望說服大家出售駱駝奶,增加收入。

撤銷「高度自治」一周年:克什米爾步向赤貧

一年前,香港抗爭運動如火如荼之際,印度宣佈取消克什米爾自治權,承諾「保持地區繁榮穩定」建設「新克什米爾」。一年過後,穩定終究壓倒了繁榮,當地被軍事接管後與世隔絕,長期封城和斷網,令商業活動全面停滯,近 90% 小企貸款將淪為不良資產,恐怕要令當地人陷入赤貧困境。

印度重燃「黃金熱」?

一年前,「經濟學人」才報道印度人厭了黃金,改買電子產品或較輕身的金飾,投資目標也轉移到基金之上。不過,世事難料。當地先經歷了銀行危機,今年再有武漢肺炎肆虐,為經濟帶來雙重打擊。現時印度人重投黃金這種最古老資產之一的懷抱,只是情況稍有不同 —— 他們不再是掏錢買金保值,而是拿金典當,借錢度日。

俄羅斯始終是印度的好朋友?

6 月 22 日,印中邊境衝突緊張之際,俄羅斯應印度要求,加快交付早前採購的反彈道導彈、戰鬥機和坦克等國防裝備。傳統觀點認為,隨著印中兩國競爭加劇,印度將傾向美國。但是,「新政治家」美國編輯 Emily Tamkin 則於「外交政策」撰文,解釋即使如此,俄羅斯對印度的的重要性仍不容忽視。

【中印衝突】尼泊爾共產黨會加入戰團?

除了中國、古巴、越南、北韓、寮國五個專制國家,世上還有第六個由共產黨掌權的國家,她就是尼泊爾。尼泊爾自 2006 年起變成民主共和國家,尼泊爾共產黨便是透過民主選舉執政,他們除了推崇馬列主義,更打正旗號支持毛澤東主義。尼共上台後,立場親中,近日中印衝突之際,就乘機向印度挑起領土糾紛。

陶傑:西方民主水土不服

議會民主是否要視乎每一個國家的民族性?百分之百要。印度的宗教就是窒礙,但印度沒有國家洗腦機器;中國人無信仰,卻有洗腦工程培養出來的大面積腦殘。兩皆出了幾代力竭聲嘶的知識分子,但西方的民主與中印本國的國情,均各有無法配合而難以成功之處。

由兄弟之邦到中印戰爭:回顧中印交惡史

中印兩軍再次在拉達克地區爆發衝突,印媒指解放軍 43 死,印軍至少 20 名士兵被殺,邊境一時之間戰雲密佈。在建國早年,中國本來一度和印度進入蜜月期,但這段關係在 50 年代中惡化,更在 1962 年爆發戰爭,變成世仇,往後 50 多年於邊境爭擾不斷。

【大象吞炸彈】 過時、殘忍的保護動物條例

上月,印度喀拉拉邦(Kerala)一頭懷孕母象吞下了內藏炮仗的菠蘿,上、下顎及舌頭皆遭炸碎,其後傷重不治。儘管當地警方已拘捕 3 名涉案疑犯,但有國會議員及媒體報道質疑,訂立於 1960 年的「防止虐待動物法」一直未有修訂,加上其他法例漏洞,能否真正懲治以殘忍方式殺死動物的人,以及起該有的阻嚇作用。

一國一制下,克什米爾自決運動將到尾聲?

正當全球注視「港版國安法」之際,印度克什米爾同樣步入歷史關口。印度為取得克什米爾「全面管治權」,去年撤銷其自治地位,近月更借防疫之名嚴加鎮壓,接連有年輕人遇害,鐵腕手段被批為國家恐怖主義。有學者憂慮指,克什米爾自決運動正步向最後存亡關頭。

印度打壓示威活動,無所不用其極

現在公民要表達不同意見,不管是遊行示威、集會,亦要獲批「不反對通知書」,難過登天。加上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實行並無科學根據的「限聚令」,公民可以表達政治訴求的空間就更少。而去年 12 月,印度通過具爭議的新公民法,引發大規模示威遊行,無獨有偶,當地政府亦用上不同手段,包括以控制疫情為由,企圖遏止民間反對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