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

|共37篇|

東亞專制主義模式:由普魯士說起?

中國自改革開放後,強勢崛起,一躍成為經濟大國。中國展現了與西方自由主義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證明了經濟發展與民主改革並不必然共存;東南亞的新加坡同樣走上這條非民主的發展道路,而且經濟起飛比中國更早。有學者把這種發展模式稱為專制現代主義,並指其可追溯至 19 世紀的普魯士。

黎巴嫩問題,根源是真主黨?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大爆炸,觸發反政府示威活動,今年初才接過總理一職的迪亞布本週一率內閣總辭。然而,總理辭職是否足以平民憤?有學者認為,黎巴嫩人最渴望或最需要的改變,並不是換個政府了事。只要真主黨(Hezbollah)的精英階層繼續掌握其他機構的權力,一切制度都不會改變。

格魯吉亞前總統:我有解散警隊的經驗

在抗議警暴的行動中,示威者經常大喊「解散警隊」,但究竟這樣的主張是否可行?格魯吉亞前總統薩卡什維利近日撰文分享經驗,他在 17 年前玫瑰革命後當選總統,有見警隊販毒、受賄、勾結黑幫,運作無異於犯罪集團,驅使他毅然解散警隊,推翻腐朽的前蘇聯警政制度,以現代化專業訓練重建警察部門,禁止司法制度偏袒公務員,結果成功重建了人民對警隊的信任。

民主化的推手,關鍵在四類人

民主化可以是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例如由二戰後計起,台灣、南韓和東歐便花了接近半個世紀,才達到民主化;而不少國家的人民,至今依然活在專制政權之中。民主化的原因和必要條件到底是甚麼?為何某些國家會更難達成?70 年代起,有學者就研究民主化的政治過程,認為民主化是不同政治派系互動的過程;而在民主化中,往往有四類不同的人。

【短片】語文陶話廊:胡適是最早的「和理非」?

北洋時代,不同學說百花齊放之際,為何共產主義為不少知識分子所推崇?歸國的胡適置身這股潮流中,又如何對應?今集「語文陶話廊」,陶傑帶我們回顧中國百年前的思想交差點,重新思考胡適的主張,看看為甚麼「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這句當年的暮鼓晨鐘,到了今日卻依然警世。

為甚麼醫院改革總是困難重重?

這次武漢肺炎爆發,也再次喚醒市民大眾對香港公營醫療體系的關注。過去十年,政府大幅增加對醫管局的撥款,由 2010 至 11年度的 327 億,急增至 2019 至 20 年度的 699 億,增幅超過一倍。可是無論政府如何加大醫療投資,多年以來,一直改善不了香港公立醫院壓力爆煲、人手不足、醫生工時過長等問題。而除了香港,很多發達地區如美國和英國的醫院體系,都要面對各種問題。

馬來西亞「候任」首相安華:準備改革

2018 年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夥同身在牢中的昔日政敵安華組成希望聯盟,成功推翻前首相納吉的國民陣線。據傳二人達成協議,馬哈迪將在兩年內,向安華移交政權。日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公開確認,前副首相安華將會成為其繼任人。假如繼任成功,他會為馬來西亞帶來甚麼改變?安華在 10 月接受「日經亞洲」訪問時透露,其首要任務將是「經濟改革及遏制不平等」。

黎巴嫩抗爭,宗派 We connect

經過連日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早前宣佈將辭去總理職位。假如剖析智利近日的示威浪潮,乃源於積累 30 年的社會不平等問題,黎巴嫩由 WhatsApp 通話徵稅引發的抗爭背後,亦有著多年未解的深層次矛盾 —— 宗派主義(Sectarianism)導致國民分裂。是次抗爭,正好令人民跨越宗教信仰,克服一直以來的分歧。

革命過後,烏克蘭漫長的警隊改革之路

烏克蘭示威以亞努科維奇下台作結,親西方政府後來解散當地防暴警察,部份防暴警察更向民眾下跪道歉,成果為不少港人津津樂道。可是,5 年過後,烏克蘭警隊的改革之路依然十分漫長。今年,漢堡大學政治科學家 Cornelius Friesendorf 在學術期刊 Problems of Post-Communism 刊登研究,形容後廣場革命的烏克蘭是一塊制度拼裝(Institutional Bricolage),政府像一個修修補補的工匠,進行改革同時,很多舊元素依然殘存。

曾坐穩全球銀行龍頭寶座,德銀壯士斷臂

2019 年剛過一半,德國金融業龍頭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就拋出震撼彈:3 年內裁員 18,000 人,剝離高達 740 億歐元的風險資產。關閉虧損的股票交易業務,並縮減債券及利率產品交易業務;將在內部設立壞帳銀行部門,專處理前述不良資產。光是整頓費用就將砸下 74 億歐元。

警民仇恨能否化解?彭定康報告的答案

過去一兩個月來,香港警察幾乎徹底失去市民信任,而政府持續袖手旁觀,導致事態不斷升溫,不少觀察家預言,未來警民衝突極有可能升級,導致傷亡。當雙方對峙接近仇恨,要修補破裂關係,固然難如登天,卻非不可能。前港督彭定康離開香港之後,就接下燙手山芋,被派駐到北愛爾蘭改革警隊,重建當地人對警察的信心。

前蘇聯國家擺脫過去,先從字母開始

前蘇聯國家哈薩克自 2017 年起推動字母改革,目標是在 2025 年,全面基里爾字母拼寫,轉為拉丁文字拼寫,旨在令這國家走向現代化。兩年過去,改革仍在進行。但據「德國之聲」報道,在鄉村地區學校,有教師擔心自身適應問題,致使難以在過渡期間教導學生認識新文字系統。

為甚麼警隊改革總是十分困難?

保守派政黨、警方、媒體造成強大的建制聯盟,捕捉市民追求和諧穩定的心理,把強化警權包裝成為支持法治,把削弱警權扭曲成向罪惡低頭。一些短視的政客因為怕影響選情,不敢貿然提出警權的問題。相反,支持限制警權的改革聯盟,可能會因為一些警方濫權事件,成功激起民憤,獲得社會支持。但事件淡化後,民憤消卻,他們的實力很快無以為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