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

|共50篇|

穆罕默德是社會平權改革家?(上)

塔利班剝奪女性工作、教育和行動自由,背後總是奉伊斯蘭教之名。宗教研究學者阿斯蘭(Reza Aslan)在著作「伊斯蘭大歷史:穆斯林的信仰故事與改革之書」卻指出,伊斯蘭教不總是剝削人權,穆罕默德在世時便推動過平權改革,把男女價值等同、允許女性擁有財產、賦予女性財產繼承權,甚至讓女性擔當政治及軍事領袖,徹底顛覆 7 世紀的阿拉伯秩序,甚至比 21 世紀的塔利班更開明。只是改革成果都被後來的保守伊斯蘭教士抹殺,繼而編成保守壓抑的伊斯蘭教法。

亞馬遜接班人,從貝佐斯的「智力陪練員」到坐正之路

7 月 5 日,亞馬遜成立週年紀念日,53 歲的 Andy Jassy 取代貝佐斯接任該公司行政總裁,而貝佐斯本人則於 7 月 20 日搭乘旗下 Blue Origin 的火箭上太空。這兩則消息,對亞馬遜股價或其 1.7 萬億美元的市值影響不大。市場的「不在乎」,或許證明了投資者現在對貝佐斯過去 27 年創造的公司機器十分信任。

亞馬遜新任 CEO,如何解決貝佐斯留下的「地球任務」?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在寫給股東的最後一封信中表示,希望改善亞馬遜作為僱主的聲譽。對於一家擁有逾 130 萬員工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挑戰。一些投資者表示,考慮到該公司的全球規模和聲譽繼續受損的風險,這是一個需要全心全力投入的挑戰。

打破組織慣性、帶領豐田度過危機的兩大人物

每個公司在成立幾十年後,幾乎都會發生組織慣性,習慣用固定的模式做事。對於已傳承到第二、三代甚至歷史更悠久的公司,組織慣性更普遍,主要是後代不喜歡改變成功創始人的戰術與戰略。但不管是豐田英二或是石田退三,他們都在任內打破了組織慣性,開創新的戰術與策略。

靠一台健身器連賺十年,日本獨角獸如何從虧損地獄中翻身再起?(下)

2019 年度,MTG 淨損超過 260 億日元,但只花了一年時間就轉虧為盈,在 2020 年度以淨利 15 億日元作結,成為日本近年來反差最大的企業。2016 年危機爆發之際,松下剛抓住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試探大田能否重整經營。大田不忍看 MTG 漫無方向,便允諾協助並接下了會長一職。

無視暴政張狂,聯合國還可如何改革?

聯合國官方文件強調,以民主為聯合國核心價值,人民意志才是政權合法性來源。但正當全球民主倒退,人民意志屢遭鎮壓之際,有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卻頻頻運用否決權,盡廢聯合國武功,眼睜睜看著暴政張狂。這個戰後成立的國際組織,究竟還有多少改革空間,以阻止暴行持續?

反叛而偉大的神學家:孔漢思

20 世紀其中一位最知名的神學家、倫理學家、哲學家孔漢思(Hans Küng),於今年 4 月 6 日在德國圖賓根逝世,終年 93 歲。他留下超過 50 本著作以及無數文章,在早年狠批羅馬教廷和天主教教義,到後期成立全球倫理基金會,希望尋找一套跨越各個宗教的倫理規範。現在就讓我們回顧孔漢思的傳奇一生。

一句歌詞,成為跨世代的抗爭動力

今年白羅斯的反獨裁示威,人民無懼血腥打壓,堅持走上街頭奮戰多個月,示威者對民主的追求,引來全球關注。在這場示威浪潮中,很多年輕示威者高唱一首名為「我要變革!」的歌曲。這首歌是已故蘇聯韓裔搖滾巨星維克多崔(Viktor Tsoi)的作品,他本身也是很多前蘇聯國家的年輕人心目中的精神領袖。

地獄朝鮮不再?慢改的韓國職場文化

韓國職場以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著稱。要求定期免費加班、上司下班前沒有人敢離開辦公室、前輩對後輩刻薄粗魯等等,或是人們長期以來對當地辦公室文化的印象。不過,曾著書探討韓國社會及職場文化的記者 Frank Ahrens 認為,隨著 X 世代以至千禧一代嶄露頭角,甚至成為公司管理層,他們正認真看待這些僵化的企業體制。今天,韓國不同財閥家族中,已有約 130 名 50 歲以下的子女晉身高層,當中更有 3 人成為會長。新一代企業領袖開始接掌公司,為固有職場文化帶來改變。

民安?大型裁員潮的歷史

武漢肺炎令百業簫條,特別打擊跨國航運活動。10 月 21 日,航空業巨頭國泰航空,便決定削減全球 8,500 個職位,包括在香港裁員 5,300 人。這次國泰裁員被指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直接把本地失業率推 0.1%。每當面臨經濟危機,社會就很容易爆發大型裁員潮,但「石英財經網」就考究,其實大型裁員潮是現代的產物。

東亞專制主義模式:由普魯士說起?

中國自改革開放後,強勢崛起,一躍成為經濟大國。中國展現了與西方自由主義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證明了經濟發展與民主改革並不必然共存;東南亞的新加坡同樣走上這條非民主的發展道路,而且經濟起飛比中國更早。有學者把這種發展模式稱為專制現代主義,並指其可追溯至 19 世紀的普魯士。

黎巴嫩問題,根源是真主黨?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大爆炸,觸發反政府示威活動,今年初才接過總理一職的迪亞布本週一率內閣總辭。然而,總理辭職是否足以平民憤?有學者認為,黎巴嫩人最渴望或最需要的改變,並不是換個政府了事。只要真主黨(Hezbollah)的精英階層繼續掌握其他機構的權力,一切制度都不會改變。

格魯吉亞前總統:我有解散警隊的經驗

在抗議警暴的行動中,示威者經常大喊「解散警隊」,但究竟這樣的主張是否可行?格魯吉亞前總統薩卡什維利近日撰文分享經驗,他在 17 年前玫瑰革命後當選總統,有見警隊販毒、受賄、勾結黑幫,運作無異於犯罪集團,驅使他毅然解散警隊,推翻腐朽的前蘇聯警政制度,以現代化專業訓練重建警察部門,禁止司法制度偏袒公務員,結果成功重建了人民對警隊的信任。

民主化的推手,關鍵在四類人

民主化可以是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例如由二戰後計起,台灣、南韓和東歐便花了接近半個世紀,才達到民主化;而不少國家的人民,至今依然活在專制政權之中。民主化的原因和必要條件到底是甚麼?為何某些國家會更難達成?70 年代起,有學者就研究民主化的政治過程,認為民主化是不同政治派系互動的過程;而在民主化中,往往有四類不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