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

|共13篇|

壓榨奴隸只靠皮鞭與威嚇?加勒比奴隸制不是你所想

每當談到黑人奴隸制度,大家定當聯想到皮鞭,奴隸要不是臣服於皮鞭之下,就是不服奴隸主淫威揭竿起義,但種植園內的黑奴人數往往是白人 10 倍有多,難道單靠鞭子便足以管束黑奴嗎?歷史學家 Christer Petley 最新著作分析英屬牙買加的案例,指出奴隸制殘酷之處其實在於軟硬兼施,以複雜的階級等第,促使奴隸間互相競爭,服膺於制度之下,以致嘗試掙脫枷鎖的黑奴寥寥無幾。

諾貝爾獎與科學界脫節?

今年各項諾貝爾獎的得主開始陸續公佈,一眾頂尖科學家,將有機會得到物理學、生理學或醫學,或者化學方面的最高殊榮。不過現今科學領域廣闊,這 3 個諾貝爾獎項,已不足以表揚在其他科學領域取得觸目成就的科學家。部分學者則認為,諾貝爾獎的不合理評獎制度,使其與 21 世紀的科學界脫節。

從「冒險」逼出來的維京競爭力

作為充滿傳奇色彩的維京後裔,北歐五國在世界經濟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身處冰天雪地物資缺乏的嚴苛環境,卻能發展出先進的造船技術與高超的航行技巧,早在公元 9 世紀,就能克服惡劣的海洋。對北歐民族來說,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前往未知的挑戰,正是文化 DNA 一部分。時至今日,這樣的 DNA 依然存在,但更多的是透過制度與教育去體現。

Moyashi:全民中二病

我們所有人無分左中右都有一顆中二病的心。人活到一定的歲數,就會開始為自己生活中,既成事實的悔恨找理由,幻想外在的世界覆蓋著不可名狀的意志。不是自己願意,而是這外在不可名狀的意志操弄著自己的人生。於是其他反抗的人,都是看不到這層隱形的意志。

唐明:細枝末節的大事

足球比賽罰射「十二碼」,也就是 10.9782 米,為甚麼不化零為整,裁掉最後那點 0.9782 的小尾巴,改成 10 米呢?沒辦法,現代足球孕生在工業革命的英國的貧民陋巷裡,「十二碼」就是當初那些底層工人的語言。即使我們不知道狄更斯時代,一個街童掙「六便士」是多還是少,也一定能體會一本 “Penny Dreadful” 的讀物是有多麼廉價。

不能失控的同理心

元旦日,兩名病童的父母到禮賓府請願,要求當局徹查疑似醫療失誤,聲淚俱下,有母親更向特首下跪,受眾看見此則新聞,大多感到心酸,理解到為人父母,為了子女可以赴湯蹈火,亦想為子女討回公道。但有輿論卻指這一跪一扶,是法治走向人治的徵兆,此說一出,馬上有網民痛斥說法「涼薄」。如此局面令人想到了同理心(Empathy)的運用。

在北歐談場高齡校園戀愛

DSE 成績放榜,同學各散東西,有的升大學,有的出國,有的投身社會。無論前路如何,唯一可肯定的,就是「學無止境」。學習不僅限於學院知識,無論是社交來往、職場技能,都需要學習;學習更不受制於年齡,現今科技一日千里,產品軟件推陳出新,在未來,北歐的老人家或許也要強制重返校園,以跟上社會潮流。

鄭立:以貢獻去分配股權

一群年輕人創業,創一個有限公司,通常股權會怎分配?我相信,首次創業的人,多數都不外乎兩種。第一種是,看誰拿多少錢出來,然後純粹用錢分。第二種是,把股權的數量,按創業者的數量去平均,兩個人就二份一,三個人就三份一,四個人就四份一,六萬五千五百三十六個人,就六萬五千五百三十六份之一。反正這是大家心目中的公平。

鄭立:不要建立失敗的共和國

如果你跟一些出身專制國家的人,特別是擁護政府的人談話,跟他們談論民主與專制制度時,他們不時會拿出很多奇怪的論述。他們會主張,民主國家的決策沒有效率,專制國家的決策有效率,所以專制國家就是好好好。然後,就是那個其實有相當民主化的新加坡出場的時候。通常這種人會無視了地球上大部份專制國家都是失敗國家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