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

|共24篇|

馬來西亞公務員的腐敗根源 —— 奉承文化

對於怎樣的公務員團隊才稱得上是優秀,大眾可能各有見解,但公務員制度如何變得腐爛,也許要由體制內解釋。雜誌「歐亞評論」(Eurasia Review)亞洲及大洋洲分析師、馬來西亞玻璃市大學副教授 Murray Hunter,認為馬來西亞的「奉承」(bodek)文化,是該國公務員團隊的最大障礙。

搶廁所、制高點:通通都是印度地位的象徵?

根據世界銀行去年發佈的營商環境報告,印度在 190 個國家當中排名 63,位置不上不下的其中一個原因,或是政府内部繁文縟節過多。在成為世銀首席經濟學家前,Kaushik Basu 曾在 2009 年起替印度政府工作 3 年,期間留意到這個龐大的官僚機構中,有些「有趣」的規矩和做法。

公務員的倫理課:行政邪惡

公務員是重要的政策執行者,可以影響數以百萬計人民的福祉。在西方公共行政學中,公務員的行政倫理就成為一個主要研究領域。大峽谷州立大學 Danny Balfour 教授和密蘇里大學 Guy Adams 教授在 1998 年出版著作 Unmasking Administrative Evil,提出「行政邪惡」(Administrative Evil),警告公職人員只講官僚理性,可以為社會帶來極大災難。該書至今已是公共行政學的經典著作。

水俁病:日本給環境治理史寫上的教訓

電影「毒水曝光」(Minamata)改編自日本 1950 年代起的水俁病污染事件。該病成因是攝取受污染的魚和貝類而導致甲基汞中毒,第一宗個案在熊本縣水俁市發現。儘管熊本縣事件已帶來嚴重的教訓,1960 年代中期新潟縣還是出現第二次爆發。環境問題能導致嚴重社會問題 —— 但真正的問題,或許是在人與制度之上。

鄭立:九品芝麻官 —— 原告變被告,沒有法治只有政治

正義取得勝利,是因為主角得到了比其他角色們更大的權力。沒了。不是因為他有道理,不是因為他找到了甚麼大線索,就是權力大過對方。好人得勝,背後的訊息卻沒有比較理想,勝利只因為幸運地得到權力的眷顧,放在現實,這算是甚麼好結局呢?

「平庸之惡」主角艾希曼的一生

哲學家漢娜鄂蘭在探討極權的邪惡本質時,提出「平庸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一說。她發現成就極權的人,不一定是窮凶極惡,也可能一班沒有思想,沒有個性,只懂唯命是從,在體制內等升職的人。可是這些人未必沒有後果的,「平庸之惡」的主角艾希曼,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最後也被捕和處死。

鄭立:百戰小旅鼠 —— 將責任與判斷力外判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

旅鼠做事是不看結果,不看成本效果的,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盡做」,「唔係仲可以點?」,就算這件事的結果是必然死亡,例如向前行就會墮樓,或者是成功率超低,失敗風險極高,成本效益極低,他們都只會認定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而且是唯一應該做的,並且堅持做下去。

【不是哥斯拉】日本防疫不力,罪在根深柢固的官僚主義

「(病毒)是飛沫傳染。只要不直接接觸就不會感染。不會有人咳嗽大到飛沫飛到很遠的地方,又不是哥斯拉。」這個毫無危機感的「笑話」,出自主掌日本衛生事務、厚生勞動省的一名高層口中。但日本政府在是次抗疫戰上的失言失策,還不止於此。

重溫伊波拉危機:世衛的災難級應對

武漢肺炎爆發後,世界衛生組織反應遲緩,受各界炮轟,其中更有數以十萬計的網民聯署,要求一面倒唱好中國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問責下台。可是,當我們重溫 2013 年 12 月爆發的伊波拉危機,就會發現低處原來可以更低,而當時統領世衛的,正是香港人熟悉的「雞珍」陳馮富珍。該次伊波拉危機奪去超過 11,300 人的性命,是 21 世紀最大的疾病災難。

鄭立:夏威夷 —— 夏威夷,就是華夏威震蠻夷

「夏威夷(Hawaii)」三個字,你聽到會想起甚麼?陽光沙灘?水果?草裙舞?還是偷襲珍珠港呢?我的話就是偷襲珍珠港,如果真的是偷襲珍珠港,這個桌遊就應該是一個日軍打美軍很熱血的軍事桌遊吧?可是不是,這遊戲一點也不陽光,你怎會想到一個叫夏威夷的遊戲,內容竟然是學習扮演政府高官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