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火

|共4篇|

抗爭者縱火,是淨化社區的行為?

近日,有香港示威者以縱火為抗爭手段,由初期燃點路障,到後來以汽油彈襲擊警隊,再到近日焚燒親共商店和港鐵。以縱火進行抗爭的例子,世界各地比比皆是,包括烏克蘭著名的「凜冬烈火」;智利反通脹示威,人們亦火燒地鐵站。在各國,縱火都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例如在香港,最高懲罰是判處終身監禁,遠比其他罪行如非法集結等高。有研究便分析,為甚麼示威者選擇縱火,而縱火在抗爭中扮演甚麼角色。

Moyashi:尋找御宅族的犯罪理由

一味歸咎於個人精神的異常性,結果是令人忽略社會與外部環境的關係性,也無助疏理事件的因由。「京都動畫」縱火的犯人是不是御宅族,或者是不是某個角色的愛好者,不是重點 —— 起碼沒有證據證明存在直接關連。在御宅族之前,他是一個縱火犯,消費喜好不能視為犯案的唯一原因。

Live Norish:從瑞典暴亂看美國政經霸權

上月瑞典西海岸的哥德堡 Gothenburg 和特羅爾海坦 Trollhättan 發生大規模縱火騷亂,事件做成過百架汽車被焚毀。今次臨近瑞典大選發生的暴亂有如電影「V 煞」的劇情,令政治光譜更趨向杜林普提倡的反移民政黨從中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