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

|共294篇|

自由貿易已死,「管理貿易」新時代降臨?

過去有不少輿論都著眼中美貿易戰,如何衝擊國際貿易秩序。西華盛頓大學訪問教授 Edward Alden 在「外交政策」雜誌的文章卻提醒,一場更根本的改變已經發生 —— 為應對全球政治經濟及環境危機,歐美各國愈常擱置自由貿易的信條,以捍衛人權、環保及國家安全原則,限制部分國家和商品貿易,自由貿易時代正隨之落幕,政府主導的「管理貿易」(Managed Trade)新時代已經降臨。

與奧運抗衡:冷戰時期的新興力量運動會

1964 年的東京奧運,象徵了日本戰後經濟奇蹟,對日本而言,至今仍別具意義。可是,該屆東奧舉行的前一年,其實曾經發生一段小插曲:印尼和共產中國合力牽頭,舉行「新興力量運動會」(GANEFO),希望與國際奧委會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分庭抗禮,印尼學者 Retno Mustikawati 就稱之為「左翼奧林匹克」。

格陵蘭獨立,有利俄羅斯?

作為丹麥自治領地的格陵蘭,境內長年有獨立議程。當地蘊藏豐富礦產、鈾儲備,及大量稀土,皆是發展高科技經濟的重要資源。美國前總統杜林普任內就曾表示,有意向丹麥洽購格陵蘭;俄羅斯似乎亦饒有興致。前美國國務院蘇聯民族事務特別顧問 Paul Goble 更指,俄羅斯有意利用日益獨立的格陵蘭對抗西方。

中國太空野望,成就軟實力?

中國神舟十二號載人太空船今日升空。這次將三名太空人送上中國太空站,是中國載人太空任務史上的首次,加上上個月「天問一號」探測器繼美、蘇後成功登陸火星,其建設「航天強國」的雄心毋容置疑。雜誌「外交家」專欄作家 Mercy Kuo 便與美國空軍學院太空研討教授 Lincoln Hines 交流,分析中國銳意發展太空力量的原因。

陶傑:追究病毒責任的變局

過去一年,美國「攘外必先安內」,民主黨和自由派視杜林普為唯一的人類公敵。結果就是當杜林普的內閣官員如經濟事務顧問納瓦羅聲稱病毒來自中國的實驗室,「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美國主流傳媒與社交媒體全部視之為種族主義陰謀論。今日輪到這些人轉軚。但是要中國賠償,有重重的技術和法理困難。

杜特爾特離開以後,菲律賓不再親中?

2016 年,杜特爾特勝出菲律賓總統選舉;2022 年,杜特爾特總統任期將屆滿,且不可連任。杜特爾特就任初期曾矢言要與美國分手,跟中國結盟,但過去一年,菲律賓政府對中國的態度似乎出現重大轉折。去年 9 月,杜特爾特本人在聯合國大會上更聲言「反對破壞南海的企圖」。當地地緣政治學者 Richard Javad Heydarian 預計,杜特爾特之後,菲律賓政壇將不再親中。

中國外交戰略:臘腸術?

近年,中國經常與周邊國家出現邊境糾紛,而且情況漸漸惡化,例如中國拒絕從南海黃岩島撤出漁船,令關係本來和睦的菲律賓作激烈抗議。日本近日也發表「海上保安年報 2021」,指出中國海警船去年有 333 天在釣魚島周邊區域出現,停留日數亦高達 111 天,均創歷史新高。有國際關係學者就在學術網站「外交家」分析中國的外交戰略:「臘腸術」(salami slicing)。

陶傑:真正的「自古以來」

於領土紛爭,「中國模式」的申述很簡單,就是以「自古以來」如何如何,四字判斷。釣魚台、香港、西藏、台灣,俱「自古以來」為中國領土。有人批評:此一「自古以來主義」,「古」到甚麼時候,失諸粗疏。但用來解決以巴紛爭,對付雙方的政治宗教糾結、加上知識分子各種意識形態論說的複雜化,中國式「自古以來」的領土觀念申述,就像古希臘阿歷山大一刀砍斷「戈耳狄俄斯之結」的智慧,化繁為簡,手起刀落 —— 世界上的事,許多畢竟沒有那麼複雜。

年輕怎麼就是錯?薩爾瓦多的獨行總統

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2019 年迎來新總統布克萊(Nayib Bukele)。現年 39 歲的布克萊,早年以反腐、反幫派暴力、年輕和沒有意識形態的形象,成功打破該國兩黨制當選總統。不過本月初,由布克萊所屬政黨控制的立法議會,投票通過罷免總檢察官 Raul Melara 及最高法院憲法法庭所有法官,引起美國媒體關注這位年輕總統的目標與動向。

以巴戰火如何撕裂美國民主黨?

在以巴問題上,歷屆美國政府總是毫無懸念支持以色列,拜登亦不例外,重申「以色列有權自衛」,但取態卻導致民主黨空前撕裂,自由派與左翼大肆抨擊拜登過分親以,沒有貫徹捍衛人權的立場。沒有杜林普作為共同敵人,以巴戰火竟暴露出民主黨的重大意識形態分歧。

捍衛太平洋島國,美國有責?

今天的世界,已不可忽視中國的影響力。雖然中國宣稱不搞「脅迫外交」、美國則指「不強迫盟友選邊站」,但假如前題是「不得不選擇」,就可能是另一回事。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大洋洲及印太安全主任的 Alexander B. Gray 便認為,美國政府當前要務,是處理一眾太平洋島國面臨中國日益膨脹而帶來的挑戰。

學者:讓台灣研究連結世界

在過去,漢學研究(Sinology)的焦點都落在中國大陸的發展,台灣研究和香港研究處於比較邊緣的位置。可是,隨著國際社會愈來愈關心台灣和香港的情況,也投放了更多資源去理解兩地發展,例如英國名校聖安德魯斯大學 4 月底就宣佈,會新增香港文化教學單元。有學者就在學術網站「外交家」撰文,呼籲把台灣研究帶往全世界。

中國越境殖民不丹,大興土木建村駐兵

中印兩國去年爆發邊境衝突,令兩國關係再成國際焦點。「外交政策」雜誌卻獨家報道指,夾在中印之間的不丹受牽連,中國疑似為穩佔軍事優勢,秘密越境有主權爭議的地區,殖民位於深山的不丹宗教聖地,大肆興建藏人新村、鋪設道路網、建立多個軍事哨站。殖民計劃持續數年,竟不為國際社會所察覺,而不丹亦未見提出抗議。

正義戰爭論能應用於現代網絡戰?

在 3 月阿拉斯加的會談上,中美雙方就網路戰一事互相指責對方。4 月 20 日,日本傳媒報道,中國疑似對約 200 間日本機構發動網絡攻擊。隨著全球經濟愈來愈依賴互聯網,網絡安全亦成為重要的國防議題,挑戰了我們過往思考國際衝突的方式。有學者就嘗試探討政治哲學和倫理學的傳統命題「正義戰爭論」(Just War Theory),究竟是否還適用於現代網絡戰。

鴿派失勢,戰狼推使美國鷹派主導對華方針

美中高層會談上,中方高層楊潔篪一句「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盡顯戰狼外交風采,美國對華政策亦沒有如預期轉趨溫和。「經濟學人」報道認為,中國強硬而挑釁的戰狼外交,是美國對華溫和派無力回天的主因,哪怕是拜登上場,鷹派主導對華事務已是大勢所趨,眾多對中國幻想破滅的鴿派樂見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