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

|共132篇|

中資入主英國鋼鐵公司,是白武士或滲透?

今年 5 月,英國鋼鐵公司(British Steel)與政府的援助談判失敗,進入破產清算階段。作為全英國第二大鋼鐵企業,英國鋼鐵若破產,直接影響多達 5 千名企業員工,以及產業供應鏈中大量從業員的生計。日前,終於有「白武士」與英國鋼鐵達成收購協議,保住數千員工的飯碗。不過,在研究中共跟國際互動的諾定咸大學博士候選人 Martin Thorley 眼中,斥資 10 億英鎊、來自中國的敬業集團,究竟是「白武士」或聽黨指揮,值得關注。

鄭立:航空霸業 —— 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當然不可能

所以你也明白為何「因航」這麼愛跪了,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只是逃避現實而已,政治影響法律和使用權利,當然影響誰能賺錢吧?連玩遊戲都逃不掉政治的影響,卻還是有很多人妄想在現實中可以逃得掉,真的是不可思議。

既恐又貪的澳洲,能否擺脫中國滲透?

澳洲總理莫里森在東亞峰會召開前,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會晤。會上莫里森承認,有關中國干預澳洲內政以及侵犯人權的指控,破壞了兩國的經濟聯繫。兩國在不斷升級的貿易問題上互相指責,另一方面卻又要作安撫,澳中專家 Kerry Brown 認為,澳洲一直以來未能審視其對華態度,導致如此尷尬境地。

中法「藝術館外交」,展品難逃撤回命運

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日訪華,行程之一是為龐畢度國家文化藝術中心上海分館揭幕式。法國以藝術館建交的做法,早在十多年前便被批評是利用藝術推銷政治和謀利,但近年開放的阿布扎比羅浮宮和龐畢度中心馬拉加分館都口碑良好,並無惹起爭議。藝術輸出漸見成效,輪到中國卻稍有阻滯。

跟北京分手 —— 布拉格市長反共意志從何來?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Zdeněk Hřib),因要求北京取消兩地姊妹城市協定中的「一中條款」不果,於 10 月 7 日解除與北京的城市關係;賀吉普因此受到中國外交部指斥。觀乎賀吉普及捷克海盜黨,以反共前總統哈維爾繼承者自居的政治立場,也許不必對此感到意外。

日韓貿易戰下,在日韓裔難掩憂慮

日本與韓國之間的戰時賠償問題,演變至貿易戰,至今更影響兩國不同範疇的合作。10 月的海上自衛隊閱艦式,韓國亦未獲邀請參與。普羅大眾或許認為,國與國的關係,與自己的生活距離太遠,但對在東京新宿區新大久保車站附近聚居的韓裔人士而言,則有不同的憂慮。

亞洲邁向動盪時代?

美國國會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即,香港再次成為中美博弈戰場,牽連亞洲大局。國際知名記者卡普蘭(Robert D. Kaplan)日前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分析,當前香港危機與日韓貿易戰,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反映 70 多年的戰後亞洲格局風雨飄搖,杜林普外交政策與中國當霸主的野心,是動搖既有秩序的兩大推手。

日本以島為牆,防範中國衝破第一島鏈

日本作為第一島鏈(first island chain)重要一環,一直走在警惕中國軍隊舉動的最前線。「華盛頓郵報」報道指,中國對日本空中及海上的軍事挑釁活動,旨在爭奪雙方有主權爭議的島嶼控制權,並已於東海上的宮古島,演變成一場看誰先退縮的「膽小鬼博弈」。

何謂流氓國家?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 Morgan Ortagus 本月在記者會上,批評中國公開美國外交官及其家人資料為「暴徒政權(Thuggish regime)」所為。不過,美國官方更常用 Rogue state 形容一些「流氓國家」。「流氓國家」作為政治術語,於 80 年代在美國開始流行,主要形容一些威脅冷戰格局的小型獨裁國家。冷戰結束後,「流氓國家」的描述對象亦起一定變化。

南韓人抵制日貨,是貫徹到底還是走火入魔?

日韓貿易戰下,南韓由上而下抵制與日本相關的東西,民眾可謂恪守宗旨,絕不使用任何帶有「Japan」字眼的用品。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即使是毫無殺傷力的日本卡通人物 Hello Kitty,也惹來南韓人的敵視。反日之徹底,叫很多鄰國人為之汗顏,但一部分的杯葛行徑,卻似乎有點「走火入魔」。

中國民族主義消費

普通人在網上一句評論,可能已被一眾愛國「小粉紅」口誅筆伐為「傷害」中華民族感情。在商業層面,稍一不慎觸碰脆弱的民族感情,更可能惹來 14 億人的齊心抵制。為中國公司提供公關諮詢服務的 Elliott Zaagman,在澳洲獨立智庫 Lowy Institute 撰文,指中華人民的共同抵制行為由來已久,然而民族主義一旦失控,受損的不僅外國企業,中國政府本身亦可能後果自負。

香港:冷戰格局下的「東方柏林」?

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一場「反送中」運動再次把香港推上國際舞台,外國評論多番吹捧香港為「極權汪洋中的一塊叛逆飛地」,是新冷戰下的「西柏林」。回顧歷史,輿論其實不止一次以柏林類比香港,70 年前英國外相,就曾以「東方柏林」形容之,強調在冷戰格局下,香港扮演著「自由世界」的前哨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