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共108篇|

在後杜林普時代,反省美國菁英階層的暴政

杜林普數個月前在爭議聲中下台,自由派菁英歡呼喝采,一如既往嘲弄杜林普選民低學歷、鄉下佬。著名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桑德爾(Michael Sandel)卻在新書「才德的暴政」(The Tyranny of Merit,台譯:成功的反思)警告,才德至上的制度,使菁英階層恃才傲物,被全球化淘汰的勞工卻尊嚴掃地,積累的民怨成就杜林普上屆當選,但菁英階層始終不明白自己該負的責任,未能反省政治失敗的成因。

林靖風:Para Site「簾幕」—— 他者的鄉愁

我們從來沒有任何一刻正視過死亡的存在,要麼避而不談、要麼只是專注於死後的世界 —— 死亡會否只是生命與死後世界之間的縫隙?在 Para Site 藝術空間成立 25 周年之際,它與上海外灘美術館合作舉辦大型展覽「簾幕」(Curtain),以 25 名藝術家的作品,探討一系列從社會架構到自我認知的議題。

【展覽】豈止遊戲一場 玩樂與生活的連結

孩子需要玩樂時間,難道成人就不需要嗎?近日「設計光譜」於灣仔茂蘿街 7 號舉辦一個名為「Play Lives 好玩日日」的展覽,以設計角度出發,讓人們於其 4 大展區的體驗中,了解玩樂的重要性,揭示玩樂背後的設計妙思之餘,亦展示玩樂及設計怎樣與生活息息相關。

廖康宇:讀韓江雪、鄒崇銘「後就業社會」

如果讀者對香港的未來感到不確定,不妨多看一些關於香港研究的書。讀韓江雪、鄒崇銘合著的「後就業社會: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或者可以解答到一些對於未來的憂慮。本書分為 4 部分,每個部分均以短文文集的形式組成,討論有關科技如何影響社會發展的議題。

羞辱的政治:踐踏與維護尊嚴的抗爭史

「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奈何現實中,多數人既不自由,權利也不平等,暴政更每每踐踏人的尊嚴,以瓦解反抗意志。研究人類羞辱史的德國學者 Ute Frevert 就分析,現代公民意識的誕生,如何促使人民捍衛個人的榮譽和尊嚴,以反抗當權者或其他階級羞辱。

Moyashi:數碼龐克與後數碼龐克

終極而言,「數碼龐克」抑或「後數碼龐克」都是概念工具,重要的是如何捕捉時代的變遷,又如何轉化成文字和影像。從美國到日本再回到美國,由先鋒文學到大眾文化,由逆輸入美國的日本九龍城,再到文化懷舊式的重製,數碼龐克一直在不同人手中變化著。

鄭立:香港版陞官圖,會不會是政客要貪贓才能夠投靠政府發大財?

所以看「陞官圖」,其實比玩更加有趣。它與其說是「大富翁」之類的輕桌遊,不如說是「生命之旅」或者「現金流」等人生遊戲的古代版。雖然不好玩,但只要看它,就能夠理解一個時代背景下的社會生態,而且是非常具現立體的圖像資料庫,不是難以立體化的文字,故此這東西其實是很有價值的。

千年以來,為何總有人希望禁賀聖誕?

君士坦丁大帝時代的羅馬教會,由公元 336 年起正式將聖誕節定於 12 月 25 日。今年受武肺疫情影響,多國政府實施不同限制措施,令群眾無法像以往一樣熱鬧慶祝。不過,要群眾放棄歡度佳節並不容易。牛津大學近世神話學博士 Tim Smith-Laing 就在「經濟學人」生活雜誌 1843 撰文指,聖誕節選定的日期,本身已決定了其狂歡性質,昔日不同國家想禁止,亦禁之不絕。

重視 ESG ,以病人為上的日本藥廠(下)

衛材行政總裁內藤晴夫表示:「近年來,雖然開始在製藥業聽到『以病人為中心』這句話;但能像我們一樣,實踐此定義的應該還是少數。」公司明確告知員工和股東,若能滿足病患,業績亦會隨之而來。公司不是只貼近病患,為社會做出貢獻而已,最終也要以收益為其目標。

研出阿茲海默新藥,卻重視 ESG 甚於股價的日本藥廠(上)

由日本藥廠衛材和美國生技業者 Biogen 共同開發的阿茲海默症新藥 Aducanumab,獲得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公佈受理核准申請。消息一公開,兩家公司股價分別上漲 15% 與 12%。對抗阿茲海默症這個人類的共同敵人,露出了一線曙光,讓投資者的期待高漲。比股價更亮眼的,是衛材獨特的 ESG 文化。

從視像會議虛擬佈景,回顧佈景攝影的時代

疫情下視像會議頻繁,但在家工作的大家未必希望房間入鏡,應用程式內置的虛擬佈景就派上用場。史丹福大學藝術史學家 Kim Beil 教學時發現,學生選用的佈景千奇百怪,令她聯想到 19 世紀流行的肖像攝影,當時人亦喜歡以油畫佈景拍攝,究竟背後心理與今日是否相同?

Moyashi:日本、歧視、還有那被炎上的 Nike

日本的「歧視」是戰後社會的系統性呈現,無論你在運動場上拿多少個獎盃,都不代表你能被「主流社會」接納。外國人還是混血兒都只是標籤的一種,即使你父母是純正的日本人,若你是個 50 歲的獨身女性派遣員工,對於「日本主流社會」來說,你仍是個渣滓。

疫情日本:令人窒息、令人尋死的社會

日本第三波武肺疫情隨冬季而來,再度勾起酒吧老闆村田裕昭對社會「同儕壓力」的恐懼。在政府呼籲市民大眾在疫情期間要自我約束(自粛)以來,民間開始出現「自肅警察」,自發懲罰他們認為不守規矩的人及店舖。據「日本經濟新聞」專文報道,疫情加劇當地集體監察傾向,社會氣氛愈來愈令人窒息。

武漢肺炎引發的全球貧窮浪潮

防疫是一門跨學科的學問,包括經濟學。武漢肺炎令很多社交活動停頓,為各行各業帶來毀滅性的影響,包括航運、旅遊和娛樂產業,有些政府削減福利,令貧者愈貧;很多人失去工作,加入貧窮人口之列。英國「金融時報」的專題報道就指出,2020 年將錄得 1990 年代以來,首次全球貧窮人口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