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251篇|

小灰:安德魯王子的軍事生涯回顧

最近,受性侵犯官司纏身的他,向皇室「歸還」了其軍銜和王室贊助人身份,並宣佈不再於官方場合使用「王子殿下」頭銜。在此之前,他一共擁有包括御林軍擲彈兵團上校在內的九個榮譽軍銜,以及其他英聯邦國家軍隊的榮譽頭銜。而他在海軍的榮譽中將頭銜,則伴隨著他於福克蘭群島的作戰經歷保留了下來。

蘇丹內戰,為何兒童會被送到古巴?

1983 年,第二次蘇丹內戰爆發,作為南蘇丹武裝力量的蘇丹人民解放軍(SPLA)成立。內戰加上饑荒,造成超過 400 萬人流離失所、估計 200 萬人死亡,同時影響 2011 年南蘇丹經公投獨立。專門研究南蘇丹的人類學家 Carol Berger,則在新著作中探討 SPLA 當年如何強徵蘇丹南部兒童入伍。

活在憂患的烏克蘭人,以生活如常應對俄軍壓境

10 萬俄軍集結烏克蘭邊境的消息,佔據全球國際新聞頭條,但作為當事人的烏克蘭人,卻遠較西方政府和評論人處之泰然,政府備戰的同時,首都基輔商業區依舊熙來攘往。有受訪者坦言與俄羅斯抗爭多年,早就學會做最壞打算,過分憂慮也無濟於事,還有很多事等著要做。

中印衝突方式:改地名

近年,中國和印度的邊境局勢緊張,雙方近在去年 6 月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爆發幾十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在 10 月又有 200 名中國士兵因擅越國界,被印方短暫扣留。12 月 29 日,中方又有一項新舉措,把中印爭議地區、印度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其中一大部分被中方稱為藏南地區)的 15 處地方改名。

以弱勝強:芬蘭何以戰勝蘇聯紅軍?

在 1939 年,芬蘭士兵在對抗強大的蘇聯紅軍時,取得驚人突破,在托爾瓦湖戰役(Battle of Tolvajärvi)中擊退入侵者。該戰役後的 10 星期內,芬蘭更奇蹟地將蘇聯拒諸門外。學術媒體 Foreign Policy 有文章指出,目前烏克蘭正因邊境頓巴斯地區問題,面臨俄羅斯入侵威脅,目前烏方已在訓練平民迎戰,似乎有向芬蘭學習的必要。

電子遊戲開發者 —— 難民

電子遊戲除了消閒玩樂,也能帶出其他意義。譬如今年 8 月推出的「九十六號公路」(Road 96),就以逃離威權國家為主旨,展開冒險之旅;過程多少令人反思現實。講到出走逃亡,來年將有另一款電子遊戲 Salaam(阿拉伯語指「和平」)推出,開發者正是一名在南蘇丹內戰中出生的難民。

與自由世界共抗納粹極權:初代女團「安德魯斯姐妹」

Viu TV 的「全民造星 4」,今次以塑造香港新一代本土女團為目標,再次掀起全城關注。早在 20 世紀初,現代流行音樂工業剛發展前期,已經可以找到全女班的偶像音樂團體,慰藉過很多代人的心靈。其中在美國,有一隊女子組合曾陪伴國民渡過二戰時的艱苦歲月,走訪各地盟軍基地提振士氣,她們名為「安德魯斯姐妹」(The Andrews Sisters),至今仍是美國歷來最暢銷的女團。

也門「執屍人」:把陣亡戰士帶回家

聯合國的最新報告顯示,多達 37.7 萬人死於也門內戰,估計其中 15 萬乃戰死沙場。這類遺體運送工作,通常是由醫療工作者或外交人員完成。但在當地,近年只靠前童軍 Hadi Jumaan 及其義工小隊,把一位又一位陣亡戰士送回家安葬。而冒死執行如斯重任,則讓他既受尊重,同時亦被猜疑。

致自由:1920 年代日本摩登女孩

近現代的「大和撫子」形象,起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日本軍政府宣傳。而早於上世紀 20 年代中後期,日本社會相對繁榮,亦催生出一股年輕女性風潮「摩登女孩」(モダンガール)。這種近百年前,享受在百貨公司購物、在咖啡店打轉、看電影、聽爵士樂、抽煙的日本摩登女孩生活,可能顛覆今人對她們的認知。

【香港保衛戰 80 年】加拿大人還有「記住香港」嗎?

80 年前的 12 月 8 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後 2 小時入侵香港,駐港英軍背水作戰 18 日,頑抗到最後。香港保衛戰是加拿大投入的首場二戰戰役,慘烈戰果引起哄動,當地曾經以「記住香港」(Remember Hong Kong)口號提振士氣,但隨著戰後報告指控加軍膽小懦弱,香港戰役也慢慢淡出加拿大人集體記憶。近 20 年歷史學家就為此翻案,指證偏頗負面評價牽涉殘酷的政治角力。

戰火中的香港:韓戰篇

二戰結束後,世界隨即陷入冷戰之中。共產中國在 1949 年成立後,很快就與西方資本主義陣營發生一場正面軍事衝突,1950 年以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名義「抗美援朝」,在韓戰中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對壘。當時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當英國也參戰,香港就扮演重要角色,而韓戰也改寫了香港戰後的發展軌跡。

戰火中的香港:八國聯軍篇

香港誠品上架「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一書,結果招來「大公報」、「文匯報」口誅筆伐,指涉嫌違犯國安法。1900 年爆發的八國聯軍之役,被認為是中國現代史重要一頁,清政府喪權辱國的表現,加上極為嚴苛的「辛丑條約」,大大加速清政府的衰落。那一年,香港已經是英國殖民地,故在整場戰役中扮演著微妙的角色,「香港軍團」(Hong Kong Regiment)亦有參與其中。

戰火中的香港:第一次世界大戰篇

談到香港戰爭史,民間會更多討論第二次世界大戰,華洋軍民齊心抗日的故事,每年和平紀念日和香港重光日,都會有市民發起活動悼念護港烈士。在此之前,香港其實也經歷過很多場難關。上世紀 10 年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香港雖然沒有直接被襲擊,但就有軍民參與戰事。

新巴爾幹危機:波黑面臨分裂?

巴爾幹地區扼守貫通歐亞的通道,有極重要的戰略價值。可是,該區的民族和宗教矛盾向來十分尖銳,故此亦有「歐洲火藥庫」之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引爆地,在冷戰後亦歷經了血腥的南斯拉夫內戰。到近日,巴爾幹局勢再次受到全球關注,事關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簡稱波黑)正面臨一場分裂危機,有評論擔心或會引發血腥內戰。

回家即離家:俄羅斯庫頁島韓僑的兩難

一批韓國人滯留在俄羅斯東部邊界的庫頁島(Sakhalin)上數十年,他們除了擁有原來的韓文名字外,大多也有日文及俄文名字,這些名字代表著不同的歷史篇章,包括他們被迫遷徙、戰爭、無國籍的慘痛經歷。近日因南韓政府修例,擴大歸國許可範圍,讓更多庫頁島韓僑可回到祖國。據「紐約時報」報道,許多離散已久的人正準備歸國,但由於新措施仍存在限制,回國的話,也意味著要與仍在島上家人分別。

陶傑:湯漢斯新製 —— 美國海洋版的「雷霆救兵」

「雷霆救兵」還為主角演員湯漢斯定位了「良好美國人」(Good American)的環球政治形象,類似香港電影裡的周潤發,成為美國全球軟實力的一張優良面孔的王牌。20 年後,從此「上了神檯」的湯漢斯捲土重來,編劇監製了另一齣海洋版的「雷霆救兵」。

杜拜世博能成功為參展國粉飾太平嗎?

本月在杜拜舉行的 2020 年世界博覽會內,受政局動盪困擾的參展國,期望遊人可以把政治擱置一旁,將重點放在他們的展覽上。像伊朗希望參觀者專心欣賞於華麗的波斯地毯,不要思考該國貿易制裁、核問題等糾紛;敍利亞則希望人們忘記當地殘酷的戰爭,用心了解世上最早的字母系統;也門雖瀕臨飢荒邊緣,但仍希望人們享受其生產的蜂蜜及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