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177篇|

阿富汗撤軍:共和黨的黨內鬥爭

美國總統杜林普希望在這次任期之內,完成「退出無休止戰爭」的競選承諾,在 11 月 17 日宣佈加快從阿富汗撤軍。國務卿蓬佩奧亦於 11 月 21 日,與阿富汗政府和武裝組織塔利班開展會談。可是,杜林普的撤軍計劃招來各方批評,北約警告撤軍的代價可能很高,阿富汗朝野也希望可以延緩撤軍,杜林普亦要同時應對共和黨內元老強烈的反對聲音。

陶傑:曾經,「領導世界」的成績

民主黨候任總統拜登宣佈內閣主要名單,並提名舊人布林肯出任國務卿。拜登說:「美國回來了,美國準備要領導世界。」這句話自然是針對杜林普所說的「美國優先」。然而矛盾的問題來了:拜登代表的眾所周知是左派,杜林普被視為極右。若一個左派的美國總統說:「美國回來了,美國要領導世界」,那麼美左是不是要維持全球挑動戰事四起的美帝國主義?

把青年送進赤柬集中營的人:康克由

在東南亞歷史中,最惡名昭著的極權政府當數 1975 年到 1979 年間的「民主柬埔寨」(即赤柬)。赤柬得到中共支持,用極端暴力手段管治人民,連老弱婦孺也不能倖免,造成超過 200 萬人死亡。然而,行凶作惡的人確有可能會遭逢報應,康克由主管 S-21 集中營,摧毀無數青年的生命,在經過漫長逃亡、審判和牢獄後,最終在今年 9 月,於病魔折磨下去世。

波斯尼亞人輕視武肺,原因在 90 年代戰爭?

波斯尼亞戰爭造成 10 萬人喪生,220 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多年過去,當地仍未從經濟及心理打擊中恢復過來。該國衛生當局估計,這個巴爾幹國家近 350 萬人中,約有一半因戰爭遭受某種程度的創傷。現在,武肺病毒又為這個背負舊患的國家,添上更多麻煩。其中一個問題,是經歷過慘痛戰爭後,很多波斯尼亞人不當疫情成一回事,增加疫情爆發風險。

俄羅斯武裝力量總教堂:既愛國,也愛上帝?

在俄羅斯「武裝力量總教堂」(Cathedral of the Armed Forces)內,馬賽克壁畫上的天使,盤旋在砲兵部隊上方、自動步槍不時出現在宗教畫像中,就連畫像上聖母瑪利亞的姿態,也教人聯想起蘇聯二戰時期的海報。另類軍事大教堂融合了軍國主義、愛國主義及東正教,似乎利用「準宗教」方式主觀地記錄戰爭,做法惹來爭議。

鄭立:有沒有想過,街機遊戲為何會在前線拾到各種裝備和食物?

後勤部隊並不是很多人想像中、在後面不斷追上作戰部隊的一群。相反,他們可能很早便已潛伏在前線並隱藏起來,甚至直接身在敵陣,將物資偷偷在作戰之前放下,例如食物、裝備、武器,或者是工具。他們知道大戰將至,便會在作戰前的晚上,偷偷的在前線各處放下物資,而且因為地方通常是敵境,所以才要將物件收藏起來。

昨日韓戰,今日台灣 —— 美軍來不來?

台灣立榮航空一架國軍包機,前往台灣東沙群島,被香港機場空管以「空域危險為由」拒絕該班航機進入領空,故被迫返回高雄。有分析指這是兩岸緊張局勢的事例,隨時演變成熱戰。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 Paul Wolfowitz 於「華爾街日報」撰文,以史太林如何判斷美國當年參與韓戰的意欲,反思今天台中爆發戰爭的風險。

世界糧食計劃署:別讓飢餓成為衝突之源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榮獲今屆諾貝爾和平獎。武漢肺炎令全球貧窮人口激增,諾貝爾委員會形容,在疫苗未面世之前,「食物是平息混亂的最好疫苗」,並讚揚當局過往一直打擊「以飢餓作為戰爭武器的行為」。普渡大學傳播學家 Jessica Eise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食物與和平的關係。

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戰場,為何驚現敍利亞武裝?

據報日前有 55 名敍利亞武裝戰死,但葬身之地不是敍利亞,竟然是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戰場,感覺像是時空錯配,其實正反映背後縱橫交錯的國際形勢 —— 敍利亞武裝由土耳其僱傭以對付亞美尼亞,危及俄羅斯與阿拉伯多國區域利益,恐令衝突演變成代理人戰爭,也再度加劇北約內部矛盾。

美國增加對台軍售,並不足夠?

美國國務次卿克拉赫 9 月中出訪台灣,中國解放軍軍機則飛越「台海中線」作為回應。佐治梅森大學安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Michael Hunzeker,及薩姆侯斯頓州立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 Dennis L. Weng,於外交及國防雜誌網站 War on the Rocks 撰文,指不論中國想藉此傳達哪種具體信息,台北及華盛頓都會將中方近期舉動,視作其正考慮對台採取軍事行動的跡象。他們又提出極受爭議的建議:美國應改變長久以來軍事上模稜兩可的援台策略,向台灣提出實質的安全承諾,協助改革當地防務。

從文明中心到全球最大死城,認識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戰爭

最近多處地緣政局劍拔弩張,南高加索也再起戰幔,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日前就主權爭議開戰。這兩個前蘇聯國家的領土一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30 多年前已經爆發戰爭,上演多場令人髮指的殺戮,遺下一座全球最大死城、一道可見的戰爭疤痕,並為今日戰事留下伏筆。

不必中立,也能為人道主義服務?

談及人道主義或人道組織,絕大部分人對紅十字會並不陌生。「人道、公正、中立、獨立」正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CICR)秉持的其中四項原則。有意見認為,沒有上述原則,救援人員便喪失合法身份、難以提供有效援助。不過,牛津大學道德、法律與武裝衝突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紅十字國際前政策總監 Hugo Slim,早前在瑞士獨立人道新聞通訊社「新人道主義者」撰文,認為不必保持中立,也能成為出色的人道主義者。

1962年中印戰爭:被送進集中營的印度華人

8 月底,中印邊境再起衝突,據指印軍向中方控制區推進了足足 4 公里,當地藏族士兵也與印軍共同作戰。而在 9 月 2 日,印度政府宣佈禁止 118 款中資應用程式。現時的中印局勢,可說自 1962 年中印戰爭以來最緊張。每逢戰亂,平民百姓都飽受摧殘,在當年的中印戰爭,就有 3,000 名華僑被印度政府關進集中營。

小灰:中國威脅論

所以當筆者於上文提出,解放軍對亞太地區的最大威脅,為大量部署可用作反艦的短中程導彈、並會以導彈攻勢阻止美國介入中國於南海、台灣的軍事行動時,讀者會覺得只是無稽之談,這一點,筆者可以理解。但事實上,將解放軍視之為最實質威脅的,是五角大廈(The Pentagon)。

類比錯誤的「修昔底德陷阱」

近年,「修昔底德陷阱」經常被人掛在嘴邊,作為當下美中對抗的詮釋。2012 年提倡此術語的國際關係專家、哈佛大學教授 Graham Allison 當時以「雅典的崛起及斯巴達的對此的恐懼,令戰爭無可避免」,來描述美(斯巴達)中(雅典)的衝突。然而,研究中國史的賓夕凡尼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林霨(Arthur Waldron),在 2017 年曾批評,根本沒有「修昔底德陷阱」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