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130篇|

小灰:五種常規戰爭中禁用的武器

雖然在戰爭中,暴力衝突無可避免,但基於人道立場,國際社會普遍同意需要對軍事衝突的武器使用作出規管。例如最常被媒體引用到的「日內瓦公約」,就規定交戰雙方應避免使用違反人道原則的武器,同時提供對非戰鬥人員(例如醫生、戰俘、傷者)的處理指引。本文將講述在國際公約框架下,五種常規戰爭中禁用的武器。

伊拉克前軍醫:槍擊醫護人員,比恐怖分子更可惡

在香港多場示威及衝突中,急救員屢被警方指嚇、辱罵、襲擊、拘捕及阻礙施救。逾千名示威者被圍困理大期間,更有十多名醫護人員被捕。在伊拉克巴格達的示威現場,前線醫護被保安部隊槍傷和拘捕,他們批評當局此舉,連恐怖分子也不如。

為何他們下得手?施暴者扭曲卻又合理的心態

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死亡、暴力與香港這國際城市愈走愈近。美籍作家 Dave Grossman 的經典作品「論殺戮(On Killing)」,系統地探討人類的殺戮行為,其中一章仔細分析與殺戮如影隨形的「暴行」。Grossman 在書中以「針對非戰鬥員的殺戮行為」定義「暴行」,以這標準或不完全適合於香港套用,但作者對施暴者的分析,對了解其心理、邏輯,值得時人借鏡。

圍攻與人道 —— 武裝衝突的限制

圍攻是戰爭常用戰術,受困的一方,或會因不同環境及條件,陷於突圍、待援、投降等困窘當中。除此之外,飢餓、缺乏醫療等情況亦有可能發生。美國克雷頓大學法學教授 Sean Watts 便形容, 「毫不意外,圍攻往往會引發出戰爭中,人類最殘酷的苦難、最悲慘的故事」。瑞士日內瓦大學法學院教授 Gloria Gaggioli 今年初便撰寫文章,討論在武裝衝突中,當代人道法是否容許圍困戰術。

創傷,也會「傳承」?

暴力、性侵、血腥場面……任何人性黑暗、顛覆良知之事,皆有可能造成創傷性壓力後遺症(PTSD),心魔纏繞不去,生活備受困擾。部分人或許只有短暫影響,但英國「衛報」引述專家報道指,家長的創傷後遺症「傳染」給子女的跡象日漸增加。上一代的陰影,下一代銘記於心,繼承傷痛、壓力和憤怒。

1940 年卡廷大屠殺 —— 真相總會大白

「殺人容易毀屍難」,何況是隱瞞屠殺行為。1939 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入侵波蘭,並俘虜數以萬計波蘭人至村莊卡廷及不同地點,在翌年執行大屠殺。其後將近半世紀時間,蘇聯一直否認大屠殺責任,甚至指控卡廷慘案乃納粹德國所為。然而,對真相的追求終會戰勝謊言,隨著蘇聯崩潰,指證殺人政權的證據亦一一浮現。

酷刑心理學:為甚麼執法者以嚴刑拷問疑犯

到了 21 世紀,基本上整個文明世界都視人權自由為普世價值,而酷刑一直被視為違反人權的嚴重罪行,聯合國自 1984 年起,便共有 146 個國家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可是,即使世人普遍認同酷刑是野蠻行為,在一些發達地區,酷刑依然存在。近年,便有不少研究,嘗試分析為甚麼在文明年代,執法者還會以嚴刑拷問疑犯。

【的黎波里內戰】當救護員成為攻擊目標

不論立場,救人至上,是救護員的天職。不管敵我對峙,絕不牽扯進行救濟工作的醫護員,也是默認規定。但不單早前香港有急救員眼部中彈,的黎波里內戰也不斷上演救護人員被襲擊的事件。「華盛頓郵報」駐開羅辦公室主任 Sudarsan Raghavan 就撰文,敘述的黎波里救護人員的處境。

全球最年輕記者:鏡頭就是我的武器

3 年前,只有 10 歲的巴勒斯坦女孩 Janna Jihad 無畏無懼,親身紀錄以色列在西岸等地的不公義行為,令她成為全球最年輕記者。時至今日,這位少女仍然謹守崗位,以影片向其 30 萬名 Facebook 追隨者報道拉姆安拉的實況。「這是我唯一的武器,向世界展示巴勒斯坦兒童的遭遇。」

和平抗議 —— 良心拒服兵役者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有種人堅守和平主義,寧願做苦役、寧遭人白眼,也要拒絕做違背自己信念的事,拒絕在亂世中拿起槍枝武器傷害任何人,他們是良心拒服兵役者。近日在英國里士滿城堡的展覽,向世人展示這些戰爭中小人物的不凡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