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163篇|

不必中立,也能為人道主義服務?

談及人道主義或人道組織,絕大部分人對紅十字會並不陌生。「人道、公正、中立、獨立」正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CICR)秉持的其中四項原則。有意見認為,沒有上述原則,救援人員便喪失合法身份、難以提供有效援助。不過,牛津大學道德、法律與武裝衝突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紅十字國際前政策總監 Hugo Slim,早前在瑞士獨立人道新聞通訊社「新人道主義者」撰文,認為不必保持中立,也能成為出色的人道主義者。

1962年中印戰爭:被送進集中營的印度華人

8 月底,中印邊境再起衝突,據指印軍向中方控制區推進了足足 4 公里,當地藏族士兵也與印軍共同作戰。而在 9 月 2 日,印度政府宣佈禁止 118 款中資應用程式。現時的中印局勢,可說自 1962 年中印戰爭以來最緊張。每逢戰亂,平民百姓都飽受摧殘,在當年的中印戰爭,就有 3,000 名華僑被印度政府關進集中營。

小灰:中國威脅論

所以當筆者於上文提出,解放軍對亞太地區的最大威脅,為大量部署可用作反艦的短中程導彈、並會以導彈攻勢阻止美國介入中國於南海、台灣的軍事行動時,讀者會覺得只是無稽之談,這一點,筆者可以理解。但事實上,將解放軍視之為最實質威脅的,是五角大廈(The Pentagon)。

類比錯誤的「修昔底德陷阱」

近年,「修昔底德陷阱」經常被人掛在嘴邊,作為當下美中對抗的詮釋。2012 年提倡此術語的國際關係專家、哈佛大學教授 Graham Allison 當時以「雅典的崛起及斯巴達的對此的恐懼,令戰爭無可避免」,來描述美(斯巴達)中(雅典)的衝突。然而,研究中國史的賓夕凡尼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林霨(Arthur Waldron),在 2017 年曾批評,根本沒有「修昔底德陷阱」這回事。

【*CUPodcast】二次大戰初,英國曾發生一場「寵物大屠殺」?

面對即將爆發的戰爭,人或會做好儲糧、執拾細軟等準備,但寵物在戰火之下何去何從?1939 年的英國政府為了保護動物,成立專責委員會並向民眾發出建議:若無法將家畜送到鄉郊請託他人照護,則最好結束牠們的生命。如此的建議加上戰爭帶來的衝擊,英國在同年向德國宣戰僅一星期,已經有 75 萬隻動物被送往人道毀滅。

電影「桂河橋」—— 故事純屬虛構?

電影「桂河橋」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軍上校 Nicholson 與部隊成為日軍齋藤大佐的戰俘。Nicholson 以奉命但不卑屈的態度,修建連接緬甸及泰國的桂河橋。「桂河橋」囊括最佳電影、導演、男主角、改編劇本等七項奧斯卡獎項,英國電影協會亦將之列為百大英國電影。但據英國國家檔案館本月分享的文件顯示,當年的陸軍部對這部電影充滿疑慮。

【*CUPodcast】只溶於手,不溶於口:M&M 在二戰時曾是美軍軍糧?

戰爭似乎百害而無一利,但二次大戰的確曾為世界帶來突破性的產品與發明。例如航空母艦、核武,以及 —— M&M 朱古力。二次大戰結束前,M&M 曾是美軍專屬的軍糧。軍人與我們之所以能享用這種色彩繽紛的零食,便要從堪稱「希特拉的秘密武器」,難吃無比的「D 口糧」談起。

Moyashi:拒絕歷史的永續復仇

「遺忘」是消極的「拒絕」,他們都在「學習」與「反省」最遠的距離上。無法面對歷史的國家,永遠都會在打過去的戰爭,無法真正進入現代社會,日本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大清亡了百年,義和團都化作塵土,「國恥」卻永續一個世紀。歷史的腳步這麼遠那麼近,你有聽見坦克車聲來了嗎?

小灰:中美相爭,必有一戰?論以戰爭作為政治的延續(下)

對於美方而言,要遠赴重洋和中國開戰,所涉及的人力物力龐大;而戰勝中國所得的利益,未必足以彌補戰爭開支,因此美國主動採取軍事行動的誘因不大。相反,雖然戰爭同樣會消耗中方大量人力物力,但倘若能戰勝美國,將會打破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一圓大國崛起之夢。

1979 年中越戰爭:中共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經歷貿易戰和武漢肺炎危機,中美關係無疑已陷入冰點。兩國在 1979 年 1 月 1 日正式建交,至今 41 年,中間經歷了很長的蜜月期,為中國改革開放創造極為有利的條件,而西方資金大舉流入,也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但在中美建交僅一個月後,就發生了一件插曲:中越戰爭。而出兵前,鄧小平更曾請示美國總統卡特。

「故土」海參崴?被遺忘的「北京條約」締約國 —— 俄羅斯

本月 2 日,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在官方微博發文,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海參崴)建城 160 週年,中國網民批評俄國勾起中國國恥、侮辱挑釁。其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指,海參崴等中國故土,今天已成俄國領土的「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翻查歷史,此一歷史事實,乃出自 1860 年英法聯軍之役簽訂的「北京條約」。相比當年英國憑此條約取得九龍半島,未有實際參與戰爭,一直「居中斡旋」的俄國,更在遠東地區獲得大片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