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權

|共5篇|

警察工會坐大,如何成為政府和社會的隱患?

近月,香港的各級警察工會多番發表公開聲明,其中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更一度形容示威者是「蟑螂」,又一度對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予以最嚴厲的譴責」,內容令人咋舌。警察工會固然不是香港獨有的產物;在美國,當地的警察工會勢力便十分強大,很多學者和評論人便把美國長年的警察濫權問題,歸咎於美國的警察工會。

天主教會:菲律賓抵抗暴政的最後堡壘?

警察不受法律約束,對所謂嫌疑人濫捕濫殺,每晚都有人被五花大綁,陳屍街頭,年紀最輕不過 3 歲,這就是菲律賓緝毒戰的日常。這場持續 3 年的人道災難中,有天主教神職人員毋懼殺身之禍,四出拯救無辜受難者,又支援群眾上街抗爭。因為在他們眼裡,這是一場關乎社會道德基礎的終局之戰。

美國如何改善執法人員的偏見?

雜誌「大西洋」一篇文章中有專家指,就美國情況而言,即使已得到最有說服力的證據,也得經過一個不公正的刑事司法系統審議,以致受偏見、情緒及失誤所影響,錯誤定罪、種族歧視、被忽略或被駁回證據、濫用權力及無端的警察槍擊等事件,時有發生。唯有政策改革,才能堵塞人為漏洞。

鐵腕治國:在菲律賓,喝酒也會坐牢?

杜特爾特鐵腕打擊菲律賓毒品罪案,引起警方濫殺涉毒者等爭議。近日,菲律賓警察又再出動。不過警察並非進行掃毒行動,而僅是逮捕街上喝酒的人們。上月起,杜特爾特授權警察逮捕在街頭喝酒、小便,甚至沒穿上衣的人。作為一介平民,本已需要擔心警員栽贓誣陷,現時連平常的戶外活動,亦隨時會令自己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