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共384篇|

截斷敍利亞人道救援,恐成普京報復西方手段

當國際聚焦烏克蘭戰事之際,敍利亞內戰的反政府最後據點,仍然有數百萬人口依賴國際人道物資維生,兩場看似不相干的戰爭將可能互相牽連。有分析警告,本身支持巴沙爾政權的普京,可能利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在下月安理會表決時,截斷敍利亞人道救援通道,以報復西方國家的制裁。

制裁俄金,瑞士會成為規避之地嗎?

七國集團(G7)宣佈將禁止進口俄羅斯黃金。黃金是俄國繼能源後第二大出口產品,白宮指 2020 年俄羅斯黃金出口價值近 190 億美元,約佔全球黃金出口 5%,高達 9 成會運往 G7 國家。不過瑞士資訊網(SWI)報道,隨著 G7 瞄準俄羅斯黃金,瑞士從俄羅斯入口的黃金早前突然增多,因而備受關注。

【烏克蘭結婚潮】愛在戰火蔓延時

俄羅斯入侵後,烏克蘭出現了結婚潮。在戰前,烏國伴侶若要結婚,需要早一個月提出申請,而戰時戒嚴令,則允許士兵及平民可在同一天申請及結婚。據美聯社報道,特例之下,僅在基輔就有逾 4,000 對情侶註冊結婚,當中有士兵趕緊在出發前成婚,有些人則希望在戰火中捉緊當下,給予伴侶承諾,以免留下遺憾。

無知者的惡:俄羅斯戰俘的反省及追悔

上月底,俄羅斯士兵 Vadim Shishimarin 被控射殺烏克蘭平民,在烏被判終身監禁,亦是首名受審獲刑的俄國戰俘。對於其他降服或被擒俄軍的在囚情況,外界所知甚少。「德國之聲」早前獲烏方批准,成為首個採訪這些俄男的媒體。他們聲稱對侵略鄰國深表遺憾,但從各自的參戰原因及經過,盡見無知者的惡。

【烏克蘭戰爭】RAP 出戰時憤怒與傷痛

烏克蘭雖在 1991 年獨立成國,卻始終被鄰國俄羅斯「虎視眈眈」。直至今年 2 月普京開展全面侵略,烏國青年對俄的厭惡和仇恨,被敵軍的暴行激發至最高點,一股強烈的民族主義亦由此形成。他們對戰爭的憤怒及對家國的熱愛,藉著一名親赴前線的年輕 Rapper,以及他的饒舌音樂,終於找到宣洩的出口。

抗俄援烏的共識,快將在西方瓦解?

歐美國家 3 個月來同仇敵愾,向烏克蘭提供先進武器,並實施各種制裁,助其抵抗俄羅斯的侵略。然而俄軍於頓巴斯地區的行動進展緩慢,軍事專家預計將演變成長期消耗戰。如今西方領袖的意見分歧開始浮現,當初對於「援烏抗俄」的共識會否一同瓦解?

【烏克蘭戰爭】再也不回俄國的精英階層

自普京向烏克蘭發動戰爭以來,據知已有數十萬俄羅斯人逃離該國,當中不乏反戰的知識分子、記者及社運人士。然而,政商精英作為既得利益者,倒戈的情況極為罕見。近日就有精英階層公開反戰,甚至作好脫俄的準備,包括天然氣工業銀行副總裁 Igor Volobuyev 及駐日內瓦外交官 Boris Bondarev。

俄國的經濟朋友,會否隨之崩潰?

俄羅斯在 2 月底大舉入侵烏克蘭,戰事即將踏入第 4 個月。俄烏戰爭釀成極大的人道危機,俄軍被指犯下多項戰爭罪行。全球自由陣營對俄羅斯的制裁行動,亦為環球經濟帶來極大震盪。其中一些前蘇聯中亞國家,位處內陸,經濟上與俄羅斯密不可分,也可能因戰爭而崩潰。學術平台「東亞論壇」就刊登專題文章,分析烏茲別克在戰爭爆發後的政經狀況。

氫能:德國擺脫俄羅斯能源的指望

俄羅斯佔歐盟進口天然氣的比例高達 4 成,俄國入侵烏克蘭後,歐盟決定於 2023 年之前將俄國天然氣進口量減少 3 分之 2 來切斷聯繫,意味著各國現在必須從其他地方獲取天然氣能源。在戰前,德國是其一高度依賴俄氣的歐洲國家,烏克蘭戰爭顛覆了德國的能源政策,自戰爭開始以來,德國已將其對俄羅斯石油的依賴從 35% 降低到 12%,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從 55% 降低到 35%。除了從其他國家獲得天然氣,尚未大規模應用的氫能也更得到重視。

在疑美和反俄之間,希臘步向歐洲主義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希臘是少數與其「欲斷難斷」的西方國家。本月初公佈的民調顯示,支持對俄制裁及資助烏國購買武器的希臘人僅佔 54% 及 40%,兩者均遠低於歐盟的平均值。總理米佐塔基斯卻跟輿論唱反調,公開聲援烏人抗戰。當疑美民意遇上反俄政府,這個古老國家開始步向歐洲主義。

另一位擊倒普京的男人:Telegram 創辦人

早前有消息透露,港府計劃封鎖通訊應用程式 Telegram,但過去早有政府下達類似禁令,俄羅斯的封鎖行動便以失敗告終。當時擊敗普京的男人,為現年 37 歲的 Telegram 創辦人杜洛夫(Pavel Durov),被譽為「俄版朱克伯格」,曾經因拒絕普京要求交出烏克蘭示威領袖數據,最終被迫離開俄羅斯而定居海外。

改語言、改課程、改歷史:烏克蘭淪陷區的俄化教育

烏克蘭遭俄羅斯派兵入侵前,本來約有 423 萬名學生,但戰爭爆發後,多數已經逃至外省及異地,被迫中斷學習或苦於適應新環境。烏國官員更指,俄軍在佔領地區以恐嚇及綁架等手段,沒收歷史教科書、施壓老師以俄語教學,並要求學校改用親俄課程。本是培育夢想和棟樑的校園,淪為抹殺身分及未來的戰場。

芬蘭人俄國人,兵役心態決定成敗?

北歐國家芬蘭及瑞典宣佈申請加入北約。芬蘭總理馬林稱:「不能再相信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在俄羅斯旁邊會有和平的未來。這就是我們決定加入北約的原因。」回顧過去與蘇聯的冬季戰爭,儘管單靠自己難以保證和平,至少可以相信一旦被入侵,芬蘭不會願意放棄抵抗。「外交政策」雜誌專欄作家 Elisabeth Braw 指出,同屬徵兵制度,與逃避徵兵的中、上層俄羅斯人相比,芬蘭人對兵役有著強烈的公民義務感。

終極東擴史:蘇俄申請加入北約

5 月 15 日,芬蘭因應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決定放棄二戰結束以來的中立政策,正式宣佈申請加入北約,相信另一個北歐國家瑞典亦會緊隨其後。中俄媒體其中一個常見說法,指北約東擴是烏克蘭戰爭的導火線。然而翻查歷史,無論是蘇聯抑或是戰後的俄羅斯,其實都曾有意甚至申請加入北約。

深入北約腹地的俄國軍事重鎮:加里寧格勒

在人文地理學中,有一個概念叫「外飛地」,意即與本國分離、被其他國家包圍的領土。其中一個著名例子是俄羅斯的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該地區只有北愛爾蘭般的大小,被立陶宛、波蘭和波羅的海包圍,深入北約腹地。伯明翰大學國際安全教授 Stefan Wolff,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俄國在加里寧格勒的軍事部署。

俄羅斯寡頭:敵不過普京,也敵不過制裁

自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受到西方多番制裁,除了為平民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超級富豪亦被點名制裁,他們在海外的昂貴玩物及住處,諸如遊艇、私人飛機、豪宅和藝術品等被剝奪。據法新社報道,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寡頭遭受重撃後,似乎難再支持普京做法,但也難令西方撤回制裁。

擺脫俄羅斯,立陶宛朝能源獨立邁進

「波蘭 – 立陶宛天然氣管道」(GIPL)日前開通,這代表聯同拉脫維亞及愛沙尼亞,波羅的海三國從此連接到歐洲大陸的能源系統及管道網絡。「德國之聲」分析,對波蘭而言,鑑於上月突被俄羅斯中斷天然氣供應,新管道堪比及時雨。但從波海三國看來,這只是她們擺脫俄國制肘、朝能源獨立邁進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