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共196篇|

即使俄羅斯肯借錢,盧卡申科仍難解決危機

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在黑海會面,並答應借出 15 億美元,以助盧卡申科壓制國內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但金額似乎僅能解燃眉之急,款項亦只是白羅斯在俄國的舊有貸款上「再融資」。白羅斯反對派協調委員會重要成員 Pavel Latushko 直指:「這只是將錢從俄羅斯的一個口袋轉移到另一口袋裡。」

江皓昕:「天能」 —— 老蘭的不浪漫罪名

故事以迴文的對稱結構作時空對倒也不太難懂,這些理科硬資料其實經過多看一點懸疑片和多讀幾本推理小說的洗禮,或是看完電影之後上 Reddit 找時序詮釋圖,你總能夠明白背後的數理邏輯,因為這些都不是 feel,而是 calculation —— 真正需要 feel 的,真正難懂的,其實是人情。

打記者、取締媒體……白羅斯抗爭的輿論攻防戰

白羅斯連續第四個週末進行大型示威,抗議獨裁多年的總統盧卡申科。當局眼見形勢不妙,非但暴力鎮壓示威者,更大打輿論戰以正當化其執政。一方面,阻撓、拘捕及襲擊國內外的新聞從業員,有港籍自由身記者亦遭殃;另一方面,借助本地及盟國俄羅斯的官媒,散播對政府有利的假消息,並肆意污衊反對派領袖,寄望抹黑抗爭運動,打擊示威者士氣。

極權鷹犬的歷史負債:史太林近身護衛回憶錄

究竟滿手鮮血的極權鷹犬,會為家庭留下甚麼樣的遺產?這問題一直困擾美國作家哈伯施塔,全因祖父充當蘇聯獨裁者史太林近身護衛多年,為家人帶來社會特權,又留下無法磨滅的烙印。有後人因此義無反顧投身反共,有人千方百計逃難西方,哈伯施塔則決定要翻開沉重的歷史包袱,親赴前蘇聯拜訪祖父與家人,編寫成的家族故事,也成為蘇聯社會的一道側影。

【黃金護照】俄國權貴:塞浦路斯,我想住嘅地方

活在專制或極權眼皮底下的人,或會選擇出逃;而在某些國家,縱是每天想著如何欺壓他人的權貴,也可能同時盤算著如何離開當下充滿欺壓的國度。據卡塔爾半島電視台調查,地中海國家兼歐盟成員國塞浦路斯,便是權貴們「想住的地方」。2017 至 19 年間,當地共收到 1,471 份黃金護照申請,2,544 人獲批,當中竟有 1,000 多人是俄羅斯人。

Moyashi:鐵幕倒下時,一同倒下的人們

人類的精神比想像中脆弱,相較於民主與自由所帶來的正面效果,價值體系的激烈變動反而會對社會帶來負面影響。尤其落後地區的民眾無法受惠於新發展,卻承受著變動所帶來的剝削,例如當國家大興土木準備新時代的開發,弱勢階層只會淪落為用完即棄的低層勞動力。

真・女權之敵:專制主義

早期女性主義者專注爭取女性公民權益,如墮胎權和工作權利。但 90 年代第三波女性主義興起後,很多女權分子轉而關心一些非傳統議題,例如性解放、身體自主以及文本批判。然而,有學者提醒,在專制主義和獨裁化下,前人所關注的女性基本權益,其實還未得到保障。

布科夫斯基的故事:19 歲那年,他站出來對抗蘇聯

現年 19 歲,已解散獨派組織「學生動源」的召集人鍾翰林,以及另外三名前成員,被指違反國安法,遭警方國家安全處警員拘捕。在 60 年代蘇聯,也曾經有一名年僅 19 歲的青年走出來,對抗整個蘇聯政權,後來被送進精神病院、流亡海外,然後見證蘇聯倒台。

批評等同死罪:連遭暗殺的車臣異見人士

極權之下,不容非議。即使流亡在外,仍恐伏屍街頭。上週六,流亡奧地利的車臣異見分子 Mamikhan Umarov 被槍擊身亡,成為過去一年第 3 位慘遭謀殺的車臣人。眼見同鄉接連喪命,其他在歐車臣人惶恐不安,憂慮自身及家人的安全。尤其是批評車臣領導人 Ramzan Kadyrov 的博客,以及昔日的反俄羅斯叛軍份子,更屬頭號目標。

俄羅斯始終是印度的好朋友?

6 月 22 日,印中邊境衝突緊張之際,俄羅斯應印度要求,加快交付早前採購的反彈道導彈、戰鬥機和坦克等國防裝備。傳統觀點認為,隨著印中兩國競爭加劇,印度將傾向美國。但是,「新政治家」美國編輯 Emily Tamkin 則於「外交政策」撰文,解釋即使如此,俄羅斯對印度的的重要性仍不容忽視。

「故土」海參崴?被遺忘的「北京條約」締約國 —— 俄羅斯

本月 2 日,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在官方微博發文,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海參崴)建城 160 週年,中國網民批評俄國勾起中國國恥、侮辱挑釁。其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指,海參崴等中國故土,今天已成俄國領土的「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翻查歷史,此一歷史事實,乃出自 1860 年英法聯軍之役簽訂的「北京條約」。相比當年英國憑此條約取得九龍半島,未有實際參與戰爭,一直「居中斡旋」的俄國,更在遠東地區獲得大片領土。

俄羅斯種族主義,源於無知?

有「現代俄羅斯文學奠基者」之稱的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擁有非洲黑人血統。其黑人外曾祖父 Ibrahim Petrovitch Gannibal,自小從非洲遭綁架至俄國,其後成為彼得大帝的教子兼俄國將軍。直至上世紀大部分時間,俄羅斯仍以普希金與非洲的淵源為榮。然而,有色人種在今天的俄羅斯,受到的待遇似乎相去甚遠。英國廣播公司(BBC)就訪問幾名在俄國生活的黑人,他們在日常生活裡,總有受到歧視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