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共183篇|

批評等同死罪:連遭暗殺的車臣異見人士

極權之下,不容非議。即使流亡在外,仍恐伏屍街頭。上週六,流亡奧地利的車臣異見分子 Mamikhan Umarov 被槍擊身亡,成為過去一年第 3 位慘遭謀殺的車臣人。眼見同鄉接連喪命,其他在歐車臣人惶恐不安,憂慮自身及家人的安全。尤其是批評車臣領導人 Ramzan Kadyrov 的博客,以及昔日的反俄羅斯叛軍份子,更屬頭號目標。

俄羅斯始終是印度的好朋友?

6 月 22 日,印中邊境衝突緊張之際,俄羅斯應印度要求,加快交付早前採購的反彈道導彈、戰鬥機和坦克等國防裝備。傳統觀點認為,隨著印中兩國競爭加劇,印度將傾向美國。但是,「新政治家」美國編輯 Emily Tamkin 則於「外交政策」撰文,解釋即使如此,俄羅斯對印度的的重要性仍不容忽視。

「故土」海參崴?被遺忘的「北京條約」締約國 —— 俄羅斯

本月 2 日,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在官方微博發文,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海參崴)建城 160 週年,中國網民批評俄國勾起中國國恥、侮辱挑釁。其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指,海參崴等中國故土,今天已成俄國領土的「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翻查歷史,此一歷史事實,乃出自 1860 年英法聯軍之役簽訂的「北京條約」。相比當年英國憑此條約取得九龍半島,未有實際參與戰爭,一直「居中斡旋」的俄國,更在遠東地區獲得大片領土。

俄羅斯種族主義,源於無知?

有「現代俄羅斯文學奠基者」之稱的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擁有非洲黑人血統。其黑人外曾祖父 Ibrahim Petrovitch Gannibal,自小從非洲遭綁架至俄國,其後成為彼得大帝的教子兼俄國將軍。直至上世紀大部分時間,俄羅斯仍以普希金與非洲的淵源為榮。然而,有色人種在今天的俄羅斯,受到的待遇似乎相去甚遠。英國廣播公司(BBC)就訪問幾名在俄國生活的黑人,他們在日常生活裡,總有受到歧視的時候。

突然的政權轉型:重溫 80 年代共產陣營劇變

很多人認為專制政權變得愈來愈聰明,不單擁有龐大的資源,又有無孔不入的監控技巧;而一些民主地區的政府卻愈來愈不堪,部分甚至走向專制,使很多人感嘆民主已死。香港經歷了一年的反送中民主運動,看似未爭取到甚麼東西,加上「國安法」殺到,更使人感到絕望,但歷史告訴我們,只要不放棄,政權亦有機會產生劇變。

「五一六協定」:中國六四後的割地外交

近年,每當涉及南海爭議或港台問題,都會有堆人跑出來怒吼「中國一點都不能少」。可是,在六四事件後面臨整個西方世界外交制裁的中國,就在 1991 年與剛重修舊好的蘇聯,簽訂了「五一六協定」(即「中蘇國界東段的協定」),承認蘇聯在外東北(又稱外滿洲)的統治權,確認黑龍江為中俄的國界,外東北領土有 100 多萬平方公里,台灣是 3.6 萬,香港是 1.1 千。

舊冷戰從未結束,共產主義一直勝利中

早在去年 12 月,史丹福大學的知名經濟史學家 Niall Ferguson 就在「紐約時報」撰文,宣佈世界已進入新冷戰時代。很多台灣和香港媒體都認同有關觀點,有評論人更認為新冷戰或會比舊冷戰來得更凶險。可是,威爾克斯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Francis Sempa 就在「外交家」撰文,表示舊冷戰根本沒有完結過,只是很多人錯判了時局。

遇上 8964 的「民主大使」

1989 年 4 月起,中國的學生民主運動成為國際焦點,最後以 6 月 4 日天安門屠殺作結。整場八九民運,其中一個大插曲是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為 30 年來第一次。戈爾巴喬夫的到訪,微妙地改變了事件發展,而六四事件也影響了中蘇關係,以及後來的中俄關係。

俄羅斯疫情,揭示政府失信於民

截至本月 20 日,俄羅斯的武漢肺炎確診數字已超過 30 萬,死亡人數為 2,972 人。俄羅斯目前雖為全球武肺病例第二高的國家,但「經濟學人」認為,該國的疫情要比官方承認的數字更嚴竣。而上至克里姆林宮,下至地方政府,均為疫情塗脂抹粉,反映地方政府以至普京的威權本質 —— 地方取悅總統,總統則向精英階層負責。

沙俄國家杜馬:議會失效,革命先聲

在世界各地,從古至今,不少獨裁國家都會舉行所謂的「民主」選舉和沿用國會制度,一來意圖分化激進和保守的反對勢力,二來是為獨裁者披上民主的外衣。然而,這種假民主制度,若果做得過火,可能反過來激起民憤,令獨裁者賠上政權。沙俄帝國末年,失敗的國家杜馬改革,就被認為是 1917 年二月革命其中一個起因。

「史太林憲法」—— 世上最民主憲法,執行全看黨

一國憲法,是否享有最高法律地位?假如在蘇聯,這個問題或許很難回答。1936 年,史太林修訂「蘇聯憲法」,成為官方宣稱的世上最民主憲法。要理解寫滿林林總總保障條文的「史太林憲法」,不可只按條文本身解讀,更要讀通蘇共隨政治需要而變的法律詮釋。

俄中家仇國恨,盡在政治現實中消失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 —— 但可以缺一大塊。後半句由網民所作的調侃,或許深深刺痛不少愛國人士的心。但對中國來說,為甚麼有些家仇國恨必須牢牢記住、代代相傳,有些則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甚至選擇性失憶?在俄中的黑龍江邊境,過去曾發生大屠殺事件,但出於兩國現時的合作需要,這些慘無人道的往事,似乎同遭兩國刻意隱藏。

俄版病毒起源說:武漢肺炎來自……

病毒起源於美國的說法,在中國傳得沸沸揚揚。另一邊廂的俄羅斯,早在 2 月亦曾在社交媒體發動輿論戰,把矛頭指向美國。不過,最近俄國似乎已找到新「元兇」——  歐洲國家。有來自歐盟的觀察人士指,俄國媒體正利用疫情大流行,傳播假新聞及錯誤信息,在西方製造混亂。

【強人思維】武漢肺炎擴散,普京樂見其成?

俄羅斯修憲,能令總統任期「清零」,普京能否再續總統之路,只待 4 月全民公投決定。不過,俄羅斯境內武漢肺炎病例尚未「清零」,甚至在近日創下最大單日確診數字。普京一貫的強硬手段能否控制疫情,便成為其突如其來的執政考驗。

沒有贏家的石油價格戰爭

3 月初,俄羅斯與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減產談判破裂,沙特阿拉伯及俄羅斯先後表示在 4 月起增產。就在全球市場受油價暴跌影響而波動時,沙特在 11 日再次提高注碼,指示國營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每日增產 100 萬桶。沙特的加注策略能否逼使俄羅斯重返談判桌?割喉式增產戰能持續多久、又會否以同歸於盡的方式告終?

1977 年俄羅斯流感:因中國實驗室洩漏而引發的災難?

到今天,武漢肺炎的起源依然眾說紛紜,初時人們以為是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更指與中國人吃蝙蝠有關。後來人們發現第一位確診者根本沒有到過批發市場,進而把矛頭指向批發市場附近的武漢市疾控中心,懷疑實驗時洩漏病毒。在醫學史上,也有一場經典懸案「1977 年俄羅斯流感」,最終奪去了大約 70 萬人性命,有指這次全球災難,就源於中國實驗室洩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