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

|共44篇|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

政局動盪,如何調節個人情緒?

看現場直播、追蹤新聞報道、寫評論、響應大小活動…… 無間斷的政治運動、一條又一條沉重的消息,有否令你感到焦慮、失落和不安?美國有大學調查發現,部分人的身心健康會因為政治因素而變差,甚至在社會間形成「集體病態」。我們要如何調整自己,以走得更遠?

寫下字句,抒發情緒

連儂牆上便利貼及文宣單張的一字一句,不只是純為表達政見,更是用作抒發心中烏氣,以排解憂慮,平伏情緒。正如哈佛醫學院曾指「表達式書寫」,即寫出有關創傷或壓力生活經驗下的想法及感受,可助人應對在不同事件中所受的情緒影響。

警察截查如何威脅個人健康?

每天,我們社交網站的版面,都被驚心動魄的警暴畫面佔據;而警察截查青年、搜身的過程,片段短且不帶血,人們很容易忽視警察隨意截停市民所帶來的後果。就在今年,社會科學期刊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出版了兩篇分別有關美國和歐洲的研究,兩篇研究都顯示警察隨意截查市民,已經成為當年健康隱患。

「他媽的錢」:韓國年輕人的消費現象

工資永遠追不上開支,買樓只是夢想,唯有偶爾揮霍一下當作自我獎勵,相信這是不少人的生活態度。在韓國年輕人之間,亦有類似的消費文化,並衍生出流行用語「他媽的錢」。此詞早見於 2016 年,指的是「藉著某項不必要的開銷,助人渡過艱苦的一天」,既然前景黯淡未明,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動蕩過後的急性壓力反應

無論站在抗爭前線親歷其境,又或在電視機前,一幕又一幕暴力鎮壓的場面映入眼簾,過後相信亦難以釋懷。也許有人久久未能平伏心情,衝突畫面於腦海迴響不斷。懷憂之餘,請小心衡量目前的心理狀態,因為「急性壓力反應(ASD)」可能已籠罩自身。

「耶路撒冷綜合症」—— 令遊客精神紊亂的城市之旅?

感受風土人情、沉浸於厚實的歷史文化氣息,是不少旅行者到訪異國城市之目的。但部分人一不小心,沉浸可能會變成沉溺,久久不能自拔,甚至引發精神錯亂症狀。以上描述絕非恫嚇,而是以耶路撒冷為名,一種往往與宗教經歷或脫離現實有關的精神病狀態。患者會看見、聽到不存在的事物,變得偏執而沉迷,甚至因此失蹤。

城市隱性「流行病」:Burnout

Burnout,有人稱作「過勞」,亦有人稱作「倦怠」。但最貼切的形容,或許就是其字面意思 —— 把自己燃燒殆盡、行屍走肉般的狀態。在奴性深重的亞洲社會,此等「喪屍」見怪不怪,可是如今在歐美地區,「它們」亦無處不在。美國「華盛頓郵報」分析,這種現象好比流行病,蔓延全球發達國家。法國、丹麥及瑞典等國已承認 burnout 綜合症,視為請病假的合法理由。

【Soul Monday】英國學童新科目:正念課

成年人有壓力,孩子也有壓力。繁重的學業、同儕的欺凌、師長的期待…… 一個又一個重擔,年紀愈輕愈吃不消。本港高官似乎無動於衷,只會說深表遺憾或正在跟進。英國政府則已採取行動,宣佈將於多達 370 間學校引入「正念(mindfulness)」課程這個新科目,作為改善青少年精神健康的研究一部分。

學習呼吸法

緊張時深呼吸,幾乎成為勸人平伏情緒的陳腔濫調。不過,即使是陳腔濫調,似乎也能起減壓作用。法國精神科醫生及心理書籍作家 Christophe André 形容,適當的呼吸方法,就像取之不盡的力量,能為人提供動力、放鬆心情。

情緒化進食:愈傷心愈吃,愈吃愈傷心

網上流行的一張 meme 這樣說:你傷心所以你吃東西;你吃東西所以你肥;你肥所以你『又』傷心…… 這樣的惡性循環,往往是情緒化進食種下的果。有研究認為,當我們無法有效調節情緒,即情緒失調(emotional dysregulation),情緒化進食便成為紓緩情緒手段之一,亦是其中一項導致 BMI 上升的原因。

南韓舉國停擺一天,只為一場考試

剛過去的 11 月 15 日,對不少人來說或只是平凡的一天。在南韓,當天是高考大日子,超過 50 萬高考生,迎來可能決定餘生命運的一日。雖然前特首曾蔭權曾勉勵考生:「考試雖然重要,但並非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這句說話放在南韓也許並不適用。南韓學生普遍相信,高考決定學生能否上大學,進而影響其工作前景、收入,以至居所環境和未來的社交關係。

風光背後:英國足球員的精神問題

英國首相文翠珊繼任命「孤獨事務大臣」後,日前再宣佈設立「預防自殺大臣」一職,希望營造令人較易求助的環境,從而減少輕生者人數。有人或會質疑當局小題大作,但至少英格蘭職業足球員總會認同有此必要,因為該會發現一個可悲趨勢 —— 球員身價屢創新高的同時,因精神問題求助的人數亦創新高。

「新聞疲勞」的美國人

自從杜林普出戰總統大選,美國的新聞報道數量急速飆升。無日無之的嘲諷謾罵抹黑,非但令社會撕裂對立,更嚇跑了不少美國人。他們感到「新聞疲勞」(news fatigue),只好透過露營遠遊、翻修家居甚至回憶童年,逃離本地國際的大小報道甚麼脫歐、槍擊案、美朝峰會,都被這些男女拒諸腦外,徹底不聞不問,只為還生活一片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