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

|共25篇|

肆虐墨國女校的離奇疫症:是邪靈,還是心病?

2006 至 2007 年間,一種令人幾近半身不遂的不知名怪病,在墨西哥偏鄉一所為貧窮孩子開設的天主教女校 Villa de las Niñas 中傳播開去。專家檢驗食物水土卻一無所獲,患者對布鲁氏杆菌、鈎端螺旋體症、斑疹傷寒通通呈陰性反應,校內更流傳鬧鬼與黑魔法等傳聞 —— 政府最後不得不派出心理學家 Loa Zavala 前往調查。及後,連 Zavala 與其醫療團隊都開始發惡夢,雙腿亦感痛楚。令數百人頭暈嘔吐、下身動彈不得的,到底是身病、心病、還是邪靈?

天主教會:菲律賓抵抗暴政的最後堡壘?

警察不受法律約束,對所謂嫌疑人濫捕濫殺,每晚都有人被五花大綁,陳屍街頭,年紀最輕不過 3 歲,這就是菲律賓緝毒戰的日常。這場持續 3 年的人道災難中,有天主教神職人員毋懼殺身之禍,四出拯救無辜受難者,又支援群眾上街抗爭。因為在他們眼裡,這是一場關乎社會道德基礎的終局之戰。

天主教獨身改革第一步 —— 已婚男性任神父?

1139 年第二次拉特朗大公會議起,天主教司鐸獨身的規定開始確立。近年,漸有呼籲改革之聲。本月 17 日,梵蒂岡一份制定 10 月會議議程文件,當中討論亞馬遜流域地區事務,提到教會應考慮允許已婚男子晉鐸。天主教會在當地缺乏足夠的神父人數,允許已婚男子成為神父,是其中一個解決辦法。

【公投修憲】分居 4 年方可離婚,是尊重婚姻還是負累人生?

在愛爾蘭,難以「分手」的夫婦多達 11.8 萬人,只因當地擁有歐洲最嚴苛的婚姻法。根據憲法規定,一個人在過去 5 年內與配偶分居 4 年,方可申請離婚及再婚。他們在漫長的等候過程,耗費大量金錢及時間,亦造成不必要的焦慮。如今愛爾蘭選民將以公投決定要否修憲,移除「 4 年」這個時間框架。

梵蒂岡 1,700 萬頁機密檔案,將如何披露教廷與法西斯秘辛?

有指控戰時教宗庇護十二世,冷眼旁觀猶太大屠殺,未有竭力制止人道災難。1,700 萬頁相關機密文件及其他檔案,將於明年 3 月公開。有得獎歷史學家為此撰文分析,這批浩瀚文檔有何珍貴之處,並回顧教廷何以為此拉鋸大半個世紀。

就性侵事件「向撒旦宣戰」,宗教意義何在?

世界各地的天主教會頻頻爆出性虐醜聞,教宗方濟各為應對全球輿論壓力,終於在本月 21 日於梵蒂岡首度召開一連 4 日針對兒童性侵事件的教廷會議。會議上,方濟各承諾將一改過去的教會慣例,對神職人員所犯罪行採取果斷行動,甚至形容教會如今將積極與「撒旦的工具」作出「全面戰爭」。其簡短而措辭強烈的發言,備受外界關注。

李衍蒨:沒有被遺忘的徒安嬰兒

在愛爾蘭徒安市(Tuam)的一個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放著很多善眾送來的花及毛公仔。如果不知情的,必定會以為是信徒奉獻給聖母的。但如果對徒安過去的歷史有點了解,就會知道這些都是送給以前位於同址的未婚媽媽收容所。這些未婚媽媽當時是被視為「墮落的女人」。

向中世紀隱修士學習生活管理

究竟工作是賦予我們生命意義,還是掏空一切意義?美國神學家 Jonathan Malesic 指出,中世紀隱修士對此有獨到看法。他們相信工作屬於修行的一部分,但絕非修行的全部,他們的時間管理模式,類似今日所提倡的 Work–life balance;修道院即使採用新科技,也不是為了提高生產力,反而是用來節省勞動時間,以便修士充實精神生活。

天主教改革,從何變起?

天主教飽受神父性醜聞困擾之際,教宗方濟各召集各主教團主席,明年 2 月起舉行峰會商議對策,但不少輿論都認定天主教改革的機會渺茫。專研天主教改革的賓夕凡尼亞大學社會學副教授 Melissa Wilde 卻指出,現在是時候回顧 50 多年前舉行的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如何促成戰後天主教的現代化變革,從而審視天主教還可以如何變革。

性侵醜聞的天主教:信仰崩潰還是更堅定?

天主教神職人員近年在世界各地傳出性侵醜聞,日前有美國調查報告更揭發教會包庇逾 300 名神父性侵逾 1,000 名孩童,史無前例,令教會聲譽掃地。對於無數以天主教信仰為精神支柱的虔誠教徒而言,這份報告究竟有何意味?面對這次信仰危機,他們如何自處?是去還是留?

多國熱議墮胎,天主教勢力退潮了?

近年天主教國家接二連三討論墮胎合法化的議題,愛爾蘭在今年 5 月通過墮胎合法化,類似議案在阿根廷國會卻遭否決,但支持女性墮胎權的社運力量仍然旺盛,相關議題在巴西和智利同樣鬧得熱烘烘。大家想當然覺得,連串事件標誌著天主教勢力退潮,但研究拉丁美洲的學者 Amy Erica Smith 有另類觀察,她發現天主教國家忽然熱議墮胎問題其實另有原因。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葡萄牙聖母顯現 100 周年,郵票折射的滄海桑田

2017 年 5 月 13 日,相傳是聖母顯現葡萄牙 100 週年,現任教宗方濟各親赴花地瑪(Fátima)現場朝聖,更罕有地用葡萄牙語演講。教宗訪葡期間,葡萄牙總統、國會主席等「全程陪伴左右」,全球百萬遊客和信徒為見證這個歷史時刻,也湧入了這座人口 8,000 的小城,當中亦包括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