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

|共6篇|

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鄭立:我還記得在六四事件時,無綫在播「宇宙小戰爭」

我是在當時看了無綫播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叮噹的大長篇。故事講述一個外星人很迷你的「比利加」星球,被獨裁者動用軍隊奪取了政權,當地民主運動的少年領袖,逃亡來到地球。被叮噹他們發現並收留,在叮噹他們的協助下,回去接觸當地的地下組織。

鄭立:「功夫小新」 —— 三小辣打到嚟,日本四川春日部無得避

你看「蠟筆小新」的電影版,往往都是懸疑劇,在各種神秘異象下,一步一步翻開真相,然後再發現他在說的是一個人性的問題。比起愛說教的「叮噹」,「蠟筆小新」觸及的題材通常更為異色,以及灰色。想到「蠟筆小新」原作者臼井儀人,本來就是畫成人男女情色題材漫畫的,就更容易理解了。

鄭立:大雄之金銀島 —— 以前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小孩,現在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大人

「叮噹大長篇」的世界,卻總是告訴我們,單憑科技是無法令人類幸福的。科技是增強了人類的力量,而力量沒有善惡,而且人類的幸福,是一種感性的需要。就算我們有叮噹的法寶,習慣了之後,還是會回到基礎的人性問題。「大雄之金銀島」是完全翻新過了「叮噹大長篇」,也是近 10 年最出色的大長篇。花錢去看絕對不會錯的,但如果你能接受一點劇透,那麼,請聽我說原因。

鄭立:超時空要塞 7 —— 太空版技安迫人聽佢唱歌

「超時空要塞 7」的主角火焰巴沙拿,是一個熱愛音樂的人,經常開演唱會,最重要的是,他也經常迫人聽他唱歌。他的運動神經一流,能夠一面駕駛著戰鬥機一面唱歌,在別人忙著宇宙飛來飛去交戰時,他為了在傳不到聲音的真空迫別人聽他唱歌,索性駕駛戰鬥機去戰場,不是為了打仗,而是強行向對方發射擴音器,插入對方的飛機,然後往駕駛倉播放魔音。比較技安和巴沙拿,你會發現,明明就是做非常相近的行為,樣衰和靚仔就是有這麼大的分別。

鄭立:叮噹——技安教你使用和平手段感化別人

技安是「示威」的專家。所謂示威是甚麼呢?並不是指與法輪功的銀樂隊一起舉牌遊行,而是向對方展示力量和實力,表達自己對一個現狀的不滿,讓對方產生壓力,進而妥協或者讓步。示威之所以重視人數,是因為人數代表了力量,而力量代表了現有的實力,以及潛在的破壞力。和平與暴力,並非相斥,反而是共存的。如果這種潛在可能性並不存在,則和平的手段也只會被無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