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從「月球探測記」看「你先覺得可能,才會製造可能」?

A+A-
電影「多啦 A 夢:大雄之月球探測記」中,大雄因為堅持於「月球有兔子」的可能性,才可以發現月球與人類歷史上的秘密,知道月球的確存在生物;圖為劇照。

「月球探測記」的故事講「月球有沒有兔子」,技安和阿福是站在主流群體那邊的,立即答「不可能」;而大雄也一如以往站在對立方,堅持其可能性。假設大雄也是個正常人,故事在這裡就會完結了。只是大雄有了這想法後,找叮噹求助,有求必應的叮噹就將這個可能性變成現實:運用法寶自己製造一種月球上的生物。

這可以說是一種作弊,但其實很巧妙的,技安和阿福早知道叮噹的存在,也知道他擁有強力的法寶。「大雄親自製造生物」這種可能性本來就存在,也不能算甚麼黑天鵝事件了。

電影中,叮噹利用法寶製造出「月球生物」,才觸發了他們的後續發現;圖為劇照。

但這群被製造的兔子,並不是這個故事的主角,反而真正觸發了黑天鵝事件,讓大雄他們發現了月球和人類歷史上的一些秘密。結果,月球真的有非大雄製造出來的生物,就因為他相信月球有生物,在證實的過程當中偶然發現的,所以終究大雄還是對的,只是方式以及生物和他當初的想像不一樣。

這個過程正是現實的科學研究,很多時,科學研究都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努力投入研究一件事後,最終發現了一件事。人類因為要開發雷達,而發明了微波爐;因為追求長生不老,而發明了火藥;因為想研究金黃色葡萄球菌,而發現了能夠有效對抗傳染病的盤尼西林。

想像所有的可能性,並加以證實與嘗試,而不是為了避免失敗與錯誤,把大部分的可能性給否定。同時,你所發現的東西,往往跟一開始想像的不同,就像人類一直想飛,但最後並不是像鳥一樣長出一對翼,而是發明了飛機。有了想像力,才有可能性,有了可能性,人類才不會停滯。

值得留意的是,故事的反派正是這點的反面,就是「沒有想像力的後果」。一個統治人民千年的專制統治,倚靠的就是人民想像不到其真面目下的盲從。雖然這個反派不算很有魅力,可是他的計劃卻很有現實意味。實際怎樣你當然要自己看。

現實的高官權貴們,一方面佔據社會的權力,另一方面退休之地卻不在此處,反而是在英國、加拿大。我這樣說,你可以想像一下這反派是怎麼回事,而在故事裡,被他統治的人卻在最後一刻才想到這個真相。想像力是如此的重要,因為它提供了我們接近真相的動力。

你去到今天都未能長生不老,但是不等於你投入研究長生不老的努力是沒有意義的,如果古代的方士一開始就認為長生不老「不可能」,就放棄了研究丹藥,這可能是對的,但他們的「錯誤」更有意義。當你未能證實人類不能長生不老時,就能追求這可能性,而這也令我們找出未預期的真相,做出有意義的錯誤,終究還是推動了文明的進步。

你先要覺得一件事有可能,才能製造出更多的可能性,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也值得挑戰看看,因為「可能性」不會受限於你當初的計劃,而是從你的行動中產生的。真理總不是藏在你的計劃中,可能性正是意料之外的一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