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叮噹——技安教你使用和平手段感化別人

A+A-
「哆啦 A 夢」劇照。

如果我們打算用唱歌去達成我們的目標,甚至戰勝暴力,技安可說是最好的學習對象 —— 因為他有實際成績,而不僅是精神勝利。問題是,為何明明同樣是唱歌,別人不能做到這點,而他可以做到?如果你有觀察就會發現,其實技安是「示威」的專家。

所謂示威是甚麼呢?並不是指與法輪功的銀樂隊一起舉牌遊行,而是向對方展示力量和實力,表達自己對一個現狀的不滿,讓對方產生壓力,進而妥協或者讓步。示威之所以重視人數,是因為人數代表了力量,而力量代表了現有的實力,以及潛在的破壞力。

舉例說,你是技安,你向別人展示你比對方高壯、比對方更多的肌肉、更多的同伴,那其實就是告訴對方,如果你令我不高興的話,這個比你高大又孔武有力的我,以及我的同伴,有可能就會因為要求得不到滿足,感到不滿而演變成暴力。但示威者並不打算現在就撕破面立即使用暴力,而是透過把這些東西展現出來,令對方想像不滿足要求會釀成的後果,迫使對方因為不想釀成暴力而讓步。就像技安,他不需要打他的聽眾,只要露出不滿的表情,對方就會因為害怕暴力而就範。

技安不需要打他的聽眾,只要露出不滿的表情,對方就會因為害怕暴力而就範。 「哆啦 A 夢」劇照。

示威方式有很多種,但萬變不離其宗,例如 96 年的導彈危機,中國在台灣總統大選時,向台海發射空包彈,就是展示「我有用導彈攻擊你的能力」。又或者北韓的核試,就是在展示「我有發動核戰的能力」。或者黑社會講數時「晒馬」,帶著幾十個紋身壯漢,就是展示「一旦開片時這些人就會對你施暴」。

以上全部都是「示威」,展示自己的威力,實際上他們雖然只用了和平的手段,卻都是在暗示一旦事態惡化,對方會面臨怎樣的後果。這未必等於對方比你強,例如北韓。北韓的核彈數量跟美國根本沒法相比,美國遠強於北韓,但北韓展示核武的力量,不是說它能擊敗美國,卻是在於展示它能夠構成一定的破壞,為美國和她的盟友帶來一些麻煩。

技安之所以能夠成功開演唱會,並招徠一堆聽眾,也是因為他的示威成功。他透過表達不滿與展示武力,令原本不想來的聽眾妥協。就這樣,他才能夠以和平手段 —— 唱歌 —— 去感化他人。否則,別人根本不願意端坐在他面前,聽他把歌唱完,那他就做不到和平的那點了。他雖然有足夠的暴力潛能,但還是願意使用和平手段,這才能夠成功以和平手段,贏得別人的妥協。

大雄如果模仿技安,像他一樣擺出一副臭臉,展示身高和肌肉,會有相同的效果嗎?不會,因為大雄既沒有技安高,也不夠技安強壯,最重要的是,他表現出來的樣子,就是他根本不會也不想用暴力。就算他抗議,別人也只會視而不見,完全不讓步不妥協,因即使令他不愉快也不會有甚麼後果。如果不進行任何讓步也不會有損失的話,那這種抗議就不是示威,而是示弱。

印度聖雄甘地的絕食,背後是英國對他一旦絕食而死,有可能導致暴力發生的憂慮。而維持和平手段的馬丁路德金一被刺殺,美國立即就爆發全國性的種族騷亂,連總統也為之恐懼。所以和平與暴力,並非相斥,反而是共存的。令對方讓步的,正是「害怕失控而引起暴力」的心理,如果讓不讓步都不可能失控的話,那其實也沒甚麼好讓步的。

所以,和平手段的背後,多是暴力的潛能。如果這種潛在可能性並不存在,則和平的手段也只會被無視而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